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鬼传人〕〔军宠俏媳妇〕〔试婚100天:帝少宠〕〔盛夏星晴始慕秦〕〔武道凌天〕〔魔改全世界〕〔遇见,傅先生〕〔觅仙道〕〔驭房有术〕〔抗联薪火传〕〔三国之帝霸万界系〕〔踏星〕〔全知全能者〕〔一字入道〕〔契约婚宠,秦少的〕〔邻家美姨〕〔火爆全才仙医〕〔头狼〕〔极品神医混花都〕〔我的极品女邻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60 一群迷弟
    江扬那小胖墩直接冲了上去,“辛木,你胡说什么呢?既然楚姐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没有什么是楚姐做不出来的!”

    突然背后的一声,下了辛木一跳,等他看清楚身后过来的几人,这才咽了一口唾沫,收敛了情绪,语气没有那么激动。

    “我说的都是事实,造纸哪里有那么容易?如果谁都能够造出来,那造纸术怎么可能一直掌握在几大世家的手里?”

    江扬小胖子袖子一撸,也不管自己的身高只到对方的胸口,明显的一言不合就要干架!

    齐全挡在了他的面前,笑着看向辛木,“真是可惜,楚姐家建了一个游乐场,里面全都是新鲜东西,我们几个人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特别有意思。”

    围观的众人,脸上都浮现出了浓浓的个好奇。

    “本想着今天下学之后,带大家一起去楚姐家见识一下的,不过听到辛同窗这话,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为好。大家如果谁有意愿,可以到楚轩和楚鸿那里报名,我保证,你们会大开眼界。”

    “我去!”

    “我也去!”

    “算我一个!”

    “还有我!”

    ……

    齐全一句话,原本站在辛木身边的学生呼啦啦的全都跑到了齐全这边,只剩下辛木一个人面红耳赤,最后气得袖子一甩,直接走了。

    齐全的突发奇想,很是及时的制止了楚楚造纸的流言书院内部的传播,既然都要去人家见识那连齐家小王爷都没有见过的新奇物件,那怎么好意思再说主人家的闲话?

    几人悄悄的对着齐全竖起了大拇指:高明!

    齐全只是微微一笑,两个衣袖一甩,回课堂准备上课。

    这边楚楚在院子里鼓动造纸术,虽然记忆久远,对于其中的各种比例她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有叶奕枭在,材料充足,她可以逐一尝试,失败了也不要紧。

    傍晚之时,在又一批纸收获之时,楚鸿和楚轩刚好下学回家,虽然他们已经将同窗带了回来,但是,还是要跟楚楚报备一下的。

    然后楚楚就看到了院子里忽然出现了二三十号人,站在最前面的是楚鸿和楚轩,她不明所以,只能用眼神询问。

    “姐,这些都是我们书院的同窗,他们听说咱家有一个游乐场,都想见识一下。”楚鸿笑着解释道。

    楚楚环视一圈,笑了笑,“这个游乐场的主人是小丫头,如果你要带这么多人进去,最好征求小丫头的同意,否则,她会生气的。”

    “姐,你同意了?”楚鸿有些兴奋。

    “我让厨房准备些饭菜,你们不要玩的太晚。大家不要拘谨,很高兴你们来家里做客,但是,要注意安全。”楚楚温柔提醒。

    “打扰夫人了。”二三十个学生统一弯腰行礼。

    楚楚笑了笑,“小丫头在刻坊,估计她的图画书已经刻印成功了,这个时候她心情很好,应该不会介意你带同窗去游乐场。”

    楚鸿立刻去了刻坊,江扬凑到了楚楚跟前,“是那个孙猴子的图画书做好了?”

    “没错。”

    “小月月也太厉害了吧!比我还小呢,都能著书了!楚姐,楚姐,我想买一本,今天就要!”江扬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

    齐全无语扶额,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想把自家这个弟弟扔回家里去,装作不是认识他。

    “这个你要自己跟小丫头说,要她同意才行。”楚楚笑着说道。

    身后的一行人听到这一番谈话,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来,比江扬还要小,却能著书了,这特么是在开玩笑吗?

    这真的不是在逗他们吗?

    著书那不都是向夫子那种有学识的大家才能做的吗?

    即便是话本,那也要有一定学识之人才能写出来吧?

    比江扬还要小,那是多小?她字儿认全了吗?

    就在众人胡思乱想之际,楚鸿回来了,手里拿着几本书,身边跟着这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

    “你们运气太好了,正好赶上第一批图画书装订成册,一人一本,送你们。”楚浅月很是大方的说道。

    “那就多谢小月月了。”江扬用行动诠释了什么叫灵活的胖子,噌的一下就窜到了楚鸿身边,直接从他的手里拿了一本。

    齐全已经无奈到面目表情了,好想将这个弟弟扔回家,怎么办?

