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19 渣男潜质
    “这个我知道!”江扬从书坊的帘子钻了进来,别人害怕和硕,他是一点儿都不畏惧。

    “楚姐厨艺极好,能做出来很多好吃的东西,很多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外祖母和姑父姑母都觉得很好吃呢!”

    和硕看着突然窜出来的几个小孩儿,脸色依旧难看,“本宫的府中有御厨。”

    “楚姐还会做玩具呢,魔方你知道吗?可难了,我倒现在还没有成功过,还有拼图,我们至今还没有成功拼成功过。”

    江扬继续说道。

    “哼,不过就是机巧之物,本宫府中有的是工匠。”和硕不以为意。

    “楚姐算数可厉害了,把小月月教的也十分厉害,小月月你知道吗?她才五岁,就可以管整个铺子的账本!”

    江扬说道。

    “本宫府中也不是没有夫子。”和硕面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

    “楚姐还会酿酒,还会说故事,还会赚银子,还会功夫,楚姐什么都会,可厉害了!”江扬摆着手指细数楚楚的各种优点。

    “不过就是一些雕虫小技,本宫府中懂这些的人也不是没有。”话虽如此,和硕这会已经有些心虚了。

    “可是皇姐,楚姐是一个人有这些本事,但是,如果你不是公主,你府中那些人还会跟着你吗?父王一直教育我们,不要把王府的势力当做自己的能力。”

    齐全也走了出来,他虽然年纪小,可是,板着脸的模样,跟齐王一般无二,虽然气势有些不足,但也不容小觑。

    就算是和硕,也不敢真的对他怎么样,毕竟,就连父皇对长公主也是十分尊敬的,齐全又是长公主的长孙,事情闹大了,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但是,看着这两个本应该跟她的关系更亲近一些的人,此时却站在楚楚一边,和硕自然心中更加不快,只是这不悦的心情不能发现在齐全和江扬的身上,就只能挑软柿子捏了。

    “楚夫人,看样子本宫还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有手段,连齐小王爷和小少爷都收服了。让他们为你说话。”

    楚楚看了看这两个小孩儿,有些震惊,毕竟,他们只是昨天才认识,也才吃了一顿饭而已,今日就这么帮她说话,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她的心中还是非常高兴的。

    果然,孩子总是最真诚的,谁用心对他,他们感觉的到,并且会回报同样的善意。

    “多谢夸奖,不胜荣幸。”楚楚迎上和硕激愤的目光,淡笑着说道。

    和硕只感觉心中气血翻涌,她很想大声吼出来,谁特么称赞你了?我只是在嘲讽!嘲讽!嘲讽!

    你是不是对称赞有什么误解?

    “不过,小人觉得,公主这一趟不过是无用功而已。”楚楚浅笑说道。

    “你这是何意?”和硕皱眉问道。

    “公主难道忘了,现在跟叶奕枭有婚约的人是西凉的七公主,即将要成为叶夫人的也是西凉的七公主,我和叶奕枭之间的事情,只能说是前尘往事,探究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

    “眼下这样的情况,小人建议,公主还是找那个七公主好好谈谈心比较好,肯定会比在这里跟小人掰扯这些事情有用得多。”

    楚楚语调轻快,态度真诚,这般风轻云淡的模样,看都没有看叶奕枭一眼,好似这件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和硕短时间的微怔,然后居然笑了起来,“你说的没错,叶大学士跟七公主已经有了婚约,不论你跟他曾经有怎样的过往,那也只是过往而已。”

    楚楚笑意盈盈的点头。

    和硕起身离开,不过只是走了几步之后,在门口处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楚楚,“你很有意思。”

    楚楚眉梢微挑,唇角含笑,显然心情很是不错。

    和硕一走,木白莲和季洁也不会继续留在这里。

    不过,楚楚自然不会让她们就这么离开。

    “木小姐,季小姐,我这书坊也只是小本生意,借刀杀人什么的,实在是不适合我这种小地方。”

    木白莲和季洁脸色均是一变,眸间闪动着不安。

    “而且,你们既然打着为叶奕枭抱不平的旗号,他现在人就在这里,我可以大方的将场地借给你们。你们可以面对面的好好聊聊,只希望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再牵扯到我的身上。我是生意人,是要做生意的。”

    楚楚笑着说道。

    木白莲和季洁还没有开口,叶奕枭的视线就已经扫了过来,“木白莲,我以为上次的事情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打着我的名号出来做事,看来你还真不长记性!”

