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富豪继承人李凡免〕〔乡村透视仙医〕〔刁蛮总裁的兵王保〕〔修二代的日常随笔〕〔大明春色〕〔最美不过小时光〕〔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奶爸的异界餐厅〕〔诸天尽头〕〔手术直播间〕〔真摘星拿月〕〔仙墓〕〔二爷,大房有话说〕〔曹操的主厨〕〔我只是个穿越者〕〔仙草供应商〕〔精灵之黑暗虫师〕〔重生之绝世武神〕〔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绝影战兵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18 叶奕枭终于露面了
    楚楚眉间微蹙,心里将叶奕枭问候了无数遍,都是他惹出来的事!

    “回公主,小人没什么可说的!”楚楚心中也有些厌烦。

    “事实本就如此,你除了承认,还能说什么?我量你也没有那个胆子,敢欺骗公主!”木白莲异常嚣张。

    楚楚目光也犀利起来,浑身散发凌厉的气势,“我就不懂了,木小姐为何对我和叶奕枭之间的关系如此感兴趣?即便我和叶奕枭确实关系匪浅,跟你又有何关系?你这般不依不饶,究竟是为何?”

    木白莲面色一僵,然后说道,“自然是为了熊哥哥的名誉!”

    “楚夫人,白莲和叶少自幼一起长大,情同兄妹,你这样死缠烂打,她自然会担心,这不过是人之常情!”

    季洁找到了机会,柔声说道。

    楚楚眼中凌厉不减,只是脸上嘲讽越重,“这位是季小姐是吧?你这话说得,你是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儿呢,还是觉得公主殿下是三岁小孩儿?这样的理由,我们会相信?”

    季洁扯着手里的帕子,脸上的笑容已经僵硬的不行,可偏偏这个时候,和硕公主的目光看了过来,她出了回以微笑,也不能有其他的表情。

    这样一来,那笑容当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这明显心虚的模样,在场的人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可是,和硕公主只是转过头来,面露厉色,看向楚楚,“牙尖嘴利!本宫还没有开口,你便这般咄咄逼人,简直胆大妄为!”

    楚楚眉间微蹙,看了看盛气凌人的和硕,又看了看面色渐好的季洁和依旧嚣张的木白莲,忽然恍然。

    原本她以为和硕公主只是听到他们书坊的名字,想要过来看看新鲜。现在看来,这位和硕公主,恐怕也是她们今日过来的一大助力。

    她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原来她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吸引力,连公主这种大人物,都能吸引过来!

    “小人知错,还请公主赎罪。”楚楚很是痛快的认错,胳膊扭不过大腿,好汉不吃眼前亏。

    和硕下颌微抬,神情依旧严厉,“本宫问你,你跟叶大学士是何种关系?”

    楚楚心下生出一种可能来,叶奕枭英俊不凡,才华横溢,又是帝师长孙,自然备受的关注,这个公主对叶奕枭生出什么想法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楚楚忽然就笑了起来,“回公主,您是问以前,还是问现在?”

    “以前是何关系,现在又是何关系?”和硕皱问道。

    “如果是以前的话,他请了媒人,下了聘礼,更是订了婚期,按照我们哪里的规矩,我们应该算是未婚夫妻。”

    楚楚唇角勾出淡淡的笑容,忽然就没有了隐瞒的意思,不管叶奕枭是有什么苦衷,也不管他遇到了什么事情,错过了婚期的人是他,她给了他半年的时间,而他,却依旧没有现身。

    她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感情的事情本就不好拖拖拉拉,她也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活了两辈子,没什么是她看不透的。

    楚楚的话让整个书房的人震惊不已,叶奕枭是谁,整个京城之人,就没有不知道的,而他和西凉七公主的婚事,更是关乎两国和平的大事,即便尊贵如和硕公主,跟自己父皇强烈反对,都没有用。

    可是现在,竟然冒出来一个自称跟叶奕枭有婚约的女子,本就八卦不已的众人,看向楚楚的目光都带着光。

    能让叶奕枭喜欢的女子,整个京城都数不出来一个,当初,京城之中有多少世家千金看上了叶奕枭,想要同叶家结亲,可是叶奕枭呢,回绝的那叫一个甘遂利落,毫不犹豫。

    最后,直接消失在京城,一消失就是五年。

    可是,现在竟然有人说,自己是叶奕枭的未婚妻,这个结果怎么能让大家不震惊?

    “你胡说?枭哥哥只是被你一时间迷了心窍而已,怎么可能看上你这个农家妇?而且还带着一个拖油瓶!你这种未婚先孕,水性杨花的女子,枭哥哥怎么可能想要娶你回府?”

