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22 找上门来
    “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一个地方比较好。”舒浅说道。

    楚楚没有拒绝,将柜台交给了叶一之后,带着舒浅进了后院。

    现在的后院已经跟之前大不相同。

    除了梨树和桃树之外,楚楚还让项狄用木材做了一连串的小篱笆,将桃树和梨树围了起来。

    并且在大树下放置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木桌,木桌四周另外放置了几把椅子,还有一个巨大的摇椅,平日里,没事的时候,楚楚就喜欢躺在摇椅上,慢慢摇啊摇的,好不开心。

    华菲送上了两杯花茶,和几盘点心之后,很是自觉的退下,守在了拱形门外,不想让其他人过来偷听。

    “公主尝尝看,清热解火,效果不错。”楚楚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端起菊花茶喝了起来。

    “你这是在变相的告诉我不要动怒?”舒浅挑眉问道。

    楚楚摇了摇头,唇角浅笑,“公主错了,都说大怒伤身,公主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我又何必极在意?”

    舒浅也坐了下来,学着楚楚的模样,不仅尝过了菊花茶,还主动拿了一块小蛋糕,“嗯!这味道不错,在哪里买的,改天我让丫鬟也买点回府。”

    “我自己做的。”楚楚打破了她的幻想。

    “大厨啊!厉害!”舒浅又拿了一块蛋糕吃了起来,“我觉得你入错行了,手艺这么好,完全可以开个酒楼,肯定比开书坊更赚钱!”

    就这会功夫,舒浅又吃完了一块。

    楚楚看着她吃的开心,不禁皱眉,感情这也是一个吃货。

    “公主,你今日前来该不是只是为了让我换个行当吧?”楚楚开门见山。

    “自然不是。”舒浅解决了第四个蛋糕之后,这才说道,“听说你跟叶奕枭有婚约,是他的未婚妻?”

    “公主消息很灵通嘛!怎么,公主今日专程过来,是想成人之美,嘱咐我和叶奕枭?”楚楚笑着反问。

    “咳咳!”舒浅刚喝进嘴里的菊花茶,直接呛着了。

    她忙抽出丝绢擦着嘴边的痕迹。

    “看样子是被我猜中了。”楚楚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公主不用这么激动,我一直就是这么聪明的,猜这种事情,对我而言十分简单。”

    “咳咳咳!”刚刚感觉好一点的舒浅,本想喝点茶水润润喉咙,听到楚楚这话,再次悲催的呛到了。

    楚楚很是善解人意的拍着她的后背,“都说了,不要那么震惊,虽然说我这么聪明的人,世间少有,你也不用这么激动的。”

    舒浅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将茶杯推得距离自己老远,这才说道,“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是西凉公主,我是过来和亲的,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和亲对象跟你在一起?”

    “那你今天过来做什么?”楚楚的脸上没有半点失望,一看就知道刚刚根本就是信口胡说,显然她也不觉得她说的事情是对的。

    “自然是过来警告你,不要纠缠叶奕枭,我们下个月初五就要成亲了,如果你一直纠缠他,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毕竟,我们之间的婚事是皇上钦定,不容更改。”

    舒浅说道。

    见楚楚没吭声,继续说道,“如果你就是想要跟叶奕枭在一起,那可以等我们成亲之后,过个一年半载的,我会准许你入府做姨娘。这样对我们都好。”

    “停——”楚楚站了起来,打断了她的话。

    “不要误会,我对跟别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如果你和叶奕枭成亲了,那我绝对不会梗在你们中间,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

    舒浅有些诧异,“你的意思是,你的夫君不能纳妾?”

    “那是自然!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多出来一个像什么话?”楚楚说道。

    “可是,男子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吗?”舒浅觉得自己的观念好似破了一道缝儿。

    楚楚斜了她一眼,“男子三妻四妾正常,女子跟三四个男人在一起就是水性杨花,无耻放荡,这也太不公平了!”

    舒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

    楚楚拍了拍她的肩膀,循循善诱,“所以啊,你记着,不管你以后嫁给谁,都绝对不能让对方纳妾!你只有他一个男人,他为什么不能只有你一个女人?而且,你还是公主!堂堂公主,比寻常女子更是尊贵!”

    舒浅有些迟疑,“可是,如果对方的心不在你的身上了,他硬是要纳妾,你也阻止不了啊?”

    楚楚很是潇洒,“既然对方的心都不在我身上了,我为什么还要将心思放在他的身上?那不是找虐吗?”

    “三条腿的蛤蟆找不到,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多的是?对方不喜欢我了,我也可以换一个人喜欢!痛痛快快和离不就好了?谁也不耽误谁!”

