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52 不过雕虫小技而已
    “礼物自然是有的。”说着叶奕枭拿出了一张薄纸,递给了楚楚。

    “这是什么?情书?”楚楚接了过去,本想着抽回被某人十指相扣的手,打开这对折的薄纸,却没想到,叶奕枭加大了力道,硬是让她无法挣脱。

    楚楚无奈,这能单手抖了抖,原本对折的薄纸顿时展开,楚楚诧异,扭头看他,“房契?”

    “没错,等我们成亲之后,就搬进去。”叶奕枭柔声说道。

    楚楚笑眯眯的顺着混迹又将房契折了回去,“这个礼物我喜欢。”

    看着她好像是捡到宝贝的模样,叶奕枭不禁也扬起了嘴角,不过就是一处房产而已,看来以后可以多送送。

    *

    楚浅月小朋友有了新玩具,叶奕枭成功的刷了一波存在感,挽回了一点儿自己的形象,甚至两个人还一边在凉亭里乘凉,一边摆弄起积木来。

    这东西对楚浅月而言,非常新鲜,一开始,她连怎么玩都不知道,但是,叶奕枭只是随意教了她几句,她就可以玩得不亦乐乎。

    加上身边有叶奕枭在,父女两人想要合作完成一个院落,这一下午下来,两人两人不仅相处和谐,而且,配合的十分默契,时不时的还有笑声传来。

    这引得院子里的人啧啧称赞。楚浅月对叶奕枭究竟有多么排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态度转变的这么快,众人不禁笑着感叹,小孩儿就是小孩儿,送点新奇礼物,就能够哄得她们开心了。

    自然,大家看到了那所谓的积木,又看到了叶奕枭和楚浅月两个人的成果,不禁啧啧称奇,叶奕枭也真是宠女儿,这样的玩具他都想得到。

    看来两人大婚,指日可待了。

    楚浅月小朋友自然不知道这些人的看法,终于楚鸿一行人下学回来之后,她的园林终于组完毕。

    齐全,江扬,连珏,外加叶奕鸣四人终于再次到了楚楚家里,不过他们很克制,没有以前那么疯,说话的声音都控制在一定的音量上,生怕打扰到楚楚修养。

    虽然楚鸿和楚轩已经就这件事情劝了他们很多次,其实没有必要这般谨慎小心的,可是,这几个非常谨慎,很是珍惜到楚楚家这个得来不易的机会,生怕因为他们过来,导致楚楚不能好生休息,接下来的日子被禁止造访。

    楚鸿和楚轩也不劝了,他们直接到了楚楚专门给几人布置的书坊完成课业,完成功课之后,他们就可以找楚浅月,听她说孙猴子的故事了,这可是几人最期待的,等级可以跟期待吃各种小点心一样。

    楚鸿刚推开门,就看到楚浅月小朋友应在书房里了,霸占了长长的书桌的一大部分,身前堆着各种小木块,她正拿着两块尝试组装,而在她的右侧,是已经组装成功的漂亮房子。

    纵使他们都是出自名门望族,家族底蕴丰厚,每个人又都是家里的天之骄子,深受宠爱,可以说是极有见识,不至于被一些小东西迷花了眼。

    可是,看着由那形状各异的小木块组装而成的房子,看着楚浅月手里拿着两块形状不一的木块,咯噔咯噔的组装在一起,然后在重新拿起另一个块,找到小孔处,直接插了进去,立刻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几个人眼睛都直了,呆愣愣的站着,竟然忘记了出声。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神奇?”还是年纪最小的江扬反应最快,直接做到了长桌旁。

    楚浅月这才抬起头,扬了扬手里已经组装成功大半的石桌,“这叫积木,你别看这些木块不起眼,但是,不同的木块对接在一起,可以变成不同的物件,是不是很有趣?”

    江扬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她的身边,笑嘻嘻的问道,“这是楚姐想出来的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积木这么神奇的东西,肯定是楚姐想出来的,对不对?”

    楚浅月扬起小下巴,很是自豪的说道,“是我爹送给我的!让我可以不那么无聊,没事的时候可以玩玩。”

    这时几人已经围着长桌坐了下来,一个个毫不客气的上手,“你爹对你太好了,还费心思给你准备玩具,我爹就会说我玩物丧志!”

    齐全一边琢磨着两个这两个木块要怎样才能组装到一起,一边吐槽自家老爹。

    “我说你已经很好了,你可以齐王府唯一的少爷,将来可是要继承齐王之位的,齐王对你要求严厉一些,不是很正常吗?”

