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云王雪〕〔女总裁的上门神婿〕〔追星少女易星辰〕〔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我什么都懂〕〔现在我很好〕〔宇宙最强矿工〕〔商女为妃:世子大〕〔都市极品医神〕〔重生之都市魔尊〕〔巅峰轨迹〕〔从流量到影帝〕〔穿越全能网红〕〔三界之城市猎人〕〔我真不想躺赢啊〕〔韩三千苏迎夏〕〔电影人传奇〕〔静静的你的爱〕〔狂婿〕〔一夜强宠:禁欲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39 入狱
    高升立刻点头称是,附和道,“谢老爷说的很有道理。”这种不动声色的偏袒,让楚楚皱了眉头,她就是担心高大人会因为事情牵扯到季家,不敢审问谢玉,所以将初焕晨这个世子拉了过来镇场子。

    没想到,高升依旧选择偏袒谢玉,偏袒季家。

    看样子,阁老大人的威胁力还真不是初焕晨一个没有权力,空有一个世子名头的人比得了的。

    不过楚楚不愿意放弃,

    “大人,季家书坊这种私刻盗印的行为,严重损害了书香居和南柯先生的利益,如果按照谢老爷之言,可以随意私刻盗印,谋取利益,那以后还会有谁静下心来,安心做学问?如果纵容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管不问,会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

    “不过就是几个话本而已,楚夫人竟然大言不惭的将这种消遣的东西称作是做学问!当真是贻笑大方!”

    谢玉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话本确实只是给大家消遣的东西,但是,今日你可以私刻盗印我书香居的话本,明日,你就可以盗印其他当世大儒的大作,你们季家书坊,不是只要看着有利可图,就可以肆无忌惮吗?”

    楚楚嘲讽道。

    “你休要在这里信口雌黄!我们书坊可从未冒犯任何一位著书立说的大学问家!你这是污蔑!”谢玉立刻大声反驳。

    他转头看向坐在上位的高升,“大人,此等叼妇公然在公堂之上信口开河,诬陷他人,还请大人严惩!”

    高升虽然是站在谢玉这边,可是他也不想得罪护国公府,得罪初焕晨,虽然他比不上阁老大人的势力庞大,但是,再怎么说,那也是护国公府,如果想要惩罚他一个小小的府尹大人,那也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谢老爷,其实这件事情只是误会一场,楚夫人初到京城,不过一介女流之辈,不明事理,依照本官看,楚夫人并没有诬陷大人的意思。”

    高升笑呵呵的打圆场。

    “高大人,按照大明律例,好像并没有一条罪名是关于私刻盗印一类的,从始至终,就是这刁民在胡搅蛮缠!”

    一边的谢雨开了口,看向楚楚的目光尽是嘲讽。

    “高大人身为府尹,肯定是熟读律法的,可是大人却依旧让你的手下到我们季府拿人,现在又多番为,这个刁民说话,难不成大人是私下里收了这刁民什么好处?所以才多番袒护?”

    谢雨凝视着高升,“待夫君回府之后,我必定会将今日之事悉数告知。”

    威严的声音充满了威胁,谁不知道谢雨的夫君就是当朝阁老?她这要是吹了枕边风过去,结果不言而喻!

    高升吓得脸色一紧,“夫人这是从何说起?本官一向清正廉明,身为百姓的父母官,本官自然是要为百姓做主的。”

    “楚楚,你在公堂之上肆意妄言,污蔑谢老板,来人,将此人关入大牢!”

    谢玉得意的瞥了楚楚一眼,不过就是一介妇人,竟然还想跟我斗?

    之前季三亲自登门提出合作,是你给脸不要脸,今日,就是你不是好歹的下场!

    楚楚皱眉,双臂已经被两个捕快压住,“大人,你当真要因为畏惧季家权势,这样是非不分,袒护谢玉?”

    “大胆!大堂之上,公然污蔑朝廷命官,你可是该当何罪?”高升猛地拍了一下惊堂木,一脸威严的呵斥道。

    “高升,你是不是当本少爷不在?在本少爷面前,你们就这样官商勾结,压榨百姓,你是不想做这个京兆府尹了?”

    初焕晨也怒了,平日里总是笑呵呵的人,一旦动起怒来,犹如雷霆万钧之势,不仅是高升,整个公堂之中,都弥漫着强大的低气压。

    高升一时间竟然被震住了,来不及反应。

    但是谢雨反应最快,只见她面带笑容,看向初焕晨,“你虽然贵为世子,但是,你可不是朝廷命官,无权干涉高大人的裁决。”

    高升一听,心里的不安顿时消散了,护国公府已经名存实亡了,国公爷来朝都不上了,世子又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不成器的家伙,这样的人家,纵使挂着护国公的名头,又能如何?

