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燕朝当祖宗〕〔混在大唐的工科宅〕〔醉卧河山〕〔罗衍传〕〔叶辰萧初然小说〕〔乡村透视小狂医〕〔肖少的蜜宠萌妻〕〔嫡女有毒:冷王爆〕〔仙界咒帝〕〔美女总裁的极品兵〕〔侠客管理员〕〔仙帝归来〕〔傲世武修〕〔疯魔厨神〕〔龙魂特工〕〔美女校花爱上我〕〔世子的崛起〕〔重生之都市仙尊〕〔星空大海之王座〕〔无上神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45 食言而肥的小人
    叶六摇了摇头,“这世上,有些人呢,可以为了自己的命,牺牲所有一切,但是,有些人,可以为了自己孩子的命,付出所有。”

    “我身中万蛊之王,却平平安安的活了这么多年,还生了一个女儿,肯定是因为,你娘压根就没有选择解蛊。”

    “什么意思?就算我娘不解蛊,那个什么万蛊之王肯定也会开始选择宿主,难道还可以阻止它本能的选择?”楚楚语中透着焦急。

    “没错,可以。”叶六凝视着楚楚,“但是,要以生命为代价,成产之时,维持身体的生机,抵抗因为生产之时产生的虚弱,针灸高手可以做到,不过,要以透支生命为前提。”

    “我猜想,当初你出生的时候,有一位神医用针灸的方式控制万蛊之王,想要让你平安出生,但是,期间可能出了什么事情,导致蛊王失控,进入了你的身体。”

    “因为之前挣脱控制的蛊王受到了重创,加上有神医为你医治,这才让你活到了现在。”叶六到是很想见见那位神医,能将针灸之术用到如此出神入化的,这世间,还真没有几个。

    “爹跟我说过,当初娘抱着刚出生的我,托福给他的时候,有人正在追杀她,还说,我娘嘱咐他,一定不能让我到京城来。”楚楚轻笑一声,视线在叶六和叶奕枭脸上扫过,“是不是很有意思?”

    “如果你娘在生产的时候,遭到别人的追杀,针灸被迫停止,蛊王是有可能趁着这个时间挣脱控制的。”叶六说道。

    楚楚撤下颈间的玉杯,手指认真的摸索着,感受着上面复杂的花纹,“我倒要查查看,这京城之中究竟哪个是我的敌人,究竟是谁连一个孕妇都不放过?”

    清冷的目光阴寒犀利,好似剑一般,煞气外放,气势骇人,那强大的压迫感,叶六还只在叶奕枭的身上体会过。

    叶奕枭见状,长臂揽过楚楚的肩膀,柔声说道,“不要去想这些事情,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身体,被让我——我们担心,只有身体养好了,才能做其他事情。”

    楚楚只是浅浅一笑,“你这是在跟我暗示,要和我春宵一度吗?”

    她一手摸了摸下巴,仔细打量着叶奕枭,很是为难,“怎么办?你的眉间少了朱砂,看着没有以前英俊了,所以,即便是春宵一度,你好像也不是一个好的对象。”

    叶奕枭额头上已经冒出了青筋,眼角不禁抽了抽:所以,他这是被嫌弃了?

    “我何时暗示这个了?”叶奕枭只能磨牙。

    “叶六不是说了,要解蛊,只能在生产之时,你让我现在养好身体,难道前提不是先怀孕?”楚楚无辜。

    叶奕枭只觉得脑壳疼,他用力磨了磨牙齿,忍住抓狂的冲动,这才说道,“舒浅的医术很好,她会有办法给你解蛊的。”

    “没错,我确实可以解蛊毒,但是,像你这种不守承诺的人,我自然也没有必要再信守诺言,为楚楚医治。”舒浅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满脸的怒火好似要杀人一般。

    “叶奕枭,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不守承诺,出尔反尔之人!我真是看错你了!堂堂大学士,竟然是一个违反承诺,食言而肥的小人!”

    “你竟然敢跟皇上提出退婚!你不是答应我,只要我帮楚楚解了蛊毒,你就跟成亲,成为和亲对象吗?你怎么能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堪比女高音的怒火,实在是让人难以承受,楚楚一手摸了摸耳朵,眉间紧皱,觉得有些头晕。

    “舒浅,你冷静一下!”叶奕枭双手捂住楚楚的耳朵,沉声说道,“没错,是我违背了我们两个人的约定。但是……”

    “什么但是?没有但是!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无义!要解楚楚身上的蛊毒,你就另请高明,我不干了!”

