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云王雪〕〔女总裁的上门神婿〕〔追星少女易星辰〕〔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我什么都懂〕〔现在我很好〕〔宇宙最强矿工〕〔商女为妃:世子大〕〔都市极品医神〕〔重生之都市魔尊〕〔巅峰轨迹〕〔从流量到影帝〕〔穿越全能网红〕〔三界之城市猎人〕〔我真不想躺赢啊〕〔韩三千苏迎夏〕〔电影人传奇〕〔静静的你的爱〕〔狂婿〕〔一夜强宠:禁欲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47 你这样会找不到媳妇儿的
    夜幕降临,清风徐徐而过,带走了白日的暑气,凉爽宜人。

    叶家老夫人的院子很安静,叶奕枭踏着月色而来,叶老夫人已经等了他一天。

    “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了。”叶老夫人的语气很是严厉。

    “今天是有些晚,我就是过来看看,如果祖母已经睡了,那我明日再来。”叶奕枭笑着说道。

    “既然来了,那就说说那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跟楚夫人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在早朝上退婚?你知道你成为庶民的后果吗?”

    叶老夫人的声音一句比一句低沉,到最后,却不是愤怒的爆发,而是低沉的叹息。

    “小丫头是我的女儿,我和楚楚的女儿,这场和亲,原本就是我和舒浅之间的交易罢了,即便是毁婚,西凉那边也不会有任何微词,他们本就是战败的国家,只要能让皇上满意就可以了。”

    叶奕枭说道。

    “等等,那孩子看上去有四五岁了,你这么早就有孩子了,怎么什么都没跟家里说?”叶老夫人沉声问道。

    “这件事情很复杂。”叶奕枭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说道。

    ……

    “所以说,当初也是阴差阳错,你们才会在一起的。”叶老夫人感慨道。

    “如果五年前我没有遇到楚楚,可能我早就已经死了。”想起楚楚,叶奕枭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这就是上天注定吧,注定我和楚楚会相遇,注定我们会在一起。”

    叶老夫人皱眉,“可是,你为什么要毁婚?被贬为庶民,你知道这是什么严重的后果吗?”

    “祖母,圣上年纪越拉越大了,皇位也坐稳了,心思也越来越深了,很多时候,孙儿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护国公可是十几年前就开始回避朝堂大事,你看看初焕晨,虽然游手好闲,整日就知道玩乐,但是,护国公也从权利的漩涡里出来了,远比镇国公更让皇上放心。”

    叶奕枭说道。

    叶老夫人可不是普通的大家闺秀,能在京城之中以一己之力抚养三个儿子的女人,又没有让叶家彻底落寞,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虽然她现在年纪大了,但是,叶奕枭这样一句提醒,她也瞬间领会了其中的厉害之处。

    “你是说,你是故意的?”

    叶奕枭点了点头,“二叔在户部,三叔在兵部,我还是大学士,树大招风。如果我成为了庶民,叶家也就二叔和三叔了,这样稳妥一些,毕竟二叔和三叔在户部和兵部也不是能做主的,皇上应该会放心对叶家的戒心。”

    叶老夫人一脸怀疑的看着他,“我不要跟我说,你做这些事情其中没有那个楚楚的因素!”

    叶奕枭不禁失笑,“祖母就是祖母,明朝秋毫,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的眼睛。刚刚说的那些虽然很重要,但是,最关键的是,我要娶楚楚。”

    叶老夫人皱着眉头,“我不同意!我了解过楚楚的出身,一个农家女,怎么能成为叶家主母?不行!绝对不行!”

    “祖母,您是不是忘了,到时候,孙儿我也只是普通百姓而已。”叶奕枭笑着说道。

    老夫人瞪了他一眼,“我就知道,你早就算计好了!”

    叶奕枭淡笑不语。

    “楚楚既然救了你,还给你生了一个女儿,我们叶家也不是那种不懂得知恩图报的人家,你可以纳她为妾!”叶老夫人让了一步。

    “这可不行,我在皇上面前说过,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今生只能娶楚楚一人。祖母,您先不用着急,叶家主母的位置对楚楚而言,可能什么都不是!人家根本没放在心上!”

    叶奕枭有些无奈。

    “什么?她一个农家女,竟然不把我们叶家放在眼里!”叶老夫人心中升起了怒火,感觉自己受到了蔑视。

    叶奕枭站起身来,“祖母,我们叶家的架势在楚楚眼里,其实什么都不是,您也不用觉得她配不上我,镇公国家的那个,可是一直盯着楚楚呢,你家孙儿一个不小心,可能连媳妇儿都没有了。”

    “过几天我就是一个普通百姓了,二婶和三婶肯定坐不住了,祖母还是多管教管,被让她们太张狂才好,我们叶家,经不起风波了。”

    叶奕枭说道。

    叶老夫人点了点头,她守了这么多年的家,自然不会让它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情,出现任何变动。

    *

    楚楚是第二天一早醒来的,看着房间里熟悉的摆设,感觉有些懵,叶奕枭这么好说话,真的把她送回来了?

