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59 马甲掉了!
    谢玉从骆军那里得知书香居那边承受不了高的价格,没有买纸,心中很是高兴。

    他明明是季家书坊的大掌柜的,是季阁老的小舅子,可是却偏偏被书香居和楚楚压上一头,几次三番失了面子。

    现在,终于迎来了他反击的时候了。

    谢玉坐难得站在季家书坊的柜台里,一手随意拨弄着算珠,得意的笑着:这才只是开始而已,楚楚啊楚楚,我看你这次还能有什么招数?

    纸价上涨的消息一天之间传遍了整个京城。

    毕竟,除了书坊需要大量用纸之外,还有很多书生,学子等读书人都需要纸。

    价格上涨五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原本寒门学子读书就十分困难,现在纸价长得如此夸张,根本是要断了他们的路,京城之中,那是怨声载道,流言四起。

    “骆家这是要做什么?是不是想赚银子想疯了?之前一百文一刀的纸,现在竟然要五百文!一下就要半两银子!”

    “日子在这么下去,我还读什么书,连纸都用不起了!”

    “别说你了,再这样下去,这京城之中,除了小有资产的人家,还有几个能去的了书院,读过书?”

    “你们说说,这究竟是为什么?骆家家大业大,现在整个京城几乎都用骆家造的纸,他们应该已经赚了不少的银子,为什么还要这么丧心病狂的涨价?”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是因为书香居!因为楚夫人的书香居话本火爆,现在不仅仅是在京城极为受欢迎,上江南一带也备受追捧。这骆家肯定是看的眼红,也想趁机捞上一笔!”

    “不是吧!骆家的行为真是令人作呕!楚夫人帮了我们这些寒门学子,落地的考生,如果不是书香居的话本如此受欢迎,我们也不可能靠着倒卖这些话本谋生!”

    “可不是,如果不是楚夫人,我最近写的话本也不可能有五十多两的银子,要知道,这些年来,我的每个话本最多才十两银子!这可全靠楚夫人最新提出来的稿费计算方法!”

    “可不是,我家老头的诗集评论也有十几两银子呢!如果是之前,就我家老头那水平,有个四五辆就不错了!这可全都是楚夫人的功劳!”

    “都说奸商,奸商,我看这骆家就是典型的奸商!为富不仁,将来肯定是会遭报应的!”

    “我说你们这些人啊,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脑子都不会转了?一些小恩小惠就把你们收买了,你们可真是愚不可及!”一个中年人发出了不同的声音,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怒火。

    “你把话说清楚!”

    中年人被围在了中间,也不恐慌,“你们知道书香居那两个极受欢迎的话本是谁写的吗?”

    “南柯一梦,这谁不知道,话本上你不都印着吗?还有私人印章。”

    “那你们肯定不知道南柯一梦其实就是书香居的东家,楚夫人!这两个话本都出自她之手,她提出新的稿费计算方法,书坊提高了支付作者的银子,对她来说,不过就是把银子从左边的口袋,放到右边的口袋!”

    中年人说道。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现在的结果是,楚夫人不但提高了作者的收入,还给了我们这些书贩子一条谋生的路!她就是我们的恩人!”

    中年人斜了他一样,“我说你们怎么那么好骗?你们就不想想为什么书香居放着那么好的生意不自己做,却分给了你们?”

    “你们怎么不想想,书香居在卖第一个话本的时候,楚楚怎么没有这样的好心,也将还本分给你们卖,照顾你们的生意?”

    “你们真的没有想过,怎么就那么巧,楚楚刚将话本低价卖给你们,没多久,回头就被衙门转进了牢里,如果不是你们这些人上书请命,扩大影响,楚楚怎么可能这么快放出来?

    “哼,说白了,从头到尾,你们这些人不过就是被楚楚利用了!给了你们一些个小恩小惠,你们就把她当做大恩人,你们也太好骗了!”

    中年人嘲讽道,“现在骆家涨价,就是看不惯楚楚这种沽名钓誉的人,赚了银子,得了名声,把自己搞成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我看骆家就是要教训书香居一下!”

    “所以,这就是商场上的事情,商人争名夺利,你们这些人啊,就是那受了殃及的池鱼,你们还在这里为楚楚抱不平!”

    “我觉得,你们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担心你们自己要怎么办?书香居赚了那么多银子,就算骆家的纸价格再高,他们也有银子买,可是你们就不同了,现在价格这个高,你们以后要怎么办?”

