刚刚更新: 〔锦绣深宫〕〔九零农媳有点甜〕〔虐妻上瘾:陆总裁〕〔桃色小神医〕〔每秒都在升级〕〔流浪在诸天世界〕〔超级女神护花系统〕〔黄庭道主〕〔都市鬼谷医仙〕〔总裁的天价甜妻〕〔谁家喜事〕〔墨总的硬核小娇妻〕〔最强幸运主播〕〔重生奋斗俏甜妻〕〔创造游戏世界〕〔无敌蛇皇〕〔都市雄杰〕〔我怎么就火了呢〕〔诸天金手指〕〔鸿元至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04 论美食的威力(1更)
    “你没事吧?”确定是楚鸿过来之后,叶奕鸣噌的一下追了过去,仔细打量一番,看到他红肿的嘴角,不禁问道。

    楚鸿停下脚步,虽然有些诧异,但是也不是十分震惊,现在穿出来这样的消息,叶奕鸣不出现才奇怪。

    “我能有什么事?”他挑眉问道。

    “那个……就是……就是……”叶奕鸣想说什么,却吞吞吐吐,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楚鸿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云水镇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王,竟然也有说不出话来的一天,还真是新鲜。

    “昨天的事情是我们私自做主,跟阿鸣没有关系,昨天我们才知道,你和阿鸣是朋友,昨天的事情,抱歉。”

    说话的是走上来的连珏,帮着好友将没说出口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楚鸿这就诧异了,他原本还想着这些官家子弟会因为昨天被他打伤了,今天找他麻烦呢!现在这是什么发展?

    看着同样走过来的齐全和江扬,楚鸿有些懵,这是一群人堵在这里跟他道歉吗?

    这样的事情走势,貌似有些——诡异!

    “喂,你不说话是几个意思?虽然私下堵你是我们的不对,但是,我们已经放出消息,说你赢了我们,先是赢了阿鸣,后赢了我们,你现在可是书院的名人,这样的补偿还不行吗?”

    江扬冲动的说道。

    楚鸿嘴角一抽,“我能说,这样的名声我并想要吗?我能说,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读书,可以吗?”

    连珏同样也是看了齐全一眼,额头上青筋跳动着,“有你家弟弟这么坑人的吗?用这样的方式道歉,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齐全同样无奈扶额,“相信我,他的思维方式我也不懂,我以为是昨天有人看到,所以消息才传得这么快。”

    只有江扬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家的哥哥和连珏,有些不高兴,“我的这个想法不好吗?”

    连珏和齐全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江扬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楚鸿却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这几个人还真有意思,怪不得叶奕鸣会跟他们成为朋友,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果然没错。

    “昨天我也有些冲动,下手有些重,抱歉。”楚鸿说道。

    “放心放心,他们是不会怪你的。”叶奕鸣高兴的想要飞起来。

    连珏额头上的青筋又跳动了几分,“阿鸣,你难道不觉得这样的话,由我们来说,说服力更大一些吗?”

    叶奕鸣侧头看他,疑惑问道,“会吗?”

    “会!”

    齐全,江扬,连珏异口同声。

    叶奕鸣:“……”

    “喂喂喂,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四个人围着叶奕鸣一个人,想要打群架吗?”周瑜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追了上来,站到了楚鸿的身边,讥讽道。

    “周瑜!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别来找事!”齐全皱眉说道。

    “你们可能误会了,我只是想要带叶奕鸣一起去上课,找事的难道不是你们吗?”周瑜面不改色,反正现在在书院门口,他们肯定是不敢动手的。

    如果动手了,夫子就在不远处站着呢,吃亏的肯定也不是他们。

    叶奕鸣一行四人一脸懵逼,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说楚鸿,我都说我可以护着你,现在你该相信吧?”周瑜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用怕,这里是书院,这些人还不敢这么嚣张。”

    楚鸿也是嘴角一抽,这人脑子有问题吗?

