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50 让人无语的一家人
    书香居里,叶奕枭陪着楚浅月画了半个时辰画之后,华盛紧绷着脸走了过来。“楚楚呢?”

    “没在房间休息?”叶奕枭问道。

    “别说房间了,整个后院我都找了一遍,连人影都没看到,你不是一向以她的夫君自称吗,怎么连人去哪里都不知道?”

    华盛气急败坏的嘲讽道。

    “我刚刚看到楚楚出去了,应该是去书市了,楚楚在床上躺了那么长的时间,可能是觉得闷了,想出门散散心,华神医,你是不是太过紧张了?”

    叶一说道。

    “你懂个屁!你们应该不会愚蠢到楚楚能正常走动,她就跟健康人无异了吧?”华盛忍不住爆了粗口,突然提高了的声音,让整个书坊突然安静了下来。

    “究竟怎么回事,说清楚。”叶奕枭冷声问道。

    华盛来回走了几圈,然后停在了他的跟前,“去年我给楚楚诊过脉,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她应该是中了蛊毒,可是,那个时候她同正常人无异。”

    “现在呢,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的身体竟然变成这个样子,你拿到就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吗?”

    “万蛊之王怎么可能会从平稳之突然活动起来?如果没有人蓄意刺激,万蛊之王是不会那么容易被唤醒的,楚楚的身体,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的这么虚弱!”

    华盛那锋利的视线凝视着叶奕枭,“暗中可定有对她不利的人,你现在竟然让她自己出去,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人趁机再次唤醒她体内的万蛊之王,她会怎么样?”

    “你是不是觉得她的命太长了?”

    “你太激动了,我的人,我自然不会这么大意,楚楚的身边有人保护,任何危害她的人,不会靠近她半分。”叶奕枭神色平静,幽深的眸子下是汹涌的暗流。

    华盛微怔,这样的叶奕枭,浑身透着强大的压迫感,带着凌厉的杀气,还真是可怕到了极致。

    “呦,都在这里呢,再商量晚上吃什么吗?人这么齐全!张婶今天晚上准备什么好吃的了?”楚楚一手提着一只烧鸡,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

    叶奕枭迎了上去,结果她手里提着的东西,温柔的笑着,“你最近几天只能喝粥,这只鸡就给我们做晚饭吧。”

    “不是吧?我这么辛苦的买回来?”楚楚看着已经到了叶奕枭手里的烧鸡,吞了吞口水,“我就吃一口也不行?”

    “不行,你现在半口都不行。”华盛走过来说道。

    楚楚只能看行楚浅月,可怜兮兮的问道,“你的鸡腿可以分我一口吗?”

    楚浅月看了看叶奕枭,又看了看华盛,“可以给你闻闻味道。”

    楚楚:“……”

    这日子没发过了!

    一场争吵就这么过去了,几人一起到了后院。

    “叶叔叔,我们家太小了,现在已经住满了,没有客房给你住,你晚上可是要回家住的。”楚浅月忽然想了起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她还没有原谅他,现在还不能让他住进家里。

    还没吃晚饭,就已经开始赶人了,叶奕枭觉得很是头疼,不过,为了争取到可以陪楚楚的机会,叶奕枭可是不会就这么放弃。

    “爹晚上可以继续帮你画图的,如果我回家了,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不然你怎么教我?”

    “娘说了,要早睡早起身体才会好,晚上就不要太用功了。”楚浅月态度坚决。

    “爹可以留下来保护你们,现在坏人那么多,爹留下来会比较安全。”叶奕枭垂死挣扎。

    “七叔叔会留下来,还有叶一叔叔,宫叔叔其实也很厉害的,六叔叔也就勉强凑个数吧。”楚浅月掰着手指数了过去,意思很明显,我们家厉害的人很多,不需要你留下。

    刚从药房回来的叶六将楚楚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什么叫勉强凑个数?什么叫勉强?他的武功就那么差劲吗?

    “小丫头,我刚刚可是都听到了,你这么说我,良心不痛吗?”叶六问道。

    楚浅月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一脸疑惑的看着叶六,“良心是什么?在哪里?”

