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武魂〕〔快穿之醋王系统总〕〔快穿步步成神〕〔超品赘婿〕〔娱乐爆料主播间〕〔美食从和面开始〕〔我什么都懂〕〔远方寻梦〕〔浮生如梦你如糖〕〔再见了,我爱的渣〕〔箐芒〕〔游戏王之传说再临〕〔我在英伦当贵族〕〔趟过职场这条河〕〔偷爱〕〔总裁校花赖上我〕〔神偷问道〕〔影视世界当首富〕〔乡间轻曲〕〔总裁爹地宠上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58 身世问题初现
    从沐浴一事就能看得出几个孩子的区别来了。

    楚轩和楚鸿洗的那叫战斗澡,三下五除二,没一会儿,除了头发没有干,衣服都换好了。

    其他四个那叫一个磨蹭,因为要等着所有人出来之后才能吃饭,楚轩和楚鸿就等得有些着急了,刚开始玩的时候,没感觉到饿,现在一洗完澡,肚子已经开始咕噜噜直叫了。

    两人一边收拾自己的头发,一边等着其他人,终于,连珏和叶奕鸣也出来了,四人一起又等了一会儿,四人都有些受不了了,决定两两一组,一组去叫一个人。

    自然就听哐当两声,两组分别推开了两扇门。

    “你们怎么这么慢,我们都快饿死了!”楚鸿看这齐全瞪大了双眼,诧异的看着突然闯入的两人,差点将头缩进浴桶里。

    “你们怎么这么快?”齐王有些紧张的问道。

    “洗干净就好了,你难道真的要泡上半个时辰?”楚鸿走了过去,恨不得帮他穿衣服,“你再不出来,我们就快饿死了。”

    “好好好!我马上出来!你们出去。”齐全很是无奈,沐浴没有人服侍不说,还不能洗太长时间,他是真的不习惯,自他记事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自己沐浴。

    楚轩已经转身想要出去,准别看看隔壁江扬的情况,可是,楚鸿却站在原地不动,直直的盯着齐全。

    这眼神让齐全感觉毛毛的,他倏地双手抱住肩膀,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怎么还不出去?”

    “你脖子上的玉坠能给我看看吗?”楚鸿问道。

    齐全低头看了看翠绿的方形玉坠,有些迟疑,但是,还是拿了下来,“这可是我出生的时候,我爹自己的给我戴上的,世上仅此一块,珍贵无比,你仔细着点儿,可千万千万不要碰坏了。”

    “我就看看,不会坏的,你放心。”楚鸿拿过玉坠,认真打量着,然后用手肘推了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的楚轩,“你看看这个是不是跟姐脖子上那个一样?”

    楚轩凑近认真仔细打量着,“好像差不多。”

    “这不可能,不说吊坠上的花纹,就是这玉坠儿本身,是出自一块整玉,就是说,我这块只是那块整玉的一部分,这天下绝对不会有一块样的。”

    齐全说道。

    “这样啊,那就是我看错了,我也就只看了一次,可能就是相似。”说着楚鸿将玉坠儿换给了齐全。

    “相似也不可能,我长这么大,就见过一块相似的,挂在江扬脖子上的,那是小姑姑的给他的,跟我的这个一样,是同一块整玉的一部分。”

    齐全将玉坠儿重新挂在了脖子上,“听祖母说,这块整玉是先皇赐给我祖父的,祖母省了三个孩子,祖父将这块玉从中间切下了三个大小一样的方形玉坠儿,分别给他们三个,弄得那个圆形整玉中间空了一大块呢?”

    “我的这块是我爹给的,江扬的那块是小姑姑给的,楚姐怎么可能有?”

    楚鸿忽然脑子灵光一闪,急切的问道,“不是三块吗?还有一块呢?”

    “是三块,那块是在我大姑姑的身上,可是,大姑姑已经去世多年,又没有子嗣,应该随着我大姑姑入土为安了。”

    齐全有些好奇,“你这么关心这这件事情做什么?”

    楚鸿皱着眉头,小声嘀咕,“去世?怎么会去世的呢?”

