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身上有条龙〕〔尘脉〕〔八十年代的小媳妇〕〔极品农民混都市〕〔英雄联盟之下一秒〕〔神帝诊所〕〔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如来必须死〕〔创造游戏世界〕〔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宠妻无度:夫人为〕〔都市之逍遥医仙〕〔天神诀〕〔我的神级选择系统〕〔网游之百倍伤害〕〔亡灵法师在末世〕〔重生之最强大亨〕〔神隐〕〔拜见大魔王〕〔我真不想当明星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41 及时赶回来
    楚楚也不客气,虽然手腕绑着铁链,可是,这丝毫不影响她变态的动手能力,躲避的同时,掀翻几个人对她而言,没有任何难度。

    一时间,公堂上混不堪。

    高升一见,更是怒其翻涌,“大胆!大胆!竟然公然反抗,一定要重打!重重的打!”

    谢玉是最高兴的,看着被围在中间的楚楚,他也上前帮忙,发泄心中的怒火。

    楚楚敏锐的发现了谢玉的与众不同的衣角,原本想侧身躲过一个捕快的攻击,此时她却改变了主意,硬生生的接下对方的一脚,直接穿过人群,对着谢玉就是一拳。

    谢玉弯腰捂着小腹,刚刚被楚楚一拳打掉了两颗牙齿,现在是伤上加伤,疼上加疼。

    高升一看,谢玉又被打了,哪里还敢怠慢,立刻冲了过去,准备将谢玉扶到一边去,可是,还不能他走过来,在楚楚的特殊有待下,谢玉身上已经由挨了不知道多少下。

    “真是翻了天了!来人,给本官拿下,生死不论!”高升这一声,一队官兵立刻赶来,楚楚可不是什么武林高手,这么多人,她连躲避都做不到了。

    为了教训谢玉,她也受了伤,面对这么多人,她也是力不从心,顷刻间就就众人制服,高升见识到了楚楚的杀伤力,上手加绑了两道铁链,脚踝绑了两道,生怕楚楚在脱离控制。

    楚楚被按在长凳上,她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浑身无力,根本无法反抗。

    “谢老爷,你没事吧?你放心,这个刁民,本官一定严惩不贷!”高升亲自扶起谢玉,看着他疼的呲牙咧嘴,他都觉得身上莫名的疼。

    “还等什么,还不打?”谢玉恶狠狠的瞪着楚楚,如果眼光能够杀人,楚楚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都傻站着干什么,给本官打,二十……哦不,四十大板!”高升呵斥道。

    “是,大人!”

    两个捕快高高扬起木板,还能落下,趴在木凳子上的楚楚忽然上身微抬,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衫和地面。

    高升傻眼了,疼得龇牙咧嘴的谢玉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

    两人相视一眼,震惊之后,一起上前。

    “喂!你别以为你这样就能逃得过刑罚?该打打的板子一下都不能少!”高升呵斥道。

    可是,楚楚无力的趴在木凳之上,没有半分反应。

    高升心里咯噔一下,“该不是死了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就完蛋了,封大人那里不好交代。

    “哼,死什么死,还有气呢!我看她就是故意装模作样,想要逃过惩罚!这种小伎俩,我见得多了,大人不必在意,继续打板子,我就不相信,重重的木板子下去,她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

    谢玉讥讽道。

    高升还是有些不放心,伸手摊了摊她的鼻息,确定她是真的没有死,这才认同谢玉的话。

    “打!”

    “是,大人。”

    板子高高扬起,谢玉面露凶光,满脸期待,这四十大板下去,看你还有没有那个命活下去!

    谁知道,就在木板将要落在楚楚身上之时,不知道哪里过来一道劲风,刚好击中两个打板子的捕快,劲风直接将两人掀飞出去。

    “谁,竟然敢如此胆大包天,扰乱公堂?”高升怒声呵斥。

    “高升,我看你才是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竟然想屈打成招!那就是这么审案的?”叶奕枭一路风尘,刚回京城,就直奔府衙而来,收到初焕晨的消息之后,他便夜以继日,不曾休息。

    可是,他紧赶慢赶,依旧还是迟了一步。

    高升一见来人是叶奕枭,立刻吓得直接行礼解释,“叶大人,您有所不知,实在是这个刁民太过大胆,在公堂之上,竟然公然打人,将谢老爷重伤至此,下官更是费尽力才将这刁民抓住,以示惩戒。”

    叶奕枭看着地上的血迹,幽深的双眸深邃犀利,她小心翼翼的将楚楚从长凳上抱了下来,见她脸色苍白,唇间那一抹鲜红的血迹,尤为碍眼。

    “叶六!”叶奕枭身体紧绷着,低沉的声音竟带着恐惧般的颤动,手指一个用力,绑在她手腕的铁链噌的一声,断裂开来。

    叶六面色沉重,什么话也没有说,手指直接搭上楚楚的手腕,原本纤细皓白的手腕上,已经被铁链磨得红肿破皮,渗出了血。

    叶六的脸色也沉的厉害,如果不是要诊治,他定会将这里所有人暴揍一顿!