    叶六:“……”

    果然是少爷的孩子,这喜欢捉弄人的性子都一模一样。

    “少爷,我查过了,当时衙门的那些捕快都没有问题,高升已经被皇上革职查办了,明天我再去查查他。”

    叶六说道。

    “查什么?”楚楚不解。

    “你在公堂上突然毒发,不是偶然现象,肯定是人为的,我正在查这个人。”叶奕枭说道。

    “那查到这个人,是不是就有可能查到谁是我娘?毕竟,蛊王只有一个,除非蛊王死了,否则,不会诞生第二个蛊王。知道我身中万蛊之王之人,肯定是知道我娘当年也是中了蛊王。”

    楚楚语速由慢变快,最后双手抓住叶奕枭的胳膊,激动的不得了。

    “不仅如此,对方如此针对你,想要刺激你体内的蛊毒发作,想必当初你娘身上的蛊,就是对方下的。”叶奕枭说道。

    楚楚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了起来,脑子仔细回想,“衙门大牢里我也接触了几个狱卒。”

    “都交给我,我一查便知,能引起蛊王暴动的,一是他畏惧之物:冰蚕。二是他最喜欢之物:蛊虫。”叶六说道。

    “冰蚕在七公主那里,只要调查一下,你接触的这些人之中,有没有人随身携带蛊虫,并且接触到了你,那个人就是要害你的那人。”

    楚楚的心情平复了下来,“辛苦!辛苦!今天晚上开一坛烈酒,保证你没喝过!”

    叶六顿时觉得一天的疲惫烟消云散。

    几人正往大堂走去,忽然,身后传来稚嫩的声音,“娘,姥姥不是在家吗,为什么你还要找娘?”

    楚楚顿时停下脚步,一手猛拍脑门,怎么忘了这个小丫头了。

    叶奕枭皱了皱眉头,揉了揉她刚刚拍脑门的手,“怎么对自己也下这么重的手?不知道疼吗?已经红了。”

    “不疼的,别那么大惊小怪。”楚楚说道,然后就看到叶奕枭那难看的脸色,接着说道,“下不为例。”

    叶奕枭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楚楚走了过去,蹲下身子,同楚浅月平视,柔声说道,“其实,娘有两个娘亲,一个在家里,那是把娘养大的娘亲;一个生娘的娘亲,不过还没有找到。”

    楚浅月点了点头,“那我呢,我也有两个娘亲吗?”

    “你只有一个。生你养你的人都是我,所以,等我老了,你要养我的。”楚楚很是认真的说道。

    楚浅月攥紧了小拳头,“我会努力赚钱的!娘,我的图话书应该能卖很多银子吧?”

    “这个要看大家是不是喜欢你的图画书了。你做得好,喜欢的人才能更多。”楚楚说道。

    然后就见楚浅月噌噌噌的跑到了叶奕枭跟前,“叶叔叔,吃完饭你就快点回家吧,早点休息,不要熬夜,那样对身体不好。”

    叶奕枭很是感动,伸手揉了揉她软软的头发,“小丫头长大了,懂事了,知道心疼人了。”

    楚楚却扬起大大的笑脸,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所以明天你一定要早一些过来,还有很多图都没有画呢。”

    叶奕枭:“……”

    原来是为了这个才让他早睡的,他感动的太早了。

    楚楚忍着笑,“你们先去大堂,一会儿就开饭了。”

    等大家都过了拱形月亮门之后,楚楚这才清了清嗓子,“别躲了,出来吧。”

    院子的另一处回廊,楚鸿和楚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这里,也不知道听了多久。

    两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红血丝,黑眼圈,一看就知道没睡好,就像是被霜打的茄子是的,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精神。

    “我说你们两个昨天晚上是去做贼了吗?”楚楚走到两人的中间,双手揉了揉两人的脑袋。

    “就是没睡好。”楚鸿低声说道。

    楚楚叹了一口气,“人不大,心思还挺重!你们刚刚已经听到了,我确实不是楚家的女儿,离家之前,爹也把身世告诉了我,说我是他捡到的。”

