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16 小迷弟
    江扬刚认识了楚浅月小朋友,两人玩得正高兴呢,根本就不想回去,就算是家人过来接,他也不走,齐全劝说也没用。

    负责接人的侍卫长已经急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和齐全无语对视。

    “你们回去吧,今天我就住在小月月家里了,你们明天再来吧!”江扬人不大,态度却异常的明确,说留下就留下。

    齐全:“……小月月?”

    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两人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吧?

    侍卫长面露纠结,眉头紧紧的皱到了一起去,再次打量着楚楚一家人,表情更加不好看了,这么寒酸的人家,竟然能让小少爷连家都不想回了,也不知道这家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楚楚敏锐的捕捉到了侍卫长眼中的不善和怀疑,随即拍了拍楚浅月小朋友的肩膀,“你的小伙伴,你去解决。”

    楚浅月歪着脑袋看了楚楚一眼,然后走到了江扬的跟前,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你先回家,有时间再来玩。”

    江扬点了点头,“就这么说定了。”他又绕过楚浅月,对楚楚说道,“楚姐再见。”

    “再见。”

    侍卫长就像是做梦一样,方才那个意志坚定,誓死不回家的人哪里去了?

    连大少爷的劝说都不听,这个小丫头不过一句话,立刻改变心意,改变决定,走的比谁都快,生怕走慢了会让一些人不高兴。

    侍卫长诡异的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了楚浅月一眼,他怎么觉得自家小少爷就是害怕这个丫头生气?看着那笑的露出了两个小酒窝儿的女孩儿,侍卫长猛地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从大脑中驱逐出去。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少爷,怎么可能会怕一个小丫头!

    “想什么呢?还不快点跟上来,再不去外祖母该担心了!”江扬掀开了车帘,稚嫩的声音透着威严!

    侍卫长:“……”

    现在知道长公主会担心了,之前干什么去了?费闹着不回家的那个人是谁?

    侍卫长也就只能在心里吐槽几句而已,脚下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立刻护着两人离开。

    其实齐王府距离楚楚家只有两条街,不久两人便到了家。

    客厅里,长公主,齐王和齐王妃陪着坐着,圆桌上的饭菜几乎没怎么动。

    长公主不提吃饭,齐王担心自家娘亲的身体,不禁开头劝说,“侍卫长已经去借人了,天气这么晚,那俩混小子肯定在朋友家里吃过饭了,我们不用等他们!”

    “万一没吃呢。”长公主平日里最是疼爱孙子和外孙,就是连自己的儿子都要靠边站的。

    “娘,如果没吃就让他们兄弟俩自己吃去。”齐王妃对自家儿子也有意见,出朋友家也不能这么晚也不回来!

    “那怎么行?阿扬平日里就不喜欢吃饭,只要是没有人陪他一起吃,他肯定就不吃了。”长公主皱眉说道。

    齐王妃很想说不吃就饿着,饿着饿着肯定就吃了,可是,这话她却不能说,毕竟是小姑子的儿子,不是自己的儿子,如果她这么说了,说不定会让婆婆不高兴。

    “外祖母,外祖母,我们回来了!”人还没有到,这欢快清脆的声音就穿了进来。

    长公主立刻被身边的丫鬟扶了起来,向着门口迎去,看着江扬怀里抱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盒子,样式简单,一看就不是珍贵之物,但是却被自家外孙紧紧的抱在怀里,这样长公主有些好奇。

    “慢点,慢点,你别摔着了。”长公主提醒道。

    江扬动作不慢,动作却灵活的很,一路小跑了进来,乖乖行了礼,“外祖母,姑父,姑母。”

    “就算是去同窗家玩,也要看看时辰,这天都黑了,不知道你外祖母会担心?”齐王板着脸,沉声教训道。

    江扬一个激灵,也不敢胡闹了,乖乖听训。

    “呵呵,人能回来已经不错了,阿扬本想直接住在楚鸿家,不会来了。”走在后面的齐全,比江扬慢了一步,不过说出来的话,让几人吃惊的看着江扬。

    “大哥,你怎么能出卖我?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江扬反驳道。

    “是回来了,如果不是人家开口,你现在还在人家大门口站着,死活不动呢。”

    今天没有成功劝说江扬回家的齐全,觉得自己大哥的地位受到了挑衅,必须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家中长辈,让长辈好好管教,不然以后在外面,他岂不是管不住这个弟弟了?

