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美老婆〕〔物咏集〕〔重生之妖孽修仙〕〔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倾国策之西方有佳〕〔我在异世做天师〕〔死对头好像喜欢我〕〔偷心俏冷妃〕〔万古界圣〕〔弃子如龙〕〔三爷你画风又歪了〕〔爱在大不列颠〕〔一世独尊〕〔村民苏果果〕〔神级美食主播〕〔我走错了重生门〕〔爱淳爱〕〔我是最强战神〕〔破梦者〕〔香港1968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14 带着小伙伴回家
    楚楚自然明白什么叫低调,能赚银子固然好,大肆宣扬,惹别人嫉妒,那就是自找苦吃了!

    可是,即便楚楚深谙为人处世之道,书香居却依旧被京中的同行注意到了。

    没办法,书香居竟然能做出如此受欢迎的话本,实在是让众多同行吃惊,即便是京中那些规模极大的书坊也尤为震撼。

    一些大书坊已经开始明里暗里调查这个书香居了,恨不得将书香居查出个花来,如果掌柜的不是书坊的老板,争取第一时间将人挖到自己的铺子里。

    如果这铺子没有什么更深的背景,甚至可以采取联合的方式,抑制书坊的发展,不让铺子壮大,这些都是那些有背景的书坊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一些没有什么背景的书坊,就不敢如此简单直接了,他们盯上了仙侠逍遥传》的作者,南柯一梦。

    能写出这么有意思的话本,如果将这人找到,然后让他为自己的书坊写话本,那众人争抢话本的额场景,就会发生在他们的书坊了。

    当然,还有很大一部分的书坊什么没有做,这些书坊中,很大一部分是规模跟书香居差不多,或者是比书香居还要小一些的书坊,他们纵使眼馋书香居取得的利润,但是他们什么也做不到。

    还有一部分则是京城影响力最大的书坊,虽然同样惊讶书香居造成的轰动影响,但是,再他们的眼里,书香居就跟那些小作坊一样,没有任何竞争力,这次的轰动不过就是侥幸而已,根本不知道他们注意,值得他们费心!

    楚楚不知道,她优哉游哉的生活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盯上她的书坊了。

    *

    楚楚忙碌的这些日子,在国子监读书的楚鸿也是整日苦读,为了应对来到国子监以来的第一次考试。

    这次同楚鸿样,从全国各地到国子监求学的学子有数十个,国子监每个月定期都会有测试,用来检测学生在这一个月之内的学习成果,成绩优异者,嘉奖。

    成绩不理想者,惩罚。

    而这次测设,还多了一个更加重要的目的,那就是测试一番新进学生的个人才学水平,成绩优异者,自然会得到夫子和众位同窗的另眼相待。

    楚鸿其实对这个倒不是十分在意,可能是因为出身贫寒,自幼读书就十分的艰难,在他的眼里,别人对他的看法究竟如何,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在意。

    他更加在意的是自己的水平究竟能到什么程度?

    在这遍地才子的国子监之中,他究竟能占据何种位置?

    当然,不管甲乙丙丁四等成绩之中他能留在第几等,成绩绝对要比叶奕鸣更好!

    为此他费心苦读,一直到了考试结束,他都没有再见过叶奕鸣一眼,这让楚鸿有些震惊,叶奕鸣对读书兴趣缺缺,如果不是姐姐,他可能根本不会认真读书。

    可是,纵使这样,他也不会这般用功!用功到连去饭堂都见不到人影。

    这让原本信心十足,成绩肯定会比叶奕鸣好的楚鸿,在放榜的那一刻,也不禁忐忑起来。难道这小子真的为了能够战胜自己,奋发图强到这个地步?

    殊不知,叶奕鸣只是因为玩不过自家大哥,无法从大哥的嘴里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之前又在楚鸿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如今却做不到,不想楚鸿嘲讽,这才故意躲着不见人,哪里是用功读书?

    国子监的传统,成绩出来之后,会将成绩誊写在红色绢帛之上,分为甲乙丙丁四等,挂在墙上四个不同的位置,让整个书院的学生都能看到。

    这一日,楚鸿去的不早不晚,在那宽敞的绢帛上寻找自己的名字。

    甲等面前的学生最多,不过这些人之中少有榜上有名的,大家凑过来更多的是为了看热闹。

    看看这次考试拔得头筹的是谁,谁的成绩上升了,比上次的成绩好,超过了谁。

    谁的成绩退步了,被谁超过了。

    这些将都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谈资,大家关心的很,比看看自己考了什么成绩还要关心上几分。

    楚鸿到是没有凑热闹,他太了解自己的水准了,现在的他,想要考到甲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他匆匆扫过一眼,到是看到了周瑜的名字。

    不愧是周老伯的孙子,家学渊源,还真不是自己这样穷苦出身的人可以相比的。

    不过现在的他,也绝对不会是最差的丁等。

    他直接去了乙等,从后向前寻找自己的名字。

    “乙等第十名,你不用看了,我已经帮你看过了。”江扬皱着眉头看着楚鸿说道。

    楚鸿看了过去,在乙等十名的位置看到了自己名字,面露喜色,比他估计的要好上一些,“看到阿鸣的成绩了吗?”