    叶奕鸣白了他一眼,很是憋屈的说道,“大哥真是有了女儿忘了弟,心眼都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以前怎么不见他给我准备些小玩具什么的?”

    楚浅月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玩的,你不要伤心。”

    “还是小丫头体贴,对叔叔好。”叶奕鸣总算是心里有些安慰。

    可是,谁知道楚浅月解释说道,“女儿和弟弟当然是不同的,我娘说了,女孩儿要富养,男孩儿要贱养,谁让你不是女孩儿呢?”

    叶奕鸣:“……”

    他就知道,体贴什么的,不存在的。

    几人早就已经忘记了到书房来是做什么的,直接加入玩积木大军,连一向自制力最强的楚鸿和楚轩,也被这各种拼接组装迷住了,直到楚楚和叶奕枭过来,几人才记起来还有功课这回是。

    “如果你们来家里做客,不已完成功课为第一准则的话,你们家里的长辈可不会纵容以你们每天过来玩闹。”

    楚楚声音清冷,同平日里的嬉笑温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四人垂头深思,没有一个人吭声。

    “虽然你们其中有人非常不喜欢读书,但是,你们都是家里的悉心栽培的后辈,将来是要成为家族的支柱的,如果你们到我这里玩物丧志,无心课业,这会让我很为难的。”

    “我们家已经有我大哥了,不需要我支撑家族的,我应该没关系吧?”叶奕鸣噌的一下就窜到了叶奕枭的身边,跟其他三位小伙伴分离开来。

    “如果这么说的话,齐王府将来是要大哥继承的,跟我也没有关系,我应该也没事吧?”江扬立刻抛弃了齐全,站到了叶奕鸣身边。

    “这么说来,我也有大哥,将军府的门楣,自然有我大哥扛着,是不是玩物丧志,我应该也没有关系。”连珏也站了过去。

    原本并行的四人,有三个已经站到了对面,就剩下齐全一个人孤零零的,看上去好不可怜。

    “你们还是不是我兄弟?有大哥了不起?你们这是气势老大!”齐全很是委屈的说道。

    “咳咳!”楚楚一手半握拳,抵在唇间,差点笑喷出来,不能怪她定力不够,实在是齐全这委屈巴巴的模样,太可爱了。

    “你们三个都给我站过去,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自己的大哥劳心劳力,就不想成为他们的左膀右臂,一同承担光耀家族的责任?”

    楚楚一眼扫过几人,生意依旧清冷。

    “楚姐,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就做功课。”江扬看了看可怜兮兮的大哥,立刻道歉。

    有了江扬开头,其他几人认错态度非常良好,一个个翻出了白纸,开始做功课,楚楚很是满意的点头。

    她就像是小学生老师一样,双手背在身后,绕着长桌慢慢走着,唇角微微扬起,一看就知道心情很好的样子。

    “叶奕枭,你确定这是你亲弟弟?不是外面捡来的?”楚楚指着叶奕鸣问道。

    叶奕枭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为何有此一问。

    叶奕鸣已经站起来反驳,“我自然是我哥的亲弟弟,同父同母,如假包换。”

    “那你的字怎么写得如此不堪入目,一点儿也不像你大哥的字。”楚楚问道。

    叶奕鸣脸颊微红,“我不喜欢写大字,也不喜欢练字,自然写的不如大哥,反正我是大哥的亲弟弟,不信你问我大哥?”

    楚楚转头看向叶奕枭,“是吗?”

    叶奕枭一手摸了摸下巴,深思道,“我年纪大了,记不清了。有可能真的不是。”

    叶奕鸣:“……”

    你肯定有一个了假的大哥。

    楚楚忍俊不禁,看了看其他人的字迹,除了楚鸿和楚轩还有齐全,其他人的字真的是让人一言难尽。

    “以后你们每天下学,如果想要到我家做客,就要跟叶奕枭学半个时辰的大字。”楚楚突然说道。

    “不要吧!大学士很忙的,怎么有时间教我们这些小孩子?”连珏立刻出声反对。

    “没错,没错!大学士有很多公务要做,我们怎么能占用大学士的宝贵时间呢?”齐全立刻补充道。

    江扬最机灵,“大学士,您平日里公务繁忙,极为辛苦,好不容易有了空闲,还是多休息为好,可以陪楚姐吟诗作对,后者陪小月月玩积木,这都挺好的。”

    楚楚紧握着拳头,让自己不笑出声,“你怎么不说话?”她看向一边沉默的叶奕鸣问道。

    “明知道结果,为什么还要挣扎?根本旧事浪费口水,浪费力气,楚姐你提出的事情,大哥什么时候有不答应过?”

