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54 南柯一梦?
    《修仙传》第二册引爆了京城书坊市场。

    有了之前第一册的销量打底,这第二册更是备受关注。

    虽然书香居只是一个小书坊,即便已经扩张了刻坊的规模,招了一些刻坊的工匠,但是,加上提前刻印的数量,也就只能勉强供应京城的买家。

    每日书香居那都是客似云来,队伍排的长长的,但是,依旧有很多人买不到。

    连续三日之后,之前同书香居拿货的一些个小书摊,或者是小书坊的掌柜的,一个个推车的推车,赶车的赶车,停在了书香居旁边的刻坊。

    方西双手抱拳,拱手行礼,“夫人高义,照顾我们这些小书坊的生意,方某带大家道声谢。”

    “方掌柜的高看我了,我可是生意人,自然不会做亏本的买卖,我还是那句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钱大家一起赚,多好。”

    楚楚笑着回礼,她环视一圈,今日来了很多之前没有见过的生面孔,“但是——”她加重了语气。

    “我是一个守规矩人,也喜欢跟守规矩的人合作,私刻盗印,私自降价,或者是利用一些其他的旁门左道,除非你们做的足够高明,让我发现不了,否则,违法了我的原则,结果可是很恐怖的。”

    清冷的声音,冷厉的眼神,好似一把锤子,重重的敲打在众人的心上,让所有人都是心中猛颤。

    想到之前私刻盗印盛行,现在却没有一家书房敢再盗版,这可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子。

    想到季家书坊的下场,那可是当今阁老的产业,但是,楚楚一个贫民百姓,却硬是同季家书坊杠上了,结果呢,季家书坊生意凋零。

    听闻,书香居的背后是镇国公府。

    听闻,叶大学士为了跟楚夫人成亲,竟然当朝退亲。

    听闻,连齐王府,连将军,张将军,护国公府,甚至是曾经的周海老阁老,都跟这楚夫人有私交。

    这是一层层的关系网,一条条人脉,哪里是他们这些一心考科举,或者是落魄考生能比得了的。

    “夫人放心,我们都是读书人,都明事理,不会做那些不入流的事情!夫人愿意低价将这些话本卖于我们,还相信我们的人品,准予我们赊账,将话本卖完之后再来还钱,已经对我们多番照顾了,我们又怎会是那些不知好歹之人。”

    方西是牵头的,这里的很多书贩子,都是他带过来的,这个时候,他站出来表态,也是理所当然的。

    “夫人放学,学生就在长安街摆摊,平时卖卖字画,以求温饱而已,夫人所说之事,学生是绝对不会做的。”其中一个身穿补丁长袍的人站了出来。

    他是今天新到的,曾经跟方西同一个考场,两人曾经对谈学问,方西听说他近况不好,这才将他带了过来。

    其实,这次过来的人基本上情况相同,都是文人书生,在京城难以温饱,现在眼前有了一个可以赚银子的机会,又不用本钱,大家自然都十分珍惜。

    第一个站出来表明心迹之后,接二连三,很多人都站出来表态,就差对天发誓了。

    楚楚也不是圣人,也不是老好人,自然不会别人说什么,她就相信什么。

    “今日新到的每个人只能领两百册,你们可以将话本卖了之后,再来还买书的钱。如果是带了银子的,也不能超过一千册,毕竟这里这么多人,也要给别人分一点。曾经合作过的掌柜的,也可以赊账,但是,最多三百册。”

    此话一出,就代表楚楚同意跟这些人合作了。

    大家都是满心欢喜。

    这么受欢迎的话本可不多,单单就看书香居外面排着的长长的队伍就知道,这个话本有多么好卖,现在,谁家有《修仙传》第二册,那就是稳赚不赔的卖卖。

    如果这件事情放在其他铺子里,掌柜的恨不得将货捂得严严实实的,自己卖,赚得多,铺子里人气旺,还能带动其他物价的生意。

    这是所有商人的共同想法,毕竟,商人逐利,这样的想法没有什么不对的。

    但是,书香居却没有。

    为了照顾他们这些平日里生意不好的书贩子,很是大方的将话本拿了出来,低价卖给他们,让他们也能赚到银子。

    甚至是细心到让他们赊账,毕竟,这些人连温饱都是问题,又何来本钱呢!