    江扬眉头皱的更紧了,“我就在你面前,你为何不问我的成绩?”

    楚鸿:“……呃……”

    看着这张几乎要皱到一起的包子脸,楚鸿解释道,“你考的如何?”

    “哼,一看就知道你不是诚心想问的,这么免为其难。”江扬脑袋一转,很是不满。

    楚鸿:“……”

    这么别扭的性格,他到现在还没有被人拍死,还真是不容易。

    “楚鸿,见谅见谅,阿鸣的成绩应该去丙等看,他还从来都没有上过乙等呢。”齐全走了过来,这替自己的弟弟收拾残局。

    楚鸿这才明白,江扬之所以没有被别人拍死,应该是因为有齐全这个大哥在吧?他拍了拍齐全的肩膀,一脸同情的看着他,“这么多年,你真不容易啊!”

    齐全轻声失笑,看了一眼别扭的弟弟,不禁对楚鸿更喜欢了一分,他看着江扬,满眼宠溺,“阿扬自幼身体不是很好,祖母和姑姑格外心疼他,难免骄纵了一些,性子也有些诡异,你多担待。”

    楚鸿了然,然后向着丙等的区域走去。

    “你们两个背着我说什么悄悄话呢?”江扬小步窜了过来,挤到了两人的中间。

    齐全无奈扶额。

    “没说什么,就说中午吃什么来着。今天我姐给我做了枣糕,没有那么多,我们决定偷偷吃了,不分给你。”楚鸿很是认真的说道。

    江扬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两人,“你们怎么可以背着我做这种事情?”

    楚鸿:“……”

    齐全:“……”

    这种诡异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连珏也走了过来,看着三人神情各异,不禁疑惑问道,“这是怎么了?”

    江扬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跑到了连珏的跟前,“他们竟然背着我偷吃!简直太过分了!

    连珏同样嘴角一抽,几人当中年纪最大的他,很多事情已经明白了,听到这诡异额控诉,他瞬间明白了为何楚鸿和齐全会是那种吞了苍蝇似的表情。

    “楚鸿今天带了枣糕,我还从来都没有吃过枣糕呢,这两人竟然要背着我自己吃!我实在太伤心了!”江扬委屈巴巴的模样,让连珏更是无奈,他能说些什么?

    “什么?枣糕?是楚姐研究出来的新点心吗?”叶奕鸣突然窜了出来。

    楚鸿终于看到了他,不禁上前几步,“没错,姐姐早上亲手做的。”

    叶奕鸣已经开始吞口水了。

    “你输了,我赢了。事实证明,就算是到了国子监,我依旧你比成绩好!这回你认真学习了这么长时间,名次依旧没有超过我,怎么样?服不服气?”

    楚鸿仰着下巴,很是得意问道。

    叶奕鸣眉头微皱,很是疑惑:我什么时候认真学习了?我怎么不知道?

    见他不说话,楚鸿也皱起了眉头,“怎么?上次你跟我姐说你的成绩会超过我,这些日子都没见到你,你肯定是在用功读书了,现在成绩出来了,我是乙等十名,你呢?”

    叶奕鸣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好像明白了什么,所以,他这段时间的避而不见,在这人眼里,竟然是这个原因吗?

    他有些哭笑不得。

    早知道他是这么想的,那他这段日子,绞尽脑汁的想要从大哥那里套消息,小心翼翼的回避着楚鸿,岂不是很蠢?

    叶奕鸣笑出声音来,“一次考试而已,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既然我在楚姐面前放出话了,不论怎么样,我都会做到!”

    楚鸿不甘示弱,“那就试试看。”

    就在两人相互对峙之时,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

    江扬:“阿鸣!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竟然背着我去楚鸿家?”

    楚鸿:“……”

    能请你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吗?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齐全同样一脸震惊,“阿鸣,你太不够兄弟了!竟然自己吃独食?都带不带着兄弟们?”

    楚鸿诧异的看着他,“所以,你们到我家,其实就是为了吃饭,不是为了拜访我姐!”

    齐全连连摆手,“不是,身为朋友,登门拜访,这是基本的礼数!”

    楚鸿:呵呵,信了你的邪!

    连珏更是满眼痛心的看着叶奕鸣,“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兄弟,今日我算是认识你了!”

    感受着三人的无限怨念,叶奕鸣觉得自己很是冤屈,大哥和楚姐之间的事情又不能说出来给众人听!

    “明日休息,今日下学后,你们可以一起过来,我们家很好客。”楚鸿帮叶奕鸣解了围。

    名次比他高,这让楚鸿的心情很好。

    江扬立刻兴高采烈,“阿鸣你真的应该感谢楚鸿,不然,你会失去我这个兄弟的!”

