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绣深宫〕〔九零农媳有点甜〕〔虐妻上瘾:陆总裁〕〔桃色小神医〕〔每秒都在升级〕〔流浪在诸天世界〕〔超级女神护花系统〕〔黄庭道主〕〔都市鬼谷医仙〕〔总裁的天价甜妻〕〔谁家喜事〕〔墨总的硬核小娇妻〕〔最强幸运主播〕〔重生奋斗俏甜妻〕〔创造游戏世界〕〔无敌蛇皇〕〔都市雄杰〕〔我怎么就火了呢〕〔诸天金手指〕〔鸿元至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06 搞定书坊(1更)
    楚楚和封子安在看过第五家院子之后,直接坐在街边的茶摊喝茶解渴。

    天气渐渐回暖,就这样坐在街边,晒着太阳,暖洋洋的,喝着热茶,很熟舒服。

    “你不要着急,你以后肯定要在京中常住,最好一劳永逸,这次就选一个最满意的,省的以后还要换房子,搬家,这么麻烦,你肯定不喜欢。”

    封子安出言安慰。

    “放心,这点耐心我还是有的,我在客站那边,可是直接付了一个月的房钱。不过,让你一直跟着我跑,我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楚楚这是真心话。

    “我最近除了上朝,没什么需要忙的,清闲着呢。再说,朋友之间,不用这么客气。”封子安笑的爽朗。

    “等到院子找好之后,你酿的酒多分我几坛就好了。”

    楚楚也笑了,“放心,好酒绝对少不了你的!”

    “其实我一直想在京中开一家书坊,有那没有那种院子,邻近街边的,前面可以开书坊,后面可以住人的那一种?”楚楚问道。

    “你想开书坊?”封子安诧异。

    “不行?”楚楚笑着问道。

    “自然不是。”封子安立刻解释,“只是京城不比其他地方,外地人在这里做生意比较困难,不过,你有我这个靠山,这一点自然是不用担心,可是,你毕竟是女子,做起生意来,很不方便,”

    “这点我早就想到了,可以让叶一做掌柜的,我在幕后,这不就解决了?”楚楚解释道。

    封子安扫了一眼一边的叶一,一脸的怀疑,“他身手不错,但是,做生意未必可以。你就不怕他管理不善,让你赔个底朝天?”

    “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女扮男装,只要不让别人发现我是女人,这不就可以了?”楚楚说道。

    封子安依旧摇头,“木白莲和叶依依都见过你,女扮男装行不通,而且,你这张脸,就算是穿上了男装,估计也不会有人把你当成男子。”

    楚楚:“……长得漂亮,怪我喽!”

    “咳咳咳!”封子安直接被口中的茶水呛到了。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难道这种话不是应该让别人说出来更好吗?

    楚楚诧异的看着他,这都能呛到?

    封子安拿出丝帕擦了擦嘴,立刻转移话题,“如果你真的想开书坊,我可以帮你找一个靠谱的掌柜的,绝对不会让你赔——”

    “不需要,我觉得我完全可以胜任这个身份,反正做重大决定的都是夫人,我就是个挡箭牌,没什么难度。”

    叶一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少爷啊少爷,为了保住你的地位,属下已经豁出去了!

    楚楚笑眯着眼睛,“那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以后叶一你就是掌柜的,封子安,你就是书坊的靠山,我会分你一成利,当做报酬。”

    叶一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怎么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他扫了楚楚一眼,他该不会故意激他,让他主动开口,心甘情愿的接下掌柜的这个身份,才故意在封子安面前提起书坊的事情吧?

    看到楚楚的笑容,叶一忽然心中一颤,感觉自己早就被这人看的一清二楚,怎么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升起呢?

    “如果真想开书坊,确实有一个合适的地方,书市街头的路口,刚好有一家书坊有意转让,听说是掌柜的要回乡,我们可以去看看。”

    封子安说道。

    “那还等什么,走啊!”楚楚很是激动,这可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啊!

    算算时间,她到这里也有一年多了,现在终于有机会能实现梦醒,楚楚唇角的笑容的越发明艳生动,好似瞬间绽放的夏荷,散发着最美的一瞬,美得让人意不开视线。

    封子安看的有些失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楚楚走出去几步,发现身边的人没有跟过来,立刻停了下来,转头疑惑问道,“是不是你还没有休息够?”