    舒浅觉得自己的三观已经碎成了渣渣,她从小到大接受的所有的教育,都没有这样的!

    他们西凉的风气已经开放的了,最起码喜欢上那个男子,女子可以表白,比大明好多了。

    现在看来,是她错了。

    “我一直认为大明对女子的管教太为严苛,对女子限制的太厉害,不如我们西凉民风开放!看样子是我来大明的时间太短了,见识太少了,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舒浅笑着说道,“大明不愧为天朝大国,民风比我们西凉开放多了,男女平等,当真是一个好地方!”

    楚楚毫不心虚的应下了这番称赞。

    大明:我不是!我没有!

    “人活一世,千万不要委屈自己!你放心,我楚楚说话算话,我对别人的夫君没有任何兴趣!”

    “我现在可能有些明白,为什么叶奕枭会喜欢你了。”舒浅回以浅笑。

    楚楚眉梢微挑,依旧是那般张扬洒脱,“像我这种长得漂亮,又冰雪聪明的人,别人喜欢我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舒浅:“……”

    她能当方才的话没说吗?

    叶奕枭难道是因为这人的自恋才看上她的吗?堂堂大学士,什么品味!

    “娘——”

    伴随着稚嫩的声音,一个小身影飞快的走了过来,跟粉色的小蝴蝶一样,直接扑进了楚楚的怀里,封子安紧随其后。

    “不是去看杂耍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杂耍好看吗?”楚楚弯腰将楚浅月抱了起来,温柔问道。

    楚浅月一脸警惕的看着舒浅,见她只有一个人,楚楚又没有受伤,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这才放心。

    “这丫头根本就没看,她很担心你,所以就拉着我回来了。”封子安上前,浅笑的同时,眼角的余光扫向对面的舒浅。

    比起楚浅月那外放的审视,封子安的目光就内敛多了,见她真的没有任何敌意之后,他这才放下心来。

    “那你先带这丫头去书房,好好检查一下她的功课,来了京城之后,没了周老伯的教导,整日撒欢似的玩儿,中午留下来吃饭,我下厨。”

    楚楚说道。

    “没问题,今日小丫头还跟我说,你又做出了一种新的点心。”封子安直接从楚楚的怀里接过楚浅月,抱着她离开了院子,不打扰楚楚和舒浅谈话。

    “我觉得封大公子很不错,又关心你,又体贴,而且家世好,人也有才华,看上去特别喜欢你,你们在一起,肯定会幸福的。”

    舒浅很是认真的建议。

    楚楚:“……”

    “我看公主面相,也不像是能做媒人的,你还是放弃媒人这个行当吗?”

    舒浅态度依旧极为认真,“我没有开玩笑,根据我身为女子的直觉,封子安应该是非常喜欢你的,跟他在一起,你不吃亏的。”

    楚楚回以认真的浅笑,“根据我的直觉,你应该不喜欢叶奕枭,你们在一起肯定不会幸福的,所以,你们还是不要成亲比较好。”

    被怼回来的舒浅,“……”

    两人相对而坐,四目相接,眸中都透着认真,却是谁都没有率先开口。

    气氛忽然变得凝重了许多,两人眼睛眨也不眨的凝视着对方,仿佛如果谁先眨眼睛,谁就输了一样。

    最后,还是舒浅叹息一声,率先移开了目光,“好吧,反正你不能干扰我和叶奕枭的亲事,他现在是我的未婚夫,身为西凉的公主,绝对不允许我的未婚夫在外面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传言。”

    楚楚同样浅浅一笑,“这个你无须担心,我说过,我对别人的男人,没有任何兴趣。”

    舒浅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跟你相处很高兴。”

    楚楚耸了耸肩膀,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多谢夸奖!唉,没办法,向我这么优秀的人实在是太少,很少有人跟我相处不高兴的。”

    舒浅:“……”

    她有这个意思吗?

    她不过就是很正常的叙述一下心中的想法而已。

    这人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来她在称赞她?

    确认舒浅并不喜欢叶奕枭,楚楚心里很是痛快,连带着笑容也灿烂了几分。

    谁知道,舒浅突然发难,一手握住她的手腕,然后三根手指搭了上去,“我是大夫,看在你和叶奕枭的婚约因为圣上的赐婚告吹,我给你看诊一次,就当是补偿你。”

    楚楚本想收回手腕的动作顿时一僵,“大夫就大夫呗,你的出现可是毁了我的好姻缘,就一次看诊,怎么可能抵消的上?”

    舒浅皱眉,“我可是很厉害的大夫!多少人想要请我出手,对方都请不到!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楚楚刚张嘴想对怼回去,就感觉到指尖传来阵阵凉意,就见一个银白色的一团正吮吸着她的指尖。

    “你怎么出来了?谁让你出来了!这么不听话,以后不带你出来了!”