    舒浅目光凶狠,那眼神简直就如同要杀人一般,在她转身拂袖离去的前一刻,叶奕枭一个挥手,直接将房门关了起来。叶六也在下意识间,挡在了门前,拦住了暴怒离去的她。

    “舒浅,我知道,你是被逼着和亲,不得不到大明和亲,西凉,现在就只有你一个待嫁的公主,这个差事,你根本无法推脱。”

    叶奕枭站起身来,亲自倒了杯热茶,送了上去。

    舒浅却连看都不看一眼,“我也知道,过来和亲之前,你有一个爱人,你这样执意跟我合作,不就是想i借着我的名声,借着亲和的名义,将我们的婚事宣传的人尽皆知,最好能让你的爱人听到。”

    “你想知道,你爱的那个人,会不会为了你赶到京城,会不会为了你,放弃一切,在婚宴之前或者是婚宴上一起私奔?或者是用其他更加隐秘,更加安全的方法双宿双栖,我说的对吗?”

    叶奕枭再次将茶杯递到舒浅的跟前,幽深的黑眸极为锐利。

    “没错。”舒浅凝视着他的双眸,但是依旧没有接过茶杯。

    叶奕枭也不在意,“你有没有想过,你要和我成亲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个月了,这么长的时间,除非你爱的那个男人在深山老林,否则,这个消息他早就应该听到了,可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出现,这已经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不是吗?”

    舒浅眉头紧蹙,感觉喉咙有些发紧,看着叶奕枭手里依旧冒着热气的茶水,舒浅下意识的想要去接,但是,叶奕枭却在她的手指就要碰到茶杯的时候,伸回了手臂,让她碰了个空。

    舒浅:“……”

    “其实,维护两国和平,并不是只有联姻一条路的。如果你不用承担联姻的责任,你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找到你的爱人,将所有的事情弄清楚。”

    叶奕枭抿了一口茶水,然后将茶杯放到了桌子上,“如果他同样爱你,那你们就能好好在一起了,反之,你也可以彻底放下这个人,重新开始,这个结果不好吗?”

    “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办法解决这这件事情?”舒浅问道。

    “皇上可是说了,如果在婚期之前,你不能妥善解决两国之间的关系,那我们的婚事照常。就算你解决了,你也不再是朝廷的大学士了,只是一个庶民而已。这样做,真的值得?”

    舒浅嘴角上扬,态度却极为认真。

    “我做事情,一向只看想不想,愿意不愿意,从来不衡量其中的价值。”叶奕枭说道。

    舒浅却自嘲一笑:是啊,眼前这人跟那个人不同,如果是他,面对同样的情况,肯定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她都能想象到他会说什么,“这么做,不值得。”

    她背过身去,掩去眸间的湿润,“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情?我可听说,你在朝里的人缘不是那么好,应该有很多人想要看着你倒霉的。”

    “而且,单单是让你们的皇上满意可不行,如果对我没有好处,我又凭什么帮你救楚楚?”舒浅转过身来,再次变成那个高傲坚强的西凉公主。

    “听说你在西凉还有一个弟弟,因为极为聪明,颇受你父皇喜欢。比起一个女子的联姻,让西凉送来一个皇子做人质,不是更稳妥一些?”

    叶奕枭淡淡问道。

    舒浅震惊的看着他,“你早就想到了应对的方法?”看似疑问,语中却异常肯定。“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可怕?”

    “算计人心,功于心计,连你们皇上的心思,你都能算计的如此的清楚。”

    舒浅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不禁庆幸,她没有跟这人成为敌人,否则,就凭她这点小心思,到时候家还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楚楚,你不觉得害怕吗?跟这种精于算计的人生活在一起,什么事情都会被他看透,不可怕吗?”舒浅转头看向坐在床上,听得饶有趣味的人问道。

    叶奕枭忽然紧张起来,转头看向楚楚,等待着她的答案。

    楚楚膝盖微曲,一手托着腮,虽然身体虚弱,却随意慵懒,“可怕?唉,你不觉得这有这么聪明的人,才配得上我吗?”

    舒浅:“……”

    到底是谁给你的信心,让你说出这样的话?

    你的脸皮,厚度已经堪比城墙了好不好?

    叶奕枭方才紧绷着的清俊脸庞,却舒展开来,绽放出温柔的笑容,简直能闪瞎别人的双眼。

    被刺激的舒浅再次问道,“那叶奕枭为了放弃了大学士的官职,成为了庶民,你觉得愧疚不安吗?你如果真的爱叶奕枭的话,不是应该阻止他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事情,以仕途为先吗?”

    楚楚勾唇浅笑,“我为什么要愧疚?叶奕枭又不是小孩儿,不能正确思考。而且,原本我们婚期已定,是因为他出了差错,现在将事情修正到原本正确的轨迹,是他责任,不是吗?”

