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月照人人变妖〕〔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山村小神医〕〔剑尊〕〔全球诸天在线〕〔超强兵王在都市〕〔都市无敌神医〕〔偷个宝宝:总裁娶〕〔薄少的替嫁前妻〕〔傲娇爹地找上门〕〔云辰苏沐月〕〔从魔术秀走向娱乐〕〔未来交易〕〔田园三宝:萌夫萌〕〔亿万娇妻:萧爷,〕〔中餐厅之鲜辣厨娘〕〔都市之医武狂少〕〔世子爷要娶的盛世〕〔我自月球来〕〔都市之战神之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38 盗版出现
    楚楚靠着椅子,椅子上铺着柔软的抱枕,抱枕的模样是一头圆弧可爱的小猪,这是楚楚让华菲照着她画的图纸做成的。

    华菲的女红简直让她惊叹,只是看了看样子,就用她精湛的绣工,将手拿钉耙的猪八戒做了出来,里面放了软软的的棉花,放到椅子上靠着,刚刚好。

    楚楚依旧风轻云淡的喝着茶,“冷静,冷静!这天气越来越热了,暴躁易伤身啊,叶一,给世子泡壶茶。”

    初焕晨大步走了过来,坐下,看着楚楚跟前的茶壶,“你这不就有现成的吗,为何还要重新冲泡?”说着他就伸手想要拿起茶壶,却被楚楚先一步抢走。

    “这个不行。这是我喝的。”

    初焕晨给了她一个白眼,“不就是一壶茶吗?看给你宝贝的。”

    楚楚没吭声,这个是叶奕枭给她带过来的,喝了这茶,她确实感觉不那么容易劳累了,只不过,茶叶马上就要见底了,也不知道喝完了之后,还有没有,叶奕枭也已经很久都没有过来了。

    “我说楚楚啊,你怎么还有时间走神?现在京中各大书坊都开始卖《修仙传》了,而且价格还比你这里便宜十文钱!再这样下去,你这里的客人可都要走光了!”

    初焕晨润了喉咙之后,又来了精神。

    “什么?比我们铺子还要便宜十文钱?”刚泡好茶的叶一顿时愤怒的站了起来。

    “这些人也太不讲究了,他们从我们这里大批量买话本,我们给了他们优惠的价格,让他们的书坊也可以吸引一些人气,小赚上一笔。这些人怎么能用这么卑鄙无耻的手段,断我们书坊的财路?“

    叶一气的浑身煞气尽显,他原本就是暗卫,做的就是杀人的事情,只是跟在楚楚身边时间长了,杀人的事情做得少了,书坊里的人都以为他只是楚楚认下的大哥,现在这心里的怒火一涌上心头,那煞气吓得项添这种普普通通的木匠,连大气都不敢喘。

    看着铺子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楚楚瞥了他一眼,“虽然你不擅长经商,但是,该动脑子的时候也不要偷懒,不然会让我怀疑你根本没有脑子这东西。”

    叶一:他这是被嫌弃了吗?

    “降价销售的应该不是跟你们合作的那些个小书坊,小书摊,他们可都是跟你们签过契约的,而且大多数还是我这个世子做的见证,你觉得这些人有胆子违法契约吗?”

    初焕晨也很不厚道的吐槽,“遇到事情多动动脑子。”

    没脑子的叶一:“……那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些降价出售的书坊哪里来的话本?我们又没卖给他们?”

    初焕晨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一派悠然的楚楚,“你是不是早就已经想到了?所以才一点儿也不着急?”

    楚楚勾唇浅笑,“我们生意好,自然就有人生意不好了。不论在哪里,总是有一些得了红眼病的人,喜欢搞一些不入流的小手段。”

    “所以,究竟是哪几家书坊背后使绊子?”叶一继续问道。

    “这个世子爷应该也都查的差不多了吧?”楚楚半眯着眼睛笑道。

    “季家,陶家,京城最大的两家书坊,都有参与。”初焕晨说道。

    “季家?季阁老家?”叶一皱眉,如果事情牵连到阁老大人,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当朝阁老,私刻话本,占用他人的劳动果实,这也太掉身价了!”叶一说道。

    “呵呵,这算什么?官商勾结,以权谋私,你没听过?”楚楚轻嘲道。

    初焕晨瞥了楚楚一眼,说得这么直白真的好吗?这里可不是你家后院,客人多的是。

    “你这么轻松,看来你早就已经想好了解决事情的方法了?”初焕晨问道。

    楚楚站了起来,轻轻一笑,“你觉得,我去衙门告状,如何?”

    “告状?告阁老?”叶一震惊的看着楚楚,“这条路肯定走不通,阁老可是朝中重臣,就算是你去衙门告状,也没人敢管的。”

    楚楚给了他一个白眼,“脑子是个好东西,请你动一动。”

    叶一:“……”

    他不说话了,行吗?