    “容我提醒一下世子,高大人可是依照朝廷律例做的裁决,我大明王朝,本就没有规定,不能私刻盗印,我弟弟本就无罪,这件事情就算是闹到圣上面前,高大人也没做做错任何事情!”

    谢雨态度强硬,三言两语之间,就稳住了高升,还将初焕晨怼的一句话都没有。

    “还不快将犯人压入大牢!”高升再次高声说道,官老爷的威严尽显。

    “是,大人!”

    初焕晨脸色紧绷着,他刚想再说些什么,就被接收到了楚楚制止的目光,他紧皱着眉头,看着楚楚被押了下去,脸色更是难看不已。

    “季夫人,谢老爷,实在是抱歉,今日之事是本官想的不周,劳烦两位专程过来一趟。”高升走下来,很是谦卑的说道。

    既然已经决定抱紧季家的大腿,这次时候,高升也不在乎会不会得罪初焕晨了。

    “高大人严重了,大人不过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已,等夫君回来,我一定会将今日之事如实告之的。”谢雨很是满意高升的识相。

    高升一听,立刻拱手行礼,连连告谢,他已经在京兆府尹做了三年了,也该挪挪位置了,只是他一无背景,二无人脉,吏部怎么会平白无故将他提升?

    如果有了阁老大人的帮忙,那就全都不一样了。

    当今阁老,位高权重,就连圣上都颇为倚重,只要他一句话,哪里还有办不成的事情。

    想到自己很有可能晋升,高升很是激动,对着谢雨姐弟说了一箩筐的好话,这才恭恭敬敬的将人送走,至于初焕晨这个世子爷,他真的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初焕晨出了衙门之后,立刻给叶奕枭飞鹰传书,告知他楚楚的情况,没办法,他这个世子爷的身份,太尴尬了,谢雨方才的那些话,可谓是一语中的,戳了他的痛楚。

    没有官职,没有权势,他是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叶奕枭离京之前,将楚楚一家人托付给他,让他好生照顾,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现在事情闹成这个地步,初焕晨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跟叶奕枭交代。

    他去了衙门打点了一番,楚楚虽然入狱,他捞不出来,不过,让她住的舒服一些,他还是能做得到的。那些个狱卒,多给点银子,一切就可以解决。

    他还要回去稳住家里那几个小得,他没有护住楚楚,可不能让家里这几个小得出事。

    初焕晨不知道,他这边刚安排好,给楚楚换了一间单人的牢房,里面更是收拾的干干净净,被褥都是崭新的,而且还让酒楼送来的好酒好菜,希望楚楚能在牢里过得舒服一些。

    可是,他刚一离开,高升就去牢里视察了一番,四个拿了初焕晨银子的狱卒,正在将酒楼的伙计,刚刚送过来的酒菜,一盘一盘的端出来。

    “你们在做什么?她可是犯人,犯了错,关在牢里,以示惩戒!她现在这样子,你们到跟本官说说,她这样到底是享福的,还是坐牢来了?”

    “大人赎罪!”四人直接跪地,心中很是不解,这牢里关着的客人多的去了,那些家里有钱的,使几个银子,让人在牢里过得舒服一些,那是常有的事情。

    他们这些个狱卒,平日里很是辛苦,也没有什么油水可捞的,也就只能靠着这个方法,才能赚点银子,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大人也从来没有干涉过。

    今日这是怎么了?

    大人为何如此动怒?

    虽然疑惑,几人还是认错请罪,他们就是一个小小的狱卒,大人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他们的生死。

    “本官是信任你们,才将大牢这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你们,现在你们尽然给我假公济私,收受贿赂,善待犯人,简直是胆大包天!你们该当何罪?”

    高升言辞犀利,态度冷厉,吓得四人那是战战兢兢,不停的磕头,“还请大人赎罪!绕过我们这一次!”

    “念在你们这些年来,兢兢业业,这次就不治你们的罪了,但是,从现在开始,你们就不是狱卒了,立刻给本官滚出去!”

    四人一听,立刻求饶,不停的磕头,希望能让高升网开一面,狱卒虽然辛苦,每个月也没有多少银钱,但是,那也是官差,他们能到这做狱卒,也是家里使了银子,走了关系的。

    如果现在被赶走,那他们再也没有办法找到这么体面地工作了。

    可是,高升根本不为所动。

    楚楚皱眉,看着四人之中,年纪最小的一个,额头都已经磕出了血,却依旧不停的磕头认错求原谅。

    “行了,我说你们四个动动脑子行不行?人家分明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决定,今天就算是你们没有这么照顾我,我相信,凭借高大人的聪明才智,也会找出来各种原因,把你们赶出去的。”

    “你们再怎么求都不会有结果的。”楚楚靠着墙壁,扫了一身官袍的高升一眼,轻嘲道。

    “大胆!你个阶下囚竟然敢用这样的口气跟本官说话?来人,长嘴!”高升气急败坏的说道。

    四个新面孔立刻从高升的身后走了出来。

    “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人家连代替你们的人选都找好了,所以啊,你们还是长点心吧,赶快起来,别再求了。”

    楚楚说道。

    四人站了起来,闷声不语,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大人要赶他们走。

    “掌嘴二十次!小惩大诫!”高升被戳中心思,愤怒说道。

    “等等!”楚楚站了起来,躲过了上来的狱卒,“大人,你这么做,只会让别人觉得大人你是恼羞成怒,这才一气之下,打人消气!你确定你想坐实这个说法?”

