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17 乱作一团
    “木小姐这态度,可不像是上门谈生意的,倒像是上门砸场子的。”

    楚楚一手掀开了竹帘,从后门走了进了书坊。唇角那浅浅的笑容,恬静从容,此时站在木白莲跟前,到是比她更像大家闺秀。

    “看来我猜得没错,你确实是这书坊的掌柜的,一介女子,竟然出来抛头露面,你还真这般没有廉耻之心!”

    木白莲对楚楚那叫一个怨气冲天,当初在云水镇,她吃了那么多苦,都是因为楚楚!

    如果不是她把枭哥哥迷得晕头转向了,枭哥哥怎么可能会那么对她?

    上次在悦来客栈撞到了楚楚,她还没有来得及出气,就被封子安打断了。

    这次一听到《仙侠逍遥传》,她就知道这东西准是楚楚鼓动出来的,所以这才叫上自己几个相处的好的姐妹,过来找场子。

    楚楚瞄了一眼这四个五衣着华贵的小姐,身边都还跟着丫鬟,他们书坊本就不大,一下子就挤得满满当当。

    “这位才是我们掌柜的,我顶多就算是一个东家,如果不是你非要叫我,我肯定不会这么抛投露面!我可是被你叫过来了,你现在不谈生意,却说我抛头露面——”

    楚楚唇角微勾,眸间闪过淡淡轻嘲,“所以你只是上门闹事?并不是真的有生意?”她的视线划过身边其他面容倨傲的小姐们,“你带着这样一群人到我这里闹事,也是抛头露面吧?”

    看着几人的颜色已经沉了下去,楚楚继续说道,“我一直人以为京中的世家小姐,肯定各个都是端庄贤淑,恬静优雅,行为举止更是个顶个的好!像木小姐这样豪放的,肯定是极少数,没有想到啊……”

    说着她还一边啧声,一边感叹,听得木白莲和她身边的几个朋友脸色更加难看!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信口开河,我既然过来了,自然是有生意要谈的!”木白莲立刻将事拉回到了正题上。

    女子注重名声,她们这些高门大户的女子,尤其注重名声,再让楚楚这么说下去,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呢!

    “听说你这里有刻坊,我们要刻诗册。”说着木白莲身边的丫鬟便拿出了一个仙订的小册子,不厚,一看就知道是原稿。

    楚楚翻了几张,她已经在刻坊呆了有一些日子了,现在对印书什么的,那也是门清。

    “你动作轻点,这些可都是我们这些朋友平日里开茶话会,游园会,赏诗会做的诗词,珍贵着呢,就这一册!”

    木白莲说着神情很是高傲,“京中官员众多,各家才华横溢的千金小姐们也不少,而且各个满腹经纶,你这种小地方出来的人,就算是骑着马也赶不上!”

    楚楚一直觉得木白莲实在是白瞎了她这个白莲花的名字,实在是不具备白兰花的战斗力,不客气的说,这人就是一个脑回路有问题的智障患者,她就没把这人放在眼里!

    “这么珍贵的诗册,你们是要印什么规格的?用那种级别的纸?那种级别的磨?诗册之中需不需要插画?如果需要的话,是你们自己画,还是铺子里的人画?”

    楚楚如同连珠炮似的,突突突突就是一顿问,问得木白莲脸上的骄傲渐渐溃散,眉头渐渐皱起,最后连表情都纠结在一起了。

    她是真不知道,不过就是印个诗册而已,竟然还有这什么多的讲究。

    看着楚楚那面带微笑的脸,她不想露怯,转头看了看身边的朋友,想听听她们的意见,可是,这些闺阁小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肯定是没的说,但是,印书这样的事情,她们也不比木白莲知道的多。

    “如果木小姐还没有想好,可以回去慢慢思量,毕竟,这些墨宝可都是各位小姐们的佳作,万万不能马虎了。”

    楚楚笑着说道。

    木白莲却只感觉楚楚这是在嘲讽,“都照着最好的来!”

    “那是要先印上五百册,还是一千册?”楚楚继续问道。

    木白莲眼睛瞪得老大!好似没有听清楚楚楚的话一样,她们就想着印着十几册,人手一本就好,楚楚一开口就五百一千,这天大的数字,是真的把她吓到了。

    “不懂规矩就是不懂规矩,你这么不知检点的人,肯定是不懂什么叫闺阁之物,不能外露!你以为我们的诗册是你那些话本吗?随便卖给别人看?”