    封子安这才回过神来,他站了起来,避过楚楚疑惑的目光,立刻寻了一个借口,“没有,我只是在除了那家书坊,这附近还有没有能让人满意的院子。”

    “我们先去看看那家再说,说不定这个就可以成功。”楚楚对要看的书坊充满了期待。

    事实上,这家不大的店面确实也让楚楚很是满意,铺子里四周放着立着书的木架,靠窗的位置是尝尝的木桌,上面同样放着一本本书。

    墙壁神挂着字画,最中间的位置更是放置了一张方桌,主要放的是笔墨纸砚,站在铺子里,闻着那淡淡的墨香,楚楚感觉这个人都放松的许多。

    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时代,只有这些淡淡浅浅的墨香,能让她真实的想起她究竟是谁,她来自哪里,曾经做过什么。

    “我这里生活其实很方便,这里是铺子,后院是一个小小的刻坊,只有四个工匠,再之后的院子便可以居住,虽然园子里没有什么景致,但是,每天开铺子很方便。”

    陈掌柜的说完,已经前边带路,带着众人去了后院。

    楚楚先是去看了刻坊,其实就是一间大屋子,里面堆放着各种工具,如果有需要,可以自己印刷一些不厚的书籍,可以说,这里是铺子里第二个收入来源了。

    陈掌柜的已经是不惑之年,对人的把控尤为精准,虽然楚楚从进来之后就一直没说话,但是,封子安一直跟在她的身边,时不时的为她解释几句,显然很在意她的想法。

    看到楚楚对刻坊尤为感兴趣,他立刻说道,“夫人别看我这刻坊不大,但是,我们位置很好。”

    “我们铺子同书市相邻,这里书贩子很多,这些商人养不起刻坊,如果想要自己卖点别人没有的东西,基本上只能找外面的刻坊。”

    “但是,现在京中除了官家的刻坊之外,剩下的刻坊基本上都是带着书坊的,没有独立的刻坊,所以市场有那么一些个刻坊,看到这些书贩子印的书收欢迎,他们变回私下里自己印出来卖。”

    “这么一来二去,这些书贩子吃了亏多了,再找刻坊合作的时候,就格外的慎重。那些个背后势力大的,惹不起的,吃亏也只能白吃亏的刻坊,他们不会再去。”

    “我这书坊就开在这里,我也不是京城本地人,加上我是一个十分守信用之人,就算是那些书贩子的东西很受欢迎,我也不会打他们的主意,久而久之,名声渐渐传开,大家如果有需求,基本上都会来我这里。”

    陈掌柜的有些自豪,“每个月,但就是给这些书贩子印刷,铺子里也会有个一百两左右的进项。”

    “掌柜的是个有原则的人,做生意,开铺子,如果连基本的诚信都没有的话,即便背后有大势力做靠山,那不见得能做的长久。”

    楚楚笑着说道。

    陈掌柜的眼睛一亮,“夫人也是个中高手啊!”

    楚楚淡笑不语,将刻坊走了一圈,对这里很是满意。

    在云水镇的时候,叶芳斋的刻坊她可是呆了好几个月,还跟工匠们一起研究了一下新的印数技术和方案,一个刻坊究竟如何,她只要走过一圈,基本上就心里有数了。

    虽然这里小了一些,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对于她来说,正合适。

    “不知道掌柜的要出手铺子,那刻坊的工匠们要如何?”楚楚问道。

    “这个就看新东家是不是要继续用他们了,这些工匠手艺过关,而且为人都很老实,如果封公子一时没有好的人选,可以继续用他们四个。”

    陈掌柜的说道。

    封子安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视线却落到了楚楚的身上。

    楚楚回以浅笑,几人出了刻坊。

    从刻坊出来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院子,刻坊的对面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刻坊,放着一些纸和印刷用的墨,库存很是充足。

    院子后便是一扇大大的木门,掌柜的拿出钥匙,开了门之后,又带着众人参观了一番。

    木门之后是一个很是宽敞的院子,园子里栽种着几棵桃树含苞待放的桃树,周围还有一些楚楚也不认识的花束。

    院子两侧是长长的走廊,陈掌柜站在前,很是热情的介绍着,“院子虽然有些小,但是,房间很多很大,而且距离前面的铺子也有足够的距离,绝对清净。”

    楚楚咂舌,这么大的地方还觉得小?难道是我对小有什么误解吗?