    木白莲激动的高声反驳。

    这样的猛料让书坊众人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他们都知道书香居有一个小丫头,心算极为厉害,小算盘也是打得噼里啪啦直响,而且从来没有出错,但是,众人无没有讲过楚楚的男人,现在听到了这样一番话,自然是相信了木白莲几分。

    看向楚楚的目光,那其中的探究,更为明显了。

    楚楚却浑不在意,反而悠然的笑了起来,“我说木小姐,当初你是怎么被赶出府中,难道你忘了吗?”

    木白莲脸色骤变,这样丢人的事情,回京之后,她自然是谁都没说过。

    楚楚很是认真的打量着她,“看样你的脸恢复的不错,只不过记性差点,我不介意来一个场景重现,刺激一下你的记忆。”

    说着,楚楚双手十指相扣,用力一折,只听关节处发出了咯噔咯噔的响声。完事之后,一手转折手腕,松动筋骨。

    木白莲想起那可怕的经历,下意识的双手捂着脸颊,连身子都下意识的向着季洁的身后退了一步。

    感觉到好姐妹的畏惧,季洁再次开口,“楚夫人何必咄咄逼人?”

    楚楚谢了她一眼,嘲讽尽显,“木小姐反驳我,那是她是叶奕枭的表妹,勉强说得过去。季小姐也这么关心我和叶奕枭的事情,这就让我很是疑惑了,你跟叶奕枭非亲非故的,如此关心他的感情做什么?”

    她稍微停顿,然后说道,“该不是你对叶奕枭有意,所以嫉妒我和叶奕枭之间的关系,所以才处处出头吧?”

    众人呼啦一下,事前又都集中在了季洁的身上。

    季洁样貌清秀,因为身上挂着一个第一才女的名头,眼中也闪着几分骄傲,这让她看起来,即便不是人间绝色,那也是很有气势的。

    可是现在,她面色苍白,表情僵硬,手里的帕子已经被她扯得不成样子,好似在压抑心中即将喷发的怒火。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这般欺负白莲而已,楚夫人不必这般胡说。”

    “原来季小姐这般心善,还真是失敬,不过,既然你这般见不得不平事,外面那街上,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很多,你可以前去一一为他们解决,做一个仗义扬言,除恶扬善的侠女。”

    楚楚笑着说道。

    季洁已经面如菜色,除了一脸愤恨的看着楚楚之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说你和叶奕枭有婚约,可有凭证?”和硕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此次却越发威严,语中更是隐隐透着一股危险。

    “没有。”楚楚说道。

    和硕讥讽一笑,“连凭证都没有,本宫看你就是在这里信口雌黄!叶大学士也是你能贴上的?身为女子,竟然这般不知检点,诬陷朝廷命官,你好大的胆子!”

    书坊之中,顿时鸦雀无声。公主一生气,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位可是皇家之女,惩罚起人来,可是名正言顺的。

    “公主殿下,楚楚并没有说谎,当时叶少确实是请媒人上门,亲自下聘,聘礼一百八十八抬,轰动整个安东城,这件事情,几乎整个安东城都知道。”

    张璇立刻站出来帮楚楚证明。

    和硕藏在衣袖里的纤纤玉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眸光阴冷,很是不快,就这样看着张璇,“你是张将军的千金?”

    “回公主,家父张旗开。”张璇答道。

    和硕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语中暗含警告,“张家世代忠良,为守护鸿雁关立下赫赫战功,奶国之栋梁,张小姐交朋友可要小心,不要侮辱了先祖之风!”

    张璇还想说什么,被楚楚拉住了手腕。

    “公主殿下何必这般激动,是您问小人的,小人只不过如实回答而已。而且,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公主殿下也无需在意。”

    楚楚不卑不亢,和硕的发怒,她显然是毫不畏惧。

    “小人觉得,公主如果觉得心情不快,可以跟西凉的七公主谈谈心,毕竟,她现在才是叶奕枭未过门的夫人,我这个旧人已经是过去式了,公主跟小人计较,什么也得不到。”

    “大胆!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对公主不敬!”和硕身边的一个丫鬟立刻高声训斥。

    和硕面色铁青,“掌嘴!”

    楚楚皱眉,皇家之人果然难伺候,这样喜怒无常,而且,毫无道理。

    丫鬟几步上前,显然这样的事情常做,驾轻就熟。

    木白莲和季洁却很是激动,面露喜色,当众被公众掌掴,这里有这么多的客人,只要他们暗中动动手脚,楚楚得罪了和硕公主的事情,不用几天,就会传遍整个京城。

    到时候,这个书香居铁定会关门大吉。

    那些想要巴结和硕公主的,铁定不会让楚楚好过,到时候,楚楚能不能继续住在京城,都不好说。

    丫鬟走到楚楚身前,手臂扬了起来,叶一噌的一下站在了楚楚的身前,那冷冽的目光紧紧的锁住了丫鬟,将丫鬟吓得定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大胆!楚楚,你这是要忤逆本宫吗?还不让你的人退下!”和硕脸色极为难堪。

    楚楚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公主误会了,这可不是小人的人,小人也指挥不动。”

    和硕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来人,这两人对本宫不敬,将他们拿下!”