    木白莲恼羞成怒,声音也不禁提高了许多,书坊里的客人不禁闻声看了过来。

    楚楚嘲讽浅笑,“所以说,你口中的才女佳作,只是印出来孤芳自赏?想想看,自己捧着一本书册,盯着自己写的诗词,啧啧啧,那场景……”

    木白莲脸色顿红,恼羞成怒,“你这种未婚生子,水性杨花,看上一个男人就投怀送抱的,当然可以不顾及各种规矩。”

    楚楚眉间微蹙,此时书坊之中,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木白莲这一席话,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大家都是神色不定的看着楚楚。

    木白莲见此,更加张狂了起来,“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你心里没数吗?带着一个孩子,竟然还往我枭哥哥身上贴!”

    “之前枭哥哥只是一时间被你迷惑了而已,现在他已经跟西凉的七公主有了婚约,你还是哪里来,哪里呆着去吧,别在京城之中丢人现眼!”

    众人诧异的看着楚楚,枭哥哥是谁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哪个跟西凉的七公主有婚事!那可是当朝大学士,深受皇上重用,这位夫人竟然跟他有牵扯!

    大家心里的八卦之魂顿时燃烧了起来,手里的书也没有了多大的兴趣,一个个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

    楚楚不发火,那是她不想坏了铺子里的生意,那不代表她性子好。

    现在木白莲明显就是蹬鼻子上脸了,她不发火就怪了!

    众人只见她灿烂一笑,“我说木小姐,我不知道这京城什么时候成了你家的私产,别人到这京城里来,还要看你同不同意!”

    这话一出,木白莲脸色骤变,“你胡说什么呢?我不是这个意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京城自然是圣上的,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

    楚楚很是无辜的笑着,“原来木小姐还知道京城是圣上的地盘。”眼中的淡笑换行了凌厉的目光,“既然如此,我愿意来京城,喜欢在这里住着,就跟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这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也没有那个权利管!”

    “再有,你喜欢叶奕枭,想成为叶夫人,你那是你的事情,劳驾你以后别什么事情都往我身上推!叶奕枭要跟西凉的七公主成亲,你心里你痛快,那你可以直接找叶奕枭,或者是那个公主,别来我这里打扰铺子的生意!”

    楚楚目光凌厉,言辞犀利,清冷的声音不打,但是却气势十足,书坊之内安静的很,众人不禁将视线转移到了为首的木白莲的身上。

    木白莲被她说的面红耳赤,这时候,她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这位夫人,话可不能这么说。”几人让出了一条路,那女子从中间走了出来。

    “你自己行为不检点,不要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白莲自自幼跟叶少一起长大,两人之间的情谊非外人能比,也不是男女之情。”

    “如今叶少已经跟七公主有了婚约,你这样死缠烂打,拖家带口的追到了京城,白莲就算是为了叶少的名声考虑,也是要过来说道说道的,你这样疾言厉色,莫非是被戳中了事情,恼羞成怒?”

    季洁很是温柔,但是说出的话确锋利异常。

    “我说季大小姐,你又不是木白莲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她对叶奕枭不是男女之情?”一个爽利的女声传来,楚楚面露惊喜,抬头一看,果然是张璇。

    张璇给楚楚使了个眼色,然后继续说道,“季大小姐有时间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事情,别人的事情还是不要插口的好,不然,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名誉京城的季小姐,其实跟长舌妇一般无二,就知道多管闲事!”

    季洁脸色微变,但是却转瞬即逝,“白莲是我的好姐妹,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怎么能说是闲事?”

    “楚楚,这木白莲找你什么事情来着?”张璇转头问道。

    “印诗册。”楚楚说道。

    张璇立刻笑了,“我说季小姐,人家是过来印诗册的,你在那里说那么多有的没有的,难道你不但是喜欢多管闲事,还喜欢惹是生非?”

    季洁双手死死的扯着帕子,却硬是维持了脸上的笑容,只是这笑容有些僵硬。

    “唉,身为女子,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习惯,虽然说你爹是当朝阁老,你也不能入场仗势欺人啊!以后还是闲事少管的好。”

    张璇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季洁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了,一边的木白莲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好姐妹这么被人欺负,立刻上前一步,“张璇,你不知道事情的始末,别在这里胡说。”

    “季洁姐姐只是不惯某人身为女子,却行为不检,死缠烂打!季洁姐姐可是阁老家的千金,更是名誉京城的才女,楚楚能被季洁姐姐教训,那是她的夫妻!”