    叶奕枭一脸紧张的看着昏迷不醒的楚楚,面色如黑云压境,让人所有人一声都不敢吭,整个公堂之上,寂静异常,此时恐怕即便是一根细针的掉落,大家都能清楚的听到。

    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惹怒了这人,导致无法承受的后果。

    “不好,她体内的平衡彻底被打乱,蛊毒复发,危在旦夕。”叶六面色沉重。

    叶奕枭直接将人拦腰抱起,“回府!”

    “叶大人,这可是罪犯,不能私自带走啊!”高升追在叶奕枭的身后,大声喊道。

    叶奕枭不为所动,在衙门口处撞到了前来的封子安,“这个昏官交给你了。”

    一句轻飘飘的话,叶奕枭抱着楚楚,经过封子安,消失在街角。

    “封大人,你看看这叶大人,这也太枉顾法纪了,竟然到公堂之上,将犯人抢走!你说遮盖如何是好啊?”

    高升皱着一张脸,心里却没有看上去那么紧张。

    这京城中人都知道,叶奕枭和封子安是死对头,两人自幼不合,现在这么一个大把柄送入封子安的手里,这次的事情根本就不用他出手,封子安就会帮他解决。

    高升尽力压住脸上的得意之色,却听到,“究竟是叶奕枭枉顾法纪,还是你高大人严刑逼供?”

    封子安脸色紧绷,方才那一闪而过,楚楚身上的血迹他看的是清清楚楚,留了这么多的血,肯定是这个高升在审讯之时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

    想到楚楚可能被上过刑,那苍白的脸色,虚弱的模样,封子安就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狠狠的修理一番。

    “封大人,下官冤枉!这件事情另有内情,下官只是依法行事,绝对不是言行逼供!”

    高升脸色骤变,虽疑惑封子安大发雷霆的原因,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给他深究,解释清楚这些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封大人,此时谢老爷可以给下关作证的,是那个刁民先行大闹公堂,还伤了谢老爷,下官只是小惩大诫,打几板子而已,但是……”

    “打几板子?还而已?”封子安忽然提高了声音,震惊的看着他,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她一个女子,还被铁链捆绑,怎么可能伤到你们?被一个双手捆绑的女子伤到,别告诉我你们这些个大男人都是废物!就算你想找借口开脱,也不要找这种会让人取笑的说辞!”

    废物谢玉:“……”

    “封大人,下官说的都是事实,那个刁民还打掉了谢老爷的两颗牙齿,谢老爷可是季阁老的小舅子,他的话大人应该相信吧?”

    高升语速加快,心中有些焦躁。

    封子安斜了高升一眼,“想拿阁老大人压我?呵呵,真是可笑!”他满目轻蔑,“你们难道不知道,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季大人已经被御史弹劾了,齐王,圣上都非常关注此事。”

    高升一怔,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事情竟然闹得这么大?不就是京城街道上一家书坊吗?怎么会惊动圣上?

    封子安轻哼一声,“季大人说了,这件事情他并不知情,并且也承诺了,会好生调查一番。季大人是当朝阁老,位高权重,这件事情可能对他没什么妨碍,顶多就是监察不严,管理下属不严。可是你们……”

    他只说了一半,高升是个聪明人,瞬间体会到了他的言外之意,阁老大人不能动,而这件事情既然御史已经弹劾,肯定是要有一个说法的,那像他这种品级小的官员,必定是要倒霉的。

    这是经验之谈。

    不过,谢玉可是季阁老的小舅子,阁老大人如此宠爱夫人,后院连一个妾氏都没有,这般宠爱,应该不会不管谢玉的。

    高升心里忽然有些慌乱,他忙看向谢玉,想要在他的身上找一些安慰,但是,谢玉竟然也是神情闪烁,实在是不像是信心十足的模样。

    这让高升更加恐惧,生怕自己成为弃子,成为被牺牲的对象。

    封子安走上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这个时候,与其担心叶奕枭的事情,你还不如好好为自己操心操心,千万不要丢了你头顶的乌纱帽!官商勾结什么的,皇上一向最是讨厌!”

    高升双腿一软,直接跪倒了地上,那场景,好不滑稽。

    谢玉更是不顾身上的伤痛,立刻往季家书坊而去。

    封子安讥讽一笑,转身拂袖而去,楚楚的模样实在是太吓人,他不过去看看,实在是不放心。

    *

    叶府。

    叶奕枭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回府,惊动了整个府邸。

    家里的女眷听说此事,一个个都是极为好奇。

    叶奕枭是府中孙字辈中,最为优秀的一个,也是叶家老大的遗孤,在家里深受老夫人的喜爱,加上他位高权重,之前又不喜人近身,尤其是异性,后院中的女子极少到他的院子了。

    即便心在发生了这般要紧的事情,她们总是再激动,也不敢到叶奕枭的院中看热闹,只能统统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如果说叶家之中,有谁进了叶奕枭的院子,除了他亲弟弟叶奕鸣,也就只有老夫人了。