    “醒了?”清冷的声音响起,楚楚抬头看去,只见华盛正在一根一根的擦拭着银针。

    “动动身体,看看是不是还跟昨日一样瘫软无力?”华盛细长的手指,将最后一根银针放入针包。

    楚楚应声照做,不仅可以坐起身来,竟然还可以下床走动!她很是惊喜,“不愧是神医,叶六和舒浅都做不到的事情,你竟然可以。”

    “我是华家人,华家祖传的针灸之术可不是糊弄人的,但是,我也只是封住了你体内的蛊毒,而且,每隔三天需要针灸一次,治标不治本。叶奕枭不是很有本事吗,而且跟神医谷关系密切,你让他尽快把你体内的毒解了。”

    华盛说道。

    “他已经在努力了,万蛊之王,不是那么容易解的。”楚楚笑着说道,“这段时间,劳你费心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一直躺在床上。”

    华盛斜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这个时候你还这么体谅叶奕枭!这次蛊毒躁动,你已经开始侵蚀你的五脏六腑了,如果不能尽快解毒,就你这小身板,活不过两年!你知道吗?”

    楚楚弯了弯眉眼,“你是在担心我?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算是朋友了?”

    华盛很是嫌弃的扶了扶衣袖,“谁担心你了?我们只是交易好不好,我答应过你随叫随到的,也答应帮你解毒的。”

    楚楚捂嘴浅笑,“是是是,你没担心我,绝对不担心我,一点儿也不担心我!”

    华盛脸色微变,耳尖有些红,“你说的那个剖腹产的图纸可以给了我吧?如果不是看在这个图纸的面子,我才不会呆在这里?”

    楚楚笑着点头称是,“我知道,我知道。图纸在梳妆台的盒子里,你可以自己研究一下,不过我警告你,这个可不能轻易尝试,是会死人的。”

    华盛直接将盒子抱走了,“我不是庸医。”

    楚楚耸了耸肩膀,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穿戴好了之后,直接出了门,站在院中,张开双臂,做了一个深呼吸,空气就是好!

    她本想去厨房找些吃的,竟然撞上了到叶奕枭,而且是跟封子安和楚浅月对峙的叶奕枭。

    “大学士好算计!你一早就算计好了,要将十皇子送到京城做质子,是不是?”封子安问道。

    “这个重要吗?现在的结果是,皇上已经同意了我的策略,我跟舒浅已经没有关系,七夕我会迎娶楚楚,欢迎到时候你到府上喝喜酒!”

    叶奕枭笑容满面。

    封子安脸色铁青。

    楚浅月的是现在两人的脸上来回移动着,然后站到了封子安身边,“我娘不会跟你成亲的,我还没有原谅你,我娘才不会嫁给你的!”

    信心满满的叶奕枭有些头疼,他怎么忘记了这小丫头了。

    封子安却忽然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楚浅月的脑袋,“果然还是老师的好学生,老师说过,食言而肥之人不能轻信!”

    楚浅月点了点头,“没错,我最讨厌说话不算是的人了!”

    封子安更得意了,那叫一个身心舒畅,“老师回来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要去!我都很久没有见过老师了。”楚浅月一脸的惊喜,直接握住封子安的两根手指,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你去见老师,就这么空着手去,合适吗?”楚楚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娘,你能下床了!华叔叔果然没有骗我,他说你今天醒来之后就能下床走路了,原来真的是这样!华叔叔好厉害!比六叔叔还要厉害!”

    楚浅月蹬蹬蹬的跑到楚楚身边,抱着她的大腿,仰着小脸,激动的说道。

    “不能这么说,你六叔叔也很厉害,还有你浅姨,如果没有他们,娘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术业有专攻,不能单凭一件事情,断定这个人是不是厉害,知道吗?”

    楚楚柔声问道。

    楚浅月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就是说六叔叔和浅姨让娘醒过来,他们很厉害,华叔叔让娘可以下床走路,他也很厉害,他们三个医术都很厉害,对吗?”

    楚楚笑着点了点头,“不愧是我闺女儿,跟我一样聪明。”

    楚浅月挺了挺胸脯,小下巴一抬,“那是自然。”

    “娘,老师回来了,我要去老师家看望老师。不过我可不是空手去,我会带上老师布置给我的课业的,还有我的一些想法,要跟老师商量一下。”

    楚浅月小大人的说道。

    楚楚有些无奈,“难道你不应该带一些礼物吗?”

    “我这个乖巧上进的学生,难道不是最好的礼物?”楚浅月歪着脑袋问道。

    楚楚:“……”

    闺女儿,你这么自恋,真的好吗?

