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身上有条龙〕〔尘脉〕〔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极品农民混都市〕〔英雄联盟之下一秒〕〔神帝诊所〕〔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如来必须死〕〔创造游戏世界〕〔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宠妻无度:夫人为〕〔都市之逍遥医仙〕〔天神诀〕〔我的神级选择系统〕〔网游之百倍伤害〕〔亡灵法师在末世〕〔重生之最强大亨〕〔神隐〕〔拜见大魔王〕〔我真不想当明星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33 报复性极强的楚楚
    当朝阁老大人季礼的出现,连院长和康源都是毕恭毕敬的,这位可是朝廷之中,皇上信赖倚重的老臣,位高权重,一旦惹他不快,那后果绝对是难以想象。

    “爹……爹,您——”季继猛吞口水,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闭嘴!丢人现眼!”季礼沉声呵斥。

    吓得季继浑身一颤,只能低着头看自己的脚背,别说解释了,连声都不敢吭。

    “爹,今天这事情真的不能怪爹爹,都是这个楚夫人和她弟弟在这里胡搅蛮缠!跟季继没——”

    季洁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季礼那锐利的目光,顿时什么也不敢说了,那没有说出来的话,全都憋在了心里。

    “还有你,我不是让你禁足在家吗?谁让你出来的?”季礼沉声问道。

    季洁也不敢吭声了,只能小心翼翼的向季夫人寻求帮助。

    谢雨早就已经走了过来,温柔的笑着,“老爷,是我带她出来的,今天不是阿继重新来书院吗,阿洁身为姐姐,来送送弟弟,我也就没拦着。”

    季礼的表情依旧紧绷着,不过却没有再发火,他走到楚楚身前,沉声说道,“这次的事情的确是季继做的过分,本官自会惩罚他。令弟可以继续在国子监读书。”

    神情倨傲,盛气凌人,气势迫人,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强大场,根本不像是道歉的姿态。

    楚楚毫不畏惧的迎上了他犀利的目光,“阁老大人,您是不是管教令公子,跟我们没有半分关系,毕竟,这些事情传出去,丢人的又不是我楚家,大人无需跟我交代这些。”

    “只要大人可以约束令爱,让她不要有事没事就凑到我跟前,教导我什么女子德行!就算季洁是京城第一才女,但是,这也不意味着她可以端着架子,四处教训别人吧?”

    楚楚勾唇浅笑,丝毫不觉得在一位父亲面前,说他女儿的坏话是什么不对的事情。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别人管束说教,我可能有人会认为,被阁老千金说教是三生有幸,但是,我不是其中之一。如果大人能够约束令千金,那就再好不过了。”

    场面更加安静了,就连初焕晨都情不自禁的想给楚楚竖起一个大拇指。

    面对当朝阁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阁老大人,都可以这么风轻云淡的交流,甚至明晃晃的让对方管教女儿,不说别的,那就这份胆量,就足以让人敬佩。

    只是季礼神色不变,这犀利的目光盯着你,但就是不表态,众人谁都看不出这人的喜怒,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吭声,只能屏住呼吸,等待事情往后的发展。

    季洁一声不吭,正等着季礼给她出气呢!毕竟,虽然爹平日里十分严肃,但是,在外人面前,他肯定会维护她这个女儿的,毕竟,事关她的名声。

    “呵呵。”季礼浅笑出声,原本阴沉可怕的脸色突然晴空万里,竟然看上去还有几分和蔼,“丫头,不错,有胆量!即便是朝中大臣,敢这样当面跟我叫板的,也没有几个。”

    楚楚耸了耸肩膀,态度很是随意,“那些官员畏惧阁老大人手中的权势,自然是不敢得罪您了,我就一个平民百姓,又不升官,自然同那些朝中大臣不同。”

    “再说了,我说的都是事实,令千金的所作所为大人也是知道的,不然,大人也不会将她禁足在家。您是堂堂阁老,朝中重臣,国之倚仗,自然不会为了袒护自己的女儿,而开罪我这个平民百姓吧?”

    楚楚半眯着眼睛,眼角的笑意不达眼底,隐约透着一股浓重的戾气,被她的笑容掩饰的很好,季礼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心中欣赏更甚。

    “你放心,我的女儿,我自会管教好。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再发生。你的弟弟依旧可以在国子监读书,我保证,没人敢找他麻烦。”

    季洁脸上的笑容还没全部展开,便就这样僵住了,爹非但没有帮她,竟然还这么和颜悦色的跟楚楚说话!