    她跟着常规的看过了所有的屋子和院子,而且她还发现,屋子的后门竟然对着另一条街,这样每天楚鸿和楚轩去书院,就可以从后门走,这条街不论是距离国子监,还是距离鸿学书院,都不是很远。

    楚楚对这里很是满意。

    她给封子安使了一个眼色,封子安眨了眨眼睛,表示明白。

    “陈掌柜的要卖多少银子?”封子安问道。

    陈掌柜笑呵呵伸出了食指,“一……”

    “一千两!这么贵?”一个这嫩的声音传来。

    陈掌柜的嘴角一抽,转头向发声的方向看去,被男人抱在怀里的小姑娘,正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满是震惊的看着自己。

    陈掌柜立刻收起想要据理力争的话,转而说道,“小姐说笑了,我这铺子怎么也要一万两!”

    “天啊!”楚浅月小朋友双手捂着肉呼呼的脸颊,乌黑的眼睛瞪得溜圆,那震惊不已的模样,可爱极了。

    她上身向着楚楚的方面使劲,这些日子一直抱着她的叶一立刻会意,朝楚楚走了过去。

    楚浅月凑近楚楚的耳边,压低了声音,小手做小喇叭状,不想被别人听到她的声音,“娘,咱们是不是遇到奸商了?”说着,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怀疑的打量着陈掌柜的。

    掌柜的嘴角抽的更厉害了,距离这么近,他能将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好不好!

    楚楚忍着笑意,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回答,“应该不算是。”

    陈掌柜的诧异的看向楚楚:我听到了!我全都听到了!

    什么叫应该不算是!

    明明就是不是!

    老子书坊开得好好的,如果不是被东家强制告老还乡,老子才不愿意卖呢?!

    封子安看着母女二人耍宝,一手抵在唇间,轻咳几声,很是厚道的抑制住了即将出口的笑声。

    “既然如此,那……”

    “五千两吧!”见封子安想立刻同意这个价格,完全没有还价的意思,楚楚立刻打断了他的话。

    陈掌柜的震惊的看着她,“夫人莫不是在开玩笑?”

    楚楚态度认真,“我觉掌柜的开价才是在开玩笑。一万两,太扯了。”

    “五千两才是根本不可能!在这京城之中,不说买后面的院子,就是这铺子,也是要五千两的!”陈掌柜的解释道。

    楚楚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们就只是想要这个铺子的,后面的院子我们当真是没有任何兴趣,如果可以,我们可以不要后面的院子,只要前面的铺子。”

    陈掌柜的连连摆手,“那怎么行?你要是只铺子,那我后面的院子卖给谁?”

    楚楚很是为难,“可是我们并不却院子,你觉得封公子会缺这么一个院子吗?”

    陈掌柜看向封子安,顿时无语了。镇公国府的大公子,有的是私产,哪里会在意这么个小院子!

    他很是纠结,却不想放弃这个大买家,“封公子,凭您的身份,凭镇国公府的地位,怎么也不差这五千两银子吧?”

    看着他不死心的转移了攻击目标,楚楚立刻抢过了话头,“陈掌柜的,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封公子不差这五千两银子,可是,这并不代表他要花这笔钱,买下他不需要的产业。”

    楚楚极为认真,“虽然镇国公府家大业大,深受圣上重用,但是,越是这样的情况,封公子就越要约束自己,不能奢侈享乐,给了别人针对镇国公府的机会!”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大把柄,在这京城之中,但凡有些权势的子弟,很有都是这般放松奢侈,但封公子跟那些人不同,这镇国公府,将来可是要他来继承了。”

    “作为未来的一家之主,封公子更是要从现在学起,如何合理分配手中的钱财;要学会自我约束,以身作则,给府中之人树立榜样,让镇国公府继续强大兴盛下去。”

    “而不是一时显赫,最后落寞下去。那种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惨剧,绝对不能发生在镇国公府之中!陈掌柜的,你也不想镇国公府全都是一群骄奢淫逸之辈吧?”

    陈掌柜的听得是晕头转向,感觉这一番话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听到最后的问题,更是连连点头,“没错没错,夫人所言极是。”

    楚楚浅浅一笑,“陈掌柜的也是通透豁达之人。”

    陈掌柜的:“那是自然。”

    “既然如此,那就五千两,一手交钱,一手交房!”楚楚接着说道。

    “没问——”陈掌柜的刚想点头,题字还没说出口,却及时停下,“不行不行,五千两真是太少了,九千两!”

    这话说完,他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天啊,方才他差点就答应了!这位夫人也太能忽悠了!

    楚楚却不是很遗憾,她自然知道五千两买下这里,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九千两,依旧太高了!

    “五千五百两!”

    陈掌柜的已经快哭了,这人怎么这么能砍价?