    “果然是你的女儿。”封子安笑着说道,“脸皮堪比城墙厚。”

    楚浅月:“我听到了!”

    封子安和楚楚禁不住大笑,看着嘟着小嘴,气呼呼的小丫头,楚楚一手抚着胸腹,一手搭在叶奕枭的肩膀上,笑的有些肚子疼。

    “你们再笑,我就生气了。”楚浅月那乌黑的双眸,露出凶悍的神情,不过,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只觉得非常可爱,奶凶奶凶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揉揉她的小脑袋。

    “咳咳!不笑不笑!没什么好笑的!”楚楚一手捂着嘴,强忍着。

    封子安一手握拳,抵在唇边,“咳咳,楚楚,你说的新酒呢?你不是说过,盗版写入刑罚之后,要给我尝尝你的新酒吗?”

    “哦——新酒,有的有的!你等着,我去拿。”楚楚给叶奕枭使眼色,两人齐齐转身,向着酒窖走去,再待下去,她根本忍不住笑意。

    “你酿了新酒,我都不知道。”叶奕枭语气有些酸。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楚楚笑着说道。

    “确实不少,华盛怎么会过来?”叶奕枭语气更酸了。

    “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我是中了蛊毒的?”楚楚挑眉问道。

    “华盛告诉你的?”叶奕枭诧异,“华盛心高气傲,而且曾经立誓,有生之年,不会踏足京城一步!你是怎么把他过来的?”

    “山人自有妙计!”楚楚得意的笑着。

    “我家夫人就是优秀,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家夫人手到擒来!”叶奕枭称赞道。

    “你叫夫人也没有用,什么时候你把你家闺女儿哄好了,我们什么时候成亲。”楚楚笑着说道。

    “有没有好办法?”叶奕枭有些头疼,没有养过女儿的他,对于哄小孩子开心,实在不擅长。

    “办法自然是有,不过费时费心费力,也不一定有用,你要试试吗?”楚楚转头问道。

    “那是自然。”

    楚楚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楚楚让宫余和项添将酒分了五份,不仅仅是封子安,还有周海,连家,齐王府,护国公府,都要送的。能将盗版一事顺利解决,大家都出力不少。

    自然,方西和陈掌柜的自然也不能忘记,没有他们在文人间造势,那些大儒也不会知道。

    叶奕枭看着这酒一坛子,一坛子往外面搬,围堵没有给他,不禁出言提醒,“你是不是忘了一个功臣?”

    “谁啊?”楚楚疑惑的看着他,“该想的我都已经想到了,还有谁?”

    叶奕枭磨牙,“难道你不觉得我也出了很大的力吗?”

    楚楚抿唇浅笑,眉眼微弯,然后踮起脚尖,在他的唇间落下一吻,然后飞快离开,“多谢多谢,这下满意了吗?”

    “不满意。”

    叶奕枭直接揽住了她的腰身,吻了上去。

    不过一个蜻蜓点水的吻,怎么能让他满足!

    酒窖里满是酒香,热情拥吻的两个人让酒窖里充满了一股甜腻的气息。

    酒窖外,刚办完两坛子酒的项添和宫余正停在门口,将里面的两人看的清清楚楚。

    项添刚想冲进去,就被身后的宫余拉住了胳膊,“你干嘛拉我?没看到夫人正被人欺负吗?”

    宫余嘴角一抽,语重心长道,“项添啊项添,如果你再这样,会找到媳妇儿的。这位可是夫人未来的夫君!”

    项添一脸懵逼,看了看酒窖,又看了看宫余,还是有些懵。

    宫余拍了拍他的肩膀,“干活去吧。”

    酒窖里,一吻结束,楚楚已经双腿发软,只能靠着叶奕枭才没摔倒在地。

    “你府中的下人,真是识相。”叶奕枭对于没有人过来打扰他们,很是满意。

    楚楚平复着呼吸,什么也不想跟这人说。

    最后,嫉妒心极强的叶奕枭直接将楚楚送到了书坊里,他亲自将酒拿给了封子安,让封子安送了他好几个白眼。

    *

    周海回京已有几日,因为盗版一事,他回京的消息早已经传了出去。

    刚好今日,几个老朋友相约,一齐登门看望,小聚一番。

    几人都是当世大儒,在文人的圈子很有地位,是大学问家,几乎各个桃李满天下,其中也就只有周海的学生最少,毕竟他曾经是阁老,每日公务繁忙,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收学生。

    仅有的几个学生之中,也就封子安名气最大,不过他现在是朝廷官员,不能跟在周海身边,也不能著书立说,流芳千古。

    几个老朋友总是拿这件事情打趣周海,这次也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罗依依与沈敬岩小〕〔绝世妖神〕〔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萧尘〕〔星云皓天剑〕〔山野汉子旺夫妻〕〔超级医生在都市〕〔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抢救大明朝〕〔黑化萝莉:将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