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鬼传人〕〔军宠俏媳妇〕〔试婚100天:帝少宠〕〔盛夏星晴始慕秦〕〔武道凌天〕〔魔改全世界〕〔遇见,傅先生〕〔觅仙道〕〔驭房有术〕〔抗联薪火传〕〔三国之帝霸万界系〕〔踏星〕〔全知全能者〕〔一字入道〕〔契约婚宠,秦少的〕〔邻家美姨〕〔火爆全才仙医〕〔头狼〕〔极品神医混花都〕〔我的极品女邻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48 当世奇女子!
    “老周啊,不是我们说你,早年让你多收几个学生,你就是不肯,当年有那么多才华横溢的好苗子特意到府上拜访,想拜你做老师,你到是好,将人统统赶走了,现在好了,身边连一个学生都没有!”

    说话的是黄振,“你看看我,到现在还有学生跟在身边呢。”

    白松:“我虽然没有学生常伴左右,但是,在京中的几个,时不时的就过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每次过来,都会带上好酒!今儿我特意带了一坛子状元红,一会儿大家尝尝看。”

    余斌:“我的那些个学生特别勤奋好学,已经有一个准备著书立说了,身为老师,我也是非常欣慰的。”

    周海的山羊胡子一抖一抖的,这几个老家伙真的是过来看他的吗?分明是过来显摆的!

    有学生陪伴了不起?

    有学生牵挂了不起?

    学生有出息了不起?

    看着三个老友这般高兴得意的模样,周海闷不吭声。

    白松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来来来,尝尝我学生特意送来的状元红,我们几个老家伙已经很久没见了。”

    正子这个时候,管家带着封子安和楚浅月走了过来,管家还没有开口,只觉得身边挂过一阵风,就见到一个小不点蹬蹬蹬的跑到了凉亭处。

    “老师!老师!我好想你啊!”

    周海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软乎乎的身子就停在了他的跟前,“老师,你身体怎么样?腰酸不酸?腿疼不疼?我怎么觉得老师都瘦了,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啊?”

    稚嫩的声音带着真诚的担忧,明明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娃娃,这一本正经的模样,还真是可爱,几个老先生家里也是有孙子辈的,看到楚浅月小朋友,一个个稀罕的不得了。

    周海笑呵呵的看着三位老友,“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丫头是我的关门弟子,她年纪小,以后你们可要多多照顾。”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小丫头虽然可爱,但是,作为学生,可就不那么适合了。是个女子不说,年纪还这么小。

    周海直接忽略了几人的眼神,转头看向楚浅月,“这几位分别是黄振,白松,余斌老先生,他们都是老师的朋友,如果以后老师不再京城,你遇到什么不懂的问题,也可以请教他们。”

    楚浅月很是认真的给三认行了一个晚辈礼,依次叫了过去。

    封子安打过招呼之后,便离开了,毕竟他是有公务的人。

    楚浅月扯了扯周海的衣袖,周海弯身,让楚浅月的小手能够放到他的耳边,“老师,怎么办?我就给您呆了礼物,没准备其他先生的。”

    周海一听,哈哈哈笑起来,他一手捋着胡须,笑着说道,“说说看,你都给老师带什么礼物了?”

    楚浅月掰着手指说道,“娘亲手酿的桃花醉,梨花酿,冷梅香,还有高粱酒和烧刀子,还有娘新做的枣糕和小蛋糕,本来是想拿一个有奶油的大蛋糕的,可是,娘身体不好,我不想让娘太辛苦。”

    “还有一套我娘研制的君子笺,娘就给我看过了一次,真的特别难得,举世无双!全天下就有这一份!”

    周海笑的是更加灿烂了,天知道楚楚来到京城之后,他有多少日子没有喝到美酒了。

    “你娘有心了!”周海感慨,“老白,今日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美酒!管家,把小丫头拿来的糕点每种拿一些上来,每种酒倒上一小壶。”

    管家让下人加了椅子后,领命离开了。

    “老周,我这状元红可是我那学生特意从江南运回来的,是老酒家的手艺,味道纯正,可不是什么酒都能够比得上的!”