    “所以你想告季家书坊和陶记书坊的掌柜的?”初焕晨问道。

    “你觉得如何?”楚楚侧目问道。

    “是个好办法。”初焕晨认同。

    “状纸就麻烦你了。”楚楚面带笑容。

    初焕晨:“……”

    他怎么感觉今天来错了?

    初焕晨正写着状纸呢,方西和陈志还有几个都是楚楚见过的人一起走了进来,众人神色匆匆。

    “楚夫人,最近几天京城其他书坊也有《修仙传》出售,而且价格还更低,我特意问过了一圈,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做的。”

    方西生怕楚楚误会他们食言而肥,特意将事情查了个清清楚楚,立刻过来秉明情况。

    “没错,这件事情跟我们无关,夫人高义,照顾我们这些小书坊,我们都是读过书,明事理之人,绝对不会做这些恩将仇报之事。”

    陈志说道。

    身后几个由两人介绍而来的摆地摊,勉强糊口之人,也纷纷表明态度。

    他们原本也都是志存高原的读书人,十年寒窗苦读,想着他日高中,可以入朝为官,但是,连番落第之后,虽然他们依旧不放弃,但是,京中开销巨大,他们也就只能卖卖字画,勉强为生。

    如果不是楚楚将《修仙传》的话本低价卖给他们,还允许他们赊账,将话本卖出去之后,再回来付银子,他们可能连吃饭都困难。

    一个对他们这么好的心善之人,他们心里只有感激,绝对不会做出有损楚夫人利益的事情。

    楚楚见这些人情绪激动,不禁笑着安抚道,“我知道此事同诸位无关,大家不用担心。”

    方西家里是经商的,自然比这些人脑子更快一些,“有人在背后对付书香居?”

    楚楚点了点头,“书香居短短几个月内,便名声大振,客似云来,自然是抢了一些人的利益。”

    “需要我们做什么?夫人但说无妨,只要是我能帮的上忙的,必定义不容辞。”方西诚恳说道。

    “没错没错,只要有我们能帮上忙的地方,夫人尽管开口。”陈志附和。

    楚楚笑了笑,“还真有件事情需要诸位。诸位都是科考之人,应该认识很多跟你们一样的书生吧?”

    众人点头。

    楚楚将几人带出去了后院的书房,善良了一上午,最后午饭都是在楚楚家里用的。

    只不过这些人有些拘谨,毕竟,饭桌上可是有一个世子爷!

    当今世子,未来可是要继承护国公的爵位的,他们不过就是一介书生,平日里,能见到这位世子已经极为难得,更别说跟他同桌吃饭,这简直就是做梦一样的事情。

    跟世子爷一起吃饭,这件事情可以让他们炫耀一辈子,以后见到同窗好友,说出去,那可是极有脸面的事情,就算是朝中官员,也没有几个有这资格同世子一起吃饭的。

    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

    而带给他们这些的时楚夫人,他们是绝对不会忘记。

    离开书香居的时候,一行人都暗下决心,一定会把楚楚交代的事情办的妥妥帖帖。

    *

    季府。

    季洁和季继因为国子监之事,被季礼禁足在家思过。

    虽然谢雨心疼一双儿女,季礼公务繁忙,平日在家里的时间极短,身为季夫人的谢雨趁机照看照看两人,即便是禁足,两人在府中的生活其实跟平日里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就算是这样,对于季继而言,不能出府去国子监,那就是一种耻辱!当日在国子监门前,季礼亲自将他带走,还严明会严加管教,他这么长时间爱你没有去书院,那些同窗自然明白,他这是还在惩罚之中。

    季继一想到正整个书院的人都知道他被自己的爹惩罚,整个人就暴躁不堪,他甚至能猜到那些人在背后是如果编排他的!

    一想到这个,季继就越发怨恨楚鸿,如果不是他将那件事情说出来,他现在依旧是甲等头名的才子,哪里会是现在这样,成为众人的笑柄。

    至于季洁,她对楚楚的怨恨就更浓了。

    原本被禁足家中已经让她很不服气了,可是现在,祖母真的在看京中有才学的公子,真的准备让她嫁人,这让季洁这段时间情绪格外暴躁。

    谢雨本想着就随意看看,应付一下季礼就好,可是,季礼却直接将这件事情交给了老夫人,在老夫人面前,谢雨可是什么手脚都不敢做,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开始了解京城中未婚的公子。

    季洁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不敢砸东西发泄,担心动静闹大了,让季礼知道更加不喜,她便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贴身丫鬟上,弄得她们遍体鳞伤,却什么话都不敢说。

    谢玉过来的时候,季洁刚刚发泄了一通,丫鬟胳膊全都是青紫的痕迹,那是刚刚被季洁掐的。

    “阿洁,不要生气,再气坏了身子,可得不偿失。你祖母,爹娘,都是为了你好。”谢玉安慰道。

    “舅舅,我不想嫁人!都怪楚楚!如果不是她,爹也不会让我现在就嫁人!”季洁愤恨着,“舅舅,你说过要帮我出气的!现在如何了?”