    木白莲脸色苍白如纸,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次本来就是她私自出来的,父母和兄长都不知道,这次回去,肯定会被教训。

    “叶公子,白莲也是为了你的名声着想,你又何必这般不讲情面,拒人于千里之外?”季洁浅笑上前,举止优雅,温柔的声音宛转悠扬,不禁让人眼前一亮。

    叶奕枭却只是抬了抬眼皮,“你又是哪位?我们认识吗?”

    一句话,季洁方才维持的高雅端庄顿时消失一空,整张脸都僵硬了,手中的帕子已经被扯破了一个洞。

    “叶少,这位你都不认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可是京城第一才女呢!阁老家的千金!”一边的张璇开始起哄。

    叶奕枭这才点头,“原来是季小姐,不过,我同季小姐素不相识,你这样打着我的名头出来闹事,是不是有些不妥?”

    季洁紧咬着下唇,表情都已经僵硬了,硬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叶少错了,我只是帮白莲而已。”

    叶奕枭直接将目光转到了同样脸色苍白的木白莲的身上,“看样舅舅真该多管教管教你了。”

    木白莲不敢再继续呆在这里,直接呆着丫鬟转身出了书坊,季洁紧随其后,一干人来势汹汹,中间更是气势如虹,结果却是仓皇而逃。

    送走了这么人,叶奕枭想找楚楚说话,却发现,不知奥什么时候,楚楚已经不再铺子里了。

    此时的楚楚正带着江扬、齐全,楚鸿和楚浅月向着院子走去。

    “这次多谢你们帮忙为我说话。”

    “楚姐,我们昨天都在一张桌子吃过饭,而且我还受了你的礼物,我们就算是朋友了,帮帮朋友而已,应该的。”

    江扬道。

    楚楚拍了拍他的小肩膀,“够义气!”

    “那是自然!”江扬扬起了下巴,很是骄傲。

    “楚姐,和硕公主娇蛮任性,一向受皇伯父的宠爱,如果她记恨上了你,你可一定要小心。”齐全可比江扬考虑的多了。

    楚楚同样拍了拍他的肩膀,“多谢提醒,我心中有数。今天多谢了,气势十足!”

    齐全脸颊微红,被这么称赞,让他有些不好意思,“我们都是朋友了,男子汉,大丈夫,自然要讲义气!”

    “中午给你们做红烧肉,特制的,绝对好吃。”楚楚笑着说道。

    江扬和齐全眼睛一亮,“多谢楚姐。”

    “行了,玩去吧。”楚楚看了楚鸿一眼,他立刻将他们领走了。

    “齐王爷家的两个小的出了名的难搞,自从两人去了国子监,想要搭上齐王这艘船的官员数不胜数,这两个小的就成为了他们的突破口,可是,这什么多年,整个国子监,就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叶奕枭从身后走来,轻声说道。

    “所以,你是想夸我很厉害,能让这两个小的叫我一声楚姐,跟我成为朋友?”楚楚转过身来,浅笑问道。

    两人相距不远,大半年没有见面,中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再次相见,两人均是面带笑容,不见丝毫怒气,平静的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楚楚站在桃树下,盛开的桃花粉嫩迷人,在微风中轻轻颤动,几片离枝飞舞,在空中随风舞动,落在她的发间,肩头。

    两人中间隔着石板路,此时,叶奕枭就这样静静地凝视着桃花下的女子,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多久没有见过她了。

    他感觉,不过半年未见,楚楚更加耀眼夺目,璀璨生辉,那般生动肆意,洒脱逍遥。

    “对不起,我失约了。”叶奕枭沉声说道。

    “原因?”楚楚很是平静,不质问,不哭闹,不伤心,只是这样安静的凝视着他。

    “毒发,昏迷。”叶奕枭说道。

    “说具体点,为何会毒发?之前你毒发的时候我有不是没有见过,到了昏迷不醒这么多日的程度,肯定有原因的吧?”

    楚楚皱眉问道。

    “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跟任何异性有任何接触,一旦接触,便会加速我身体内的毒素运转,如果刚好碰上我每个月毒发的日子,结果更为严重。”

    叶奕枭解释道。

    “昏迷不醒几个月?”楚楚挑眉。

    叶奕枭点了点头。

    “那么问题来了,你武功高强,能直接碰到你的女子,是谁?”楚楚问道。

    叶奕枭沉默,没有立刻回答。

    “西凉七公主,舒浅?”楚楚虽是疑问,语中却十分肯定。

    “唉——”叶奕枭叹了一口气。

    “没错。西凉求和,想用和亲的方式巩固两国之间的关系,在迎接的宴会上,我一时不查,没有躲过。”

    “所以,你现在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你同舒浅的婚约的事情了?”楚楚唇角含笑,一派轻松,状似无意,可是背在身后的一手,指尖用力戳着掌心,才让她控制住这样淡定自如的神情。

