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身上有条龙〕〔尘脉〕〔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极品农民混都市〕〔英雄联盟之下一秒〕〔神帝诊所〕〔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如来必须死〕〔创造游戏世界〕〔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宠妻无度:夫人为〕〔都市之逍遥医仙〕〔天神诀〕〔我的神级选择系统〕〔网游之百倍伤害〕〔亡灵法师在末世〕〔重生之最强大亨〕〔神隐〕〔拜见大魔王〕〔我真不想当明星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24 蛊毒发作(1更)
    叶六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封子安和叶奕枭怀里的楚浅月一眼。

    叶奕枭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将楚浅月抱到了封子安的怀里,让他将人抱出去,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

    封子安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虽然他也十分忧心楚楚的病情,但是,想到一会儿镇国公府中的郎中也会赶过来,到时候让他诊过脉,楚楚身体如何,他也就知道了。

    等到房间里没有闲人的时候,叶六这才说道,“楚夫人身体应该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失去了平衡,蛊毒开始蠢蠢欲动,她一时受不住,所以才会昏迷。”

    叶奕枭面色不佳,“怎么会突然就受了刺激,之前不都一直好好的。叶一,今日楚楚见了什么人,吃过什么东西,去过哪里,跟平日里有什么不同?”

    叶一皱眉,“也没有什么不同,平日里楚夫人也都是在家里这般,家里买来的这些个奴仆,我都一一仔细调差过,没有任何问题。到是……”

    他说了一半,然后听了下来。

    “有话说话,支支吾吾像是什么样子?”叶奕枭沉声说道,眉间有些不耐。

    “今日西凉的七公主来过,但是,看样子她和楚夫人相谈甚欢,没有什么不快,那些个前来看热闹的人,一个个也都是失望而归,楚夫人还忽悠他们每个人买了写书回去,书坊卖了很多书出去。”

    “舒浅来过这里?两人还相谈甚欢?”叶奕枭有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楚楚是什么性格他清楚的很,舒浅是什么性格,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了解了几分。

    考虑到现在他们三个人的关系,这两人见面不闹起来,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相谈甚欢什么的,根本不可能,不存在的!

    叶一想了想,又说道,“我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

    “所以说,她们两在一起干了些什么,其实你也不知道?”叶奕枭找到了事情的关键之处。

    叶一点了点头,“两人在后院说了很久的话,我在铺子里,没有听到激烈的争吵,也没有听到打斗声,两人出来的时候都是面带笑容,而已,楚夫人还亲自将七公主送出了铺子。”

    “叶六,楚楚现在的情况,你有办法医治吗?”叶奕枭问道。

    “办法是有,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我看楚楚现在身体情况还算可以,目前而言,我控制的住,但是,万蛊之王可不是寻常的蛊毒,我就担心一个不小心,发生了突然的情况,我这里没有保命的方法。”

    叶六虽然好面子,但是,他不是那种枉顾任命的人,楚楚的身体情况,他一早就已经知道,这段时间更是不停的寻找着医治的办法,只是时间还是太多,楚楚的身体情况太过复杂,不是他一时间半刻能够研究透彻的。

    叶奕枭抿唇不语,看着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的人,脸色的冷意更寒了几分,“这里你先照看着。”

    叶六转身写药方,叶一抓药,煎药,这些要紧的活儿,只有他自己亲自来他才放心。

    而叶奕枭这个时候,已经出了楚楚的样子,前往了驿站行宫。

    没错,这驿站行宫就是舒浅这个西凉的七公主暂居的地方。

    舒浅是西凉送过来和亲的,大明的圣上对她也是多番优待,虽然是驿站,但是这里修葺的行宫很是宽敞整洁,虽然不那么奢华,但是,胜在附和西凉人的生活习惯,舒浅对这里非常满意。

    叶奕枭过来的时候,她正在蹲在小小的药埔之中,悉心的照料着她从西凉带过来的草药。

    “稀客啊,没想到你这刚能下床,就来了我这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成婚迫切呢?”舒浅心情很是不错,竟然跟叶奕枭开起玩笑来,要知道,平日里就算是她到叶府,那态度也不是很好。

    “你今天去了书香居?”叶奕枭可没有那个心情跟她虚以委蛇,直接问道。

    舒浅一听这人语气不对,立刻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站了起来,并没有隐瞒,“是又如何?我去不得这书香居?”她忽然笑道,“还是说,你担心我欺负了你的心上人?”