    中年人环视一圈,看着众人脸上的神色,继续说道,“如果没有楚楚,你们会被饿死吗?不会。顶多是生活困难而已,但是,你们还是可以生活的。可以读书的。”

    “可是现在,你们可能连书都读不起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楚楚!你们竟然还把她当成恩人?真是可笑!”

    众人的观念被颠覆了。

    性子急躁的人,已经开始对楚楚破口大骂了。

    “我就说,怎么会有这么有善心的商人!原来我们就是被利用了!”

    “蛇蝎美人!蛇蝎心肠!这个楚楚真的是下了一盘好棋,名利双收!她什么都有了,我们却倒霉了,不行,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没错,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要拆穿这人伪善的面具,让世人都知道楚楚的真面目!”

    “要去你去,我觉得楚夫人不是这种人,不管她当初是抱着什么目的帮了我们,结果是我们确实被帮助了。明明得到了好处,却因为骆家私自涨价,而把所有的一切推倒楚夫人的身上,这种事情我可做不出来!”

    “你不去我去!我才不会让自己像傻子一样被别人利用!”

    ……

    一时间,茶摊上的人群情激愤极,讨伐楚楚的声音几乎快掀翻了整个茶摊了。

    虽然,其中也有几个帮楚楚说话的,但是,在中年人的煽动下,楚楚几乎成为了十恶不赦的大恩人,这些认情绪激动,加上纸价上涨的给他们带来的强大的冲击,情绪已经完全被中年男人带走了。

    就算是有人帮楚楚说话,也根本没有人听得进去。这些人已经被中年男人煽动的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类似的情况同时在京城好几处文人聚集地发生,结果就是,几乎在短短几天之内,楚楚就成为了众矢之的,变为了一个沽名钓誉,为了名利,不折手段的蛇蝎女人。

    下到市井百姓,上到达官贵人,短短几天的时间,几乎都听过楚楚的事迹,可以说,这件事情传的快得诡异。

    再加上同西凉和亲一事刚刚取消,有传言叶奕枭是为了和楚楚成亲才费尽心思的取消了和亲,之前,众人基本上都是羡慕楚楚。

    可是现在,楚楚的名声可以说毁誉参半,还是诋毁大于称颂,留言顿时变了,基本上全都是说楚楚这种品行不端的奸商,配不上叶奕枭。

    流言越演越烈,已经影响到了楚楚家的几个孩子。

    几人都在鸿学书院学习,有些冲动的学生,因为楚轩和楚鸿跟楚楚的关系,直接报复到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在两人去书院的路上,一群学生拦住了他们去的路。

    “你们两个竟然还有脸到书院里来?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姐,纸价是之前的五倍,现在很多同窗都读不起书,你们两个对得起这些同窗吗?”

    领头的辛木义正言辞的指责。

    “辛木学长,再怎么说你也是读书人,是院长的得意门生,怎么也听信市井留言,人云亦云?明明是骆家为了多赚钱私自涨价,跟我姐有什么关系?”

    楚轩问道。

    “没错,你们应该怪骆家,怪我姐做什么?正常有脑子,有理智的人,都应该明白,这件事情完完全全就是骆家为商不仁!如果你们真的想要为那些寒门同窗讨一个公道,那就去找骆军,去骆家讨回公道!你们敢么?”

    楚鸿高声质问。

    辛木脸色有些难看,被楚鸿质问的恼羞成怒,“狡辩!跟你们那个无良的姐姐一样强词夺理!大家一起上!”

    楚鸿和楚轩立刻被一群人攻击。

    不过,虽然这些人的年纪比他们两个大了很多,但是,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些学生,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基本上没有多少力气。

    楚鸿和楚轩两个人被一群人围攻,也是游刃有余,虽然时不时的会挨上一拳两脚的,但是,这些人更惨,没用多长时间,全部被揍趴下了,无一例外。

    楚轩和楚鸿背靠着背,看着躺在地上的众人,冷笑道,“脑子是个好东西,麻烦你们多长点,咱们可是读书人,跟那些市井百姓不同,如果连自己思考都做不到,只会人云亦云,那也没有必要去书院读书了。”

    楚轩接着说道,“没错,丢人!实在是太丢人!”