    “她能解了我身上的蛊毒。”叶奕枭说道。

    “是她让你毒发,解了你身上的毒,是她应该补偿你的。”楚楚嗓子有些发干,极力控制着脸上的神情。

    叶奕枭摇了摇头,“我身上的蛊毒来自西凉,难见亦难解,耗费药材不说,同样耗费心神。”

    “你的意思是,七公主以此为条件,让你同意这场和亲?”楚楚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拳头攥的更紧了一些,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叶奕枭点头,深邃的眸光微微闪动,幽深的眸子好似可以隐藏一切,“这只是一场交易。”

    “不过就是一场婚事,就可以将身上的剧毒解了,听说七公主貌美如花,你这可是一举两得,不亏是千面狐,这番算计,不是谁都能有的。”

    楚楚违心的称赞道。

    叶奕枭眉间微蹙,心下无奈,“楚楚,这件事情很复杂,你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那剩下的那些是什么?”楚楚言辞越发激烈起来,态度强势,冷冽异常。

    “我对舒浅没有男女之情,我喜欢的人是你,想要迎娶的人也是你。”叶奕枭沉声强调。

    楚楚嗤笑一声,“叶奕枭,我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渣呢?这是想享齐人之福?娶了七公主之后,你准备怎么处理我?”

    “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一定会履行诺言,风风光光迎娶你过门,成为名正言顺的叶夫人!”叶奕枭凝视着楚楚,信誓旦旦的保证。

    “呵呵。”楚楚笑的更加嘲讽,她上前一步,凝视着叶奕枭的双眸,“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先和七公主成亲,等到她医好了你之后,你再把她一脚踹开,给我腾位置,是吗?”

    叶奕枭眉间皱的紧的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叶奕枭,我告诉你,我楚楚可不喜欢二手货!既然你准备迎娶七公主,我们就一拍两散,我们之间的婚约就当从来没有过。我也不会离开京城,我们一家人就住在这里,同你叶奕枭,没有任——”

    “唔——”楚楚还没有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嘴,接下来的话淹没在这炙热的唇间。

    叶奕枭吻得急切,吻得疯狂,吻得忘乎所以。

    楚楚这大半年憋在心里的火瞬间爆发,疯狂的争抢着主动权,下嘴更是稳准狠,唇齿之间,尽是腥红的味道。

    可是,即便是这样,叶奕枭依旧不放弃。

    任由楚楚撕咬着,发泄着她心中的怒火。

    不论怎么样,他都不会放手。

    她这样发泄出来,叶奕枭更加安心。

    如果一直像是之前那般风轻云淡的模样,连最基本的生气都没有的话,那才更可怕。

    连气都懒的生了,那她对自己的感情更不可能会有多少了。

    现在她这么生气,就等于说她心中依旧有他。

    意识到这一点,叶奕枭越发兴奋,亲吻间越发强势,不允许有半分反驳。

    他一手揽着她的腰身,一手固定着她头,蛮横霸道,不容拒绝,好似要将所有的深情都倾注在这一吻之中。

    等到两人分开之际,叶奕枭的唇间已经破开,还有血液缓缓流出。

    楚楚只感觉双唇已经发麻了,瞪着唇角含笑,却难掩眸间风情的男子,“叶奕枭,你疯了吗?”

    “方才那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我一定会八抬大轿,迎娶你过门!”叶奕枭深邃的眸子透着十足的坚定,和难言的深情。

    因为方才激吻而为为沙哑的声音,低醇性感,撩拨人心。

    “放心,这次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京中的传言你也不要担心,不会对你不利。还有,等我。”

    叶奕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出了院子。

    楚楚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看着飘飞的梨花和桃花,目光悠远,心绪难平。

    “我说楚楚,方才够激烈的啊!我还真不知道,名满京城的叶大学士,对女子没有半分兴趣的叶大学士,竟然还有这般如狼似虎的一面!”

    张璇从拱门处走了出来,面带戏谑,“你看看方才那模样,叶大学士恨不得直接把你吞了!”

    “张——璇!你偷看了多长时间?”楚楚磨牙。

    “哦,我跟着叶奕枭过来的,这么算来,就是从头看到尾吧。”张璇眯着眼睛笑着,“包括你方才凶残的把叶大学士的嘴角咬破。”

    楚楚瞪了她一眼,态度认真,“谁让他突然亲过来,这是应有的惩罚。”

    “呵呵,说的跟真的一样,你难道不是故意咬破他的嘴角,给那个七公主看的?”张璇挑了挑眉头,一副我已经看穿了你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