    叶奕鸣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大哥那可不是一般的严厉,还没开始上课呢,他的手就已经开始疼了。

    “不错不错,还算是你有自知之明。”楚楚笑眯眯的说道。

    连珏还想垂死挣扎一番,“如果大学士没有时间呢?”

    “那不是还有我吗?”楚楚笑着说道。

    “楚姐你要教我们练字?”这会轮到叶奕鸣震惊了,他可是见识过她的字,惨不忍睹已经不足以形容了。“还是不要乱吧?”

    “我不能教?”楚楚挑眉反问。

    叶奕鸣顿时感觉到来自自己大哥那冷厉的目光,跟冬日寒风一样,让他不禁浑身一颤,“能教!绝对能教!”

    态度陈恳,言之切切。

    楚楚这才满意的笑了笑,“我教你们算学,省的以后你们账本都看不懂,被人贪了银子都不知道。”

    “可是……可是,我们还要画画啊!魔方和拼图的花样,还需要我们画呢,如果用半个小时来上课,那就没有时间画画了。”机智的江扬说道。

    “没有时间就别画了,你们家里缺这点银子?”楚楚忍不住给了他们一个白眼。

    “你们现在就应该好好读书,赚银子都是大人的事情,以后这些事情你们就都别管了。”

    “可是,小丫头都要自己画图画书,赚银子?”楚轩抗议。

    “你们跟我能一样吗?我能赚银子,你们不能。”楚浅月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

    “为何不一样?都是小孩子,而且,我们还你比大呢!”楚轩认真讲道理。

    楚浅月走了过去,同样认真说道,“我是女孩儿,你是男孩儿。我可是要给自己攒嫁妆的,不然长大了会嫁不出去的,嫁妆多一些,比较容易嫁出去。你又不需要嫁人,又不需攒嫁妆,赚什么银子?”

    楚轩嘴角一抽,疑惑的看着她,“谁跟胡说八道的?你嫁人跟嫁妆的多少什么关系?”

    楚浅月转头告状,“娘,大舅舅说你胡说八道。”

    楚楚:“……”

    楚轩:“……”

    楚楚眼角微抽,她要怎么解释,当时她真的只是随便一说啊!

    “嫁妆多,容易嫁出去,有问题吗?”叶奕枭及时帮楚楚解围。

    “没问题!一点儿也没问题。”叶奕鸣立刻抢答,他不停地给楚轩使眼色,得罪他家大哥,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楚轩很是固执,他很想赚一些银子,缓解楚楚的压力。

    “人做事,三心二意可不会成功。你可别把科举一事想的太过简单,赚银子的事情大人来就好,你们现在读书更重要,如果真的想帮忙,那就用功读书,早日考取功名。”

    叶奕枭说道。

    楚轩不吭声了。

    其他几个人已经过了新鲜期,是不是能继续做生意,赚银子,他们到不是很在意。

    在楚楚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在书院的成绩都是甲等,就给他们所有人一个惊喜,并且,如果他们表现好,就送他们一套积木。

    几个小孩儿正对这积木感兴趣呢,听到这样的承诺,想也不想,就这样应下了。

    事情貌似就这么定了下来。

    之后楚楚去刻坊轻点《修仙传》第二册的印刷数目时,叶奕枭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对那几个小屁孩那么上心?竟然还要给他们上课。”

    修长的手指抚过一摞摞的话本,“你弟弟也在里面呢,还有你至交的弟弟,你这么称呼,合适吗?”

    “所以,你想说你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督促他们上进?”叶奕枭问道。

    “这是一点儿,还有一个原因,你不觉得,从儿时培养的感情,会更加真挚牢固?”楚楚转头浅笑。

    “我自然不会平白无故的发善心,做好事。楚鸿和楚轩要走科举之路,结交朋友,扩张人脉,当然要从小时候抓起。”

    叶奕枭眉间微蹙,然后舒展开来,掩下眸中的担忧,“你说的没错,我喝初焕晨还有连胜,都是自幼相识。”

    “那你和封子安呢?你们不也是自幼相识吗?为什么你们之间的关系那么不好?”楚楚疑惑的问道。

    “只能说我小时候太优秀了,武比他强,文比他优秀,弄得他压力太大,你知道的,有些人就是会因妒生怨。”叶奕枭解释道。

    楚楚伸手掐了掐他的脸,“确实挺厚的,怪不得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叶奕枭握住她指节分明的手掌,态度坚定,“事实如此。我确实什么都压过封子安一头。”

    楚楚忽然敛起唇角的笑意,“可是,等你成为庶民之后,就是封子安处处压你一头了,你不后悔吗?”