    “结果是,我回家了,之前那些事情都不重要!”江扬依旧狡辩。

    “那你什么改变主意回家了?”齐全对这个实在是好奇。

    “小月月说有时间就可以去找她玩,明天休息,不用去书院!明天我换一件好看的衣服再去!”江扬笑着说道。

    齐全:“……”

    “什么朋友,这么有吸引力?让我们家阿扬连家都不回了?”长公主更加好奇了。

    江扬直接捧着木盒小跑了过去,“他叫楚鸿,跟我同班,他可厉害了,不仅学问好,武功也好,阿鸣都打不过他呢!”

    “只是他姐姐自己的糕点,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好吃!外祖母,姑父姑母,你们都尝尝看。”江扬很是大方的给三人一人分了一个。

    长公主手里是一个焦黄的小蛋糕,入口松软,奶香四溢,她还真是第一次吃这样的糕点。

    “味道确实不错,你这位同窗的姐姐,手艺不错。”

    期望分到了一个枣糕,他一向不怎么喜欢甜点,不过看在江扬的面子上,他还是吃了一口,一口下去,当下改变了他对糕点甜腻腻的看法。

    “香而不腻,是很不错。”说完之后,几口便把手里的糕点消灭了。

    齐王妃手中是最小的蛋挞,她一向喜欢吃糕点,但是却也从来没有吃过这般口味,惊喜之色,溢于言表,“你这位同窗的姐姐是为厨子?”

    “才不是,楚姐可厉害了,她不仅会做糕点,还会做我从来都没有吃过的小零食,做的菜也都特别好吃,今天晚上我吃了三碗饭呢!”

    提到楚楚,江扬瞬间变成了小迷弟,那一脸的骄傲,让齐全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楚姐可聪明了,她还会做玩具。那个魔方和拼图,我们玩了一下午,可是我还一次没有成功过,不过大哥也没有成功过。”

    “我还从来都没有玩过那么好玩的东西,感觉比九连环都难,我明天去再试试,一定要成功一次!不过不成功也不要紧,楚鸿答应我,送我们一人一个,到时候我也可以慢慢研究。”

    江扬笑着眯着眼睛,已经开始幻想拿到魔方之后,可以随便玩的场景了。

    大堂里的几人都觉得诧异,江扬是个什么性子大家都清楚,别看他年纪小,但是,很多时候非常固执,而且,眼光非常高,很难有一个人让他这么称赞。

    听着他的话,齐王眉头紧皱,看了看自己的娘亲和夫人,交换了一个彼此都懂的复杂神色。

    “真的有人这么厉害?”长公主笑呵呵的问道,不过语中却有几分怀疑。

    江扬立刻说道,“这还不只呢,楚姐还发明了一些数字呢,我们都不认识,我财楚姐算数肯定非常厉害。”

    “为什么是猜?”之前都是一通称赞,恨不得把那个楚姐夸成了神仙样无所不能,到了这样却不确定了,长公主有些不解。

    “因为我没亲眼看到楚姐算数啊!不过小月月才五岁,就可以管账本,而且是非常复,非常复杂,那种那姑母看了都会头疼的账本!我猜肯定是楚姐教她的。”

    江扬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小月月?”又冒出来一个人名,长公主有些不解。

    江扬:“就是楚姐的女儿。”

    齐全:就是把他劝回家的朋友。

    长公主:“……”

    又被告状的江扬瞪着齐全,“明日我自己去找小月月,大哥还是在家里温习功课吧,楚鸿可是考了一乙等十名呢,你比他大那么多,还在丙等!”

    齐全一点儿也不生气,“我确实要努力读书了,楚鸿这么厉害,明日我去找他探讨一下,有没有什么好的读书办法,说不定下次考试,我的成绩能好一些!”

    江扬气鼓鼓的瞪着他,“我回房睡觉了。”

    齐全只是笑笑,并没有追着他离开,他比江扬年长四岁,生活在齐王府,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他知道祖母和父母有都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他。

    “那个楚鸿怎么回事?是不是打听到了你们的身份,故意讨好,想要攀附我们王府?”齐王沉声问道。

    “那小子到国子监第二天就把我揍了一顿,怎么可能是想攀附咱们家?想要通过我和阿扬跟咱家拉关系的我见得多了,这种方式的,还真没有见过。”

    齐全才不相信楚鸿会是那种故意巴结他们家的人。

    “所以你前一段时间的伤,是被楚鸿揍的?这哪里来的小子,连齐王府都敢惹?”齐王妃对楚鸿很是不满。

    “娘,就是因为他是小地方过来的,所以根本不知道我们的身份。而且,这件事情不能怪他,是阿扬惹的祸。”

    齐全很有良心的帮楚鸿解释。

    齐王妃还是眉头紧皱,她就这么一个孩子,生产的时候伤了身子,郎中说她以后难以有孕,齐全就是她的命,平日里那就是要什么给什么,如果不是齐王身正,长公主明事理,就她那性子还不一定把齐全养成什么样子呢!