    在这些文人心里,楚楚现在那就是大善人,大好人,跟菩萨没什么两样。

    文人,那是一个独特的圈子,现在朝廷也是注重文臣,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好话,可比一般的市井百姓好用的多。

    楚楚就站在刻坊的门口,项添很是谨慎的一个一个记下话本的数量和赊账的银子,生怕记差了。

    听着这些书生一声声的称赞楚楚高义,感谢楚楚的照顾和帮忙,称赞楚楚的善心,项添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笑的都可以看到牙齿。

    方西是所有人之中,数量最大的,他不缺银子,因为上次帮着家族和楚楚牵线,那话本一到江南,方记书坊跟书香居现在的情况那是一模一样,人满为患,生意兴隆,家里给了他很多银子。

    所以这次,一千册,他连眼睛都没眨。

    因为他买的数量最多,所以,被项添安排在最后,方西也不生气,他刚好有事情跟楚楚商谈。

    “楚夫人,你看这第二册都出来了,江南那边的货,咱是不是也可以准备起来了?”

    楚楚笑着看了他一眼,“《修仙传》第二册才卖了三天,今天也不过第四天,江南距离这里何止千里之遥,你叔叔怎么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方西很是地方承认,“那不是有我在京城吗?叔叔前几日来信,那一万册可是非常受欢迎,我觉得你这次可以准备两万册,还有之前的《仙侠逍遥传》,我叔叔也非常感兴趣。”

    “没问题,价钱不变,但是,具体的书香你要敲定之后告诉我,我这边也是需要准备的,这么多书,刻印也是要很多时间的。”

    楚楚一口答应了下来。

    方西很是高兴,他又完成了一件大事,楚楚还真的是他的贵人,因为帮着家族签了一条线,目前来看,还是一条非常有前景的线,家里的人对他的评价也是噌噌噌的上涨,他在家里的地位也是越来越高了。

    等到最后将方西的一千册装车送走之后,已经是中午了了。

    项添身上的长衫早就已经湿透了,额头上更是布满了汗水,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异常的灿烂。

    “感觉如何?”楚楚站在树荫下,轻声问道。

    “非常好!我还是第一次经手这么大的事情,生怕出什么纰漏。”项添挠了挠头发,憨厚的说道。

    “一回生,二回熟,以后这样的事情多着嗯,你会习惯的。”楚楚笑着说道,转身向刻坊里走去。

    项添立刻跟了上去,“可是我不明白,夫人为什么要把话本卖给那些人,我们自己卖也是可以的,反正客人肯定会在我们这里面,其他地方他们也买不到?夫人你太心善了。”

    “心善?”楚楚诧异的看着他,“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你家夫人我可是商人,将这些话本卖给特曼,自然是为了赚银子。”

    项添停下了脚步,一头雾水,“可是,如果我们自己卖,我们赚的肯定会比想现在更多!我们自己卖,一本可以赚二百文,卖给他们,一本我们就只能赚一百文,明显就是自家卖更赚一些。”

    他追了上去,“夫人你就别骗我了,为善不为人知,还照顾那些书生的面子,夫人您真的是品行高尚。就是一个大好人!”

    楚楚很是无奈,抬手就是敲了一下他的脑门,“项添啊项添,脑子是个好东西,不用会生锈的,你就看到了我们单本赚的银子少了,那你就不能算算,如果我们书坊自己卖的胡,要多长时间才能卖到这么多的银子?“

    项添皱了皱眉头,一手摸了摸刚刚被敲打的脑门,开始思考。

    “我们一上午就卖了将近两千两,这三天我们卖了一千二百两,所以说,如果放在铺子我们要赚这两千两需要五天的时间。”

    “可是现在夫人把话本卖给那些书生,既不耽误我们书坊的生意,还可以另外赚两千两。”

    楚楚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还算不笨。不过,其中还有一个好处,京城这地界这么大,我们书香居在书市这边,那西边的人想要买,就要走很远,这些书贩子遍布京城,可以大大方便百姓。”

    “你想想,京城这么多人,并不是每个人都看过《修仙传》,肯定还有很多人没有看过,有了这些书贩子,可以增加《修仙传》知晓度,你想想,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修仙传》,他们会不会想要从头看起?”

    楚楚循循善诱。

    项添恍然大悟,“所以,这些人会重新面《修仙传》的第一册!”

    “那我是不是应该开始印刷第一册了?可是,现在刻坊都在刻印第二册,就这样加班加点,也就只能勉强供应书坊每日的销售。”

    “走的时候方掌柜的还说,他有一个同窗好友,家里也是开书坊的,明日从山东过来,到时候他会带人过来,这笔生意要是成了,那岂刻坊根本供应不上啊?”