    楚轩和楚鸿的脸色忽然变得更加难看了,身子也是不禁一颤,虽然他们刚刚已经亲耳听到了这件事,可是,那只是跟小丫头解释的话,他们还是心中抱有一丝侥幸,可能是楚楚哄小丫头玩呢。

    现在听到这话,只是感觉心中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楚楚扫了两人一眼,“我说你们两个行了啊,不就是你姐我多了一个娘,怎么说这也是我的事情,你们这种震惊到怀疑人生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虽然两人被这个消息弄得十分难过,可是,听到楚楚这般随意的口吻,貌似还有些嫌弃的声音,也是有些不好了。

    “自然是因为我和姐姐不是一母同胞,难道这个不让人遗憾吗?不让人震惊吗?”楚鸿忍不住反驳。

    “就是就是。”楚轩在一边连连点头。

    楚楚一手朝着楚轩的脑门拍了过去,“你附和个毛线?我们本来就不是一母同胞好不好?”

    楚轩脸色微怔,然后好像是明白过来了,点了点头,“好像是的。”

    楚鸿眼角一抽,“姐,你看看,你把楚轩都打傻了,你们不是一母同胞,可是,却是血脉相连,可是现在,竟然丝毫没有血缘关系,镇静一下,遗憾一下,不是应该的吗?”

    楚楚另一手拍到了楚鸿的头上,“就你心思多,有什么的好震惊的?有什么好遗憾的?难道因为我和你们不是血脉相连,你们就不认我这个姐姐了吗?”

    “自然不是。”两人异口同声。

    “你永远都是我姐,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改变。”楚鸿态度坚定。

    “没错,我也永远都是小丫头的舅舅。”楚轩也是一样。

    楚楚将两人揽入怀里,“这不就得了!血缘什么的,那都不事儿,重要的是我们相处的感情和时间,这个是不会骗人的。”

    她的声音很是温柔,“不管我能不能找到我娘,也不管我娘究竟是谁,你们永远都是我弟弟,所以啊,你们在书院可一定要用功学习,姐姐我将来可是还要等着你们给我撑腰呢!”

    “姐,你放心,我们肯定会努力的,不会让你被别人欺负!我听小丫头说,叶家里的女子都很不客气的,到时候我肯定让他们一句话也都不敢说!”

    楚鸿说道。

    “姐,等到他日高中,我们就是你和小丫头的靠山,肯定不会让你在被轻视了去。”楚轩也是信心满满。

    “没错,我们肯定不会像叶奕枭那么不靠谱,竟然让你住了牢房,简直太无能了。”楚鸿对这个人也很是不满。

    “可不是,连你都不能保护,还想娶你回家,哪里有那么多的好事!姐,我觉得他不好,世子爷和封叔叔都很不错,不然你换一个夫君人选吧?”

    楚轩建议。

    楚楚一手覆着小腹,笑的有些肚子疼,叶奕枭啊叶奕枭,你知不知道,不仅是你闺女儿需要你攻克,这里还有两个呢?

    她默默为叶奕枭点了根蜡。

    “其实吧,叶奕枭还算是不错,而且,他也没有你们看到的那么无能,京城不必其他地方,很多时候会发生点意外情况的,我入狱的时候,叶奕枭并不在京城,这件事情属实不能怪他的。”

    楚楚觉得自己简直太善良了,竟然还为叶奕枭解释了几句。

    “姐,反正现在也没事了,找夫君还是要慎重,我会重新考量叶奕枭的。”楚鸿很是勉强的再次将叶奕枭纳入了姐夫的人选。

    “一定要慎重考核!不能让他轻易过关!这可是大事情!”楚轩一脸凝重。

    楚楚笑的更加灿烂了,他们这么好,一心只为她着想,就算是她体内的蛊毒不能解,她也要给他们找到足够的依靠,足够的保障。

    “这几天我怎么都没有看到齐全他们了?你们跟他们吵架了?”

    “不是,这几天你的身体不是不好吗,他们家里的长辈不让他们下学后过来,说是会打扰姐姐修养。”楚鸿解释。

    “原来是这样啊!明日你去告诉他们,如果喜欢过来就过来,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他们不想听小丫头讲故事了?”