    叶奕鸣却一脸狐疑的看着楚鸿,“说实话,你要请我们去你家,是不是就是为了在楚姐面前说出这次的考试名次,说你的名次比我高?”

    江扬瞪大了双眼,立刻指责,“阿鸣,你怎么能这么想?楚鸿分明是为了帮分担我们仨个人的怨念,你怎么能用这么险恶的心思揣测人人家?”

    楚鸿却微微一笑,“难道这不是事实吗,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叶奕鸣磨牙,“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好心!”

    江扬楞楞的站着,显然没有想到叶奕鸣竟然真的猜对了。

    看着他这幅受伤的模样,齐全忍不住开口安慰道,“记住了,人心复杂着呢,以后不要这么冲动,这样太容易上当受骗了。”

    江扬点了点头,主动走到了齐全身边站好,小大人的感慨着:“人心难测啊!”

    楚鸿:“……”

    叶奕鸣:“……”

    *

    下学后,楚鸿带着四人向家里走去,四人均是非常激动。

    这段时间,他们可是从楚鸿这里吃到了不少以前从来都没有吃过的点心,咸菜,小零食,只是,楚鸿带的不多,他们又是四个人,根本不够分,顶多每人尝尝味道。

    那种明明很好吃,很想吃,可是却吃不到,也买不到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一想到晚饭终于可以痛快的品尝,四人均是异常高兴。

    楚鸿再次强调,“我们家只是小户人家,比不上你们家富丽堂皇,宽敞明亮的府邸,我们家非常简朴,可能在你们的眼里就是简陋,如果你们嫌弃,就不要去了。”

    江扬个子最矮,小腿走的最快,“唉,楚鸿,你怎么这么啰嗦,你觉得我们是那种人吗?”

    齐全:“确实啰嗦。”

    连珏:“我连战场都去过,你们家能比战场还苦?”

    叶奕鸣补充道,“阿鸿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外甥女,你们不能摆少爷架子,不然你们就别去了。”

    江扬瞪了他一眼,“我不想跟吃独食的人说话。”

    齐全:“我不想跟不相信我们的人说话。”

    连珏:“呵呵,论摆架子,我自愧不如。”

    叶奕鸣:“……”

    楚鸿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平日里相处不错,可是,他不想因为他们的到来,让嫁人感觉到不舒服,进门前,他再次重复:“事先说明,如果你们不习惯,可别怪我?”

    这回三人一人给了他一个大白眼,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了。

    几人跟着楚鸿进门,然后就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院子两则各有两棵粗壮的梨树和桃树,此时,梨花洁白,桃花粉嫩,春风拂过,枝条微动,花瓣纷纷撒撒,交相呼应,美的惊人。

    自然,如果地面上没有那两块方方正正的黑布,这场景就更美了。

    此时,黑布旁还有几个女子正在一点一点的清理这些落下的花瓣。

    江扬一行人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但是楚鸿和叶奕鸣知道,“姐,只是准备酿酒了吗?”

    楚楚闻声回头,唇间夹着笑意,明艳的眸子,让盛开的梨花和桃花都为之失色,“没错。”

    江扬一行人还处在震惊之中,他们一直听说楚鸿有一个会做饭的姐姐,但是,他们不知道,楚鸿的姐姐这么漂亮!

    楚楚一手提着竹篓,主动走了过来,“你们是阿鸿的朋友吧?欢迎你们来玩儿,家里地方不大,没什么规矩你们随意就好,晚上留下来吃饭。”

    听到最后一句,三人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多谢姐姐。”

    楚楚:“……”不都这些京中王孙贵族子弟,一个个桀骜不驯,盛气凌人吗?怎么这几个这么乖巧?连姐姐都称呼上了!

    不过楚楚到是不在意,“你们都是阿鸿的朋友,就跟阿鸣一样,叫我楚姐就好。”

    三人点了头应下。

    “你们晚上想吃什么?”楚楚问道。

    “只要是楚姐做的,我都喜欢吃。”江扬那肉嘟嘟的小脸,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嘴巴甜的可以腻死人。

    楚楚忍不住笑着,“好。”

    一看就知道这也是个吃货!真的是为了吃什么都做得出来啊!

    齐全已经对自己的弟弟绝望了,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吃字,他只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麻烦楚姐了。”

    “不麻烦,你们好好玩,吃饭我叫你们。”楚楚领着几人一起去准备晚饭了。

    因为府中多了万婶和王婶,这段时间楚楚很少亲自下厨,基本上都是她告诉几人做法,她们会轮流做。

    现在华菲的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平日里院子的事情更是管的井井有条,根本不用她操心,今天楚鸿带了小伙伴回家,楚楚这才又进了厨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萧尘〕〔绝世妖神〕〔超级医生在都市〕〔星云皓天剑〕〔黑化萝莉:将军,〕〔永恒校园〕〔抢救大明朝〕〔山贼求存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