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挚爱:前夫请〕〔血印之门〕〔神秘老公:高调宠〕〔灵脉傲神州〕〔三国处处开外挂〕〔魔改大唐〕〔一世兵王〕〔超级小神医〕〔盛夏星晴始慕秦〕〔武帝重生〕〔当代天师〕〔绝望大魔王〕〔败家导演〕〔我有一个超宇宙〕〔宗明天下〕〔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回到地球当神棍〕〔契约婚宠,秦少的〕〔天才纨绔〕〔狂女要翻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29 打群架(2更)
    “季继,你说我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我姐!”楚鸿双眼腥红,抓住了季继的衣领,迎面又是一拳。

    “我不过就是实话实话!你们事情都做了,难道还怕人说吗?”季继也不甘示弱,奈何武力值实在是太差,根本扛不住楚鸿的拳头,只能有挨打的份。

    “我告诉你,我姐不是那样的人!你最好闭上你那张臭嘴,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说话间,楚鸿张又是一番拳打脚踢,愤怒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这时,平日里恭维季继的一群人也冲了过来,场面那叫一个混乱。

    “兄弟们!给我上!”

    “楚鸿!你快放开季继!”

    “楚鸿,你是不是疯了?季继可是阁老的独子,你不要命了吗?”

    “别以为你也到了国子监读书,就跟我们一样了,你不过就是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连季继的一跟手指头都比不上,不想死的就立刻松手!”

    “我管他是谁家的独子,敢侮辱我姐,就是不行!”楚鸿也不管众人的拳打脚踢,就是抓着季继,死命揍。

    “大哥,阿鸣,连珏,一群人要抢魔方,现在他们正在围攻楚鸿!”江扬从饭堂走出来,看到这样的情况后,立刻一边行前冲,一边吼了起来。

    齐全立刻追了上去,“你给我靠边站,这件事容不得你插手!”

    叶奕鸣:“竟然敢在国子监抢东西,竟然敢揍我兄弟!小爷不发威,你当小爷是病猫吗?”

    连珏最慢动作,但是速度最快,“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松松筋骨了,这总活动,我最喜欢!”

    江扬一群人加入,让情况更加混乱不已,拳打脚踢还不过,骂人的脏话更是接连不断,真的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真的是有辱斯文。

    少顷片刻,周瑜直接带着院长和夫子走了过来,“您看看,这都打成什么样了?”

    “都给我住手!”院长一声中气十足的吼,混乱顿时结束了。

    “你们……你们竟然敢公然在书院里打架?”康源严厉的一句,所有人呆若木鸡,谁也不敢动一下。

    “是他们要抢楚鸿的魔方,一大群人打楚鸿一个,我们才过来帮忙的。”江扬嘴角也挨了一下,说话的时候特别疼。

    “你胡说什么?谁抢东西了?是楚鸿抽风打季继,我们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季继挨打!”一人解释道。

    “你们抢了东西还不承认?要是你们没抢魔方,楚鸿的竹篓怎么被打翻在地,还破了?”江扬一手捂住嘴角,一边据理力争。

    众人一看,原本四四方方的出笼,不知道谁踩了一脚,一边已经被踩烂了,魔方更是撒了一地。

    “这就是证据!你们还敢狡辩!哼,我们可都是读书人,你们竟然公然抢人家东西!你们还要不要脸?身为读书人,跟你们这种人在一个书院,兼职就是奇耻大辱!”

    季继有心解释,奈何嘴角红肿,嘴唇一动,就疼的要命,想说也说不出口,只能满眼怒火的瞪着江扬和楚鸿。

    “看什么看?季继啊季继,我是真是没想到,再怎么说,你也是阁老家的公子,总不至于连五两银子都没有吧?想要魔方就掏钱买,公然开抢,那算怎么回事?”

    江扬一本正经的教训道。

    季继是有口难言,已经快气死了。

    “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谁差你们那三两五两的,就是楚鸿先动的手,如果不是我们保护季继,可能早楚鸿早就把他打死了!”

    “都闭嘴!”康源厉声说道。

    “院子,夫子,是不是先让他们处理一下伤口?”周瑜看着一个个鼻青脸肿的,不禁提议道。

    “所有参与打架者,每人抄写《论语》一百遍!”院长袖子一甩,直接转身离开。

    “重伤者,同时各府,来领人!这里是国子监,是读书的地方,不是药铺医馆!”康源补充道。

    一个时辰后,国子监更加热闹了,各府的马车全都停在外面,各个府都呆着郎中,看到自家儿子或者是孙子伤成这个样子,一个个情绪异常激动。

    “院长,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儿子是到书院里读书的,不是过来挨打的,究竟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竟然敢把我儿打成这般模样?”

    “我这里是书院,是教书育人的,不是衙门,断不了你们的官司。”院长态度十分强硬。

    妇人直接掀开了帘子,向着另外一个屋子冲了进去,“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打——”

    看到屋里的人之后,妇人脸上的嚣张顿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诚惶诚恐,“见——见过齐王妃。”

    “徐夫人,什么事情动这么大的肝火?你来的正好,齐全和江扬也都受伤了,听说是徐夫人的儿子动的手,这笔账,徐夫人要算算清楚吗?”

    齐王妃神情肃穆,气势顿显,王妃的威严,可不是谁都能扛得住了。

    徐夫人当下弯腰行礼,“王妃说笑了,不过就是孩子们不懂事,随意打闹了一番而已。没什么大事,我先带我们家那个不成器的回家,让他爹,好生教训一顿!”