    “老夫人,大少爷已经跟那西凉的七公主有何了婚约,不日成亲,听夫君说,整个礼部都在筹备他和七公主的婚事,现在他公然抱了一个女子回府,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二夫人试探道。

    老夫人不动声色,转着手里的佛珠。

    “老夫人,我刚刚听下人说,那七公主到了,现在恐怕已经进了大少爷的院子,咱们还是过去看看有什么地方能帮上忙的?万一大少爷要是发火了,惹得这位公主不高兴,咱们还能劝劝。”

    三夫人一副担忧的模样。

    老夫人终于有了反应,“阿枭不是小孩子了,自己的事情,肯定能处理好的,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不用为他担心。”

    两位夫人有些不甘心,她们是真的想去看看己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祖母,大哥天纵奇才,这点小事情对他而言,自然不是难题,但是,我听说被大哥抱进府的女子,曾经跟大哥有过婚约,而且还是在那个西凉公主之前。”

    叶依依柔声道,“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依依担心大哥被美人迷了心智,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惹怒圣上。祖母,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

    老夫人眉间微皱,被身边的老嬷嬷扶了起来,“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你们应该清楚,如果惹了阿枭不高兴,那就是你们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是。”几人抚身行礼,异口同声的答道,然后跟在老夫人的身后,向着叶奕枭的院子走去。

    此时,楚楚正躺在叶奕枭的床上,身上插满了银针,一只胖乎乎的冰蚕,含着楚楚中指的指尖,不停吮吸着。

    舒浅的额头早就已经布满了汗珠儿,手心也被汗水浸湿了。

    叶六站在舒浅的身侧,给她打下手。

    叶奕枭靠着墙壁站着,双眼紧紧的盯着躺在床上的女子,生怕他一眨眼,眼前的女子就消失了。

    她苍白的脸色,紧闭的双眸,眉间紧紧的皱着,好似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可是,他却只能站在这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除此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叶奕枭用力攥着拳头,鲜红的血液顺着手腕,滴落到地上。

    “天山雪莲呢?”舒浅忽然问道。

    “在这里。”“叶奕枭拿着一个漆黑的盒子上前。

    “取一片花瓣,给她喂下去。”舒浅让开了作为,刚一起身,便脚下一软,身子向下。

    “小心。”叶六眼疾手快,一手扶住了她的腰,将她扶到了软塌上休息。

    “不需要煎成汤药?”叶奕枭看着手里冰冷的花瓣,疑惑问道。

    “煎成汤药的效果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她现在的情况,急需续命,我担心她等不到汤药煎好的时候。”舒浅说道。

    叶奕枭直接将花瓣塞入嘴中,嚼过之后,一点一点的喂楚楚吃下。

    “楚楚也是幸运,如果这次你没将这天山雪莲取回来,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了。”舒浅眯着眼睛休息,轻声感慨着。

    “楚楚绝对不会死。”叶奕枭沉声说道,语中的坚定,让舒浅忽的睁开了双眸,唇间不禁勾出一抹羡慕的淡笑。

    “这天山雪莲长在天上极寒之地,你此次一行,肯定也受了不轻的伤吧?楚楚这边有我和叶六呢,你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去休息休息吧。”

    舒浅说道。

    “我没事。”叶奕枭果断拒绝,说话的时候,连头都不转,就这么盯着楚楚。

    “你别劝了,没用的,我给少爷吃了护心丹。”叶六说道。

    “反正受罪的也不是我,我才懒得管!”舒浅起身,再次做到床边,朝叶奕枭挥了挥手,跟赶苍蝇似的。

    “没事就去煎药,你亲自盯着,按照上面的配方,一丝一毫都不能差,差上一点,这救命的药,就会变成要人命的毒药!”

    叶奕枭俯身,在楚楚的眉间落下一吻,这才起身。

    *

    老夫人带着众位女眷,停在了院子的外面。

    “老夫人,少爷吩咐过,谁也不能进他的院子。”叶江将人拦了下来。

    “连老身也不行?”老夫人诧异反问。

    叶江摇了摇头,“还请老夫人赎罪,任何人不能踏入院子一步。”

    老夫人脸色沉了下来,二夫人上前一步,盛气凌人,“叶江,你别以为大少爷看重你,你就拿自己是个人物了,这里是叶府,老夫人是府中主人,这府里有什么地方是她老人家不能去的?”

    叶江依旧不为所动。

    “叶管家,祖母也是担心大哥,我们并没有恶意。你就让我们进去,如果大哥责怪你,你大可将事情推我身上,你看如何?”叶依依柔声解释。

    叶江软硬不吃。

    情况陷入了僵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许仙当儒圣〕〔吞界〕〔国师,公主又见鬼〕〔最强万界大穿越〕〔陆少的暖婚新妻〕〔蚁仙〕〔冰山总裁的峨眉保〕〔地球灭亡倒计时〕〔重生王爷:溺宠贪〕〔孽权〕〔从骑士开始进化〕〔月挽山河:明珠恨〕〔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之男神,有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