    “当然不会。”没有犹豫,没有迟疑。

    楚楚握紧了他的宽厚的手掌,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在这个时代,对于男子来说,建功立业,加官进爵,是他们必生的追求,可是如今,叶奕枭为了换取跟她在一起的机会,放弃了努力的一切。

    朝中官员都说,叶奕枭将会是下一任的阁老,季礼将来的位置,肯定是他的。

    当朝阁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至尊的权利,无上的荣光,一切唾手可得,可是,他却为了她放弃了。

    之前面对舒浅的质问,她可以肆无忌惮的说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不论他将来后不后悔,都跟她无关。

    可是,她却一直很想问问他,如今终于问出了口,也得到了答案,心中那隐隐的担忧因为他的一句话,消失无踪。

    所以说,她还是很幸运的,虽然到了一个贫苦的人家,但是,有爱她的家人,懂事的女儿,肝胆相照的朋友,还有一个深情如斯的爱人,即便蛊毒解不了,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

    时间如白驹过隙,从盛夏,到初秋,京城依旧热的厉害,各大茶楼每天人满为患,季家书坊将要推出沈浪的《武神演义》的消息,早在十天前已经散了出去。

    已经书荒许久的京城人士,一个个的摩拳擦掌,就等着明日一早季家书坊开门,买来一本看看。

    茶楼里,楚楚正同张璇坐在茶桌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闲聊,好不悠闲自在。

    “楚楚,你可不知道,这段时间我都快被憋死了,祖母压根不让我出门,不仅如此,还让嬤嬷教我礼仪,女红,我都快疯了,下次等爹回来,我一定要跟着他回鸿雁关,京城这个地方真不是人呆的。”

    张璇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抱怨。

    “还真是辛苦你了。”楚楚很是庆幸自己不是生在这样的门第之家,不然,她肯定会疯。

    “可不是!”得到认同的张璇重重的点了点头,“对了,我怎么觉得这《武神演义》有点《修仙传》的感觉?”

    “同样的题材而已,你会有这样的感觉也不奇怪。”楚楚看了看台上的说书先生,浅笑说道。

    “我觉得也不怎么样,没有《修仙传》精彩。大家反映怎么如此激烈?”张璇不解的问道。

    “你不懂在看了精彩的话本之后,没有新话本的感觉,这好不容易出来一个同题材的,大家的期待值自然高了一些。”

    楚楚解释。

    张璇顿时身体前倾,双手放在了茶桌上,凝视着楚楚,“你有如何应对?季家书坊分明是在抢你的生意。”

    “不过雕虫小技而已,不值一提。”楚楚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

    态度肆意嚣张,轻狂高傲。

    张璇竖起了大拇指,“厉害!”

    前来查看客人的反应的谢玉,将楚楚的话听得一字不差,原本因为客人们狂热反应的欣喜,顿时消失了大半。

    他大步上前,“这不是楚夫人吗?听说你身体不适,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

    楚楚抬了抬眼皮,斜了他一眼,“我的身体还不是全拜大掌柜的所赐?如果不是大掌柜的,我又怎么会入狱,又怎么会糟这样的罪?”

    谢玉的抿着双唇,嘴唇气得直哆嗦。

    “为了赚银子,打印我们书香居这样的小书坊,大掌柜的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都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大掌柜的却是十足的伪君子!”

    温和的声音夹着笑意,好似在开玩笑,只是那随意的姿态中,眼神却极为认真。

    “楚楚——”低沉的声音充满怒火,谢玉狠狠的瞪着她,“这件事情已经有了定论,私刻盗印也不过刚刚写入了刑罚之中,在此之前,那便都是许可的!”

    楚楚却只是轻嘲一笑,“那大掌柜的以后行事可就要多多注意了,千万不要一个不甘心,又做起了私刻盗印的声音。”

    谢玉衣袖一甩,“笑话!我堂堂季家书坊的大掌柜的,有什么不甘心的?”

    “你心里应该明白的。你们季家书坊虽然是京城第一大书坊,不过,不论是生意还是名气,比起我们书香居来,属实逊色不少。”楚楚说道。

    谢玉冷哼一声,“妄自尊大!不过就是话本而已,你们书香居有,我们季家书坊自然也可以有,相比你刚刚也看到了,我们的《武神演义》可是很受欢迎的。”

    说着他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明日一早,《武神演义》便会在季家书坊出售,欢迎楚夫人前来看热闹。”

    “到时候,夫人就知道,你一个小小的书香居,在我们季家书坊面前,如同蚂蚁一样,微不足道。我们书坊的话本,绝对比你们更受欢迎,你们之前的那点成绩,放在我们季家书坊跟前,根本不够看。”

    谢玉很是张狂。

    楚楚却只是耸了耸肩膀,很是随意道,“那就祝你们话本大卖了。”

    围观众人:“……”

    你的眼神跟你所说的话,可是一点也不一样啊!

