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武魂〕〔快穿之醋王系统总〕〔快穿步步成神〕〔超品赘婿〕〔娱乐爆料主播间〕〔美食从和面开始〕〔我什么都懂〕〔远方寻梦〕〔浮生如梦你如糖〕〔再见了,我爱的渣〕〔箐芒〕〔游戏王之传说再临〕〔我在英伦当贵族〕〔趟过职场这条河〕〔偷爱〕〔总裁校花赖上我〕〔神偷问道〕〔影视世界当首富〕〔乡间轻曲〕〔总裁爹地宠上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40 楚楚的后招
    封子安见她这个模样,不禁眉间轻蹙,“初焕晨是不是傻了,他难道不清楚大明律例?他怎么不拦着你些?”

    “谢玉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但是他可是季礼的小舅子,单单就是这层关系,那个高升就肯定会向着他,初焕晨是不是傻了?他难道觉得就凭他世子的身份,就能让高升站在你这边?”

    “他是不是太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重了?他就是一个废物,让他照顾个人都照顾不好,竟然直接把你照顾到牢里来了!”

    封子安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把初焕晨就是一顿数落。

    楚楚听得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很想打断他,但是却插不上嘴。

    “不就是私刻盗印吗?这件事情让我跟谢玉私下沟通解决不就好了,为什么一定要闹到公堂之上?现在变成这样的结果,让你受这牢狱之苦!”

    “高升那个人就是一个墙头草,现在他上了季家的船,现在就算是我出面,高升也不会松口放你出来。”封子安皱眉说道。

    “淡定淡定,不要这么急躁。”楚楚悠哉的品尝着封子安拎过来的饭菜,不急不缓,丝毫不担心她现在的处境。

    封子安不禁嘴角一抽,还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他索性也坐了下来,试探道,“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了?”

    楚楚点了点头,“你别怪初焕晨,他知道我的这个决定之时,也是劝过我的,更是早就告知我,就算是我到了衙门,也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那你为何还要一意孤行?”封子安不解的问。

    自然是想杜绝盗版!身为一个主编,她最讨厌的就是盗版!

    不付出任何辛苦,盗取他人的劳动成果,这样的人最为可耻!

    虽然她现在不是主编,但是,在这样的时代,她希望能而事情一开始的时候,就将盗版彻底杜绝,以此保障那些辛苦创作之人的利益,给书籍一个干净的市场。

    “你有其他的目的?”没等到楚楚答案的封子安,压低了声音问道。

    楚楚回过神来,勾唇浅笑,“我确实在谋划一件事情,一件我非常想做的事情。”

    “不惜深陷牢笼?”

    “如果能用这么小的代价就成功,那我这大牢住的太值得了。”楚楚笑着说道。

    浅浅的笑容如春日中盛开的花朵,偏偏绽放,淡香怡人,封子安有片刻的失神,然后回以温柔的笑容,“既然是你想做的事情,我自然会鼎力相助,帮你达到目的。”

    楚楚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是欣慰,“够义气!等这件事情结束后,我送你一样新酒,包你喜欢!”

    “我很期待。”封子安温柔应道。

    楚楚关进大牢之后,消息训斥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那些跟书香居合作的书摊,书坊的掌柜的,迅速将这个消息扩散开去,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受过楚楚的恩惠的,一本《修仙传》让这些人得到了不少的好处,现在楚楚有难,他们自然不会修袖手旁观。

    不到一个下午的时间,京兆府尹高升畏惧季家势力,偏袒私刻盗印的季家书坊,将楚夫人关进大牢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了京城各个角落。

    自然,在传播过程之中,消息被有意识的加工过了。

    比如,南柯一梦先生的话本是跟书香居合作,只有书香居卖出去的话本,那才是正品,其他书坊卖出的,比如是季家书坊现在卖的,就是盗版!

    这种未经作者许可授权,私刻盗印,等同于偷盗,虽然价格比正版便宜,但是,购买这种盗版,就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这样的言论迅速在百姓之中扩散开来。

    一些有学问的读书人,言辞更加激烈,什么“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买一个话本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如果因为贪图便宜,购买盗版,那就是为恶。

    什么“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君子当,维护作者利益,”等等一些列言辞,迅速在文人之中刮起了一道飓风。

    下到书生学子,上到夫子,大儒,都接受了盗版的说法。

    读书人一向是清高,而且当世大儒,多著书立说,如果有商家盗版了他们的作品,以次牟利,那怎么能行?

    他们可是读书人,怎么能成为那些商人牟利的工具!