    白松说着还喝了小半杯,那一脸享受的模样,就知道这酒的味道很不错。

    其他三人闻言也都抿了一口,黄振一口干了,“不愧是老酒家的手艺,听闻现在想要喝到味道如此纯正的状元红必须要亲自到老酒庄才行,虽然老酒庄位于江南,但是,无数好酒之人,还是不辞辛苦,不远万里,就为了喝一口老酒庄的状元红。”

    余斌放下酒杯,“你是好酒之人,你的学生有心了,竟然特意从江南带过来一坛子,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白松很是得意,“老周,你觉得如何?”

    “味道虽然不错,但是,跟小月月送我的佳酿比,差多了。”周海毫不留情的评价道。

    白松的眼睛瞪得老大,很不服气,“我白松品酒多年,能超过老酒庄的状元红的,我还真没尝过多少!我倒要看看,你说的佳酿极究竟如何!”

    黄振:“没错没错,究竟哪种酒更好,可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的,要综合我们大家的看法!”

    余斌直接从管家的托盘拿了一个酒壶倒了一杯,“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我先喝一口。”

    只是一口,余斌就没话了。

    黄振和白松一看,一人也拿了一壶,直接倒了一杯,然后喝了下去。

    黄振当下放下了酒杯,“好酒!好酒!确实比状元红好很多!”

    白松连连点头,丝毫没有自己的状元红被比下去的怒意,“老黄,老余,让我尝尝你们那壶,这里有五壶,那就是五种酒!”

    四个人几乎将每一种酒都尝了一遍,除了好,就是好,三人看着周海的眼睛都开始放光了。

    “我们这长时间没见,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回府的时候,别的不用,那桃花醉给我来上一坛!”黄振说道。

    “冷梅香,我要冷梅香!”这是白松的话。

    “还是烧刀子这种烈酒适合我!”余斌也毫不客气。

    周海的心里是要多高兴就有多高兴,“想都别想!这可是我的学生孝敬我的,总共也没有多少,我可是还要留着待客呢!”

    说道学生,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了楚浅月的身上,收一个女娃做学生,难道老周是因为这美酒?

    周海白了三人一眼,“被胡思乱想,小丫头是特别聪明。”

    三人明显不相信,不过楚浅月小朋友却非常高兴,伸手拿了一块枣糕,亲自递到了周海的嘴边,“老师,您尝尝这块枣糕,松软可口,陪着我娘亲自腌制的小菜,味道极好。”

    周海高兴的大笑出声,“来来来,别光喝酒不吃菜,楚楚的手艺很好,她做的东西,都是在别处吃不到的。”

    不能将酒拿回家,他们就在这里喝个够!

    想法确实不错,但是,在他们吃到楚浅月带过来的点心和小菜时,已经将刚刚的想法忘到了脑后。

    喝个够?

    酒可以他们明日再过来喝,可是这些糕点和小菜,肯定放不住,还是先吃了比较好。

    结果就是,明明四个老家伙是小聚一下,谈天说地,对谈学问,总之就是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但是现在,哪里还有人浪费时间说话,一个个的都在闷头猛吃。

    没办法,楚楚做的糕点都是非常松软的那一种,跟现在的糕点非常不同,很是适合老年人的牙口,还有那些个小菜,特别爽口,能解糕点的腻,可以说是糕点的最佳搭配。

    楚浅月就看着四个可以做她爷爷的人,从凉亭转战到书房,四人都靠在软榻上,吃的很是满足。

    周海没想到,这几个老朋友的胃口竟然这么大,桌上的糕点和小菜,全都空盘了。

    “老周,美酒加美食,你这学生收的不冤枉。”黄振感慨道。

    “口腹之欲啊!老周啊老周,小心你晚节不保!”白松提醒道。

    余斌到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凝视着楚浅月,“小丫头,你方才说你还送了举世无双的君子笺给你老师,拿出来给你余爷爷见识见识。”

    楚浅月转头看向周海,“这是我娘研究了好几个月才做好的,只有这一份,是给老师的。”

    那眼神,那语气,就差没直接说,你们不能抢了!