    舒浅这次是真的愣住了,为了爱的人,自我牺牲,这是她一直以来认定的,向楚楚这样的想法,她从来没有接触过。

    “叶奕枭做的决定,刚好证明了,我比试图更加重要,我不是应该高兴吗,为什么要愧疚?”楚楚笑着反问。

    “你……你……你太自私了!你怎么能只为自己的着想,丝毫不为对方着想?”舒浅纠结好久,才相处反驳的话来。

    她走到楚楚跟前,凝视着她的双眸,“难道你就不担心在将来的某一天,叶奕枭会后悔今日的选择吗?多年以后,他碌碌无为,然后后悔了今天的选择,从一个前途无量的大学士,变成了一个庶民,你要如何?”

    楚楚淡笑道,看向叶奕枭,“看来你虽然跟叶奕枭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但是,你并不了解他。他这个人,只要做了决定,就不会后悔。”

    叶奕枭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眼中的笑意也越来越温柔。

    站在中间的舒浅磨牙:这里还有一个人,请你们不要无视我。

    “可是,如果,如果他后悔了呢?”

    楚楚摊了摊手,笑的很是无辜,“后悔就后悔了呗,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逼着他做这样的决定。”

    态度淡然,语气从容。

    舒浅整个人都呆住了,感觉自己的认知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变成了渣渣。

    不是应该为了爱人好,而付出一切的吗?

    怎么到了楚楚这里,就变成了,什么都跟她没关系?

    楚楚看着她这般震惊的神色,忽然说道,“你很爱你心中的那个人吧?”

    舒浅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楚楚。

    “现在外面都知道你要和叶奕枭成亲了,可是对方没有半分消息,你看看,你什么都没有得到,甚至只是一点点的回应。”

    “身为女子,如果你自己都不珍惜自己,都不更爱自己,你指望谁来爱你?”

    楚楚最后的一句话,像是大石头一样,重重的敲在她的心头,脑中的画面不停的快速回放着,那个总是付出,不断让步的自己越来越清晰,可是,她心爱的男人,却连一句喜欢都没有说出口。

    “对了,还有一点我忘记说了,如果叶奕枭想做官,我也办得到,这并不是什么难题。”楚楚补充道。

    舒浅抬眼看着她,“你这牛皮,是不是吹得太大了一些?”

    楚楚叹了一口气,“有能力的人,就是这么寂寞,无人能够理解。”

    舒浅:“……”

    她已经不想再跟这个人说话了,不然,不被气死,就是冲击已有的认知。

    “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叶奕枭柔声说道。

    楚楚挑了挑秀眉,高兴起来。

    舒浅:“……”

    大学士啊大学士,请你坚定自己的观念好不好,这种摆明了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你也相信?

    “所以,我们之间的约定继续,楚楚的蛊毒,你费心了。”叶奕枭将话题拉了回来。

    “那就看看我弟弟是不是能平安到京城了?”舒浅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姐姐巴不得弟弟做质子的,还真稀奇。”楚楚感慨。

    “舒浅的弟弟年纪小,但是,很聪慧,颇得西凉皇帝的喜欢,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姐弟在宫里就便是没有母妃照顾,也能活的不错。”

    一直充当隐形人的叶六出声解释,结果得到了叶奕枭一记刀子眼,他可以亲口解释,不需要你代劳!

    叶六不敢吭声了。

    叶奕枭刚想接着说下去,便听到楚楚感慨,“原来如此,比起西凉的皇宫,对于舒浅的弟弟而言,京城应该是更加安全的地方,没有那么多心生嫉妒的皇兄,他的生活能更自在一些。”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其实,那个小皇子上次就差点被毒死。”叶六下意识的认同,结果得到的就是比刚刚还要锋利几分的目光,“叶六,你很闲?”

    “不不不,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楚楚的身体需要很长时间的调养,我去还要琢磨方子呢。”转身,逃跑,关门,一气呵成,迅速极为敏捷,生怕晚了一秒,就没命了。

    楚楚不禁失笑,“你没事吓唬他做什么?叶六这几天也忙坏了吧,你这么对他真的好吗?”

    “他很忙的,我只是提醒他,是他胆子太小了,不关我的事。”叶奕枭一本正经的解释,“我可是很和善的,整个京城都这知道。”

    楚楚嘴角一抽,千面狐就是千面狐,伪装技术高深,真是不知道京城之中,有多少人被这人欺骗了,还真是同情他们。

    “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皇上已经同意将私刻盗印写入刑罚,以后如果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就有依据处理,只要到衙门一告,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叶奕枭说道。

    “真的吗?没想到封子安的速度还挺快的,这才几天,就把事情解决了,人才啊!”楚楚整张脸都鲜活了起来,高兴不已。

    如果她现在能下床,估计能高兴的跳起来。

    可是叶奕枭的脸色却极为难看,“你是不是忘了一个人?修改刑罚,这么大的事情,封子安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之战神归来〕〔兵意铸道〕〔诸天妖商〕〔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