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燕朝当祖宗〕〔混在大唐的工科宅〕〔醉卧河山〕〔罗衍传〕〔叶辰萧初然小说〕〔乡村透视小狂医〕〔肖少的蜜宠萌妻〕〔嫡女有毒:冷王爆〕〔仙界咒帝〕〔美女总裁的极品兵〕〔侠客管理员〕〔仙帝归来〕〔傲世武修〕〔疯魔厨神〕〔龙魂特工〕〔美女校花爱上我〕〔世子的崛起〕〔重生之都市仙尊〕〔星空大海之王座〕〔无上神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34 这人不能惹
    “这不是叶奕枭知道你那边可能会有麻烦,季家人不好惹,季阁老也是一个喜怒不定的主儿,他担心季家人会为难你,你们应付不来,刚好我闲着,就让我把季阁老带过去。”

    初焕晨在楚楚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下,直接交代了。

    楚楚眉头微挑,果然是叶奕枭,跟她预想的一样。

    前一段时间,这人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她家里,盯着她喝药,盯着她不能太劳累,不过,最近几天到是没再看到他,也不知道是去忙些什么了,到是舒浅,依旧每日过来报道。

    不是有事没事给她诊诊脉,就是盯着家里的糕点,这段时间,因为多了一个舒浅,家里的糕点做的格外勤,不然都无法供应这人的嘴。

    “楚楚啊,今日我过来,其实是有生意想跟你合作一番。”挟恩相报没有得逞的世子爷,只要改变策略,开门见山的说明自己的来意。

    楚楚却半分震惊都没有,只是挑了挑眉眼,淡淡道,“说吧,盯上我的糕点了,还是盯上我淡淡酒了?”

    “不是吧,这你都知道?”初焕晨心里还是十分震惊的,他个想法他已经在心里合计很多天了,谁都没有透露,连叶奕枭都没有,楚楚却看了出来,这份眼力让他震惊。

    “你对经商这么感兴趣,脑子又这么活络,我的东西好,你会盯上,只能说你是一个很有眼光的人。”楚楚解释道。

    初焕晨不禁嘴角抽搐,所以说,如果我没看上,那就是我眼瞎呗!

    你这么自恋,真的好吗?

    “不能两者都要?”初焕晨试探道。

    楚楚一手随意的拨弄着算珠,唇间勾出一抹浅笑,“不知道世子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初焕晨做好奇宝宝,“什么话?”

    “贪心不足蛇吞象,自古以来,贪心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的。”楚楚淡淡道。

    初焕晨确实浑身一颤,其实楚楚在京城并没有多大的势力,他堂堂世子爷,根本不必畏惧,但是,叶奕枭可怕啊!

    他跟叶奕枭几乎一起长大,这位兄弟如果想阴你,可能你已经掉进了坑里,还不知道是谁做的,说不定还把叶奕枭当成恩人一般。

    这样腹黑精明的人,绝对不好惹,他可不想被报复。

    “我觉得糕点就很好。你的手艺非常好,做出来的糕点连宫中的御厨都做不出来,而且,样式新奇,味道极佳,我想着,如果我们合作,开一个糕点的铺子,生意肯定红火。”

    初焕晨很是睿智的选择了一样。

    “我可以一些高点的方子给你,也可以亲手教你的厨子,收入你六我四,但是铺子要开在书香居这条街上,如何?”

    楚楚比初焕晨还要爽快利落。

    初焕晨更加震惊了,“你是怎么知道这条街上有我的铺子,我已经将铺子改成点心店了?”

    楚楚只是将早就已经写好的各种糕点方子拿了出来,递了过去,“这很难猜吗?这条街虽然很长,但是,同在一条街上,大家也算是邻居了,街上有家铺子整顿,随便问问,就知道了。”

    初焕晨看着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方子,已经不是震惊连个字能形容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想跟你做糕点生意,而不是酒水生意?竟然连方子都提前准备好了,难不成你能掐会算?”

    楚楚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如果我说是呢?”

    初焕晨立刻倾着身子上前,压低声音味道,“这位高人,能否算一下我的世子妃在哪里?”

    “你说真的?”楚楚诧异他的认真。

    “难道你说的是假的?”初焕晨疑惑问道。

    “自然是假的,你怎么这么好忽悠?我说世子爷,你能不能不要让我怀疑自己的眼光?你这么好忽悠,我可不敢跟你合作,万一哪一天你要是被忽悠了,直接将方子给了出去,那我还赚什么钱?”

    楚楚不禁吐槽。

    初焕晨觉得自己的智商遭到了鄙夷,“如果你不是料想到了我要跟你合作糕点生意,你又如何会事先准备好这些糕点的方子?”