    “你对楚楚做了什么?为何你走后,她便晕倒,昏迷不醒?”叶奕枭冷声问道,丝毫没有跟她说笑的意思,那般锐利的眼神,看的舒浅心惊,她隐隐感觉到一种野兽的爆怒的感觉。

    舒浅当下也不敢再刺激他,而是从药圃之中走了出来,“我们就闲聊了一番,然后我给她诊了诊脉,我既然答应你了,成亲之后给她解毒,总要事先看看情况,看看她究竟是中了什么毒,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不然,万一我到时候救不了她,你岂不是会找我麻烦?”

    “你既然已经诊过脉,结果如何?”叶奕枭神情稍缓,没有一开始那般冷厉。

    说到这个,舒浅也不禁忧心忡忡,“你真是给我找了一个巨大的挑战,万蛊之王,那可不是一般的蛊毒。”

    “放在你们大明这里,肯定是无解的,就算是我这种擅长解蛊毒之人,也不是有完全的把握,一个不小心,可能我都要赔上性命。”

    舒浅面色凝重,楚楚的身体情况属实让她十分心惊。

    “竟然这般严重?”叶奕枭是知道楚楚身体不是很好,现在看着没什么大碍,但是,一旦出了问题,那就是摧枯拉朽之势,可能神仙都难救!

    舒浅瞥了他一眼,“我以为你会知道,你身边那个郎中医术也不是寻常人能比的,他应该看得出来楚楚的身体根本就是游走在生死边缘,说实话,中了万蛊之王的毒,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死,也是一个奇迹。”

    听到死字,叶奕枭眉头皱的更紧了,原本就深沉的目光,越发的锐利逼人,“你既然已经诊过脉了,为何楚楚会晕倒?”

    舒浅眉间微蹙,这个她还真的不知道。她这刚从书香居回来不久呢,诊脉的时候,她虽然震惊楚楚的身体,但是,凶险归凶险,大抵目前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为何人会晕倒?

    “我离开之后呢?楚楚是不是接触了什么其他有毒的东西?她虽然身中万蛊之王,但是,她的体内不止一种毒,这蛊毒在她的体内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这才让她无病无痛的活到了现在。”

    “这个时候突然昏迷,很有可能是体内的这种平衡被打破了,最常见的打破方式就是,她中了其他的毒。”

    舒浅忽然停了下来,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叶奕枭敏锐的发现了她神色之间的不妥。

    本来还想隐瞒的舒浅这个时候也没办法了,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过敏锐了,她心中刚起了些许的年头,就被他看穿了。

    “我想到了一件事情,我给楚楚诊脉的时候,冰蚕自己跑了出来。你应该知道,我这冰蚕不是一般的东西,它是解毒圣品,尤其是蛊毒。”

    舒浅有些无奈,明明她没想对楚楚做什么的,怎么到来头,她晕倒还是跟她有关系!

    叶奕枭的脸色堪比乌云压顶,“所以你想告诉我,因为你的冰蚕,牵动了楚楚体内的蛊毒,劲儿导致她昏迷不醒?”

    冰冷的声音好似冬日凛冽寒风,冷的让人心中发寒。

    舒浅第一次见到叶奕枭这般满目凶光的模样,即便是那日,她装进了他的怀里,导致他毒发,都不见他这般杀气腾腾的模样。

    “我是无心的,我只是想看看她究竟是中了什么蛊毒,想要提前回来做个准备而已。冰蚕会自己冒出来,我也很震惊,这只冰蚕跟了我很多年,从来都没有这样自己跑出来,我也没有预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舒浅是真的觉得自己十分冤枉,她现在是叶奕枭的合作伙伴,明知道楚楚是他心尖上的人,她怎么可能会自找不痛快,故意针对楚楚?

    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

    “既然这件事情是因你而起,那你现在就跟我楚楚家,把她身上的蛊毒解了。”叶奕枭沉声说道。

    “不可能!”舒浅立刻反驳,“先不说楚楚体内的毒十分复杂,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攻克的了了,就说我们之间的协议,也不是这么规定的。”

    “我同意与你的婚事,待到成亲之后,你会给楚楚将解毒。这个协议我没忘记。”叶奕枭说道,

    “但是,现在,因为你的关系,让楚楚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你的冰蚕,破坏了她体内的平衡,导致她陷入险境,你理所当然应该负责!”