    书坊之外,顿时冲进来一队侍卫,将楚楚和叶一围在了中间。

    这场景极为危险,情势危急,一触即发。

    众人屏住呼吸,连声都不敢吭,生怕被和硕迁怒,这位公主可不是他们这些平民百姓得罪的起的。

    和硕由丫鬟扶着,向着楚楚走去,“他是书坊的掌柜的,你是书坊的东家,你竟然跟本宫说,你指挥不动他?”

    她面带冷笑,停在楚楚的身前,身高却比楚楚矮上半个头,此时只能为仰着下巴,审视着楚楚,“你真当本公主是三岁小孩儿,可以随意欺骗?”

    楚楚依旧面带笑意,风轻云淡,“小人说的都是事实,公主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那你告诉本宫,他不听你的命令,那他听谁的?如果你今日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本宫就记你一个不欺瞒之罪,直接将你扔到京兆府尹!”和硕沉声问道。

    楚楚皱眉,这人根本就是过来找茬儿,找她出气的!

    她还真的是看低了木白莲,没想到,她竟然能借到和硕公主这把刀!感受木白莲那得意挑衅的目光,楚楚眉间皱的更加厉害。

    “怎么?说不出来了?方才你不是听牙尖嘴利的吗?”和硕轻嘲道。

    “把他们带走,封了这书坊。”

    “等等——”楚楚立刻开口阻止。

    “怎么?现在知道错了?晚了!”和硕语带轻蔑,“动手,将人扔到京兆府尹!”

    “是。”

    八个侍卫刚上前一步,叶一将楚楚护在身后,张璇护在楚楚另一侧,警惕的看着八人,思考着如何在这样的情况下,保住楚楚。

    双方对峙,危险一触即发。

    “慢着。”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门口站着的众人自动散开,一个身穿银色外袍的男子缓步而来,闲庭信不,极为优雅,清俊的面容让众人失神。

    “不知我和护卫如何得罪了公主,导致公主大动干戈?”叶奕枭站在书坊之中,身姿笔挺,唇角含笑,还真是应了世人对他的评价,清俊飘逸,不似凡人。

    “如若叶一何处得罪了公主,本官带他向公主致歉。”叶奕枭继续说道。

    和硕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敢相信,“叶大学士,你是说,他是你的人?”

    叶奕枭点了点头,“叶一乃是我的贴身侍卫。”

    “那他为何在这里,在楚楚身旁?”和硕不解的问道。

    “自然是替我保护楚楚。”叶奕枭说道。

    和硕瞳孔微缩,看了看楚楚,又看向叶奕枭,“你和楚楚……”

    “这是微臣的私事。”声音清冷,语义温和,但是拒绝的意思却十分明显。

    和硕不高兴了,“既然叶一是你的人,看在大学士的面子上,这次我就绕过他,但是楚楚,她期满本宫,我可不会轻易放过。”

    “公主乌黑了,楚楚并没有欺瞒。”叶奕枭说道。

    和硕震惊的看着他,满眼不可置信,“所以说,你们真的曾有婚约,你也真的请了媒人,下了聘礼,订了婚期?”

    “没错。”叶奕枭点头承认,丝毫不去想,他的话会给众人带来怎样的震撼。

    和硕紧紧的咬着下唇,目光执拗认真,“我不相信,她这么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子,究竟有什么好,你竟然这般喜欢她?”

    叶奕枭转头凝视着楚楚,幽深的眸子含着一湾深情,深不见底。

    “这个下官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叶奕枭——”再三被拒绝,和硕不仅面子挂不住,心中更是激荡着一股难言的激愤。

    安静的的书坊,气氛越发的压抑。

    和硕目光阴沉的看着楚楚,“本公主哪里比不上她?”

    “公主很好,不过,不是下官心之所向。”叶奕枭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所以,你想告诉我,你心之所向就是这个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女人?”和硕激动的质问出声。

    想她堂堂公主,竟然还比不过一个未婚身子的农家女,这让她的面子往哪里搁!这让她如何服气?

    叶奕枭皱眉,“还请公主慎言,楚楚很好。”

    “既然如此,你就明明白白告诉本宫,这个女子究竟哪里好?本宫究竟哪里比不上她?”激愤不已的和硕已经忘记了一切,直接高声质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许仙当儒圣〕〔吞界〕〔国师,公主又见鬼〕〔最强万界大穿越〕〔陆少的暖婚新妻〕〔重生王爷:溺宠贪〕〔从骑士开始进化〕〔月挽山河:明珠恨〕〔快穿之男神,有点〕〔你是我戒不掉的甜〕〔全球制造〕〔主神快穿:黑化男〕〔我在漫威当武僧〕〔快穿,宝贝再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