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鬼传人〕〔军宠俏媳妇〕〔试婚100天:帝少宠〕〔盛夏星晴始慕秦〕〔武道凌天〕〔魔改全世界〕〔遇见,傅先生〕〔觅仙道〕〔驭房有术〕〔抗联薪火传〕〔三国之帝霸万界系〕〔踏星〕〔全知全能者〕〔一字入道〕〔契约婚宠,秦少的〕〔邻家美姨〕〔火爆全才仙医〕〔头狼〕〔极品神医混花都〕〔我的极品女邻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44 我们回家吧?
    “叶奕枭,你这招顺水推舟,釜底抽薪,还真是厉害,是我小看了你。”封子安不慎平缓的声音中,还是能听出很多不服气来。

    叶奕枭上前一步,迎上了封子安的双眸,“不是你小看了我,只是,我能做到的,你做不到!既然你无发做到,那就请你今后安分一些,不要在我和楚楚跟前碍眼。”

    封子安移开了视线,“你还是先解决西凉的问题吧,否则,你跟西凉公主的婚约依旧摆在那里,不要忘记了,距离你和七公主成亲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

    “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了。”叶奕枭大步从他的身边走过,衣衫带过丝丝微风。

    封子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双唇紧抿着,没有说话。

    但是他知道,叶奕枭说的没错,他能做到的,他做不到,因为他是镇国公府的长子,他的出身,他的家世,都不会允许他只有一位这样出身的夫人。

    心底翻滚着浓浓的酸涩,封子安自己也搞不清楚,他是痛恨自己的无能,还是嫉妒叶奕枭拥有不顾一切的洒脱。

    连老将军和齐王是最先离开朝堂的,不过,两人很有默契的停在宫门之外。

    虽然同朝为官,但是因为年龄的关系,连老将军和齐王还真的是没有多少的接触,就算两人都站在宫门外,也是一左一右的站着,全程都没有半分交谈,只当对方可能有些什么事情。

    当看到叶奕枭从宫内缓缓走了出来,两人竟然同时向着前方迎了上去。

    齐王和连老将军相视一眼,有些诧异,刚回过神,叶奕枭已经迎面走了过来。

    “齐王,连老将军,不知二位有何要事?”叶奕枭问道。

    齐王原本背在身后的双手忽然放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大学士,本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大学士准予。”

    连老将军一听,已经发白的胡子一抖,“我也是一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叶奕枭有些疑惑,他这个马上就要被革职的人,还真不知道有什么能帮到这两人的。

    “就是本王府中那两个不省心的小子,非常担心楚夫人的病情,想去府上探望一番。”

    齐王一想起昨天被儿子和外甥齐齐围住,不停的在他的耳边念叨着想去看看楚姐,让他帮忙给他们楚姐出气,现在都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最关键的是,这两个混小子缠了他之后,又去缠他们祖母,搞得家里就没有一处安静的地方,正是因为如此,今日在朝堂之上,他才会帮楚楚说话。

    如果他要是不把这些事情解决了,估计这次回去,他们肯定还会缠着他,缠着他们祖母。

    所以,不论如何,就算是豁出去这张老脸,也得让叶奕枭同意这两个小的去探望。

    “阿枭啊,连珏那小家伙你也知道,你跟我们家连胜的关系也不错,你看看,是不是可以让他去府上看看楚夫人?”

    连老将军的态度就比齐王看上去要自然一些,毕竟他是长辈,而且,连胜跟叶奕枭的关系,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没有什么能够逃过他的眼睛。

    “原来是因为这样的小事,两位不用这么客气,他们担心楚楚,过来看看也是应该的,而且,私刻盗印一事,也多亏两位的帮忙,我替楚楚谢谢两位。”

    叶奕枭态度温和,温润有礼,全然一派书生气。

    可是,齐王和连老将军不禁嘴角一抽,交换了一个彼此心领神会的眼神,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人还能不知道吗?

    什么小事?

    就你那院子,高手林立,如果不经过你的同意,根本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他们今天不在这里客客气气的打招呼,稍后家里的混小子过去,你可能连门都不会让他们进好不好?

    *

    叶奕枭回到府中之时,楚楚已经醒了过来,正靠着床头,楚浅月小朋友站在床跟前,胖乎乎的小手拿着饭碗,正小心翼翼的喂着楚楚稀粥。

    叶奕枭的院子,一个丫鬟都没有,全都是小厮,再就是跟在叶奕枭身边的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侍卫,根本没有人能照顾楚楚,这个任务就被楚浅月小朋友接过来了。

    只见她每次只舀小瓷勺的一半,喂之前,还要轻轻的吹一吹,生怕烫到楚楚。

    “娘,我觉得这个黄瓜没有你拌的好吃,但是,我们现在不是在自己家,你就先凑合凑合,等回家之后,再吃自己的。”

    楚浅月喂饭的时候,嘴一直没停下,一直碎碎念。

    楚楚只是微笑着听着,看着眼前态度认真的小大人,心里软乎乎的。

    “娘,我觉得京城不好,我们才来这个没有多久,你就病了两次,等你病好了,我们回姥姥那个家好不好?”