    叶奕枭态度明确,语气坚定,不容拒绝,神情更是狠辣异常,周身散发着嗜血的气息,舒浅有一种感觉,如果她敢反对,可能眼前这个人,会立刻了解了她的小命。

    但是,她也不是被吓大的。

    身为西凉皇室的公主,她也不是锦衣玉食长大的,自幼跟随师父,学习毒术,她不是没有经历过大场面的人。

    即便此时心中畏惧,她依旧强迫自己迎上了叶奕枭迫人的目光,“我可以从现在开始医治楚楚,但是,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想要什么?”叶奕枭问道。

    “在我们成婚之前,你不能再见楚楚!不论是明面上,还是私下里。”舒浅说道。

    “你应该知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毕竟是西凉的公主,我们既然已经有了婚约,如果此时,你再跟楚楚牵着不清楚,那我这个七公主的面子,整个西凉的面子,要往哪里放?”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叶奕枭同样张狂肆意,“现在楚楚的身体变成了这般模样,我必须要守在她身边。”

    舒浅皱眉,“不行!你对她这般情深,那我们之间的婚事岂不就是一场笑话?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让楚楚出事。”

    “我必须要看着她。这件事情没有的商量!”叶奕枭十分坚持,不管舒浅说什么,都无法打消他的年头。

    舒浅沉默不语,看着叶奕枭那腥红的眼眸,忽然轻叹一声,“我倒是有些羡慕楚楚,有你这样一个男子,为了她可以放弃仕途,纵使身中蛊毒,你依旧不离不弃。”

    “看在你如此痴情的面子上,我退一步,你可以见楚楚,但是,但凡是你们见面,我必须要在场,这是我最后的底线。如果你连这个都不答应,那我们之前的协议就此作罢!”

    舒浅说道。

    “一言为定。”叶奕枭没有再继续逼迫,对他而言,只要能在楚楚身边,看着她的身体情况就可以了,至于舒浅是不是在场,并没有那么重要!

    舒浅回屋子收拾东西,准备同叶奕枭一起去楚楚家,寻找给她解毒的办法。

    一路骏马飞快,叶奕枭带着她在街道上策马狂奔,将闹市不得骑马的规定忘在了脑后,根本不顾及自己的名声,一门心思就想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楚楚的院子。

    舒浅同叶奕枭同座一匹马,见叶奕枭这般,不禁唏嘘。

    虽然他们是圣上赐婚,她也是西凉的公主,但是,叶奕枭如果娶了她,那以后就别想在朝中有什么大发展了,仕途之上,也不会有什么大的精进了。

    最大的可能就是给他一个看似声名显赫的官职,拿着俸禄,却没有实权。

    这对任何一个胸怀满志的人,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可是,叶奕枭听说她擅长解蛊毒,便应下了她的条件,如果她喜欢的人,能够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她又何苦这般费心周折?

    想到这里,舒浅竟然生出一股嫉妒来,嫉妒楚楚能遇到叶奕枭这么一心一意对她的男子。

    驿站行宫距离这边不远,但是,叶奕枭最近在京城可是非常有名的,而且还是负心汉的名声。

    现在百姓们看到叶奕枭竟然载着舒浅,公然在街道上策马狂奔,视法度于无物,更是议论纷纷。

    “这叶奕枭算是把喜新厌旧,始乱终弃坐实了!原本对女子避之唯恐不及,现在竟然在大庭广之下同七公主共乘一匹马,简直有碍风化!”

    “唉,看样子叶奕枭很是满意这桩婚事,不然又怎么会做出当街策马之事?以前那都是各个府中的纨绔子弟才会为了出风头,做此等不入流之事,现在,叶奕枭肯定是为了讨那七公主的欢心,才这般做的!”

    “要说这个七公主也真是幸运,竟然能嫁给叶少这般英俊的人物,而且还颇得叶少欢心,要知道,这位当初可是连皇帝的女儿都看不上的!”