    周瑜这时貌似也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看着算中楚鸿在一起,五人诡异的眼光,怔怔问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要围攻楚鸿了?”叶奕鸣磨牙。

    “我们只是跟楚鸿同学友好交流好不好?”齐全给了他一个白眼。

    “你以为我们是你,总在书院里欺负别人吗?”连珏嘲讽道。

    “哼,英雄救美你也找错了地方!”江扬更是不客气。

    叶奕鸣只觉得脑壳疼,努力压下心中的恼怒,看向年纪最小的江扬,“如果夫子在这里,听到你如此说话,肯定会被气死的。”

    “为何?”江扬不解。

    “你难道不觉得,你这英雄救美用的有些不对吗?”叶奕鸣轻撑着唇角的浅笑,已经不想为何江家的儿子竟然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见谅见谅,我弟弟自幼就不太喜欢读书。”身为大哥的齐全只能站出来解释。

    “只是不太喜欢?”楚鸿挑眉看向齐全。

    齐全真心觉得今天的脸快丢尽了,他沉沉的叹了口气,“好吧,他对读书没什么兴趣。”

    “读书有什么好?有那么多好玩的,可以玩的东西等和我去玩呢,为什么一定要枯坐在书院里读书?”江扬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一本正经。

    楚鸿下意识的看向叶奕鸣,这人跟他实在是太像了,他以前不只是一心想着要做大将军,不想读书吗?

    “江扬!回教室,我要检查你今日的课业!”不知道何时,康源已经站在书院的门口处,把江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那阴沉着的脸庞,吓得江扬一哆嗦。

    “还有你们几个,这都什么时辰了?第一堂课马上就要开始了,还在这里磨蹭什么?都想迟到打手板?”

    康源这一声,别管楚鸿还是叶奕鸣,或者是后面追上来,还没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周瑜,没有人敢再在这里浪费时间,耍嘴皮子,一行五人几乎是一路小跑,生怕上课的钟声响起,他们还没有坐到教室里。

    大早上,书院前的碰面就这么匆匆而过。

    课上,楚鸿有些走神,他有一种诡异的感觉,早上那么一闹,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但是又貌似,还有点什么没有解决,让他心存惦念。

    这样的情绪一直到吃午饭的时候,依旧没有消退。

    饭堂里,楚鸿只是打了一份汤,两个馒头,坐在桌子边,一边思考,一边吃着。

    国子监的饭堂水准几高,毕竟前来读书的基本上都是富家子弟,是家中宠着的少爷公子,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在长身体,如果吃食不精细着些,根本无法让这些大少爷们满意。

    他们要是不吃饭,在书院里饿出个好歹来,就这些身份地位的人,一人父母说上一句话,他们国子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正是因为吃食精细,所以价格方面就比外面要高上很多。同样的菜色,外面三十文钱能吃到,这里就是一百文。

    不过,这里的学生不差那点钱,也就不在意,可是,像楚鸿这种出身贫寒之人,看着菜色的标价,就格外的肉疼了,这样的开销,有几个寒门子弟,能读得起国子监?

    最关键的是,这里的菜色这么贵,竟然做的还没有楚楚做的味道好,这让楚鸿更觉得不合算。所以,他只要了最便宜的汤和馒头,今天姐姐给他带了糕点,零食和自己做的咸菜,每一种都比饭堂里的实物有吸引力!

    楚鸿在这里神游天外呢,一点都没有感觉到,饭堂里的其他人将目光投了过来,远处的一些人更是开始了窃窃私语。

    “看到没有?那个就是楚鸿,就是先揍了叶奕鸣,又打赢了齐全和连珏的人!”

    “不是吧,他既然这么有胆,连这些人都敢惹,怎么会就只打了馒头和汤,这是饭堂里最便宜的了吧?”

    “我觉得就是你们想的太多,他一个新来的,而且还是从一个边陲小镇过来的,他哪里会知道齐全,连珏,叶奕鸣的身份,说不定就是逞匹夫之勇!”

    “你说的有道理,不然按照他敢跟齐家,连家,叶家杠上的家世,怎么可能只打饭堂里最便宜的东西吃?”

    ……

    几人正说的兴致高扬,只听啪的一声,有人猛地拍下他们的桌子,一桌八人吓得浑身一僵,胆子小的,连筷子都被吓掉了。

    叶奕鸣斜看了他们一眼,“吃不言,寝不语,你们不懂吗?”

    八人不敢吭声,没办法,是让这几个非常巧的,都被叶奕鸣的拳头教训过,现在他们还记得拳头打在身上的疼痛感。

    几人很想说,我吃我的饭,说我的话,关你屁事!可是,谁也不敢冒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风险。

    “阿鸣,你太霸道了!人家就是喜欢一边吃饭,一边说话,你怎么管的这么宽?”跟在他身后的江扬说道。

    几人下意识的抬头看着江扬,那神情简直欣喜若狂,怎么会有这么懂他们的人,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他们就是那种连基本的餐桌礼仪都不懂的人,你就算再怎么说教,也不可能让他们变得举止优雅,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你干么这么费心?”

