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富豪继承人李凡免〕〔乡村透视仙医〕〔刁蛮总裁的兵王保〕〔修二代的日常随笔〕〔大明春色〕〔最美不过小时光〕〔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奶爸的异界餐厅〕〔诸天尽头〕〔手术直播间〕〔真摘星拿月〕〔仙墓〕〔二爷,大房有话说〕〔曹操的主厨〕〔我只是个穿越者〕〔仙草供应商〕〔精灵之黑暗虫师〕〔重生之绝世武神〕〔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绝影战兵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55 将军府一行
    “虽然我知道南柯一梦很厉害,你们书坊受欢迎的话本都是他写的,但是,据我所知,谢玉还没有找到他呢,你还有时间跟对方商量解决这件事情的。”

    楚楚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放心放心,谢玉是找不到他的,哦不对,就算是谢玉找到了他,的他也不会跟谢玉合作的。”

    “不过,还是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

    初焕晨立刻放下了茶杯,很是怀疑,“你怎么这么肯定?”

    “楚楚啊,我跟你说,这个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的好人,人心险恶你懂不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你跟这个南柯一梦关系好,你也要提防被挖角!”

    初焕晨很是认真的告诫。

    “提防我自己?你觉得谢玉花多少钱能挖走我?”楚楚一手摸着下巴,“怎么也得把季家书坊送给我吧?这样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初焕晨仗着嘴,瞪大了双眼,震惊的伸手指着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他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你强!”

    楚楚笑的很是灿烂,“一般,一般。”

    初焕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现在到是很期待谢玉查到这个消息之后,会是什么表情。”

    “你这么一说,我也很期待。”楚楚眼中闪着浓浓的笑意。

    *

    说是很期待,不过,楚楚这心里的期待还没有个两三天,就被她抛在脑后了。

    没办法,事情实在是太多,方记书坊实在是太给力,上次一开口就是一万册,这次一开口就变成的三万册。

    还有方西那个山东来的同窗好友,眼睛更是毒辣,连带着《仙侠逍遥传》两册,《修仙传》两册,一共四万册。

    即便是楚楚,听到了之后,也被这巨大的数量震惊到了。

    对方不过比方西年长两三岁,但是,那魄力可丝毫不输给方西的叔叔方修文,契约一签订,楚楚二话不说,直接到了张将军的府邸。

    楚楚的登门造访,挽救了张璇的可怜的手指,天知道,针线活她是真的不擅长,偏偏祖母让她绣好一只鸳鸯才让她出门。

    如果是以前,不出门就不出门吧,她宁愿不出门,也不会让自己的手指遭罪。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她可是要攒小私房的人,还有很多事情跟楚楚商量呢,怎么能被困在家里?

    张璇这正在为如何绣的一只鸳而苦恼,楚楚就到了。

    虽然,负责张璇的教养嬤嬷不是很看的上楚楚,但是,将军府的森严的规定,还是让她离开了房间,将空间留给了楚楚和张璇。

    只是这种连抚身行礼多没有的高傲,让楚楚很是明显的感觉到了对方的态度。

    不过也难怪,纵使她在文人嘴里的名声有多好,但是,终究也是一介商贾,士农工商,社会的最底层,将军府这样的官宦之间,看不上家她也是正常现象。

    再加上之前先传她未婚身子,和叶奕枭之间的种种,身为女子,依照这个时代的评判标准,她的行为肯定不会被这些人理解的。

    楚楚想的很透彻,并不在意,但是,张璇却非常不好意。

    “那个你别在意,她是祖母特意从宫里请来的嬤嬷,性子高傲难懂,平日里,她对我也是这样,也就在祖母和祖父面前,她才恭恭敬敬的。”

    “这点小事不用在意,我今天过来是有事情跟你商量。”楚楚直接将最近书香居那巨大的订单报了出来,连张璇多被惊住了。

    “不是吧,生意这么好?”张璇震惊的双眼已经开始冒光了,“还是你厉害,无论做什么生意,都这么赚钱,你说你是不是财神爷转世?”

    “别贫了,这次的事情很重要,你那边的刻坊人手够不够?还有,多存些纸和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万一这些东西不够,就算是人手够也白搭。”

    楚楚认真说道。

    “放心吧,我那庄子是爹给我的,大哥现在一直在鸿雁关,他的那个庄子也送给我了,两个庄子挨着,里面生活的不是一些体弱年迈的老兵,就是一些在战场上受伤的残兵,之前一直都是爹和大哥拿银子养着他们。”

    张璇叹了一口气。

    “可是,你也知道,将军府人口众多,爹和大哥在边关过的也很是节俭,虽然庄子可以自给自足,但是,你知道,给这些老兵伤病治伤,也是一笔大开销,如果不是你把可刻印的活计给我,我一个人在京城,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张璇是真的从心里感激楚楚的,替这些将士感激她。

    “都说了,咱们俩那是什么关系?反正我也是需要一个刻坊的,找谁不是找?而且,你的人,我放心,不会有那种吃里扒外的,你说是不是?”