    “第一,你在这条街上准备了糕点的铺子。”

    “第二,糕点可以现做现卖,最近书香居的名气大增,前来的客人不少,而且马上《修仙传》就要开卖了,正式书香居吸引人的时候,你自然会选择这种现做现卖的生意。”

    “这不是很简单就能想到的事情吗?”楚楚很是随意的说道。

    初焕晨摇了摇头,一脸严肃的说道,“不,这不是。请你不要给简单二字提高难度。”

    楚楚:“……”

    初焕晨一脸感慨,“怪不得你能跟叶奕枭在一起,你这份算计人心的能力,跟叶奕枭相差无几,还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单单只是知道了街上多了一家糕点铺子,就知道我要跟你合作糕点生意,厉害!佩服!”初焕晨双手抱拳,满心敬佩。

    楚楚很是自然的接受了对方的恭维,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明日我这书香居肯定是及其热闹的,你可以让你的厨子今天就好生研究一番这些方子,不用一下子全部做出来,可以先试试枣糕,明日一早,做出一些来,生意肯定红火。”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这就着人准备。”初焕晨飞快的写了双方合作的契约,然后飞一般地出了书香居,开始筹备他的铺子了。

    叶一这时整理完了一摞《修仙传》之后,疑惑问道,“我怎么没听说这条街上有一家什么糕点铺子?”

    楚楚继续拨弄的算盘,“我也不知道。”

    叶一:“……那你是如何得知世子爷是要跟你合作糕点生意?”

    “我不知道啊。”楚楚说的理所当然,叶一却更加迷糊了。

    “你不知道,那你是如何事先将那些个糕点的方子准备好?”

    “如果我要是告诉你,其实我也准备了一张酒水的配方,如果世子爷选择了酒水生意,我就把酒水方子交上去,你会如何?”

    楚楚继续拨弄算盘,一点也没有欺骗了初焕晨的心虚。

    叶一整张脸都已经扭曲了,连世子爷都能忽悠了,他还能说什么?该说世子爷太太真吗?

    可是,如果那个人真的天真,就不会一面装着纨绔子弟,一边偷偷经商,置办产业了。

    可是,就是一个演戏高手,一个几乎欺骗了整个京城的人的演戏高手,轻而易举的就被楚楚忽悠了,而且经过这件事情,对方心里对楚楚那叫一个敬佩。

    叶一很是同情的看了一眼大门的方向,然后默默的收回了目光,继续将一摞摞的《修仙传》放到最明显的地方。

    他还是勤勤恳恳的干活吧,动脑子,玩心计这种事情,实在是不适合他。

    这边季礼一行人回到府中之后,谢雨已经回过神来,看着低头认错的儿女,柔声劝说,“老爷,今日之事阿洁和阿继确实有行为不妥之处,日后我定会严厉管教,还请老爷不要动怒。”

    季礼看都没有看她一眼,“阿洁一直跟在你身边,你看看她如今,只会搬动是非,这跟长舌妇有何区别?一直以来,那就是这样教导女儿的?”

    谢雨垂下眼睑,面色不佳,却不敢反驳。

    “爹,女儿说的都是事实,现在整个京城,谁不知道楚楚为人不洁,不知廉耻的勾引叶大学士?女儿才没有搬弄是非。”

    季洁忍不住为自己辩驳。

    换来的却是季礼凌厉如刀刃般的目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别说现在叶奕枭已经跟西凉的七公主有婚约,而且还是圣上亲自下的旨意,就算是没有和亲一事,你也不可能嫁给叶奕枭!”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嫁给叶奕枭?我是阁老的千金,叶奕枭是当朝大学士,我们门当户对,我为何不能嫁给他?”

    季洁就像是受到了ci ji一般,忽然提高的声音,姣好的面容因为疯狂而有些扭曲。

    季礼沉沉的看着她,无奈道,“就因为他是圣上重用之人,而我是位高权重的阁老,圣上绝对不会喜欢看到我们两家人结成姻亲。”

    季洁后退几步,好似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你年纪也不小的,夫人,也该给她寻一门亲事了。”季礼的目光落到了谢雨身上。

    “我也是这么想的,最近我已经在看了。”谢雨温柔浅笑。

    季礼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季继,“我还不知道,你小小年纪,竟然会这般能耐,为了甲等榜首的虚名,对同窗试压!”

    “如果你能将这件事情做的密不透风,也算你的本事。可是现在,竟然被外人捅了出来,名声扫地不说,季家的声誉也要受你连累!真是孽子!”

    季继不敢反驳,低着头,感觉整个身子已经僵硬了,小腿情不自禁的打颤,心中却是已经骂了楚鸿不知道多少遍。

    如果不是他,他又如何会被父亲训斥!