    “还不都怪季礼那个负心汉!当初我大姑姑可是京城第一美人,听我祖母说,当年上门求娶的名门子弟都快将我们齐王府的门槛踩平了!大姑姑却嫁给了一个毫无背景的新科状元。”

    “季礼外放的时候,有了其他女子,回京述职的时候便将那女子也带回京中,我大姑姑非常伤心,然后大姑姑就非要跟着季礼一起上任,后来听说,在边关的时候,因为敌军偷袭,大姑姑就死在了边关。”

    “边关?哪里的边关?”楚鸿的声音比刚刚更急促了,他双手抓住浴桶,吓得齐全尽量向后退去,双手抱着前胸,警惕的看着他。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当时祖母也没有说。我说,你为什么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

    楚鸿和楚轩相识一眼,两人忽然一起转身,跑出了齐全的房间,窜到了旁边江扬的房间,看过了他的玉佩之后,两人交代了一声,让他们快点收拾之后,直接飞一般的向着楚家那边跑去。

    期间遇到了项添和宫余,两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得知他们只是找楚楚之后,两人告诉他们楚楚不在书房,已经回屋子了,楚鸿和楚轩立刻转变方向,跑的依旧飞快。

    两人激动的甚至连们都没有敲,直接就推门冲了进来。

    正在帮着楚楚梳头发的叶奕枭看着这两个突然冲进来的小鬼,不禁眼角一抽,还好刚刚他没有做什么亲热的举动,不然岂不是要被看光了。

    “怎么了?跑的满头大汗?”楚楚问道。

    “姐……玉坠儿……那个玉坠儿……”楚鸿累的大喘气,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们……我们……”楚轩更是大喘气,听得楚楚很是着急。

    “坐下喝口水,慢慢说,不要着急。”楚楚说道。

    两个咕咚咕咚喝了两杯水之后,这才平静下来。

    “我刚刚看到齐全和江扬的玉坠儿跟你那个很像,齐全说,这是齐家的子女给自己的孩子。”楚鸿口齿伶俐,一句话概括了。

    “楚姐,你不是说那个玉坠儿是你娘留给你的吗?你会不会是齐王长女的孩子?”楚轩问道。

    楚楚愣住了,从衣襟里掏出一只挂在脖子上的玉坠儿,眉间微蹙,看不出息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房间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叶奕枭体贴的站在楚楚的身边,握住了她有些颤动的手,“这件事情你们谁都不要说,我先去调查一下,等确定了再告诉你们。”

    两人点了点头,本来还想在说些什么,可是,看着楚楚不悲不喜的神色,两人终究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出了房门。

    然后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群人都过来了,大家都是神色狐疑的看着两人。

    还是楚鸿机灵,“我刚刚问了姐我们晚上吃什么,姐给我们留了很多好吃的,走吧!”

    一群小屁孩儿呼啦啦的去了大堂,只有齐全皱着眉头,总感觉哪哪里有些不对。

    房间里,楚楚低头看这玉坠儿,“插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消息,我还以为找不到了呢,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得到了消息。”

    “我会用最短的时间查清楚这件事情,你放心,不用等很久。”叶奕枭将她拥进怀里,柔声安慰。

    “好。”楚楚方才有些急躁的性情平复了下来。

    *

    接下来的几天,楚楚过的是相当的忙碌,大婚定在七夕之日,虽然不用楚楚准备什么,但是,喜服的样式,首饰都是要楚楚自己选她喜欢的。

    不过好在楚楚就是坐在家里就好了,这些东西都有专门的人准备好之后,送过来,以供楚楚挑选,楚楚就过上了足不出户的日子。

    大家都知道楚楚的身体不是很好,而且还要忙着成亲的事情,不论是书坊还是刻坊,有事情基本上就自己解决了,能不打扰楚楚,就绝对不出声。

    楚楚自然也是明白大家的苦心,她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多多锻炼一下这几人,也乐得轻松。

    不过,这天中午,项添还是神色慌张的到了楚楚的跟前。

    “夫人,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楚楚站了起来,看上去心情很好,悠闲自若的给项添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淡定,淡定,你现在可是管事的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在面子上,你都要端住了。”

    项添一口气就将水杯的里的喝光了。

    “想想你手底下的工匠,如果你身为管事的都开始慌张,那你让那些工匠怎么静下继续工作?很多事情,可都是从内部开始的,而人心不稳,则是出现内部问题最基本的原因之一。”

    楚楚重新做回到椅子上,看到项添若有所思,也也终于镇定了下来,这才继续说道,“说吧,出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为何,之前供应我们的所有治商都涨价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涨幅,我这次进货的价格竟然比之前高出五倍,这个价格,比之前贵太多了!如果按照这个价格,我们的话本就赚不到钱了。”

    项添眉头紧皱。

    “是只针对我们一家书坊,还是京城所有的书坊?”楚楚问道。

    项添:“是京中所有的纸商都涨价了,可是,现在就我们书坊需要大量用纸,现在纸的价格上涨,也是对我们书香居的影响是最大的。”

    楚楚一手放在书案上,轻轻抠击着,“所以说,对方针对的其实只是我们一家书坊而已。”

    “没错!就是这样!咱们的话本卖的这么火,还有江南方家和山东那边的订单,这好几万本的话本,虽然之前我已经进了大批的墨和纸,但是,肯定是不够用的。今天我刚想再补足,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项添说道,“而且我调查过了,这件事情跟谢玉脱不了关系!我们书香居总是压他们季家书坊一头,他竞争不过我们,搞出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而且,京城最大的纸商一直都跟季家书坊合作,而且,跟季家的关系很密切,如果不是谢玉,那个骆军怎么会这么这么夸张?价格涨的这么离谱?”