    余斌这回是真的有些嫉妒周海了,到了晚年,竟然还能收到一个如此贴心的学生。

    “放心吧,余爷爷从来不抢别人的东西。”

    楚浅月不放心的看了看黄振和白松。

    两人相视一眼,被一个小丫头提防,这感觉还真是新鲜。

    黄振:“小丫头,你那点东西,你黄爷爷还看不上眼!”

    白松只是轻哼一声,“我们活了快一辈子了,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还不上你送给你家老师的的礼物!”

    楚浅月这才放心,将她一直随身携带的四四方方的木盒端到了周海跟前,“之前有几个千金小姐到我们书坊要因诗集,说是那些诗都是她们参加诗会之时所作,我娘很是随意的看了看她们送过来的小册子,觉得那纸张实在是太普通了。”

    “我娘说,佳作应该有精美的纸张来配,所以才研究出一种特别精致的纸张,我娘称之为君子笺,娘说了,老师乃当时大学问者,而且,心系百姓,当以君子笺相配。”

    楚浅月的记忆力,绝对不是一般的好,楚楚平日里说的话,即便她只是匆匆听过,也可以记得清清楚楚。

    周海打开木盒,里面放着一小沓纸张,同正常书些纸张的大小一样,但是,却同现在市面上的纸上完全不同。

    只见纸张上的左上角和右下角印着两株墨兰,通透清秀,完全不耽误书写,四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独特的纸张。

    他们其中也有大书法家,而且是一字难求的那种,可是,就算是这样,白松也从来都没有用过这样漂亮精致的纸张。

    他用的通常是上等的白纸,没有任何花纹装饰,在就是帮着别人做好的画题字,可是像这样,纸张本身带有花纹,又不影响书写的,白松平生之年,还是第一次见。

    “不仅有墨兰呢,下面还有青松图案的。”黄振说道。

    “我这还有请苍竹和寒梅的图案的。”余斌扬了扬手里的纸张说道。

    “哎哎哎,看看就算了啊,这可是我学生送给我的,全天下,仅此一份,珍贵异常,坏一张就少一张,知不知道?”

    周海那叫一个身心舒畅,今天小月月可真是给他长脸了!

    白松:“老周啊,你们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

    周海抬手阻止,“不可能。”

    白松吹胡子瞪眼,“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就说不可能!”

    周海斜了他一眼,“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一开口,我自然知道你什么意图。”

    白松气呼呼的不说话。

    黄振接过话来,“你看看你这里有这么多张,分给我们几张就好,不要这么小气!”

    周海态度坚决,“这是我学生送给我的,我怎么能转送他人?不行不行!”

    楚浅月皱着眉头,“老师说过,君子当言而有信,你们刚刚答应过,不抢老师的东西的。”

    白松:“……”

    黄振:“……”

    余斌直接将目光停在了楚浅月身上,“小丫头,你还需不需要老师,你看看我怎么样?”

    楚浅月歪着脑袋看着他,“可是我已经有了一个老师了。”

    余斌继续说道:“我下棋可比你这位老师好很多,要不要跟我学?”

    “可是,我已经有了一个老师了。”楚浅月很是固执。

    周海笑眯眯的看着余斌,“你个老家伙,竟然还想跟我抢学生?方才你不是还看不上我们家小月月吗?”

    余斌脸红,气不喘,“美酒,美食,还有君子笺!什么东西都想着老师,这样的学生,请给我多来几个!”

    白松也凑了过来,“小月月是吗,白爷爷字写的很好,白爷爷可以教你写字!”

    黄振生怕自己晚了,“黄爷爷画画的很好,可以教你画画的。”

    周海气的胡子一翘一翘的,“你们几个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都靠边站,小月月是我的关门弟子,没你们的份!”