    谢雨一向宠着季继,见状心中很是不忍,柔声劝说,“老爷,还请息怒,阿继尚且年幼,有些事情难免想差了,以后好好教导便是。”

    “小祠堂跪着去,向祖宗请罪!三天三夜,不准给吃的!”季礼长袖一挥,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客厅。

    季继紧绷着的后背,这才放松下来,后背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湿。

    谢雨连忙走了过去,心疼的将他抱进怀里,不停的拍着他的后背,柔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娘,方才在国子监的时候,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如果当时你出面,肯定可以速战速决,就不会之后那么多事情了?”

    季继很是不满。

    季洁比季继懂事多了,她走了过来,“阿继,娘肯定是有什么苦衷,不然,娘怎么可能不为你出头?你还不知道,娘平日最宠的就是你。”

    季继收敛了脾气,但是还是有些暴躁,“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雨皱眉,“那个楚夫人你们了解多少?”

    “你说那个不知廉耻,只知道勾三搭四的jian ren?”季洁心中的嫉妒之火瞬间窜了起来,“她就是一个乡野村妇,不但未婚先孕,还生了野种!”

    “她是哪里人?”谢雨问道。

    “听说是安东城那边的一个村子,之前木白莲去了那边看叶大学士,当时她已经可以zi you出入叶大学士的家,而且还用诡计,让叶大学士将木白莲赶回了京城。”

    季洁说道。

    谢雨眉头紧皱,静默不语。

    “娘,你问这些做什么?难不成是那个jian ren还有什么别的让人畏惧的身份?”季洁问道。

    “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这几日安心待在府中,不要出去了,没事多陪陪你祖母,成婚的事情等你爹消消气再说。”谢雨安抚道。

    季洁总算是安心了,只要不是让她马上成婚就好。

    “娘,我真的要去跪祠堂吗?祠堂里又朝又冷,而且爹竟然还要饿我三天三夜。”季继皱眉问道。

    “你爹开的口,自然是要跪的,不然要是被你爹知道了,就不是跪祠堂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很可能就是上板子!”

    谢雨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娘会给你安排好的,不会让你受苦的。”

    季继总算是满意了,不过,心中对楚鸿的怨恨却是一点儿都没少,今日之辱,他一定要想办法报复回来!

    安抚了两个儿女之后,谢雨回了房间,将门窗关好。

    “你去查查那个楚楚,查的仔细一点,不要有任何遗漏。”冰冷的声音,阴寒狠厉,跟方才那个温柔似水的妇人截然不同。

    “是。”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迅速的消失。

    鸿学书院的初日体验,那是相当的愉快,六个人在一个班,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方便了许多,夫子虽然严厉,但是,在做学问方面,丝毫不逊色国子监的夫子。

    只是,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今日在国子监门口发生的事情,可不会就这么结束!

    早上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要去鸿学书院上课,姐姐才不会那么容易让他们走!

    晚饭后,楚鸿和楚轩叹了一口气,齐齐去了书房,在家里,楚楚能呆的地方,基本上就是书房了。

    楚鸿和楚轩进来的时候,楚楚正在埋头写些什么,看上去很忙的样子。

    楚鸿直接道歉,“姐,早上的事情,我很抱歉。”

    “来吧,说说你们以后预备怎么办?”楚楚如平日一般,并没有生气,“书院可不是做生意的好地方,这样对你们的名声有碍,如果你们还想走仕途的话。”

    楚楚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我很不认可这总歧视商人的做派,不过,我可以不在意,但是,你们可就没有我zi you了,如果你们以后想要接着赚钱,就不能这么明目张胆。”

    楚鸿疑惑问道,“这次的事情难不怪我们吗?”

    “怪你们什么?怪你们不想我太辛苦,想要帮忙赚钱?”楚楚不禁浅笑,她起身,走到两人的中间,双手拦住两人的肩膀,笑着说道,“有两个这么贴心懂事的弟弟,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们?”

    “我可不是那些迂腐顽固的老古董。世人都说士农工商,士农工商,把商人排在最末流,我就不明白了,他们怎么不想想,如果没有商人买卖,要如何促进消费,拉动经济,扩大发展?要怎么进步?”

    楚楚忍不住开始吐槽,“那些迂腐之人,总是看不起商人,又能耐他们不花银子?”

    楚鸿和楚轩相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看到的疑惑。

    楚鸿:“姐,什么叫促进消费?”

    楚轩:“经济是何物?要如何拉?”

    楚楚:“……”

    她错了,她不应该跟他们吐糟这些事情。

    “反正你们只要知道,我并不反对你们赚钱,但是,如果你们想要考科举,就不能再向之前那样,在书院里拉生意。”

    “那要如何做?我们每天都要去书院上课,如果不在书院卖魔方,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另外的地方。”楚轩皱眉。

    楚楚笑呵呵的看着皱眉深思的两人,“自己动脑,遇到难题,要多思考,多想想策略,认真分析情况,想想你们拥有的优势,身边能利用上的资源,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不要只想着问别人要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之战神归来〕〔兵意铸道〕〔诸天妖商〕〔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