    “不好意思,这样的福气,我无福消受,还是送给你吧!”楚楚立刻表明态度。

    张璇立刻帮腔,朝季洁瞥了一眼,“呦,季小姐,恭喜恭喜,这几日我足不出户,还真不知什么时候大明改了律法,阁老家的千金竟然也可以管教平民百姓了!”

    “我一直以为只有皇子公主才有这样的权利,没有想到,现在来阁老的千金也有这样的权利了!”张璇极为诧异。

    “肯定是我在边陲小镇呆的时间太长了,竟然连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实在是孤落寡闻,孤落寡闻啊!还请季小姐见谅!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你知道的,我张家世代从军,都是武将,不比你们文臣家的千金懂礼仪!”

    说着张璇还很是不好意思的行了个礼。

    季洁这回气的脸色都白了,也有可能是吓得。

    只见她立刻解释,“你别信口雌黄!哪里有这样的律法?方才白莲只是说笑,我不过提点出楚夫人几句,让她不要丢了我们女子的脸面,哪里就是教训了?”

    “那可是皇族才有的权利,我哪里会有?”

    木白莲也有些懊悔,方才不应该说那一番话,竟让这个张璇找到了错处,借题发挥!差点就坏了大事!给季洁带来麻烦。

    “既是如此,那就劳烦季小姐闭上你那尊贵无比的嘴!不要这里大放厥词,耽误人家生意!”张璇这话就说的不客气了。

    可是,季洁就算是心中堵得慌,这个时候,却不敢再说什么,以免再被张璇扣上什么大不敬的帽子,到时候,季家可能会招来大祸。

    楚楚暗自给张璇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然后看向木白莲,“我看木小姐今日不是诚心过来谈生意的,那我们也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我就是普通百姓一个,可不比你这样的千金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我可是要养家的。”

    本想羞辱一番楚楚的木白莲,此时脸色极为难看,目的没达到不说,还惹了一身的腥,她自然很不甘心。

    楚楚心里却很是畅快,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慢走不送。”

    “没想到最近火起来的书坊,竟然是如此硬气,连客人都往外赶。”一道慢悠悠的声音自门口传来,楚楚眉头微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见季洁和木白莲均是一阵欣喜,转身行李,“见过和硕公主。”

    书坊之内,霎时安静如鸡。

    楚楚更是满眼激动,公主啊!活得!

    没想到,她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得到活得公主!

    和硕公主一进来,就看到柜台前站着一个女子,那明亮的眸子闪烁着璀璨得星光,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她一个没忍住,嘴角微微上扬,这人还真有意思。

    “大胆,见到公主,还不行礼?”一个丫鬟厉声说道。

    楚楚这才收回了震惊的神色,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虽然能见到皇族她很激动,可是,对于下跪行礼这种事情,她还真的是非常不习惯。

    这样一来,见到一个活着的公主的激动,顿时被这一跪驱散了。

    “都起来吧。”和硕直接走上前去,直接坐在一个椅子上,就当这是她的公主府一般,她才是主人,其他人都是客人。

    楚楚瘪瘪嘴,心里很是不高兴,这招反客为主,这位公主到是使得熟练。

    她这心里正不痛快呢,公主已经盯上她了。

    “你就是那个追着叶大学士来到京城的女子?”清丽的声音带着与生俱来的高傲。

    楚楚这正神游太空了,还是张璇推了推她,她才反映过来,“回公主,您可能对这件事情有什么误会,这京城是皇家的,又不是只有叶奕枭一个人住在这里,我到这京城来,实在是跟他扯不上什么关系?”

    “楚楚,你别狡辩!你敢说你跟枭哥哥什么关系没有?”木白莲见有人撑腰,胆子立刻大了起来,借刀杀人什么的,她也不是不会用!

    “你敢说你没有勾引的枭哥哥神魂颠倒,失魂落魄,连我这个表妹都不认!当初,枭哥哥为了你,竟然把我赶回京城!现在枭哥哥及时醒悟,这才多长时间,你就到了京城来,不是为了枭哥哥,谁信?”

    和硕公主眸光立刻尖锐了起来,“这话你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