    “八千五百两!不能再少了!”

    “六千两,不能再多了!”

    陈掌柜的眼角直抽,想他也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书房里每次进货,他也会跟别人砍价,但是,跟眼前这位,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他狠了狠心,伸出收手指,比了一个八的手势,“八千两!绝对不能低于八千里,不然我连本钱都回不来,我这铺子里还有很多存货,公子继续开书坊,都省了进货的功夫,八千里绝对划算!”

    楚楚心里有底,见掌柜的如此坚决,也不再磨蹭,点了点头,“封公子一向体谅百姓,陈掌柜的开这么一家书房也着实不容易。封公子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八千两就八千两。”

    陈掌柜的已经无力吐槽:你说这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睁眼说瞎话真的好吗?

    如果封公子真的不斤斤计较,方才那个砍价是我的幻觉吗?

    为了避免自己被气死,接下来的时间,除非必要,陈掌柜的绝对不跟楚楚说话。

    付银子,交房契,一气呵成,很是顺利。

    铺子里有一个伙计,楚楚没有将人辞退,只是给他放了假。

    至于刻坊里的四个工匠,她也准备继续用着,她在这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开个书坊已经十分艰难了,如果真的辞了这些人,一时间,她还真的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虽然封子安肯定能找到很多工匠,可是,她不想什么事情都麻烦他。

    虽然两人是朋友,周海也交代他,让他尽量照顾她们,可是,楚楚总觉得欠人家人情。

    不论什么时候,银子好还,人情难还。

    这些人她可以慢慢了解,如果以后真的发现他们之中有偷奸耍滑,后者是吃里扒外的人,再把他们辞退了也不迟。

    楚楚看着手里的地契,站在书坊的柜台里,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

    书坊!

    她有自己的书坊了!

    她终于有自己的书坊了!

    终于可以重操旧业了!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打在她的身上,那上扬的嘴角,璀璨的笑容,在这样金色的余晖下的,夺目耀眼,美的惊心动魄。

    这次不仅封子安,就连叶一也沉浸在这般美丽动人的浅笑中,感觉心跳乱了节奏。

    楚楚却不自知,她拍了拍柜台的桌子,“叶一,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地方了,有没有很激动?”

    叶一回过神来,他很想说,并没有。

    只是,封子安在这里,他可以肯定,只要他这么一说,这人绝对会立刻开口,推荐其他人做这个掌柜的。

    “对了,算盘你会使吧?”楚楚接着问道,显然,他并不在意他的答案,只是有了一个书坊,心中太过激动,想要跟别人分享而已。

    “我会用,我会用,如果叔叔不会,我可以教他。”楚浅月小朋友举起了小胳膊,一脸兴奋的说道。

    “那好,这个神圣而重要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楚楚认真说道。

    楚浅月小朋友下巴一样,“没问题!”

    叶一面无表情,你们高兴就好。

    *

    天渐渐黑了起来,夜空中隐隐露出几颗繁星,伴随着黑夜降临,白日的喧闹逐渐被安静取代。

    叶府。

    叶奕枭的卧房。

    他看都没有看,将叶六送来的药一口喝完,就跟喝茶一样,这样的汤药他已经习惯。

    “那个舒浅对蛊毒还真有几把刷子,你的情况越来越好了,现在一天已经能清醒两次了。”叶六对这样的情况很是满意。

    “外面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吗?”叶奕枭问道。

    叶六和叶江相视一眼,“朝中很平稳,府中跟寻常没什么两样,二老爷和三老爷蹦跶的挺欢,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叶六说道。

    “当真什么事情都没有?”叶奕枭沉声问道。

    叶六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他知道楚楚母女到京城了?

    “如果真要说,还真有一件,”叶江接过了话题。

    叶六诧异的看着他,现在不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身体才刚好一些!

    叶江却没搭理他,只是看着叶奕枭说道,“书市那边的书坊今天就被买走了,而且还是被封子安买走的,你说奇不奇怪?”

    叶奕枭眉间微蹙:“他还真会见缝插针!你们下去吧,我要休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许仙当儒圣〕〔吞界〕〔国师,公主又见鬼〕〔帝女谋:将御天下〕〔最强万界大穿越〕〔漫威之逆闪电〕〔陆少的暖婚新妻〕〔蚁仙〕〔冰山总裁的峨眉保〕〔地球灭亡倒计时〕〔史上最强狂帝〕〔无敌战斗力系统〕〔重生王爷:溺宠贪〕〔随行散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