    “不用谢,不用谢,听说你有很多朋友,齐王妃和长公主会经常带你参加一些宴会,如果遇到其他小朋友,千万不要忘记跟他们介绍我的图画书!”

    楚浅月笑眯眯的说道。

    江扬扬了扬小下巴,眨了眨眼睛,“放心!放心!我懂得!”

    齐全,叶奕鸣,连珏,很是自觉的一个人领了一本,然后同样给了楚浅月一个他们明白的神情。

    众人心痒难耐,很想看看这几人手里的图画书是什么样子,可是,毕竟是在人家里做客,他们都是知书达理,肯定不能做那种主动上前询问的事情。

    “娘,这批纸怎么样了?成功了吗?”楚浅月没看出众人的渴望,而是将将话题转移回到了其他事情上。

    不过,众多学子一点儿都不在一起,造纸一事他们今天也听辛木说了,他们也不相信

    楚楚动了动身子,去晒纸的地方检察了一番,只见架子上逐渐干了的纸张灰扑扑的,楚楚上手摸了摸,光滑细腻,但是,比她预想的要硬上很多。

    “唉,又失败了。”楚楚很是无奈,抖了抖手里的纸张,哗哗作响。

    众位学子已经惊呆了,真的是纸!真的是!

    天啊!难道是他们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吗?不都说造纸术一直掌握在几大世家手中吗?为什么楚夫人也能做到?

    “楚姐,这纸不是已经造出来了吗?为什么说失败了?”齐全不解的问道。

    “这个写字还是可以的,不过,去茅房就太硬了,看来还需要在改良改良,这批纸都在这里了,如果大家不嫌弃,可以拿回去做练字之用,不用客气,你们都是我弟弟的同窗,不用拘束。”

    楚楚说完就转身进了书坊,查看一下自己之前做的记录,究竟问题出在哪里,来这里将近两年了,没有卫生纸的日子真是太难受啊!

    众人:……茅房!?

    大家很是默契的感觉到自己的认知受到了强大的冲击,碎成了渣渣。纸是多么宝贝的东西,用纸张上茅房,这是不是太奢侈了一些?

    楚楚一走,楚鸿变带着众人去了叶奕枭的院子,小型的游乐场在那那边。

    当众人看到宽敞的院子里,那一些些蓝白相间的庞然大物之时,一个个震惊的长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呆呆的站在原地。

    楚鸿和齐全其他们早就迫不及待的冲向了旋转滑梯,天知道,他们一天能玩的也就这么短的时间,等到这些同窗回过神来之后,他们能玩到的次数肯定大大减小。

    楚轩到是几人之中最不着急的一个,看到往日这些高傲不已的同窗,如此震惊诧异的神色,心里有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没过多长时间,宽敞的院子里便响起了一阵阵欢声笑语,传出到了楚楚家,传到了大街上。

    都是半大的孩子,第一次看到这般神奇的东西,平日里那刻意拘着的性子瞬间释放了出来。

    排队等着上滑梯的空间,大家那兴奋的小脸上,全都是对楚楚的崇敬之情。

    “楚鸿,你姐也太厉害了,这么神奇的东西,她是如何想到的?”

    楚鸿只是浅浅笑了笑,谦虚道,“也就还好吧,我姐连纸都能造出来,区区这几样东西,不值一提的!”

    这位同窗,你说这话的时候,麻烦将眼睛闪烁的得意和骄傲藏住了,好吗?

    “楚夫人当真是奇女子!这样的奇思妙想,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可不是,南柯一梦的话本我可都有收藏呢,这可都是楚夫人写的呢!”

    “写话本那都是小道,我最震惊的还是她竟然真的不是说大话,竟然真的把纸造出来了,楚轩,你可别忘了你白日里说的话,我们到书香居买纸,你可要给我们优惠!毕竟,我们同窗一场!”

    忽然有人开了这个头,周围排队的众人连连附和,这可是关乎他们求学之路的重大问题,他们这些学生,可是最费纸了。

    “放心,我说话算话!等大家吃完饭之后,刚刚大家看到的那些失败品,你们也不要客气,下人会整理好,等你们回家的时候,一人拎上一些。”

    楚轩笑着说道。

    “现在骆家提高了纸张的价格,书坊的纸张价格也顺势提高了,大家先用着,等到我姐造出她满意的纸张之后,应该就会大批量制造我们现在用的这种纸了。”

    大家嘴角一抽,今天他们受到的惊吓实在是太多了,多到已经开始麻木了。就算是他们非常想不通,茅厕用纸怎么可能比书写用纸还要重要。

    只能说,聪明人的世界他们无法理解吗?

    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楚鸿的肩膀,“大家同窗一场,你能不能跟我说一句实话,这个《孙行者》的图画书,真的是你家外甥女写的吗?”