    从小大到,爹从来都没有用这样和蔼的笑容跟她说话。

    季洁满眼阴狠的看着楚楚,那扭曲的神情将她美丽的容颜破坏殆尽。除了楚楚,没有人注意到她那可怕的神情。

    岳辉这时走了过来,接上了季礼的话,“阁老大人说的没错,你可以继续在国子监读书了。至于你说的那些个情况,我们也会处理的。”

    “阁老大人,院长,多谢您的好意,不过我还是决定不在这里读书了。”楚鸿态度很是平静,可是,说出的话却让周围一干ren da跌眼镜。

    众人不禁猜测,这楚鸿该不是脑子坏了?阁老大人发话,院长也给了他台阶下,这人竟然半点面子都不给,说拒绝就拒绝了。

    不过,就算是聪明,也才八岁而已,孩子就是孩子,不太懂这里面的厉害关系,不过,他姐姐应该明白吧?

    应该会制止他的。

    “不在国子监读书,那你想去哪里?”楚楚转头问道。

    楚鸿一手摸了摸鼻子,“鸿学书院怎么样?楚轩说他的同窗都非常勤奋努力,很多都住在书院里,而且每天晚上都挑灯夜读,书院里有很多才华横溢的同窗,而且性格和善,请教问题,对方都会回答。”

    楚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恐怕他早就想好了去路。

    “行吧,你喜欢就好。”

    众ren da跌眼镜,这个楚楚也是不靠谱的,楚鸿不明事理,她竟然也这般纵容他。

    院长脸色有些难看,被自己的学生说其他书院更好,这不就是等于当面扇他的耳光吗?

    问讯后赶来的夫子看出了岳辉的不悦,立刻推了推他的肩膀,低声说道,“不过就是一个寒门子弟,要去其他书院就让他去吧,正好可以空出一个名额,给其他人。”

    “京兆府尹前几日还说了,要将他的公子送过来,只是苦于没有名额。现在刚好有人要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正好帮我们解决了难题。”

    岳辉这么一听,脸色这才好上了一些。

    不过,这样的好脸色却没能持续太长的时间。

    “鸿学书院那么好吗?大哥,我也想去,怎么办?”江扬那胖乎乎的手指扯着齐全的衣袖,不停的摇晃着。

    “想去就去呗,只要你肯读书,父王和祖母才不会介意你是在国子监,还是在其他什么书院。”齐全说道。

    “那就这么决定了,楚鸿,我也要去鸿学书院,到时候,我们还要在一个班。”江扬肉呼呼的脸颊,两个深深的酒窝儿尤为可爱。

    楚鸿还没有发话,岳辉已经皱起了眉头,少一个楚鸿他不在意,可是,这位可是齐王府里的公子,长公主的外孙,这要是从国子监转去了鸿学书院,不知道的还以为国子监什么他了一样?

    他刚要劝说,就听到齐全说道,“既然你要去鸿学书院,那我也就只能陪着你一起去了,如果父王要是问起来,你可要帮我说话,我都是为了照顾你才去的。”

    江扬挺起了胸脯,用力拍了拍,“大哥,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我肯定不会让舅舅责怪你的。”

    齐全一边点头,一边压着上翘的嘴角。

    岳辉急了,齐王府的小王爷也要走,放着好好的国子监不去,竟然要去鸿学书院,这不就摆明了告诉别人,他们国子监不如鸿学书院吗?

    这可不行。

    “齐全,江扬,求学非同儿戏,你们怎能这般随意做决定?齐王不会答应的。”岳辉端着院长的架子,沉声说道。

    “院长,您可能不了解我父王,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父王就不会太过约束我们,不过就是换一家书院而已,小事一桩。”

    齐全行了一礼,举止有度,让人绝对挑不出任何毛病。

    岳辉却黑着脸,就差明晃晃的说出他不高兴几个字了。

    “你们两个就是麻烦,你看看我多自在,只要我肯读书,我大哥才不会管我在哪个书院读呢?你们三个都去了,肯定不能少了我。”

    叶奕鸣也过来凑入脑。

    “既然你们都要走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我也过去跟你们凑个伴儿。”连珏轻描淡写的说道。

    岳辉那脸色,沉的如乌云压顶,整张脸全都是低气压,仿佛随时都会电闪雷鸣,方才劝说他的那个夫子也不敢吭声了。

    走了一个楚鸿确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一下走了四个朝中重臣的子嗣,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国子监的脸,这回真的丢尽了。

    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他们一开始扛不住季家的强压,同意将楚鸿从国子监除名!

    本以为就是一个出身乡野的小子,刚来京城没几个月,无权无势,毫无根基,就算是将他赶出国子监,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那曾知道,楚鸿在书院里的人员竟然这么好,将军府的公子,学士府的少爷,齐王府的小王爷,长公主的外孙,都跟他玩得极好。

    这下走了一个,带了一串,京城的消息传得如此迅速,相信用不了几天,国子监就会成为京城中的一大笑话。

    不过,不管他们多么后悔,结果已经注定。剩下的这些学生,绝对不能再出差错!

    院长和一干夫子正这么想着呢,就见周瑜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楚鸿,你不在国子监读书了,那我的定制魔方……”

    “对对对,还有我们的,我要送给我姐姐做生辰礼物呢?”