    “骆军,河南骆家,第一造纸商啊!”楚楚淡淡浅笑,眸中意有所指。

    “可不是,世家把持着造纸术,价格还不是由着他们的心意来?不过这次,谢玉他们也太欺负人了,竟然联合骆军打压我们书香居!”

    项添愤愤不平。

    楚楚转头看着他问道,“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我能想到的就是从其他地方进购,然后运到京城来,虽然这样依旧会多花一笔运输的银子,可是,那也总比京城的价格好。”

    项添说道。

    楚楚满意的笑了笑,“这算是一个方法,你刚接手刻坊不久,能想得到这个方法,已经很难得了。”

    项添心里有些激动,被夫人这样称赞,还是第一次。

    忽然,他眼睛一亮,“夫人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楚楚嘴角微扬,“其实我一直非常好奇纸是怎么制作出来的,既然现在有人逼得我们高价买纸,那不如我们试试自己做做看,也许,我们做出来的纸比他们卖给我们的还要好呢?”

    项添惊呆了,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造纸?

    自己造纸?

    这个挑战会不会太大了一些?

    项添极力控制住自己那纠结不已的神情,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不那么震惊,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夫人,我刚刚没听清,您能不能再重复一次?”

    “我想试试看能不能造出纸来,刻坊的存货应该还能用一阵子吧?”楚楚根本没觉得这是一件什么大事情,风轻云淡的问道。

    项添的大脑已经被这样的霸气震的不会转了,只能下意识的点头。

    “那行,你们就先用着,反正这次的时间也没有那么紧,可能等你们用光了之后,我的纸就造出来了。”楚楚交代道。

    项添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书房,只觉得两腿轻飘飘,软绵绵的。就好像是才在棉花上,感觉一切怎么那不切实际!

    等回到刻坊之后,项添才的反应过来:天啊!夫人说她要造纸!造纸!造纸!

    如果夫人真的能造纸成功,那以后他们书香居不仅不用去其他商号买纸,还又多了一个赚钱的路子!夫人当真是能人!

    巨大的震惊过后,项添心里就剩下满满的期待了,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谢玉和骆军如果知道因为他们的突然涨价,夫人的生意又有了新的路子,他们会是什么个表情!

    现在淡淡只是想想,项添就觉得身心舒畅,酸爽无比,他暗搓搓的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在项添的心目中,楚楚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只要她开口说出来的话,就一定会实现,他丝毫不担心楚楚造纸失败。

    刻坊的一些工匠看到了项添这诡异的表情,一个个不明所以,不知道这位小管事的想什么,这么美!

    项添走后,楚楚坐在书案前,开始仔细回忆,这造纸都需要什么来着?

    她记得初中的实践课,老师专门带着他们亲手坐过的,当时他们小组的成品,就算是质量最差的,也比现在的好很多。

    只是,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久到她需要仔细回忆,认真回想。

    叶奕枭端着煎好的药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楚楚手里拿着鹅毛笔,冥思苦想的模样。

    “需要我出手对付骆军吗?”

    楚楚头都每抬,直接摆了摆手,“不用不用,这种小喽啰我一根小手指头就搞定了,杀鸡焉用牛刀啊!不过就是两个跳梁小丑而已,根本不值得你你这种大杀器出手。”

    叶奕枭也没有坚持,“喝药。”

    楚楚看都没有看,干脆利落,仰头一口喝得干干净净。

    叶奕枭立刻送上一个蜜饯,“这是按照你说的方法做得罐头,我尝了一下,味道不错。”

    一块黄桃下肚,楚楚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不错啊,看样子你手里不仅有一批好工匠,还有一批好厨子。”

    叶奕枭没说,自从知道他格外爱吃之后,他的府中就网罗了各种大厨。

    “既然你这么厉害,这些东西能不能用最快的时间送到我这里?”说着楚楚将列好的胆子递给了叶奕枭。

    叶奕枭看都没有看单子上的内容,只是一手接了过来,笑着问道,“有没有奖励?”

    楚楚至极站了起来,踮起脚,送上香吻一枚。

    叶奕枭被这样的突然袭击弄了一个晃神,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立刻掌握了主动权。

    屋内温馨暧昧,情意绵绵;

    屋外阳光正好,温暖怡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绝世妖神〕〔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萧尘〕〔山野汉子旺夫妻〕〔超级医生在都市〕〔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星云皓天剑〕〔现在开始忧心忡忡〕〔抢救大明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