    楚楚笑着说道。

    “这个你放心,我们军人,有军人的信念和风骨,不是那些个不懂感恩的。”张璇拍着胸脯保证。

    “两个庄子的人,虽然你这些订单确实多的有些吓人,不过啊,他们可以分三组轮班,保质保量,绝对不会有问题,我一会儿就去一趟庄子。”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楚楚为自己的睿智庆幸。

    “他们要是知道这个消息,肯定非常高兴,数量越多,他们赚到的银子也就越多,分到的银两也会更多。”张璇说道。

    “玩偶铺子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楚楚问道。

    “放心,我那两个庄子大得很,不仅仅有老兵伤病,还有他们的家人,我跟你说,她们的针线活儿都特别特别好,交给他们做,肯定没有问题。”

    张璇信心满满。

    楚楚非常喜欢张璇的性子,也很喜欢张家对那些伤病老兵的态度,看到她这般模样,楚楚瞥了一眼放在一边的针线篓,看着那实在是无法辨认是什么物体的绣帕。

    “如果是按照你的作品对比的话,我觉得,用功有很多人都应该比你绣的好。”

    张璇丝毫不觉得尴尬,“没办法,我的手是用来挽弓射箭的,这绣花针实在是太小的,完全不够我发挥。”

    楚楚从怀里拿出了几张图样,“我这有写花样,你去庄子的时候,可以先到书香居一趟,我那里有一些做好的,你可以带几个过去,让她们有些参考。”

    “太好了,想的真周到。”张璇拍了拍她的肩膀,丝毫不见规格女子的娴静文雅,更透着一股子潇洒不羁。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张璇本想着留楚楚是中饭的,但是,被楚楚拒绝了,叶奕枭进宫了,他说好出宫之后,两人人香满楼,尝尝初焕晨开的酒楼,味道如何。

    这边楚楚刚走,张璇就被张老夫人叫到了她的院子,张璇很是无奈,每次祖母把她叫过去,就没什么好事,她已经被训得麻木了。

    尤其祖母面前还有一个三小姐,四小姐,二叔三叔的嫡女,那才是祖母满意的将军府千金的样子。

    张璇做好了被训的准备,这才进了祖母的院子。

    本以为就是单独的训话,没想到,改成三堂会审了,不仅三小姐四小姐子在,连二夫人,三夫人也在。张璇暗自叹息,也不知道祖父什么时候回来,不然她怎么出府?

    “阿璇,不是二婶说你,那个楚夫人是什么人?你可是将军府的千金小姐,就算是你想要交朋友,也要找那些身份配得上咱们将军府的,木家的小姐就不错,你妹妹跟她可是手帕交,改天让她带你认识认识。”

    二夫人拿出了长辈的架势,教训道。

    “你二婶说的没错,那个楚夫人,明明是一个女子,竟然抛头露面,听说她还没有成亲,女儿今年都五岁了,跟这种人走的太近,对你名声有碍。”

    三夫人说的更加直白,“你自己不在乎这些,可是你也要想想府中的姐妹,你的两个妹妹还有一年就到了适婚的年纪了,你的名声可是直接关乎将军府的小姐的婚事的!”

    三夫人是一个藏不住话的人,脾气也很冲,意识到自己说的太过直白,她放缓了语气,“如果你真的要交朋友,你妹妹也认识很多京中的规格千金,跟季阁老的千金关系也不错,每次季小姐开诗会,都会邀请你妹妹,下次让你妹妹代为引荐一番。”

    张璇很是无奈,人多就是是非多,二婶和三婶面和心不和,不管是什么事情,这两个人都要在祖母面前比上一比。

    这二审刚说了她女儿和木府千金是手帕交,木府在京城也是极有名望的,虽然木大人只是在工部行走,但是,木府百年,长辈积累的名望,足以庇佑后人。

    紧接着三婶就说她女儿跟阁老的千金有交情,当朝阁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很显然,等级要比二小姐的朋友高上很多。

    这不,三夫人的话一结束,二夫人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许多。

    张璇对这样的戏码实在是无比厌烦,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她都非常怀念在鸿雁关的生活。

    “祖母,二婶,三婶,阿璇以后会注意言行,尽量不让妹妹们被阿璇拖累。”张璇这回连争辩都没有,直接认错。

    态度诚恳,言辞恳切,到是让几个人诧异,她今日怎么这么好说话。

    他们哪里知道张璇心中的想法,她可是着急出府的人,现在祖父不在府中,如果不哄好祖母,她今天就别想出去。

    知错就改,改了再犯呗,这种阳奉阴违的事情,她做起来丝毫没有压力。

    “知道错了就好!我们将军府是祖辈积下的名声,可不能因为你一人,抹了黑!你爹你娘把你留在京城,我答应过他们要好好管束你,就不能对不起他们的嘱托!”