    楚楚那是一语中的。

    “姐,你可不知道,我们这两天快被他们磨死了,非要我们回忆那个孙猴子的故事,你说我们你记忆力哪里有小丫头那么变态,说一遍她就记住了。我们可记不住。”

    楚轩开始不停地倒苦水,一看就知道是受到了什么摧残。

    楚楚忍不住笑了笑,“明日让他们过来吧,你就可以解脱了。”

    说完,楚楚跟两人一起走进了大堂。

    张婶的厨艺不错,加上楚楚心在的情况比之前好上了太多,大家心情都很好,加上又有美酒,一顿饭吃的很是满足。

    楚浅月小朋友一个人更是吃了两个鸡腿,加上她的图画书有老师帮忙修改,新的还有叶奕枭帮忙画,瞬间轻松了不少,她的心情也是非常好。

    叶奕枭自然也是看出了她的好心情,想着晚饭后带着楚楚去院中赏月,晚点回家。

    谁知道,楚浅月小朋友的记性那是没的说的,大家一离开餐桌,她就走到了叶奕枭的跟前,“叶叔叔,你该回家,天色已黑,你该回家休息了。”

    看着外面那皎洁的月光,再看看靠着软塌,翻动书页的楚楚,最后目光落在了态度坚定地楚浅月小朋友身上,只能无奈叹息,“放心吧,爹明日会早些时间过来。”

    这父女两个,一个自称爹,一个称呼叶叔叔,虽然很是诡异,但是,两人的态度都非常的坚定,十足的父女。

    叶奕枭看了楚楚一眼,对着她挥了挥手,算是告别之后,边转身离去,楚浅月就跟在他的身后。

    “我觉的少爷应该很快就会让小丫头原谅他的,你们看看,小丫头虽然固执,其实还是非常舍不得少的,我认为,小丫头撑不了多久就会投降的。”

    叶六感慨道。

    “我赞同你的看法,少爷都说了,明日会尽早过来,小丫头还是依依不舍的送少爷到门口,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你们说说,既然她这么舍不得少爷,干脆让少爷直接住下来不就好了吗?”

    叶一很是无语的感慨着。

    只有楚楚浅笑着看着两人一眼,“我说,你们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叶六和叶一同时看向她,“什么意思?”

    楚楚慵懒的喝着杯中的茶,“谁规定送人出门就是恋恋不舍的?”

    叶六微怔,然后说道,“送人出门自然不一定是恋恋不舍,也有人是讲究礼仪,但是,小丫头送少爷出门,肯定不是讲究礼仪!”

    “没错没错,反正都是自家人,讲究哪门子的礼仪!”叶一很是认同。

    一边的楚鸿听不下去了,“友情提示,小丫头还没有认可叶少呢,自然也不是家人。”

    叶一被怼的没话了。

    叶六给了他以一个白眼,“你什么脑子?你见过小丫头什么时候讲究礼仪了吗?这跟是不是自家人没有任何关系。”

    楚楚放下茶杯,唇角的笑意更加的灿烂夺目,一脸同情的看着两人,“我说你们两个就从来没有想过,小丫头亲自送叶奕枭出门,只是提防他阳奉阴违,不立刻回家吗?”

    叶六脸上的笑意僵住了。

    叶一脸上的表情扭曲了。

    楚鸿却笑出了声。

    “应该……不是吧?”叶六的语气非常怀疑。

    最后还是叶一叹了口气,“不愧是少爷的骨血。”

    叶六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大门的方向,莫名觉得楚楚的话很有道理,怎么办?

    什么依依不舍啊?什么很快就会投降啊?

    呵呵。

    不存在的。

    正在这个时候,楚浅月蹬蹬蹬的走了回来,速度之快,让人诧异。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没将人送到大门口?”楚楚疑惑的问道。

    “没有。”稚嫩的声音有些低落。

    叶六瞬间兴奋了起来,没就让送到大门口,看着人出去,那就肯定不是提防了,“小丫头,是不是舍不得你爹离开?依六叔叔而言,你直接让少爷住下不就好了,这样你就不用舍不得了?”