    江扬接着说道。

    众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了嘴角,尼玛!这特么哪里是好人!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江扬,有些人已经没救了,不要在不相干的人的身上浪费时间。”紧跟着江扬的齐全说道。

    “我说你们能不能将精力放在正事上?我快饿死了!”走在最后的连珏说道。

    八人:“……”

    尼玛,敢情教训他们不是正经事?

    他们八个大活人还没有一顿饭重要?

    呃……总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

    叶奕鸣坐到楚鸿的旁边,将他打的排骨,鲫鱼,推到了楚鸿的跟前,“饭堂的厨子,手艺还算是不错。”

    “这个荷叶鸡是我最喜欢吃的。”江扬将盘子推了推。

    齐全什么也没有说,同样把他的菜放到了桌子上。

    连珏笑呵呵的说道,“我们四个基本上每天中午都一起吃饭,这样吃起来比较有意思的,一个人吃饭没滋味!”

    楚鸿看着不露痕迹接济他的四人,心里的感觉很是诡异。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被被人同情。

    看着他只是看着他们,也不动筷子,叶奕鸣立刻说道,“快吃快吃,不然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别客气,大家不都已经不打不相识过了吗?”

    楚鸿看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在中间做和事老的叶奕鸣,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拿出四四方方的木盒打开,一股浓浓的奶香传来,几人的视线顿时被这浓浓的香味吸引了。

    接着,楚鸿打开了油纸抱着的爆米花,几人已经开始抿唇眼唾沫。

    最后,拿出一小碟蒜泥茄子,“这些都是我姐姐做的,你们尝尝看。”

    “楚姐做的爆米花!我想了半年了!”叶奕鸣直接上手,尝到那熟悉的味道,顿时觉得人生圆满了。

    “这个糕点好好吃!”江扬一边嚼着,一边惊叹,说出的话也是不清不楚,但是,那一脸陶醉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是茄子吗?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茄子做的凉菜,太够味了!”连珏惊叹道。

    “我说你们三个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些?餐桌礼仪不要了?”齐全皱眉,虽然他不怎么喜欢读书,但是,自幼在王府,礼仪是万万不能少的,看到几人这般不顾形象,她忍不住开口提醒。

    “小爷告诉你,在美食面前,什么规矩礼仪都是虚的!吃到嘴里才是真的!”叶奕鸣反驳中,还不忘记吃糕点。

    江扬嘴巴鼓鼓的,跟小仓鼠一般嚼着,只能猛点头表示认同。

    连珏根本就不搭理这茬儿,赶紧吃是正事!

    在齐全皱眉思考的时间里,其他四人赢将糕点和爆米花分的差不多,等到他慢条斯理的拿着最后一个糕点,咬了一小口,松软的触感,浓浓的奶香,让他惊住了。

    好吃!

    太好吃了!

    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小小的一块,顿时被他消灭殆尽,他下意识的想再吃一块,结果就是,木盒空空如也!

    一、个、也、没、有、了!

    齐全看着这些狂吃的伙伴,控诉道,“你们太过分了,竟然只给我留了一个!”

    “给你留了一个,已经是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了,不然,这么好吃的糕点,再来一盒我自己都能吃了!”叶奕鸣说道。

    “如果你再不吃,可能你真的就只能吃到一粒爆米花了。”楚鸿很是善良的提醒道。

    齐全筷子飞舞,爆米花和茄子,一个也没有耽误,他算是明白他们说的话了,这么好吃的东西,谁再讲究什么礼仪,谁就是傻子!

    楚鸿看着几人一番风卷残云,他带来的这些东西全都空了,连一粒蒜末都没有留下,吃的太干净了。

    虽然他知道对于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些东西的人,肯定会被这样的味道惊艳,可是,连蒜末都没剩下,这些人也太凶残了吧?

    江扬一手揉着鼓起的肚子,小嘴砸吧砸吧,“楚鸿,你家是开酒楼的吗?你告诉在哪里,我以后肯定天天去!让我爹我娘都去!”