    楚浅月稚嫩的声音,让楚楚心中微痛,她知道,这次是吓到她了。

    她想俯身将楚浅月抱进怀里,可是,却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楚浅月见状,脱了鞋,噌噌噌的爬上了床,很是乖巧的坐到了楚楚的怀里。

    真是贴心的丫头,楚楚拂过她的包包头,眼光很是温柔,“不要怕,娘是不会有事的。而且,你忘了,大舅舅和小舅舅都在京城读书,如果我们回去了,他们要怎么读书呢?”

    “他们都是大人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老师说过,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做,不能以为年纪小,总是假手于人!”

    楚浅月绷着肉呼呼的小脸,很是认真的说道。

    “噗——”楚楚忍不住笑出声来,她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头。

    “小丫头,如果这话被你大舅舅和小舅舅听到,他们会哭的。”

    楚浅月很是认真的摇了摇头,“不会的,上次娘累倒了,大舅舅和小舅舅就开始自己赚银子,不想娘那么累,这次娘被关起来了,大舅舅和小舅舅说,这里太危险了,我们都太小了,什么也不能做,还是回家好。”

    楚楚心中微颤,五味陈杂,酸涩中透着甜蜜,这些孩子虽然小,但是一个个却是真的关心她,担心她,为她着想的。

    “他们还说了什么呢?”楚楚的声音有些沙哑。

    “他们说回家也是可以读书的,家里又不是没有书院!如果我们回去了,家里有姥姥,姥爷,有罗爷爷,罗奶奶,还有罗叔,云姨,大牛书,春花姨,还有里长爷爷,还有周平叔叔,有很多人可以帮忙的。”

    楚浅月掰着手指一个一个的数过去,“可是在这里,只有学长。学长好像也没那么厉害,娘还是被关起来了。”

    听着这话,楚楚不禁嘴角一抽,闺女啊,如果这话让封子安听到的,估计他会骂人的,人家帮了你那么多,你这么评价人家,真的好吗?

    “娘,我们回姥姥家吧,不要待在这里了,这里都没有人帮忙。”楚浅月很是固执的坚持这个想法,在她的小脑袋里,只要离开这里,所有的危险就不存在了。

    在她的心里,京城这个地方很可怕,让她没有安全感。

    楚楚非常能体会她语中的茫然恐惧,如同她独自一人到异地工作一样,周围都是陌生的人,举目无亲,无人依靠,那种滋味,实在是太难受。

    她将楚浅月抱得更紧了一些,一手轻轻的排着她的后背,“闺女,你知道吗,人啊,不能总是待在一个地方,只能看到周围的这些人,虽然这个地方你很熟悉,很安全,但是,一辈子都待在一个地方,太无趣了。”

    “你知道吗?外面的天地很广阔,很美丽,外面有很多你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从来都没有欣赏过的风景,从来都没有品尝过的美食,那些山川,湖泊,河流,各式各样,五彩斑斓。”

    “虽然外面不那么安全,有时候会遇到一些困难,危险,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这些就一直待在那一方天地,那样太浪费生意,虚度光阴了。”

    “那遇到危险要怎么办?”楚浅月疑惑问道。

    “不知道你的老师有没有教过你这样一句话,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每到一个新的地方,你都会认识一些人,世间这么大,相逢就是有缘,你可以交到很多很多朋友,遇到危险,你可以求助朋友。”

    楚楚今天格外有耐心,连说话的声音都很温柔。

    “那娘在这里没有朋友吗?为什么娘被关进牢里,没有朋友帮忙?”楚浅月歪着脑袋问道。

    楚楚揉了揉她的脑袋,唇角不禁微微上扬,“怎么没有朋友?你学长,还有你初叔叔,叶一,璇姨……不都是朋友吗?如果没有他们,娘不会这么轻易出来的。”

    “那爹呢?娘你怎么没有提到爹,爹不是朋友吗?他们说,是爹冲进衙门,把你抱回来的。”楚浅月问道。

    楚楚脑中立刻浮现出叶奕枭那种清俊的脸庞,还有昨夜那啰嗦不停的声音,她不禁勾了唇角,“叶奕枭不算是朋友,你不是很讨厌他吗?既然我家闺女这么讨厌他,娘决定了,娘也讨厌他。”

    楚浅月好似找到了同盟,脸上露出了笑容,扭动着身子,手臂抱着楚楚的脖颈,贴了贴脸颊,“没错,我讨厌不守承诺,食言而肥的人。老师说了,不要跟不守承诺的人交朋友。”

    站在门外许久的叶奕枭眉头紧皱,周海究竟都教了他家女儿什么乱七八糟的?他现在把人带走,不让他教了,可以吗?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看了看手中的托盘,这才敲了门。

    楚浅月一听到当当当的敲门声,她噌的一下跳下了床,飞快的穿上了鞋,然后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床边,俨然一个小淑女。

    动作那叫一个迅速敏锐,看样子,肯定已经不止一次干过这样的事情,楚楚早就已经目瞪口呆,看着恬静的小美女,不禁嘴角一抽,她怎么不知道,她家闺女什么时候点亮了演戏这个技能呢?