    “退下吧。”齐王妃说道。

    众人见徐夫人就这么被打发了,齐王妃又是这样的态度,就算是方才还有些意见的,这会儿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老老实实的将自家的孩子带回家去。

    好生教育一顿是免不了的,平日里在书院里惹是生非就算了,就算是要欺负,那也要长长眼睛才行,欺负齐王的儿子,未来的小王爷,那不是找死吗?

    齐王是谁?

    当今圣上的异性兄弟,平日里连皇上都厚待他三分!

    整个朝廷的人都知道,只要齐王不作死的谋反,齐王府就是京城之中,投一份的富贵人家。

    动这样的人,那不是嫌弃命太长了吗?

    再说,齐王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那脾气,可不是一般的火爆,这要是让他知道了,有人打了他儿子,谁知道这个火爆脾气真的发起怒了,将会是什么可怕的场景?

    这件事情,发生的快,结束的也快。

    主要是众人威慑于齐王妃的威严,谁也不敢惹怒这位,就算是想要算账,一个个的也都不敢吭声,打消了这个念头。

    本以为,这件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就当是学生们不懂事,这小打小闹的,不知道的追究。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畏惧齐王府的,比如季家。

    季继可以说是所有人之中,伤的最重的那一个,双眼被打成了熊猫眼不说,身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季继本就养尊处优,嬉皮嫩肉的,平日里只有他揍别人的份,哪里挨过别人的打?

    这么一遭下来,身体哪里受得了,满身虚弱地的躺在了床上。

    “阿继,究竟是那个不想活的,竟然敢对你下如此之重的手?今天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善了?竟然敢欺负我们季家的子孙,这分明就是不把我们季家放在眼里?”

    季老妇人咚咚咚敲着手里的拐杖,满脸怒容。

    “楚鸿!都是楚鸿!我身上的伤,基本上都是他打的!”季继说的很是缓慢,每说一个字,嘴角都生疼,这般龇牙咧嘴的模样,看得季老妇人更加心疼了几分。

    “媳妇,你去国子监接的人,怎么不给那个叫楚鸿的一番教训?好替阿继好好出口气?”季老妇人对谢雨很是不满。

    “娘,我原本是准备这么做的,可是,当时齐王妃也在,齐王府里的两个少爷也都受了伤,说是阿继动的手,我如果当时揪着这件事情不放,肯定会惹恼了齐王妃,对我们不利。”

    谢雨解释道。

    “那也不能让那个楚鸿就这么安稳度日!敢打我们季家人,就必须让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季老夫人说道。

    “娘,你就放心吧。阿继也是我的心头肉,我自然不会看着阿继受苦,让他白白挨了一顿打。”谢雨愤恨的说道。

    “你有什么主意,说出来听听看?”季老夫人问道。

    “这个楚鸿就是书香居的东家,楚夫人的弟弟,他们姐弟俩个如此招惹我们季家,我自然不会放过。楚鸿是来京城求学的,这次的事情这么严重,全都是因楚鸿而起,他这样的害群之马,跟不适合待在国子监读书。”

    谢雨浅笑说道。

    “这个好!这个好!我以后都不想在书坊看到楚鸿那张脸!他还真以为他能跟我在一个书院读书,就跟我平等了?”

    季继满目凶光,“竟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就让他没书可读!”

    “好了好了,这件事情娘会帮你做的,你还是多多休息,等待娘的好消息吧。”谢雨满眼心疼的说道。

    “娘,我要让楚鸿滚出国子监!”季继强调。

    “放心吧,娘一定会让你如愿。”谢雨承诺道。

    *

    楚鸿是被叶奕枭送回家的。

    虽然他也受伤了,但是,他没有通知楚楚去书院,他不想让楚楚知道这样的事情。

    只是,不论如何,脸上的伤肯定是隐瞒不了了。

    叶奕鸣已经不是云水镇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中二少年了,此时一脸凝重,“我觉得你还是如实告诉楚姐比较好,那个季继一向小心眼,嫉妒心强,今天你把他揍得跟孙子似的,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觉得,这件事情告诉楚姐,楚姐那么聪明,肯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叶奕鸣说道。

    楚鸿皱眉,“不行,我姐现在身体还没有康复呢,至不能让她操心。”

    “什么不能让我操心?”楚楚靠着大门,轻声问道。

    “没什么事情。”楚鸿下意识的说道。

    楚楚给了他一个白眼,“你当你姐我眼下?你看看你脸上这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是没什么事情的样子吗?是打架了,还是被打了?”

    楚鸿无奈了,“姐,这没什么大事情,就是跟同窗有些小摩擦,都已经解决了。”

    “解决?如何解决的?你把人揍了一顿?还是别人把你揍了一顿?”楚楚挑眉问道,那凌厉的目光,让楚鸿无处躲藏,连撒谎的力气都没有了。

    “如果事情这么简单就好了,楚姐,你真是太小看楚鸿了。”一边的叶奕鸣无奈感叹。

    “那你告诉我,复杂到什么程度?”楚楚将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楚鸿一出手,那就是群架!整个国子监,五六十人聚在一起,打的那叫一个混乱!打到最后,也不看脸了,拳头直接往对方身上招呼!那叫一个痛快!”

    叶奕鸣有些激动,然后就收到了楚楚那锐利的目光,立刻改口,“那叫一个混乱,最后,这五六十个都戴着伤呢,像我这种都是轻的。”

    楚楚轻笑一声,“厉害啊,阵仗搞的够大!”

    楚鸿:怎么忽然觉得寒风阵阵,有些冷呢?

    姐姐的眼神好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