    “刚吃完,你就开始惦记下一顿了!”楚鸿很是无语。

    “好吃的东西自然要惦记。”江扬的语气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我们家不准备开酒楼,我姐也不要是厨子,每天都吃你就不要想了。”楚鸿打破了他的幻想。

    “为什么?为什么厨艺好这么好,不开酒楼?这不是浪费吗?”江扬很是激动的问道。

    楚鸿嘴角一抽,转头看向齐全,“你弟弟的逻辑我不是很懂,我真的不知道厨艺好和开酒楼之间有什么必然关系。”

    齐全无奈扶额,“你可以理解为一个爱吃之人的诡异逻辑。”

    “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你们刚到京城,想要开酒楼肯定困难重重,你们遇到什么困难了,说出开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忙?”

    连珏问道。

    “你是认真的?”楚鸿看着众人当中,年纪最大的连珏,震惊的问道。

    “自然是认真的,我们连家在京中也是有些势力的。”连珏很是认真地说道。

    楚鸿觉得跟这些在沟通上有些困难,眼角直抽。

    叶奕鸣见到立刻帮忙解释,“连珏,阿鸿的意思是,你认为他们家开酒楼是认真的吗?”

    “厨艺这么好,开酒楼赚钱,挺好的。”连珏很是诚恳的说道。

    楚鸿无语望天,“你们就别想了,我们家不会开酒楼的,我姐又不是只是擅长厨艺,我姐厉害的地方多着呢,厨艺什么的只是做给自家人吃的,不会费心思开什么酒楼的。”

    三人很是失望的叹了口气。

    “我也想有一个会厨艺好的姐姐。”江扬皱着小脸说道。

    叶奕鸣瞥了他一眼,“你这么说,想过你姐姐的感受吗?”

    “唉,为什么我大哥不懂厨艺呢?”连珏同样叹息。

    楚鸿给了他一个白眼,“你这么想,连将军知道吗?”

    “唉,你们两个已经很好了,我哥哥姐姐都没有。”齐全摊手,更是无奈。

    楚鸿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那个阿鸿,你们到京城,我还没去看望楚姐呢,这简直太失礼了,今天下学后,我们一起回去吧?”叶奕鸣忽然提议。

    “可不是,可不是,我们关系都这么好了,理应拜访一下姐姐,下学之后一起走吧!”江扬立刻附和。

    楚鸿忍住抽搐的嘴角,扫了一脸兴奋的江扬一眼,“我们昨天刚打完架,认识才两天,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关系好到需要你亲自拜访了?”

    “这些都是小事情,不要在意!不要在意!”江扬小呵呵呵的说道。

    楚鸿知道跟他说不通,只能将目光转移到齐全的身上,“你不管管你弟弟?”

    齐全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我的弟弟我自然是要管的,我会贴身保护他的,你放心。”

    楚鸿:“……”

    所以,又加了一个要去的他家的人。

    我能说,我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担心江扬的安全问题吗?

    楚鸿欲哭无泪,他看向他最后的希望,连珏年纪最大,他应该不会为了一顿吃的,就这么冒失吧?

    连珏迎上他的目光,很是诚恳的说道,“昨天我失手打伤了你,我肯定要登门道歉的。不然我会一直愧疚的。”

    呵呵!

    信你有鬼!

    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楚鸿转头看向罪魁祸首,双眸微眯,试探道,“你该不会是想知道我们住在哪里,然后回去跟谁报信儿吧?”

    叶奕鸣:“!”

    他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这人还真的是不好忽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想到这一点!

    “哪能啊!我就是觉得太久眉间楚姐了,之前她很照顾我的,现在到了京城,我都不去看看,那也太不够意思了!”

    叶奕鸣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楚鸿却不在意,他笑着说道,“我不管你跟谁报信儿,但是,我需要你哥的消息。”

    叶奕鸣眼睛一亮,满眼期待的问道,“是楚姐要的吗?”

    “不是,我姐怎么可能将精力放在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上。”楚鸿一口否决。

    不过叶奕鸣却不相信,笑的很是灿烂,“合作愉快!”反正是大哥让他套话的,他也没说不能泄露他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许仙当儒圣〕〔吞界〕〔国师,公主又见鬼〕〔帝女谋:将御天下〕〔最强万界大穿越〕〔漫威之逆闪电〕〔陆少的暖婚新妻〕〔蚁仙〕〔冰山总裁的峨眉保〕〔地球灭亡倒计时〕〔史上最强狂帝〕〔无敌战斗力系统〕〔重生王爷:溺宠贪〕〔随行散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