    谢玉笑了笑,“你就放心吧,舅舅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食言过?楚楚不就开了一个小小的书坊吗,靠着话本有了点名声,现在,那话本咱们书坊也有了,而且价格比她的那个书香居还要低。”

    “最近几天,咱们书坊的客人大增,舅舅让人去书香居看过,他们书坊已经没有几个客人了,听说他们前几天还找了很多工匠,卖不出话本,请了那么多的工匠,估计没几天就支撑不下去,灰溜溜的滚出京城了。”

    季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舅舅,还是你心疼我。书香居可是楚楚的心血所在,如果书香居倒闭了,她就失去了在京城之中谋生的手段,最后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她既然敢得罪你,舅舅就会让她知道后果!”谢玉说道。

    “走,我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阿继,让他也高兴高兴。”季洁高兴的笑着。

    季继刚写完大字,准备去老夫人的院子,想哄哄老夫人,好让他尽快解禁,可以快点回到国子监上课。两拨人刚好在路上遇到。

    “阿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季洁春光满面,心情很是不错。

    “现在除了解禁,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季继说道。

    “如果我跟你说,楚家就快离开京城了呢?”季洁笑着说道。

    “真的?”季继也高兴了起来。

    “自然是真的,舅舅答应过你们,帮你们出气,当然要做到!”谢玉心中也有些得意。

    “舅舅,你太厉害了!”季继满脸的崇拜。

    “我就想让他们知道,欺负季家人的代价!”谢玉得意道。

    正在这时,管家带着几个捕快走了进来。

    “谢老爷,这几位官爷有事找您。”管家恭敬道。

    谢玉皱眉。

    “谢老爷,有人状告你盗取他人话本,私刻谋利,京兆府尹请谢老爷去衙门了解情况。”

    捕头说话很是客气,这位可是阁老大人的小舅子,阁老宠爱夫人,这位可不能得罪,这样的苦差事落到了他的身上,他的运气也是够差的!”

    谢玉一听就明白了,肯定是那个楚楚做的好事!

    “怎么回事?你们不知道这是我舅舅吗?究竟是谁诬陷我舅舅?”季洁脸色清冷,一派世家小姐的气派。

    “季小姐,书香居的东家楚夫人,状告季家书坊,盗取《修仙传》,私刻盗印,谋取私利,损害了书香居和作者南柯一梦先生的利益。还请谢老爷跟在下到衙门将事情说清楚。”

    捕头说话很是客气,但是态度却依旧没有改变,今天这人,他必须要带回去,衙门里还有一尊大佛呢!

    “楚楚!又是楚楚!这人怎么就阴魂不散!”季洁面露怒意,整张脸都扭曲了。

    “谢老爷,请。”捕头说道。

    “这是怎么了?抓人抓到了阁老府里了,你们的胆子也真是够大!”谢雨得到消息后,步履匆匆,脸色微沉,紧绷着,极为难看。

    “季夫人严重了,小人只是请谢老爷到衙门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不是抓人。”捕头面带笑容的说道。

    “哼!既然如此,本夫人就跟着诸位一起去衙门见识一番,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你们大人到我们季府拿人!”

    谢雨将一品夫人的派头表现了十成十,根本就没有把一个小小的捕快放在眼里,连嘲讽都是对着京兆府尹。

    捕头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带人回了衙门。

    府衙之上,初焕晨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针一般,靠着椅子坐着,堂下季三早就被捕快抓了过来,正跪在下方,他身边放着一堆雕版的话本,按照楚楚的状纸之言,这些就是他们私刻盗印的证据。

    楚楚则站在一边,整理说,她也应该跪在堂下的,不过,初焕晨一句话,高大人便很有眼力的免了她的跪,这让楚楚很是满意。

    正在这时,捕头也完成了任务,只不过带来了谢玉之时,多了一人。

    “高大人,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这般劳师动众的,让人到我们季府拿人,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家大人不在家,就可以任人欺负?”

    谢雨先声夺人。

    高升立刻站起身来,拱手道,“阁老夫人严重了,只是书香居的楚夫人状告季家书坊,私刻盗印,谢老爷身为老板,有些情况,需要跟他了解一番。”

    谢雨一个锋利的眼神扫向楚楚,心中更加不喜,“怎么又是你?”

    “高大人,书香居既然已经将话本卖出,我们季家书坊也是拿银子买的话本,至于我们来话本用来做什么,那就是我们的事情,跟书香居无关吧?”

    谢玉瞥了楚楚一眼,眼中尽是轻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在冬天中央等你〕〔携尸毒入侵异界〕〔易烊千玺:时光杀〕〔热搜影后:大佬今〕〔江南声声雨〕〔都市之丹君重生〕〔都市之狼王归来〕〔欢宠小师妹〕〔我就是流量〕〔厉少宠妻至上〕〔许念安穆延霆〕〔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真心缘何妆假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