    舒浅显然也发现了某只蚕宝宝,一边教训某只偷跑出来的蚕,一边将衣袖里的一个小盒子拿了出来,打开盖子,将这只不听话的蚕宝宝重新放了回去。

    楚楚有些诧异,“你养的这只蚕还会自己开门,出来遛弯?”

    舒浅虽然听不懂何为遛弯,但是,开门她还是听明白了。

    她表情微囧,“这只冰蚕极其珍贵,是我师傅传给我的,它一直都很听话的,像今天这样,也是第一次。”

    舒浅说完收回了手指,将那装了冰蚕的盒子也放了回去。

    “神医,我的身体如何?”楚楚戏谑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操心太多,有些操劳,要多注意休息。”舒浅说道。

    楚楚挑眉看着她,眸光越发戏谑,“果然是神医,摸摸脉象就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舒浅没有再搭她的话茬儿。

    此时,书香居内已经人满为患,这小小的书坊之中,几乎没有什么落脚的地方,挤满了客人。

    这情形,简直比前些日子铺子里卖《仙侠逍遥传》还要火爆。

    只不过之前,大家过来是冲着话本,可是今日,铺子里的客人总是禁不住偷偷往帘子拿处看去。

    几个心急的客人,恨不得将那帘子撕了,这样就可以看的更加清楚一些。

    叶一也是提高警惕,生怕这些人做出一些什么过激的事情。

    一旦发生,他需要第一时间制止。

    其实他更想将这些人赶出铺子去,他们在这里,实在是太影响铺子里的生意了。

    可是,这些人又不全是过来看热闹的,几乎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本书,明显就是要装客人的,走的时候肯定也会付钱。

    他又不能将客人赶出去,只能暗自提防着,外加憋屈着。

    “我说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你听到了吗?”

    “没有啊,我也什么都没有听到。”

    “喂,你是不是看错了,那个七公主根本没有到书香居来?”

    “不可能,我亲眼看到她走进来之后,我才进来的。”

    “那也以后可能她从其他门出去了。”

    “这也不可能,公主的马车还在外面停着的,她肯定没走。”

    “如果她真的和楚夫人在后院,怎么可能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她肯定是听说了楚夫人和叶大学士之间的关系,所以过来兴师问罪来了,怎么可能这么和谐?”

    “对啊对啊!我还等着看七公主大发雄威,教训这书坊的东家呢?听说西凉女子脾气都极大,我可还从来都没有亲眼见识过呢!”

    “我也是期待这场热闹好久了,你们说到底哪个能赢?七公主,还是楚夫人?”

    “西凉公主对上大明村妇,你真要说谁能赢,还真不好说呢!”

    “我赌西凉公主,人家可是公主,皇亲呢!哪里是一个书坊小老板对付的了的?”

    “非也,我赌楚夫人,能孤身一人,在京城这种地方开上一家如何红火的书坊,我可不相信,楚夫人会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主儿!”

    ……

    等候看热闹的人一直没看到期待中的场景,甚至连声音都听不到,不禁有些急躁起来,小范围的开始探讨起来。

    大家各抒己见,就算是不认识的,或者是不相熟悉的,也都能够站在一起,就这件事情讨论的热火朝天。

    如果不是地方不对,这些人可能连赌局都会摆起来。

    叶一武功高深,耳力更是极佳,听到这些议论,直想翻白眼,这些人真的是闲的!

    此时,距离帘子最近的几个人听到细微的脚步声,还有交谈声,立刻一脸激动的转头对众人比了一个轻声的手势,“嘘——来了来了!”

    大家更加激动了,等了这么久,期待已久的场面终于要上演了!众人下意识额向着帘子这边挪着步子,想到接下来将会出现的场景,不禁想看的更加热闹一些。

    谁知道,帘子掀开,楚楚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今天生意怎么这么好?客人这么多?”

    “厉害!竟然能将书坊经营的这么好!”舒浅毫不吝啬的称赞道。

    “这才哪到哪?以后客人会更多的。”楚楚半分谦虚的意思都没有。

    “到时候出来新的话本,别忘了送我那里一份。”舒浅说道。

    “那是自然。”楚楚笑着回答。

    众人:“……”

    我特么等了这么久,期待了这么久,你们就给我们看这个?

    说好的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呢?

    说好的双方对峙呢?

    七公主啊七公主!你可是西凉的公主,对待情敌不是应该简单粗暴的直接将人哄出京城吗?

    这一团和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他们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众人这正疑惑着呢,楚楚已经将舒浅送出了书坊,只留下一干特意过来看热闹的众人,迷迷糊糊的开始怀疑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