    “唉,我很忙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学那么多的东西的。”楚浅月叹了一口气说道,明明是个萌萌哒的小丫头,却硬是装成小大人,可爱极了。

    “你才这么大点,难道比我们还要忙?”余斌忍着笑意问道。

    “那是自然,我今天都五岁了,我要快点赚钱,多攒点嫁妆,不然将来会嫁不出去的!”楚浅月一本正经的说道。

    余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白松好奇的问,“你这小,要怎么赚钱?”

    感觉自己被小看了,楚浅月绷着小脸,“我现在每天都去茶楼里说书,多的时候可以赚到一百两哦!不过,我娘说一直说书是不行的,之后的故事我娘还没跟我说呢,不过,我这几天想了一个好办法。”

    “我们家开了书坊,也可以刻印,我想把故事写成话本,分成好多册,可是我发现,很多字我都不会写,所以,我就想画成图,加上我会写的字,这样很多向我这么大的小孩儿,或者比我还小的小孩儿,甚至一些不认识字的人,都可以看得懂。”

    楚浅月从海里掏出一个小本本,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周海,“老师,您帮我看看可以吗?我娘生病了,身体不好,而且铺子里还有很多事情,我不想让她更辛苦。”

    周海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满心安慰,“真是一个孝顺的好孩子,我是你的老师,你是我的学生,你写的东西,老师看看是应该的,不用不好意思。”

    周海其实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儿,就算是楚浅月再聪明,也改变不了她今年才五岁的事实。她记忆力超群,能将从楚楚那里听到的故事在茶楼里复述出来,他可以理解。

    但是,如果是画图写话本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当周海翻开书页,一页一页看过去之后,原本嬉笑的神色顿时变了,变得认真凝重起来。

    几位老友一看他这表情,纷纷凑了过来。

    黄振距离最近,“怎么了?怎么了?”

    白松拿起已经被周海看完,放到一边书案的纸张,“小月月还是小孩子,老周,你要宽容!要宽容!你知不知道?”

    余斌挤到白松身边,“给我看看,究竟画的是有多差,你脸色这么差!”

    三人本来是抱着劝说周海的态度挤过来的,但是,当他们一张一张传递看过之后,脸色跟周海一样认真凝重。

    宽敞明亮的书坊里,只有翻动纸张的声音,气氛凝重的有些可怕。

    楚浅月抿着小嘴,“老师,我每天都有练字的,可是写出来的字还是不好看,这不能怪我,我娘写的字也不好看,应该是我没有从我娘的身上遗传到写字的天赋。”

    “我娘画画就是这样的,虽然大舅舅和小舅舅也教了我,可是,那个(工笔画)太难了,我只会画我娘教的这一种(简笔画)。”

    “哈哈哈!我周海晚年竟然还能收到一个如此聪慧的学生,老天待我不薄啊!”周海手里拿着那一叠纸张,狂笑不止。

    其他三人这是第一次正是楚浅月,之前他们虽然羡慕周海能得到这么多好东西,但是,从来不觉得他收一个丫头做学生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但是,现在几人是真的羡慕嫉妒恨了。

    周海的学生不多,可是,这么一个小丫头,却是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天赋,小小年纪就已经开始著书了,假以时日,待到她长大,未来不可限量!

    “老余,怎么样?你就是怎么样?你的那个准备著书立说的学生,今年已经过了而立吧,你看看我家小月月,才五岁!五岁啊!”

    周海伸出一只手掌,反复强调。

    “喂,我那学生是著书立说,这丫头就是写个话本,用来赏玩,打发时间的东西,性质完全不一样好不好!”

    余斌强撑着面子说道。

    “余爷爷,您怎么能这么说?您是在歧视我吗?我觉得您说的不对。”楚浅月稚嫩的声音充满认真。

    余斌微楞,竟然敢说他不对!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一个小辈当面否定他的看法了?