    项添急的开始挠头发。

    楚楚坏你心思的笑了笑,“咳咳,你可不要忘记方记书坊,江南那个,他们手笔也不小,上次就光是尝试,就是一万册呢。这次……”

    “天啊!天啊!这要怎么办?怎么办?夫人,你说我们现在开始招工匠,还来得及吗?”项添问道。

    楚楚靠着椅背,浅笑说道,“你难道不觉得,比起招人,刻坊里的纸和磨才是最重要的吗?”

    项添倏地站直了身体,“我马上就去催货!这么多的话本,纸绝对不能缺!不能缺!”

    看着他急匆匆的跑出刻坊,楚楚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么开心?”叶奕枭走了进来。

    “你不觉得项添很好玩吗?”楚楚笑道。

    “在我的面前,提到其他男人,我会吃醋的。”叶奕枭走到她跟前,一本正经的说道。

    楚楚给了他一个白眼,“项添就是一个小屁孩儿,哪里称得上男人?”

    “可是你很相信他。”叶奕枭皱眉说道。

    “他挺机灵的,多锻炼锻炼,应该可以独当一面,书坊的声音这么好,我不培养几个掌柜的,那岂不是要类似我?”

    楚楚说道。

    “你需要人,可以给跟说,叶记商号的掌柜的可不少,不用培养,直接就用。”叶奕枭说道。

    楚楚抿唇浅笑,“那你把叶江给我?”

    “他不行,他太笨了。”叶奕枭一本正经的说道。

    楚楚眼角直抽,“叶江知道你总在背后这么黑他吗?”

    叶奕枭:“我是一个诚实人的人,说的是实话,叶江确实太笨了。”

    如果不是这么笨,怎么到现在都查不到究竟是谁故意引动楚楚身体里的蛊毒?还有那个高升,就这么消失了,无声无息,一个大活人,怎么到现在还找不到。

    楚楚心里默默同情了一下叶江,“我的人,我还是自己培养,这样用的比较顺手,还有,叶江的算数都不及小丫头呢!小丫头一个时辰核对的账本,叶江得花上半天的时间。”

    叶奕枭只是微微叹息,“走吧,华盛已经等了你很久了,今天需要针灸,你是不是忘了?

    楚楚莫名心虚,不过,态度却十分坦然,“没有!我没忘,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会忘?我们快走,华盛的脾气可不是很好,让他等太久,这个人会暴躁的。”

    叶奕枭很是无奈,没有戳穿某人蹩脚的谎言。

    华盛这个人不能说脾气不好,只能说,他太痴心医术,对其他任何事情就不在意,如果不是楚楚能在开刀一方面给他一些建议,他可能根本不会破了誓言,到京城来。

    针灸的时间很长,也十分耗费精神,每次针灸基本上都要两个时辰,每次一结束,他也是需要休息很长时间。

    华盛跟很多郎中一样,给病人看诊的时候不想外人在场,叶奕枭每次都守在楚楚的房间外,只要华盛一出来,他就立刻进房间,确认楚楚没事之后,才会离开。

    但是这次,华盛明显比之前更加虚弱,额头上的汗水更是多的吓人,但是他却扯住了叶奕枭的手腕,没让他进去。

    叶奕枭诧异的看着他,“有事?”

    华盛做了一个深呼吸,“楚楚的情况不是很好,这次针灸比之前两次都要困难,蛊王有活跃的迹象,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它控制住。”

    “怎么会这样?之前的情况不是很好吗?”叶奕枭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后悔,他怎么就没学医?不然此时也不会这样束手无策。

    “之前的情况是很好,那个西凉的公主也的确很有手段,但是,那都是之前,现在的情况是,如果再这样下去,不出一个月,她体内的蛊王就会彻底活跃,不受控制。”

    华盛说道。

    叶奕枭眉头紧皱,接连二三都没有好消息,高升消失在京城就这么消失了,其他狱卒,犯人,捕快,都没有任何问题,调查故意催动蛊王一事陷入了困局。

    现在,楚楚的体内的蛊王又有了活跃的迹象。

    “按照你的诊治,会不会是楚楚这三日碰到了什么人,碰到了什么东西,才会导致现在的结果?”叶奕枭问道。

    “极有可能,我对我的针灸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如果不是有人从外界催动蛊王,蛊王应该不会有活跃的迹象,只是不知道对方是有意还是无意,毕竟,只要是烈性剧毒,蛊王都喜欢。”

    华盛说道。

    “不管对方是有意还是无意,查查就知道了,我不相信巧合。”叶奕枭眸间闪过一丝寒光,冷的渗人。

    “叶四,叶五。”