    “娘,男人之间的友情就是靠拳头打出来的!而且,误会解开了,楚鸿每次从家里带来的饭菜,都会非给我们吃,您不觉得我这段十日胖了许多吗?”

    齐全安慰自己娘亲。

    齐王妃紧蹙的眉间,这才松开。

    齐王这才找到了说话的机会,脸色微沉,“所以说,你竟然打不过一个八岁的孩子?”

    糟了!

    齐全急中生智,“我输的不冤,连珏都能赢了他,还差点吃亏呢!”

    果然,齐王一听,神情顿时没有之前那么严厉了,连珏的功夫他试过,有连老将军的风范,如果连珏都逃不了好,自家儿子,自然是没有胜算了。

    “照你这么说,你这个同窗还是一个文武全才!如果这样,本王还真想亲眼见见。”

    齐全松了一口气,“这个简单,我们都去楚鸿家做客了,等到下次休息的时候,我们请他到府中玩玩就好了。”

    “阿扬说你们明日就休息。”齐王说道。

    “不行,明日我要去他家探讨功课!”齐全立刻拒绝,那个大拼图他们还没有拼完呢,楚鸿好不容易答应明日让他们见识一下袖箭,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

    齐全的小算盘打的是劈了啪啦直响,谁知道,就听到上头传来一句,“武比不过人家,文也不过人家,楚鸿是乙等十名,你呢?”

    齐全心里苦啊,“丙等,二十。”

    齐王瞪了他一眼,“好好读书,连一个八岁的孩子你都考不过,你不觉得羞愧吗?”

    “孩儿一定努力,时候不早了,这些是楚姐给我们带回来的糕点和小零食,你们尝尝鲜,我就先回房了。”

    齐全说完,噌的一下小跑了出去,跟平日里的沉稳完全不是一回事。

    “臭小子!”齐王不禁笑骂着。

    “能让这两小子都这么喜欢的人家,肯定不一般。”齐王说道。

    “明日选一些礼物,让他们来两个送过去,就当我们的回礼,不用太贵重,最好是读书用得上的。免得人家多想,吃了人家的糕点,也不能一点儿表示都没有。”

    长公主说道。

    “娘,媳妇会准备妥当的。”齐王妃应下了差事。

    *

    次日,书香居。

    这段时间,《仙侠逍遥传》卖的大火,书香居算是名声大振,现在话本虽然每日还是会卖出一些,但是,数量上已经远远没有之前那么恐怖了。

    更多的是知道书坊名字的,过来见识一番,这么一过来,还真让这些人发现了这里的不同。

    虽然铺子不大,但是却显得很宽敞,一点儿都不觉得拥挤压抑,四周的书架上也不全都是书,有几个空格处放着翠绿的盆栽,显得生机盎然。

    正中间的位置更是放了一张茶桌,摆了两排的椅子,如果时间充足,大可在这里要壶热水,泡壶茶,静静看书。

    这里的一切让上门的客人都觉得十分新鲜,很多人过来一次,就喜欢上了这个家小书坊,虽然藏书不多,但是,总能看到想看的书,关键是,感觉不同。

    楚鸿今天休息,带着楚浅月小朋友在铺子里晃悠,自从到了京城,楚浅月就没有老师教她了,虽然她依旧每天练字,但是楚鸿觉得,学习不能断。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什么的可以开始慢慢学起了,他可以每天下学回家和楚轩轮流教她。

    两人在书坊里翻找合适的书,就见一群人走了进来,随之儿来的,还有一股浓重的脂粉气,楚浅月和楚鸿甚至是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他们绕过坐在茶桌前看书的客人,向门口看去,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两人相视一眼,顿时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楚浅月朝着身后招了招手,宫华立刻走了过来。

    “你去告诉娘,白莲花带人过来了!”

    宫华点头,立刻转身从,去通风报信。

    “叫你们掌柜的出来,有生意上门。”木白莲环视书坊一圈,很是高傲的说道。

    叶一走了过来,“不知木小姐想跟我谈什么生意?”

    木白莲皱眉,“怎么会是你?这书坊是你的?”她一脸怀疑。

    “木小姐以为呢?”叶一不动声色的打太极。

    “你是枭哥哥的人,他怎么可能让你出来开书坊?”木白莲试探道。

    “如果木小姐没有什么大生意的话,我就继续忙去了。”叶一不想跟这个人废话。

    “生意自然是有的,让楚楚出来吧?你一直跟着她,上次在客栈你也跟在她身边,这书坊应该是她的吧?还有《仙侠逍遥传》,最先不也是出现在云水镇吗?”

    木白莲问道。

    “还是说,做了那样的事情,她羞于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