    “你说说,我哪里说的不对?如果你能说服我,我就帮你修改你写的话本。”

    楚浅月忽然笑了起来,大大的酒窝儿很是可爱,她伸出右手,“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只听啪的一声,粗糙的手掌迎上了她胖乎乎的小手。

    “我知道,著书立说很了不起,就跟老师为了写《嫁接之术》一直待在我们村子里一样,为了造福百姓。可是,余爷爷,那些书虽然很有道理,但是能看懂的都是读书人,只有读书人才能懂得道理,也就只能造福读书人,那还有一些不识字的,或者是就认识很少的字的,他们怎么办?”

    楚浅月摊了摊小手。

    “我的图画书就不一样了,您看看,上面这么多画,就算是不认识字的,也能看懂,我认为,能看懂我的图画书的人,肯定比能看到那些讲大学问,大道理的书的要多。”

    “但是,你的图话书,终究只是话本而已,能看懂又如何?不仅不能造福百姓,连造福书生都做不到。虽然看的人多,但是没有任何意义。”

    余斌很是认真的说道,他说的很慢,说的很直白,生怕楚浅月听不懂。

    “余爷爷,您刚刚已经看过了,难道您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吗?我的图画书也是有道理在的。您看看孙悟空,为了能学到本事,下山,渡海,吃了很多苦,可是他都没有中途放弃,最后才拜师成功。”

    “这就告诉我们,做事情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只有坚持到底,克服困难,才能成功。”

    楚浅月开始了她的复述大法,这都是来京的路上,楚楚说完故事后,给他们将的。

    余斌皱眉沉思,“还有吗?”

    “孙悟空学到了本事,上了天庭,他不满意天庭的生活,仗着自己有本事,大闹蟠桃宴,那些蟠桃可都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的,他还掀翻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大闹天宫,最后被如来佛祖镇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

    “这就告诉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有些能力就做坏事,做了坏事,最后肯定要受到惩罚的。所以,要与人为善。”

    稚嫩的声音好似一滴水一般,敲在了书房之中,四人的心里。

    余斌笑了笑,“你说的对,是余爷爷说错了。”

    将为人处世的道理,予以简单直白的故事中,即便是不识字的人,看懂了这样的故事,就会受到一些启发,这可比著书立说要强得多。

    楚浅月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这是娘说的,不是我想出来的。”

    “我倒是很想见见你娘,会酿酒,能做美食,还会说故事,更感跟官员相对,还有一个你这么聪明可爱的女儿,当真是世间奇女子!”

    余斌感慨道。

    楚浅月笑的很是自豪,“我娘很厉害的,我娘什么都会,什么都懂!而且,只要是我们想做的事情,我娘从来都不反对。”

    “你这图话书就交给老师了,老师会帮你修正,但是,老师需要见过你娘,问你娘几个问题才行。”周海说道。

    楚楚正在铺子里核对这段时间的账目,就见自家闺女儿带着几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家走了进来。

    “娘,华叔叔只是说你能下床走动,可没说你能干活。”楚浅月垫着脚尖,一把按住柜台上的话本,皱着眉头说道。

    “那这些账本交给你,你帮娘算算?”楚浅月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没问题,我现在就算。”楚浅月噌噌噌的跑进柜台里,跳上了她专属的凳子,抽出一张空白的纸,就开始算。

    四人都十分震惊,虽然周海知道楚浅月的算学很好,但是,一个铺子的账目都交给她算,而且看情况,这样的事情还是非常寻常的,难道她就不怕账目算错吗?

    楚楚将四人带到了后院的亭子里,“你们不用担心,那丫头算数又快又仔细,还从来都没有出过错。”

    四人不禁嘴角一抽,该担心的难道不是你吗?这铺子又不是他们的,算错的银子又不是他们的,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女王嫁到:老公,〕〔傲娇总裁请别闹!〕〔神奇直播系统〕〔情定一生无悔过〕〔重生许仙当儒圣〕〔快穿之炮灰愤怒吧〕〔噬灵为尊〕〔极道仙术〕〔从骑士开始进化〕〔快穿我成了男神的〕〔透视神医女婿〕〔指尖上的神灵〕〔剑兮何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