    院子忽然出现了两个身影,好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没有任何征兆,真正做到了无声无息。

    “把楚楚这三天内接触到的人,去的地方,在外面吃的东西,细数列出来,让下面的人查,一样也不许漏。”

    森寒的气息异常的凛冽,连华盛都不禁心里一颤,他转头看了看楚楚卧房的窗户方向,难得勾了勾唇角,无声的笑了笑。

    “等楚楚醒过来,让你的人过来看看,还有那个西凉的公主,或许他们有不同的看法,还有,你提醒一下楚楚,她答应我那个什么酒精什么的,是不是应该给我了?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华盛打了一个哈气,便出了楚楚的院子。

    大家都在为楚楚的身体着急,就楚楚一个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二天起来,照旧忙碌着,该干嘛干嘛,丝毫不搜影响,唯一反常的就是,叶奕枭更粘人了一些,几乎她在哪里,这人就跟着去哪里,楚楚很是无奈。

    不过外人看来,只是两人的感情好,如胶似漆,不愿意分开。府里的人看到只是羡慕两人的感情好,没再说什么。

    但是,初焕晨过来的时候,楚楚正在书坊伏案写作,叶奕枭就站在她旁边,不是喂水果,就是喂糕点的,见识黏糊的不像话。

    “我说叶奕枭,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竟然做这等……这等……下人做的事情,是不是有些自降身份?”

    叶奕枭还没有说话呢,只听啪嗒一声,楚楚放下了笔,斜了一眼坐着喝茶的初焕晨,“我说世子爷,怪不得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连个夫人都没有,还真是凭实力单身。”

    “我那是看上不京城的平日里只会装腔作势的官家小姐,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呆板,无趣,我初焕晨的夫人,怎么能是这样的女子?”

    楚楚一脸无语的摇了摇头,“就你这样的想法,估计也就只能找到安歇呆板,无趣,平日里只知道三从四德的女子了,有点想法的女子,估计也看不上你。”

    “哪里像我们家叶奕枭会照顾人,唉,原本我最近还想了一个水果蛋糕的方子,本想着今日交给你,给那点心铺子加点新品。”

    楚楚一脸的惋惜。

    初焕晨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虽然这段时间点心铺子的生意很好,连带着就酒楼的生意也好了很多,这段时间,铺子里虽然又上了几个新品,不过,新品越多,生意越好,他一点儿也不嫌弃。

    “什么水果蛋糕?有成品吗?能尝尝吗?”

    楚楚摊了摊双手,“世子爷可是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自己解决的?我不过就是一个弱女子,您哪里用的上我?”

    男子汉,大丈夫的初焕晨立刻双手抱拳,不停的朝叶奕枭使眼色,“我的错,我的错,你们那是感性好,情比金坚,情意绵绵,我孤身一人,不懂!”

    楚楚转头看了看叶奕枭,“你要不要原谅他?”

    初焕晨瞪大了双眸,继续给叶奕枭使眼色:当然要!当然要!

    叶奕枭却温和一笑,“世子爷不诚心啊。”

    初焕晨:“……”

    叶奕枭!你心怎么这么黑?就这么对兄弟?

    楚楚微微一笑,很是无奈,“你听到了,他还没原谅你。”

    初焕晨很是憋屈,好赖他也是堂堂世子,这一对都是心黑的,黑的没边了。

    在初焕晨敬茶谢罪之后,终于让这两人满意了,楚楚才将方子交出去。

    初焕晨将这个月的分红拿了出来,笑呵呵的说道,“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能相处这么多不同的糕点,我家老爷子一向不喜欢吃糕点的,都喜欢上了,现在朝中大臣每天买不到,都堵到我们王府了。”

    “跟朝中大臣来往,你就不担心被皇上猜忌?”叶奕枭问道。

    “当然怕啊,你看看我现在都变成纨绔子弟了,护国公府的情况才好上一些,这不,我家老爷子起前几天进宫,把那糕点一样拿了几个,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猜忌是没有了,但是……”

    初焕晨不好意思的看着楚楚,又看了看叶奕枭,有些为难。

    “宫里的贵人吃上瘾了?”楚楚挑眉问道。

    初焕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也知道,现在我们就一家铺子,距离皇城还老远呢,让宫里的太监每天出来买,虽然也可以,但是,你这么聪明,应该也知道,入口的东西,一个不小心,会出问题的。”