    楚鸿看着长廊的椅子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做了五六个同窗,手里拿着一本方才楚浅月给他们的图画书,看的是津津有味,连那旋转滑梯和大型积木都无法吸引他们了。

    “自然是真的,你之前不是亲耳听到了吗?”楚鸿知道他在震惊什么,不过,语气依旧风淡云轻。

    对方的目光已经不是诧异了,而是见鬼了的模样。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正阳街那个茶楼问问去,之前小丫头一直在那说书,说的就是这个故事。”楚鸿继续说道。

    “不过,她看到书坊里的话本卖的这么好,就也想把故事写下来,可是,她虽然已经会写字了,但是,也只是会写字而已,文采什么的,那是半分都没有的。”

    “所以,她就想画出来,还有,你不觉得这些图画跟夫子们教的很是不同吗?我跟你说,这也是我姐教她的,我姐说这叫什么简笔画?不过,我是学不来。”

    对方已经呆若木鸡了。

    “挂不得你跟你哥都这么厉害,明明是从边陲小镇过来的,见识,气度,学识,却丝毫不弱于我们这些京城学子,在算学一处,很多时候更是连夫子都不及你们,原来,是因为你们有一个如此厉害的姐姐!”

    楚鸿心里更是得意,不过,他依旧收敛了骄傲的神情,很是谦虚,“过誉了,我和楚轩的算学其实还没有我家外甥女厉害呢1”

    “你别看她才五岁,就我们书坊那账本,别人可能用一上午都算不清楚的,她一个时辰就能够解决。虽然都是我姐教出来的,但是,这一方面,我和楚轩也就学了个皮毛而已。”

    每次考试算学总是排在末等的同窗,眼角直抽:你能不能不这样显摆你家外甥女!

    这一家人都是妖孽吗?

    五岁的小丫头都能写书了!

    虽然这图画书看起来也就是话本的一种,在他们这些读书人的眼了,终究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可是,不论他们再怎么看不起图画书,他也必须要承认,如果让他来写,他是写不出来的。

    “楚鸿,你刚刚说你家外甥女只会认字写字,但是,没有半分文采,可是,我看这言辞,也不全是大白话,细细品味,还是很有韵味的!没有文采的人可写不出这样的词句来。”

    另一人手里同样拿着图画书,坐到了楚鸿的身边,一脸怀疑的问道。

    “小丫头写的时候,确实基本上都是大白话,不过,她写完之后拿给了她老师,你们现在看的这个,是她老师修改之后的,虽然依旧以大白话为主,依旧满是童真童趣,不过,更加有韵味了。”

    楚鸿解释道。

    “能将大白话改成现在这般模样,既保证原汁原味,又具有韵味,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绝对是大家!再怎么也是一个极有学识之人。你外甥女的老师是谁?”

    对方很是好奇的问道。

    “是周海老阁老。”楚鸿口吻平淡。

    但是,提问的同窗却瞬间呆愣了,手里的图画书吧嗒一声,也掉到了地上。

    楚鸿很是心疼的弯腰将图画书捡了起来,“你至于反应这么大吗?你手里这本可是我的,我还没看呢!”

    对方受不了他这般平静的模样,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按着楚鸿的肩膀,激动道,“我这是正常反应好不好?你那么风轻云淡才不正常!”

    “周海是谁?那可不仅仅是咱们大明的老阁老,那也是极有名望的大学问家!满腹经纶,学富五车,而且一辈子为国为民,简直就是我辈之楷模,我最最敬佩的就是这位老先生!”

    “多说周老先生忙于政务,没有太多的精力受教,这一生也没收几个学生,现在还在京城的,也就镇公国的封公子。”

    “阁老大人返乡之时,天下有多少学子想拜入他老人家的门下,可是,都被他拒绝了,没曾想到,他竟然收了你家外甥女为学生!真的是羡煞旁人,羡煞旁人!”

    楚鸿尽力压住上扬的嘴角,他们家小丫头就是厉害,老阁老拒绝了那么多人,唯独收下了她,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经这位激动的一句句辩论,楚浅月的老师是周老阁老一事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一震惊的消息战胜了游乐场的吸引力,众人很是自觉的分成了两拨,一拨围住了楚轩,一拨围住了楚鸿。

    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的问题,一直到晚饭准备好,这些护花八门的问题才结束。

    不过,结果就是,在晚饭的饭桌上,楚浅月小朋友受到了强势围观,不过,很快在各种美食上桌之后,楚浅月小朋友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大家脑子里的想法几乎一致,现在这个时间,还是吃最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女王嫁到:老公,〕〔傲娇总裁请别闹!〕〔神奇直播系统〕〔情定一生无悔过〕〔重生许仙当儒圣〕〔快穿之炮灰愤怒吧〕〔噬灵为尊〕〔极道仙术〕〔从骑士开始进化〕〔快穿我成了男神的〕〔透视神医女婿〕〔指尖上的神灵〕〔剑兮何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