    老夫人一手握着佛珠,一颗一颗转动着,态度慈祥,但是,说出来的话很是严厉。

    “是,祖母,阿璇知道了。”张璇很是乖巧。

    老夫人对她的态度很是满意。

    “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最好以后不要跟那个楚夫人来往了,你也不想听到市井传言你跟这样的女子相交神秘吧?”

    二夫人笑里藏针,将方才被三夫人怼的怨气发泄到了张璇的身上。

    “今天下午你也别出府了,你想要什么,让你的丫头跑一趟书香居就行了,身为将军府的小姐,整日抛头露面,像什么话!”

    张璇抓住了重点,心里的怒火蹭的就窜了上来,“二婶是如何得知我下午要出府?还知道我要去书香居?二婶在我的院子里插人?”

    张璇直接站了起来,向着二夫人走去,面容紧绷,浑身带着军人的肃杀之气。

    “我这个人最讨厌被人盯着!我讨厌被别人比较,虽然我现在回京,但是,我不会跟你的宝贝女儿墙什么东西,你大可不必如此提防我!”

    二夫人的脸色顿时变了,坐在椅子上的身子不停的后倾,“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我也是关心你!”

    “关心?”张璇忽然的提高了声音,反问中透着讥讽,“关心到让人监视我?”

    二夫人眼神闪烁,却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家世代从军,镇守鸿雁关,我爹和我大哥在边关浴血奋战,让你们在京城享受荣华,你们就是这么对他的女儿?”

    张璇高声质问,满腔怒火,二夫人却是连冷声都不敢。

    “别说祖父祖母身体康健,就算过了十年二十年,他们都不在了,这将军的主人,也只会是我爹,跟二叔和三叔没有任何关系,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打什么歪主意,我爹和我大哥不再京城,我还在呢!”

    懒得跟这些人周旋的张璇,直接戳破了窗户纸。

    “阿璇!你怎么对长辈说话的?你连最基本的尊敬长辈的礼仪都不懂的吗?”被戳破心思的二夫人顿时恼羞成怒。

    “我可没有派人监视我的长辈!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以后,谁再让人监视我,我可不会手软!”话音刚落,二夫人就感觉耳边一阵风吹过,只听当的一声,一柄锋利的刀刃射中了窗框上。

    张璇露的这一手,彻底将大堂之中所有人都镇住了,整个房间充满了肃杀之气,张璇周身更是你瞒着浓浓的煞气,让人不敢直视。

    “提醒你们一句,我可给你们的宝贝女儿不同,我张璇可是上过战场的,我的手上,也是染着血的。”

    安静。

    只有安静。

    安静的连微风吹过窗户的声音都能听得听听楚楚。

    “老夫人,您看看阿璇,竟然敢对长辈亮刀子,哪里还有一点官家小姐的样子!”二夫人忽然抓到了张璇的把柄,李可开始告状。

    “祖母,二姐好可怕!她还杀过人!”三小姐吓得直接跑到了老夫人的身边。

    “老夫人,这回你可要好好管教管教阿璇,她也太张狂了,连将军府的归属都掺和!”三夫人也开了口。

    ……

    一时间,屋子里闹哄哄的,几乎全都是讨伐张璇的。

    “行了!都闭嘴!阿璇,跟你二婶道歉!”老夫人沉声说道。

    “我又没说错什么,将军府本来就是由我爹来继承,谁让二叔和三叔走的都是文官的路子,只有我爹是将军。”

    张璇说道。

    “而且,当人家长辈,并不是辈分高,年纪大,就够了。身为长辈,如果德行有失,身为晚辈的,也是有责任纠正的。”

    二夫人脸色气的铁青。

    张璇就形式楚楚附身一样,继续说道,“我不觉得楚楚有什么不好,她自食其力,照顾弟弟和幼女,供养父母,并且让京中那些落魄书生,家境贫寒的学子靠着自己的双手活下去,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不仅我不觉得,齐王府,连府,镇国公府,护国公府,周府,他们都同楚家联系密切,难道你们觉得朝中这么多人,还不如你一个后院妇人?”

    张璇嘲讽道。

    二夫人和三夫人的脸色都更加难看了,他们平日里也不经常出府,这些消息,他们还真不知道。

    不过一个书坊的东家,竟然前来这么多京中人物,有一些,甚至连他们将军府也都是攀不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许仙当儒圣〕〔吞界〕〔国师,公主又见鬼〕〔最强万界大穿越〕〔陆少的暖婚新妻〕〔重生王爷:溺宠贪〕〔从骑士开始进化〕〔月挽山河:明珠恨〕〔快穿之男神,有点〕〔你是我戒不掉的甜〕〔全球制造〕〔主神快穿:黑化男〕〔我在漫威当武僧〕〔快穿,宝贝再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