    “世子爷这么聪明,肯定是已经想好了解决方法了。”楚楚笑眯眯的看着他。

    “我是想直接让把方子送出去,功力不是那么多太监吗,让他们自己做,这样就没问题了。”初焕晨说道。

    “初焕晨!你出息了,那楚楚的方子做人情,说吧,你准备那什么补偿?”叶奕枭那犀利的眼神直接就送了过去,吓得初焕晨吞了一口口水。

    “香满楼的一成利。”叶奕枭这么一句话,便让初焕晨的一万两硬是变成了香满楼的一成利。

    没办法,叶奕枭这人太黑,如果不能让他满意,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曾经就有人的罪过他,表面上,叶奕枭极为大度,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众人都觉得他是一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待人宽和。

    但是谁知道,没过多长时间,这人就被贬黜京城,到了一个穷山恶水之地,做了一个小县令,至今都没有没有回京。

    原本这人也是前途无量,至少可以在翰林院做个六品小官,就是因为心高气傲,得罪了叶奕枭,变成了七品芝麻官,还在那种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

    初焕晨从那个时候就知道,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人,报复心太重!

    “不用觉得吃亏,既然这香满楼也有我的一份了,等我那天心情好,指点指点你们大厨,给你们出点新菜,你就等着数银子吧!”

    楚楚安慰道。

    初焕晨顿时不肉疼了,“那你现在的心情如何?”

    “先回去研究这个去,贪多嚼不烂,这么浅的道理你不知道?”楚楚没好气的说道。

    初焕晨到没有遗憾,多了一个蛋糕方子,已经是惊喜了,毕竟这段时间《修仙传》如此火爆,书香居上上下下都快忙疯了,加上楚楚的身体又不是很好,哪里有时间研究新糕点?

    “还没有恭喜你《修仙传》异常火爆,现在大街小巷都是《修仙传》第二册的的消息,而且我还听说,江南那边,你们的话本更受欢迎,想必你这次肯定会赚个盆满钵满。”

    楚楚笑着说道,“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不是吧?这么赚钱你还不满足?听说季家书坊都无法同你这书香居的争辉,你还不满意?难不成你还真想把季家书坊挤兑到关门?”初焕晨震惊的问道。

    “没有啊?谁说的?我善良的人会做这么无耻的事情吗?”楚楚同样震惊。

    初焕晨:“……”

    你是不是对善良有什么误解?

    “分明就是季家书坊对我不依不饶的,就前几天,我和阿璇在茶楼喝茶,还撞到了他,这人就过来跟我炫耀,说什么他们书坊这次的话本有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受欢迎!”

    “还说我的书香居迟早要关门大吉。不仅如此,你知道这人有多么过分吗?他竟然还说,等到我们做不下去了,通知他一声,他会给我一个不错的价钱,将书香居买下来!”

    楚楚说道这个人就觉得很好笑,“现在好了,我倒要看看,整个京城,还有谁记得他们季家书坊的《武神演义》!在我跟前放狠话,我看他是找错了对象!”

    “我可是一向推崇合理竞争,如果季家书坊能安分守己,我就要烧高香了,谁会没事招惹阁老家的产业?又不是脑子进水了。”

    “那估计你的期望要落空了。谢玉这个人一向心思狭窄,你知不知道,之前那是一直以京城第一书商自居,加上有季阁老最靠山,那叫一个威风八面。”

    “可是自从你开了这个书香居,在京城声名大噪之后,季家书坊不仅生意不如往日,名声也因为之前私刻盗印一事受到了牵连,听说,季阁老对他也颇有微词。”

    “不过,谢玉有一个好姐姐,季夫人帮着说情,这才让他继续掌管季家书坊。不过,季夫人安抚的了季阁老,却堵不住众人的嘴,你可能不知道,谢玉早就成为行里的大笑话了。”

    “你说说,他偌大的一个季家书坊,既然还斗不过你这一个小小的书香居!只能搞那些旁门左道。谢玉的面子丢的那叫一个彻底。”

    “听闻这次找来沈浪写话本,谢玉是打着一定要扳回一局的心思的,谁曾想到,又被你搅和了,他这前那么信心满满,大放厥词,现在不仅是面子,连里子也丢尽了。”

    初焕晨叹了一口气,“我估计,他估计杀了你的心都有了!最近我听说,他四处打听南柯一梦的消息,直接开出了千两白银的高价,想要笼络他到季家书坊,断了你的后路,你可要早做准备!”

    “咳咳——”楚楚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不是吧,这么害怕?”初焕晨很是诧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