    因为看低商人,这些大儒对这样的情况尤为不能忍受,第一次,这些个性格古怪的大儒,对一件事情有着如此统一的看法——绝对无法允许盗版的存在。

    很快,在yu lun上,楚楚占据了上风,不论是市井百姓,还是那些个自称为清流的读书人,都是站在楚楚这一边。

    众人一致认为,楚楚虽身为女子,但是,巾帼不让须眉,能够不畏强权,遇到不平事敢于反抗。

    那些个受过楚楚恩惠的书坊掌柜的,纷纷聚集在县衙的大牢前,kang yi高升的判决,试图让高升将楚楚放出来。

    另一边,季家书坊的生意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大家都知道季家书坊盗版南柯一梦先生的《修仙传》,低价出售,现在众人都觉认为这样的行为与偷盗无异,均是不齿季家书坊这样不道德的行为。

    觉悟性高的,彻底不去季家书坊了,不论买什么书,绝对不会考虑去季家书坊,万一买到盗版该怎么办?可是会被别人误会助纣为虐的!

    那些个爱惜名声的,更是恨不得绕着季家书坊走,生怕被别人误会,他们为了省那几文钱,支持盗版。

    季家书坊旁边的茶摊上,每日都会聚集一批人,这些人别的不干,专门盯着出入季家书坊的客人,遇都过来购买《修仙传》的,几个人便上前劝说,试图让对方明白盗版的可恶之处。

    有些只是贪图便宜,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经过这样一番告知,有一部分人听了对方的劝说,直接将盗版毁了,也有些不那么富裕之人,听不进去这些人的话,骂骂咧咧的走了。

    但是,这样的人是少数,毕竟,有钱买话本的人,都不是什么穷苦人家,正版和盗版,也不过就是差了二十文,只要道理说通了,大家还是很愿意多拿出二十文,到书香居,或者是从书香居进货的几个书坊购买正品的。

    这样根种种加到了一起,季家书坊的生意真的是一落千丈,三层楼的书坊,根本就没有几个客人。

    谢玉的脸色极为难堪,站在一楼大堂,看着书坊外的茶摊,依旧坐着一群人喝茶,眼神还时不时的飘向这边,他的脸色极为难看。

    “大掌柜,如果再这样下去,对书坊很不利啊!”季三一脸担忧,这几天他们书坊基本上就没卖出多少银子。

    “我知道,铺子里你照看着,我出去一趟。”谢玉沉着脸,走了出去。

    朝堂之上,在几个大臣上奏完各项事宜之后,一个年纪跟很大的小老头向外跨出一步,俯首道,“启奏圣上,老臣据本dan he季阁老,纵容夫人,以权压人,欺压百姓,同百姓争利!还请圣上严惩。”

    季礼纹丝不动,到是坐在上位的皇上来了精神,没办法,谁让季礼为官多年,是所有官员之中,被dan he的次数最少的一个呢。

    “究竟何氏说得这般严重?季大人忧国忧民,怎么可能跟百姓争利?”

    “启禀皇上,最近京城之中开了一家名叫书香居的书坊,出了几个话本,颇受百姓欢迎,书香居的生因此生意很好。”

    “书香居的东家为了照顾京城一些个落魄书生摆的书摊,或者是一些生意不好的小书坊,便低价将话本卖给这些人,让他们可以有些收入。”

    “但是这样一来,影响了其他大书坊的生意,季家书坊就是其中一个。众所周知,季家书坊就是阁老大人家的私产,可是最近,季家书坊为了牟利,私刻盗印话本,低价出售,严重影响了书香居和一些书坊,书摊的生意。”

    “听闻书香居的东家对季家书坊这种盗版行为很是不齿,一气之下,将季家书坊的掌柜谢玉的告上了衙门。但是,谢玉却同阁老夫人一起去了衙门,并且对府尹大人指手画脚,威逼利诱,迫使府尹将书香居的东家打入大牢。”

    “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京城,季家书坊这种私刻盗印的作为,激起了民怨,尤其是那些读书人,更是气愤不已,痛斥季家书坊这种唯利是图的盗版行为!”

    “老臣认为,私刻盗印之风不能纵容,阁老大人为一己私利,以权谋私,还请圣上严惩。”小老头口齿伶俐,逻辑分明,一番话,将事情说的清晰明了。

    “秦大人,话不能这么说,阁老大人平日里公务繁忙,根本无暇顾及家中产业,就算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跟阁老大人无关。而且,我大明律例中,并没有规定不允许私刻盗印。”

    刑部尚书张谦立刻站出来为季礼说话。

    “你说无关就无关?你是在季府放了探子?对季府的事情知道这么清楚?”从不轻易在朝堂上开口的齐王,一出口就是嘲讽意思十足,怼得张谦脸色通红,无话可说。

    皇上看了看这个比自己小了很多的弟弟,又看了看季礼,很是满意两人针锋相对的情况,齐王很少插手朝堂之事,但是,一旦事情涉及到了季礼,他绝对跟季礼唱反调,十多年来,从未改变。

    “启禀皇兄,书香居的东家臣弟认识,家里那两个不成器的臭小子更是喜欢没事就往书香居跑的,此人虽为商人,但是,机智聪慧,才思敏捷,并且心地善良,盗版一事,臣弟认为不可取!楚夫人,更是应该立刻释放!”