    “我都答应我弟弟了,可千万不能食言。”

    “没错没错,我爷爷觉得很有意思,也想要玩玩呢?我这个月领的银子是一百两还是二百两,全靠魔方了!”

    一时间,楚鸿再次被围在了中间。

    楚楚敏锐的发现了岳辉院长和一干夫子诡异的神情,唇角微勾,淡笑盈盈,然后很是认真的说道,“楚鸿今日就要去鸿学书院了,你们仙子都在国子监,跟鸿学书院是两个方向啊!所以,这……”

    楚楚很是为难地看着众人。

    周瑜一个激动,“那不然我也去鸿学书院吧?我爹忙着朝廷的事情,爷爷也不在家,也没有人会管我。这样我那定制的魔方应该不会有问题了吧?”

    楚鸿还没有回答,就见一边的学生们激动了,纷纷说道,“那我也鸿学书院。”

    “听说鸿学书院请来好几个有才学的大学问家呢!”

    “这个我爹也说过,其实鸿学书院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你这么一说,鸿学书院跟我家还更近,这样每天就不用起来这么早了,还可以多睡一会儿。”

    ……

    这七嘴八舌的一顿议论,岳辉和其他夫子顿时急了,连脸色都变了,惊恐的看着楚楚,这人是魔鬼吗?带走他们四个学生不说,竟然还想将其他人都引去鸿学书院!

    我们国子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你竟然这么对我们?

    “安静!安静!”岳辉沉声吼道,“你们在这里捣什么乱?这都什么时辰了,你们一个个的都不知道吗?都回去上课去!”

    大家不情不愿,很不想离开。

    可是院长的表情太过难看,他们也不敢造次。

    还是楚楚微微一笑,缓和了现场的气氛,“大家不要这么激动,我的意思是,虽然楚鸿不来国子监了,你们可以去书香居,以后想要魔方,直接去书香居报名字就好了。”

    众人这般躁动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下来。

    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

    季礼在一边看了全程,看着楚楚故意逗弄岳辉和其他夫子,不由得扬起了嘴角,有胆量,够聪明,机智,记仇,人家刚把楚鸿除名,她这马上就报复回来了。

    这肆意妄为,zi you自在的性子,还真对他的胃口。

    季礼带着季家人回府,过多的关注楚楚,却让他忽视了自家夫人的沉默。

    谢雨是什么性格,他应该很清楚。

    她是阁老夫人,地位尊贵,但凡有人对她不敬,她是绝对不会放过对方的,但凡有人轻视她,后果都是极其惨烈的。

    就是以为这般狠辣的作风,整个京城,任何官员的家眷,都对季家有着过分的尊敬,过分的畏惧。

    但是这次,楚楚和楚鸿近乎就是指着鼻子骂她的一双儿女,但是,她却始终保持沉默,从头到尾,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这简直太反常了。

    谢雨离开国子监的时候,再次转头看了一眼楚楚,然后神色匆忙的离开了。

    接下来的事情,楚楚都没有出面,初焕晨直接搞定,鸿学书院虽然比不上国子监那么有名,但是,京城之中如果想要读书,进不去国子监的,基本上都去了鸿学书院。

    初焕晨这个世子爷的名头实在是太好用了,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的顺利。

    他甚至将这一群人全都分到了楚轩的班,来了一个大集合,这回几个人连搞事情都更加方便了。

    所有的事情结束之后,初焕晨直接去了书香居讨赏。

    楚楚正在书香居忙乎着呢,毕竟明天《修仙传》就要开卖了,这次她的货可是预备的足足的,上次《仙侠逍遥传》给书香居带来的名气已经有些消退了,她得让书香居的名声再响亮一些,以后的事情才好做!

    “楚楚,忙着呢?”初焕晨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楚楚抬眼看了一眼这个在京城中人眼中的不学无术的子弟,“是有些忙,不知道世子过来,有什么事?”

    “不是吧,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一下吗?”初焕晨几步就走到了柜台处,震惊的问道。

    楚楚眨了眨眼睛,有些无辜,“你是不会已经拿了我的蛋糕,点心,还有美酒吗?不是你说的要当谢礼吗?”

    初焕晨:“……”

    我就是这么一说,为什么你就当真了呢?

    “我能收回那句话吗?”初焕晨垂头丧气的问道。

    “噗——”楚楚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楚楚啊,那个季阁老可不是好请的,你看看我,一没实权,二没才干,像季阁老这种位高权重的大臣,根本不会把我放在眼里,我把他请到国子监,那是老费劲了!”

    初焕晨开始诉苦。

    楚楚不为所动,“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要把季阁老请到国子监?时机也太巧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许仙当儒圣〕〔吞界〕〔国师,公主又见鬼〕〔最强万界大穿越〕〔陆少的暖婚新妻〕〔蚁仙〕〔冰山总裁的峨眉保〕〔地球灭亡倒计时〕〔重生王爷:溺宠贪〕〔孽权〕〔从骑士开始进化〕〔月挽山河:明珠恨〕〔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之男神,有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