    ……

    叶奕枭心急楚楚的身体,第一次做这般出格之事,但是在百姓的眼中,却变了样子,成为他钟爱舒浅的代表。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没有精力在意这些小事情。舒浅到是很满意这样的情况,百姓们讨论的越激烈,他们之前的事情传播的越广,她就越是高兴。

    叶奕枭带着舒浅从后门而乳,没走书香居的门,倒也是避过了一些耳目。

    舒浅过来之时,封子安刚送走镇国公府的郎中,这位郎中医术高超,比宫里的很多御医都要厉害几分,不然,也不会成为镇国公府的座上客。

    可是,方才郎中很是直白的告诉他,楚楚身中剧毒,他无能为力,无法解毒。

    这个结果让他有些无措,原本他以为楚楚只是累了,或者是病了,只要有一个好的郎中,吃过药,肯定会好起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楚楚竟然是中毒,而且,这个毒还非同一般。

    郎中很是隐晦的提醒了他,这样蛊毒极为难得,很是稀少,但是毒性剧烈,极为难解。

    这样厉害的毒,怎么想也不会下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妇身上,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楚楚惹到了什么人,她能接触到的对手之中,也没有哪个有能力能够弄到这样的蛊毒。

    一时间,封子安有些迷茫,忽然觉得之前他认定的事情,貌似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样,一切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设想。

    这会看到叶奕枭将舒浅带了过来,又看到叶六煎好了汤药,他才明白,叶奕枭应该一早就知道楚楚的情况。

    而且,关于楚楚,他肯定知道的比自己更多。

    封子安走上前去,拦住了叶奕枭,“楚楚究竟是什么人?”

    叶奕枭只是抬了抬眼皮,满心不悦,“这根你无关。”

    “七公主竟然过来为楚楚解毒,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交易?”封子安继续问道。

    叶奕枭半眯着眸子,眸光锐利,“与你无关。你可以回去了。”

    封子安被他那突然散发的戾气震到了,就是这么瞬间的功夫,叶奕枭已经进了房内,等到他回过神来,想要追上去,却被叶一拦了下来。

    “封公子,楚夫人情况不是很好,听闻七公主医术精湛,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

    叶一真的是非常为难,这段时间下来,他跟封子安相处的也是非常愉快的,他虽然是镇公国府的大公子,但是面对他们这些人,却不似平日里那般高傲。

    铺子里的很多事情,他都十分上心,为他们解决了很多麻烦。

    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只能将人拦下。

    好在封子安也没有为难他,没有很是强硬的就是要进去,只是交代了一番要照看好铺子和楚浅月,便离开了。

    楚楚昏迷不醒,对于楚家这三个小的而言,那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楚浅月闹着要进屋,叶奕枭只能抱着她进去,等到傍晚的时候,楚轩和楚鸿也回来了,两人的脸色都及其的难看。

    他们兄妹三人在京城,要说靠山,那真的是没有,他们能依靠的就是楚楚,楚楚就是他们的主心骨,可是现在,楚楚病倒了,两人顿时陷入了恐慌之中。

    两个八九岁的男孩儿,固执的待在楚楚的房间里,谁说也没有用,连晚饭都不吃。

    叶一很是无奈,楚鸿和楚轩平日里都很是懂事听话,但是如果真的固执起来,也不是谁都能够受得了的。

    最后还是叶奕枭出马。

    “你们二人是长辈,现在楚楚生病了,你们就应该帮着楚楚照顾好她女儿,你们现在这样待在这里,有何用处?”

    楚鸿很是不喜叶奕枭,但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姐得了什么病?”

    “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劳累过度,休息休息就好了。你们应该知道,要在这京城之中立足,及其不易,楚楚之前确实是赚了一些银子,但是,又是买铺子,又是供你们读书,她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叶奕枭说道。

    “你说我姐是因为赚钱所以累到了?”楚鸿问道,眼中有些不相信。

    叶奕枭挑眉,“不然你以为呢?”

    楚鸿没吭声。

    到是楚轩规规矩矩给叶奕枭行了个礼,“有劳叶少费心,待到楚姐醒来,我们必当登门拜谢。”

    叶奕枭余光瞥了他一眼,微微有些诧异他的反应,这才到京城几天,为人处世就已经这般似模似样了。

    楚鸿虽然不放心楚楚,但是,他也明白,现在这个情况,他什么也做不了,也就只能跟着楚轩,将楚浅月哄回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许仙当儒圣〕〔吞界〕〔国师,公主又见鬼〕〔最强万界大穿越〕〔陆少的暖婚新妻〕〔重生王爷:溺宠贪〕〔从骑士开始进化〕〔月挽山河:明珠恨〕〔快穿之男神,有点〕〔你是我戒不掉的甜〕〔全球制造〕〔主神快穿:黑化男〕〔我在漫威当武僧〕〔快穿,宝贝再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