    楚浅月歪着脑袋看着他,眼神真挚,“六叔叔,你是不是酒喝多了,脑子都喝糊涂了?我送叶叔叔离开,是担心他表面答应我了,但是却藏起来不走好不好。”

    叶六:“……那你为什么没将人送到大门外就回来了?”

    提到这个,楚浅月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那是因为对手太强大,我还太小了,头没有他的大,想的没有他多!”

    叶六彻底傻了,沟通困难,不能理解,只能求助楚楚。

    “你叶叔叔没走?”楚楚也来了兴致,叶奕枭跟自己闺女儿斗心眼,还真是有趣、

    “走了。”声音依旧闷闷的。

    “那你为什么还不高兴?”楚楚不解。

    “娘,叶叔叔搬到我们家隔壁了,而且,我还看到我们家的墙上多了一个月亮门,叶叔叔直接从月亮门回他家了。”楚浅月说道。

    楚楚微楞,旁边的宅院可不是一般的大,听说之前是哪个侯府来着,因获罪,举家离京,宅院就空了下来,就隔壁那院落,能有他们这边四五个大!

    叶奕枭还真是大手笔,竟然能做到这一步,墙上开了个门,两家不就是打通了吗,这根一家有什么区别?

    楚浅月依旧是皱着眉头,“娘,我觉得叶叔叔耍赖。”

    “怎么耍赖了?”楚楚忍着笑。

    “他怎么能在我们家的墙上开一个门?多了这个门,我怎么觉得就不是两家了?”楚浅月很心疑惑。

    “可是,那也是他家的墙,他想在自己家的墙上开一个门,那是他的自由,我们也不能干涉。”楚楚几乎要忍不住笑。

    还没有察觉被自己亲娘忽悠的楚浅月小朋友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她的话。

    众人出了无语也就只能是无语了。

    无语楚浅月小朋友竟然如此防备自己亲爹,无语叶奕枭竟然能做到这一步,同样也是无语楚楚连自己闺女儿都忽悠。

    *

    话说季家书坊最近的日子很不过好,谢玉这个大掌柜的日子,尤其不好过。

    私刻盗印一事对季家书坊的冲击不是一般的大,季家书坊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名声,就因为谢玉想要跟书香居比较,想要断了书香居的后路,想要将楚楚一家人赶出京城,蒙上了污点。

    虽然这件事情,在季礼的周旋下,让谢玉逃了牢狱之灾,可是,季礼对谢玉这个小舅子却非常不满意,如果不是其中还有谢雨这个夫人在,很有可能,大掌柜的这个身份,谢玉都要是去了。

    要知道,谢玉虽然跟季家攀上了姻亲,当朝阁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力无边,可是,却没有给他弄一个一官半职,不是谢玉不想当官,姐姐谢雨的枕边风根本不顶用,不论她怎么说,季礼都没答应。

    最后无奈,只能让谢玉打理季家书坊。

    这也算是给了谢玉一条出路,要知道,虽然是行商,但是,书房跟一般的生意不同。

    书坊,卖的是笔墨纸砚,是书,这就让书坊的掌柜的,高其他商人一等,当世很多大书坊的掌柜的,多被世人尊敬。

    季家书坊又是经营了几十年的老书坊,加上季家还有一个阁老大人,在这京城之中,谁人见到几谢玉不给他几分面子?

    季家书坊的大掌柜的,不仅能赚到银子,而且还颇有面子。

    可是,经此一事,季礼的态度已经拿了出来,如果季家书坊再出现什么事情,那谢玉这个大掌柜的也别作了,趁早换人。

    这么多年的相处,谢玉自然是了解谢礼的,既然这话他已经说出口了,他就一定会照做。

    现在,书香居的名气日益增大,生意兴隆,尤其是在私刻盗印写入刑罚之后,一些读书人对楚楚更是推崇备至,称赞她有远见,造福后人。

    因为如此,书香居每日都是人满为患,连叶一总是不开窍的算数,都被逼得精进了许多。

    一时间,书香居不论是名声还是生意,都盖过了季家书坊,这让谢玉这个大掌柜的很没有面子,这几日出去应酬,也多有朋友调侃,这让他心情很是不好。

    ------题外话------

    那个,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