    “希望明日之后,你的态度依旧会这么肆意潇洒。”谢玉讥讽道,轻蔑的看了楚楚一眼,转身离开,不过只走了几步,便又停了下来。

    “如果到时候书香居在京城开不下去了,楚夫人可以联系,我们季家书坊肯定会出一个公道的价格,买下书香居。”

    放过狠话之后,谢玉胸有成竹的离开了茶楼。

    “靠,不过就是阁老的小舅子,竟然这么嚣张。”张璇很是生气,如果刚刚不是楚楚拦着她,她说不定会忍不住亮出拳头来。

    “你也说了,人家是阁老大人的姻亲,自然有嚣张的资本。”楚楚不咸不淡的态度刺激到了张璇。

    “这你都能忍?”

    “自然不能。”楚楚放下茶杯,脸上的笑容浓烈了几分。

    张璇眼睛一亮,“看样子你有好办法了?说说看,要不要我帮忙?”

    “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如果不是你的小作坊,就我书香居那几个工匠,怎么可能应付的了这么多的客人?”楚楚笑着说道。

    张璇却认真起来,“分明是你帮了我们将军府一个大忙。”

    “那些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士兵,根本没有活下去的能力,如果不是你出了这个主意,让他们学了刻印的本事,给你们书香居刻印话本,赚工钱,他们根本无法生存。”

    说着张璇站了起来,端着茶杯,“我以茶代酒,敬你,多谢。”

    楚楚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可是朋友,反正我去哪里找刻坊都是要找的,你们将军府有人,还靠得住,省了我的麻烦,分明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张璇又恢复了嬉皮笑脸,“那以后再有什么互惠互利的事儿,你可别忘了我。”

    楚楚沉默深思,许久之后,她忽然问道,“你祖母是不是很不喜欢你?”

    “唉,没办法,谁让我不是周歆那种名誉京城的才女?”张璇很是无奈。

    “那你将来嫁人,府里肯定也不会给你准备太多嫁妆。”楚楚垂眸分析。

    “应该不会吧,还有我爹和我娘呢?”张璇说道。

    “有备无患!自己能有点银子,那是最好的。”楚楚说道。

    张璇忽然笑了,很是狗腿的做到了她的身边,“楚楚,你这么聪明,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我们可以合作,开个铺子。”楚楚说道。

    ……

    话题成功被楚楚带偏了,两人直接回了楚楚家,然后就铺子里的问题,商量了起来。等到张璇拿着厚厚的一沓纸离开时,早就把楚楚将如何对付季家书坊一事忘到了脑后了。

    *

    次日一早,当街道两旁的铺子刚刚开门几,已经有人聚在季家书坊的门口了。

    谢玉今日难得起了一个大早,他赶到书坊的时候,书坊已经开门了,季家书坊虽然很大,但是,谢玉为了营造话本很受欢迎的场面,直接在两扇窗户处设置了专门卖好《武神演义》的地方。

    想要买话本的人不用进书坊,直接去那里就可以。

    这样的设置,让季家书坊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看上去,好不热闹。

    谢玉手握折扇,站在书坊门口,看着这样热闹的场景,谢玉满意极了。

    “还是你有办法,我就知道,你打理书坊,绝对没有问题。”谢雨从马车上下来,看到这般热闹的场景,很是满意的笑着。

    “姐,你就放心吧,书香居根基不深,也就是靠着两个话本打响了名声,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现在我们书坊也有话本了,看上去比书香居还要受欢迎,现在客人多到了我们这里,那个书香居支持不了多久的。”

    谢玉信心十足。

    “那就好!那就好!我等你的好消息。”谢雨笑着说道。

    “好消息!好消息!《修仙传》第二册开始出售了!书市书香居回馈老顾客,有神秘礼品相送,先到先得,送完为止!”

    “好消息!好消息!《修仙传》第二册开始出售了!书市书香居回馈老顾客,有神秘礼品相送,先到先得,送完为止!”

    “好消息!好消息!《修仙传》第二册开始出售了!书市书香居回馈老顾客,有神秘礼品相送,先到先得,送完为止!”

    ……

    不知道什么时候,整条街上出现了一群孩子,每个人手里拿着一张纸,一边跑着,一边高喊,声势浩大。

    季家书坊前的孩子尤其多,这一边高喊,一边发纸,一时间,好不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