    辛木挣扎着站了起来,脸色通红,“你们两个别在这里胡说八道妥协责任,如果不是你姐做得太过分,想要名利全收,骆家也不会看不过去,一下将纸的价格提高了原来的五倍!归根结底,都是你姐的错!”

    楚鸿向着辛木走去,“按照你的意思,你在书院里收买人心,孤立那些不喜欢你的同窗,我看不过去,揍你一顿,那也是你的错,跟我无关了!”

    声音一落,楚鸿对着他的小腿就是一脚,刚刚站起来的辛木,扑通一声,又倒下了,疼的那是一个龇牙咧嘴。

    不过,楚鸿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又是一脚,“所以,就算是挨揍,那也是你的错,跟我没关系,对不对?”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辛木连忙反驳,“你这是强词夺理!强词夺理!”

    楚鸿微微一笑,“我全完是按照你说的话做的,如果我强词夺理,那你呢?你敢说,你今天带着这么多人围堵我们,不是想笼络那些寒门学子?”

    辛木脸色骤变,很是心虚,眼神闪躲,却说不出话来。

    之前被打到在地的学生也爬了起来,听到楚鸿的质问,不禁看向辛木,这让辛木如芒刺在背,撑着脖子,故作强势的说道,“我只是为了书院里那些寒门学子抱不平而已!我有什么错?”

    楚轩瞥了他一眼,“真是好笑!抱不平有什么用?你如果真的想要帮这些寒门学子,你怎么不免费提供纸张给他们?”

    “现在纸张这么贵,书院里的寒门学子这么多,这怎么可能?”辛木下意识的反驳。

    楚轩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所以说,既然你什么都改变不了,就闭嘴,被说那些没用的!”

    辛木被嘲讽的脸色通红,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更是觉得颜面尽失,“那……那你能改变什么?你能为那些寒门学子做什么?光靠一张嘴说,有什么用?”

    楚轩斜了他一眼,“放心吧,现在的纸价维持不了多久的,我姐已经开始造纸了,等我姐成功之后,那些同窗可以到我们书香居买纸,价格跟原来一样,也可能比之前稍微便宜一些,毕竟,大家同窗一场,不是吗?”

    楚鸿眉头微皱,但是却没说话。

    这时辛木却忽然大笑起来,“造纸?你以为造纸是种庄稼吗?说造就能造出来?真是大言不惭!你知不知道,现在造纸术掌握在几大世家手里,是不传的绝密!你以为谁都能造出来?”

    楚轩忽然有些心虚,这件事情不应该说出来的,可是刚刚一个冲动之下,他把楚楚告诉他的话忘了。

    到是楚鸿开了口,“你们不能,不代表我姐我不能!我姐做出来的新奇东西多着呢,多到你们根本无法想象!辛木,不要用你的眼光,来衡量我姐的能力!”

    “哼!那我就拭目以待!我倒要看看,你姐能造出什么纸来?”辛木带着一群被打的浑身酸痛的同窗离开了。

    楚轩眉间微皱,很是内疚,“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回去告诉楚姐一声,这个消息泄露了出去,对楚姐很不利,你看看刚刚辛木那个态度,他肯定吧消息传出去,到时候岂不是全京城的人都会嘲笑楚姐不自量力?”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内疚也没用,什么事情也改变不了,还是下学之后在告诉姐吧,姐应该不会看到我们浪费时间不上课。”

    楚鸿还是很镇定的。

    楚轩点了点头,本以为事情就这样暂时告一段落了,反正他们两个也没吃什么亏,反倒是辛木一行人被打的惨不忍睹。

    在楚楚的教导一下,这兄弟俩已经学会了如何下黑手,哦不,应该说如何文名有礼的打架,绝对不打在明显的位置上,至少不能在明面上留下痕迹,比如脸。

    可是,等到齐全,连珏,江扬,叶奕鸣一行人赶过来,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哪里能就这么算了,齐全带着头,直接找到了辛木。

    刚好,方才被兄弟俩猛揍一顿的辛木很不顺,正跟其他同窗宣扬楚楚扬言造纸一事,语中尽是嘲讽蔑视。

    “你们说楚楚是不是自不量力?自取欺辱?还有按个楚鸿,还说让我们去书香居买纸,真是笑话,现在谁不知道,就书香居最缺纸张!也不知道是楚轩还是那个楚楚,太能吹了,也不怕把牛皮吹破!”

    “他们还以造纸那么简单,上嘴皮碰下嘴皮这么一说,就可以了?真是不知所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