    高升紧紧攥着拳头,双唇抿成了一条线,感觉到大牢里的诸多视线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那探寻的目光,让他更加恼怒楚楚的多嘴!

    “刁民就是刁民,本官行的正,坐得直,你以为你的三言两语就能避过这次惩罚吗?”

    高升看向四个新狱卒,“你们还等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掌嘴!”

    “高大人为了巴结季家,要动用私行啦!救命啊!杀人啦!”

    楚楚那高亢的声音在安静的牢房里突然响了起来,连回音都听得到,呼啦啦的,瞬间,狱中所有的狱卒全都一路小跑过来,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看到牢房里,四个狱卒呆愣的站在原地,显然是被楚楚这一嗓子吓到了,连做什么都忘记了。

    高升背在身后的双手,攥紧了拳头,整张脸都抽搐了起来,狱卒连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好不好?

    看到围观的人员越来越多,高升恨得牙根直痒痒,“你这个刁民,竟然敢诬陷本官,满嘴胡话!今日本官不惩戒你,本官罔为父母官!”

    “你们四个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掌嘴?”高升这声音也不禁抬高了两个音调。

    楚楚身体灵活的在几人之中穿梭着,即便他们有四个人,却连楚楚的衣角都碰不到。

    “大胆楚楚,你竟然还敢反抗?”高升气的脸都黑了。

    “你是不是没长眼睛?我又没动手伤人?怎么能说是反抗?”楚楚一边闪避,一边吐槽。

    高升竟然被一个犯人当众谩骂,哪里还忍得住,“你们傻站着做什么?还不进去帮忙?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能躲得过这么多人!”

    “给本官重重的打,今日,一定要狠狠教训一番这个刁民!”

    一群狱卒直接冲进了牢房里,高升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等着看楚楚的下场。

    楚楚却也停了下来,一动不动,静静等着狱卒过来抓她。

    高升得意大笑道,“跑啊!你怎么不跑了?你刚刚不是很能跑吗?”

    楚楚靠着墙壁,双手交叉,盘在胸前,勾唇浅笑,“我为何要跑?我觉得大人你到是可以跑一跑,可能还会逃过一劫。”

    高升阴险的笑着,“你不用在这里胡言乱语!本官可不会上当,给本官掌嘴!敢对本官不敬?这就是下场!”

    楚楚很是无语的摇了摇头,一脸同情的看着他。

    “呦,高大人当真是好大的派头,我竟然不知道,高大人的官威竟然如此之大。”封子安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高升一看,脸色骤变,连忙弯腰行礼,“下官见过封大人,大人不知,这个刁民出言不逊,竟然诬陷阁老大人的小舅子,谢老爷,并且对下官多番辱骂,下官只是想小惩大诫。”

    封子安直接从他的身边走过,看都没有看高升一眼,径直向着牢房走去,“可是我刚刚看到的可不是这样。”

    高升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追了上去。

    “滚开!你们想做什么?动用私行?”封子安看着一群狱卒将楚楚围在墙壁之间,整个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脸上怒意尽显。

    高升见状,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敢情封大人是过来看楚楚的!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眼下只能对着众位狱卒挥了挥手,“还傻站着干什么?没听到封大人的话吗?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一瞬间,牢房里就空了下来,不过,刚刚被高升赶走的四人依旧站在牢房外。他们四个也做了好几年的狱卒,看了这么一出大戏,他们也明白了几分。

    “你们也是因为我的事情受到了牵连,如果你们四个没有什么活计可做,可以去书香居找叶掌柜的,他会给你们安排,只要你们手脚勤快,别的我不敢保证,肯定比你们现在的工钱多就是了。”

    楚楚看着四个愁眉不展的狱卒,给了他们一条出路。

    “多谢夫人。”

    四人喜笑颜开的离开了。

    “高大人这么闲?”封子安看着还未离开的高升,淡淡问道。

    高升脸色很不好看,却只能勉强笑了笑,“那下官就不打扰了。”

    “唉,总算是安静了。你来的真及时,不然我今天可就惨了。”楚楚直接坐了下来,姿态随意,丝毫不见半分担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罗依依与沈敬岩小〕〔绝世妖神〕〔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萧尘〕〔星云皓天剑〕〔山野汉子旺夫妻〕〔超级医生在都市〕〔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抢救大明朝〕〔黑化萝莉:将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