    早将所有的一切收入眼底的叶奕枭,就如同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很是淡定的走了进来,“小丫头,你娘该喝药了,喝了药之后,需要休息,你到外面的院子找叶七玩,怎么样?”

    楚浅月看了看那还冒着热气的汤药,然后看了看楚楚,接着又看看了叶奕枭,乌黑的眼睛转了转,灵动的如同一只小狐狸,谁也不知道她在想写什么。

    想了许久,她终于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行吧,反正这个时间我也该去茶楼了。那娘,你好好休息,等我回来之后,我们再回家。不然我担心叶一叔叔算错银子,你知道的,叶一叔叔算数实在是一言难尽。”

    楚楚:“……”

    还好叶一现在不在这里,不然,恐怕他会哭的。一个算数比不过小丫头,已经不知道被小丫头嘲笑多少次了。

    话说,她家闺女什么时候这么毒舌了?专门戳别人的痛处,还真是越来越有叶奕枭的风范了。

    “你感觉如何?”叶奕枭很是自然的端着汤药,坐在的床边。

    “舒浅和叶六都诊过脉,我的身体究竟怎么了?这回你不要还跟我说,我是劳累过度,才吐血晕厥的?”

    楚楚没有接过汤药,那清澈的眸子凝视着叶奕枭,好似一眼看透他一般,“你在隐瞒些什么?”

    叶奕枭薄唇轻抿,眉间微蹙,好似在思考些什么。

    楚楚到是很是轻松的笑了笑,“我的承受能力还是很好的,就算是你告诉我我已经病入膏肓了,我肯定也不会灰心丧气的。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隐瞒我。”

    “不会!你不会有事的!”叶奕枭立刻说道。

    “舒浅对蛊毒很有研究,你看看我,我中了销魂蛊五年,叶六想了无数办法给我解蛊,但是,都没有作用,可是,舒浅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解了。”

    “她既然能救我,也就一定能够救你!放心,你不会死,绝对不会!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叶奕枭端着汤药的手臂竟然微微颤抖,褐色的液体在碗中打着旋儿,几次差点撒了出去。

    可见,他心中是有多恐慌。

    楚楚接过他手里的汤药,脸上依旧是风淡云轻的笑容,“所以说,我是中了蛊毒。”

    她仰头直接将药灌了下去,浓浓的苦味让她一张脸都皱到了一起。

    “万蛊之王,你中了万蛊之王,而且,这蛊毒本应该是在你娘的身上,你出生的时候,蛊毒选择了你,一直在你的身上。”

    叶奕枭说道。

    楚楚诧异,“可是,我那么小,中了蛊毒为何一直都没有死?不是说刚出生的小孩儿身体都非常脆弱吗?照顾常理推测,我应该活不到现在的吧?”

    “那是因为你娘够爱你,不然你哪还有命活到现在,祸害人间?”叶六推门而入。

    “你这话什么意思?”楚楚问道。

    叶六一派世外高人的姿态,“你知道什么是万蛊之王吗?”

    “你是不是以后都不想喝酒?”楚楚浅笑盈盈。

    叶六立刻身体站的笔直,“世间蛊毒很多,这万蛊之王却只有一个,蛊毒之中的王者,就是说它可以吞噬任何蛊毒。”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少爷之前身中销魂蛊之时,每次毒发,只要跟你在一起,少爷就不会那么难受,也不会昏迷那么长时间。”

    “万蛊之王可以伴随婴儿出生,自动选择对它有利的身体。你身上的蛊毒来源于你娘,而小丫头出生之时,万蛊之王认为小丫头的身体不适合它生存,所以,它依旧在你的体内。”

    “你说的这些,跟我为什么会活下来,有关系吗?”楚楚眼神有些犀利,吓得叶六浑身一个激灵。

    “要解万蛊之王,最好的时机,就是在成产之时,生产之时,是母体最为虚弱的时候,万蛊之王会认为这个身体不适合它生存,通常情况下,会选择婴儿为宿主,这个时候,是最有可能将蛊毒引出体外,然后消灭。”

    “但是,一旦时机没有掌握好,如果万蛊之王比婴儿出生的速度更快,在婴儿出生之前进入了婴儿体内,再想将它引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最佳的解蛊时间,也是最危险的。不过,不论怎么样,生完婴儿的母体肯定不会再受蛊毒的侵害。”

    “你的意思是,我娘解蛊失败,所以蛊毒就到了我身上?”楚楚分明是不相信这样的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女王嫁到:老公,〕〔傲娇总裁请别闹!〕〔神奇直播系统〕〔情定一生无悔过〕〔重生许仙当儒圣〕〔快穿之炮灰愤怒吧〕〔噬灵为尊〕〔极道仙术〕〔从骑士开始进化〕〔快穿我成了男神的〕〔透视神医女婿〕〔指尖上的神灵〕〔剑兮何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