    齐王态度端正,诡异没有一上来先劈头盖脸的骂上季礼一顿,同他平日里的举动极为不符。

    “竟然是位女子?”皇上兴趣更浓,“朕可是从未听你如此称赞一人。”

    齐王没再说话,他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皇上看向依旧沉默的季礼,“季大人有觉得如何?”

    “皇上,此时臣全然不知,下朝之后,微臣必定会查清楚此事。”季礼不卑不亢。

    “哼,你倒是推卸的干净!一句全然不知,就想把事情推得干干净净!什么叫沽名钓誉,本王今儿算是彻底看清楚了。”

    齐王还是没忍住心中翻滚着的怒意,开口讥讽。

    季礼依旧沉默不应。

    “既然季大人都如此说了,朕就等着你的结果,退潮吧。”皇上一开口,就算dan he的御史还有话,也没有机会说了。

    封子安更是沉得住气,没有冲动上前,事情已经开了个头,那接下来就好办了。

    谢玉出了季家书坊之后,直接去了衙门,找到了高升,将季家书坊遭遇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通。

    “高大人,这件事情最好尽快解决,否则,不论是对你还是对我,亦或者是阁老大人,都是非常不利的。”谢玉暗示道。

    高升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本官知道,可是,现在现在的情况,本官也是束手无策,嘴长在大家的身上,他们说什么,我也无法控制啊!”

    谢玉阴险的笑着,“不用这么麻烦,只要杀鸡儆猴就好了。严惩始作俑者,看他们还敢不敢胡言乱语?”

    高升立刻会意。

    短短几天之内,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谢玉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段时间针对季家书坊的这些事情,他已经查清楚了,绝对跟楚楚脱不了关系。

    想来想去,目前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才能解决眼前的困境。

    高升升堂断案。

    楚楚被带到了大堂之上,虽然高升换进去了四个新的狱卒,原本想要楚楚吃点苦头,可是,封子安这一出现,他也不敢动手了。

    所以,虽然身在牢狱,楚楚的精神状态还是非常好的,比谢玉都要好上许多。

    楚楚瞥了谢玉一眼,浅浅笑着,“谢老板看上去很是疲倦,不知道是不是亏心事做多了,所以夜不能寐?”

    谢玉几步上前,怒斥:“楚楚,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你煽风点火,散播谣言,诋毁我季家书坊,导致我们书坊客ren liu失,损失惨重,!大人,还请您严惩此等刁民!还小人一个公道!”

    楚楚轻嘲道,“这几天我可一直都在大牢里呢,你们季家书坊遭遇了什么,可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可不要诬陷我。”

    “你这么不讲理,这么目中无人,有喜欢仗势欺人,肯定得罪了不少人,也许这次是那些你得罪的人在暗中报复你呢?你可不要把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

    “大胆刁民!竟然爱公堂之上大放厥词,强词夺理,看样子,不用刑,你是不会承认的!”高升伸手抽出一个小木条,扔下堂去,“来人,板子伺候!”

    楚楚脸色骤变,眸间闪过一丝戾气,看着向她走来的两个捕快,她微微松了松手腕,只直接将这两个收拾了,还是忍一时,等候封子安的消息呢?

    毕竟公堂之上伤人,也是不小的罪名呢?万一这个高升趁机发作,借此生事,那她可能就真惨了。

    就在楚楚决定忍一时风平浪静,就收到谢玉那讥讽的目光,“你身为女子,就应该安心待在家里相夫教子!你还真以为做生意是那么检点的事情吗?”

    “别天真了!我承认,你是有些小聪明,但是,这里是京城,是天子脚下,可不是你这样没靠山的人能吃的开的!”

    谢玉走到她跟前停住,俯视着楚楚,盛气凌人,“这就是你拒绝跟我们合作的代价!等订了你的罪之后,书香居就剩下那几个小孩儿,你以为他们守得住书香居吗?”

    谢玉的眸间闪过一丝阴狠的笑容,“对付几个小屁孩可容易多了,京城这么大,让几个小孩儿消失,太容易了!更没有人会关注!”

    “书香居,迟早会被我收入囊中!”

    楚楚突然起身,猛地一拳,自下而上,狠狠的打在他的下巴上,谢玉一个反应不过来,嘴里满是鲜血,牙齿也掉了两个。

    “大胆!你们还看什么看?给本官拿下她,重打二十大板!”高升一声令下,捕快全都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绝世妖神〕〔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萧尘〕〔山野汉子旺夫妻〕〔超级医生在都市〕〔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星云皓天剑〕〔现在开始忧心忡忡〕〔抢救大明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