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鼎山人传〕〔全民大冒险时代〕〔宅男的无奈人生〕〔恶女佑夫喜临门〕〔权门婚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圣者降临〕〔低配版系统主神〕〔木叶之最强肉遁〕〔刺客饶命〕〔舰娘之红色血统〕〔恒行诸天〕〔命运之轮逆转未来〕〔天赋就是拿来吃的〕〔超神学院天使之王〕〔退后让为师来〕〔醉卧河山〕〔诸天自由职业者〕〔万缕爱意〕〔非宠不可:傲娇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61 季家母女上门
    鸿学书院一干学子的楚家一行的直接结果就是,不管之前听说过楚楚的,还是对楚楚无感的,全部直接上升到楚楚的迷弟,提起楚楚,脸上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一开口绝对是称赞,没有别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拦不住辛木这个对楚楚偏见颇深的散播流言,就在大家去楚家做客之时,辛木早就已经将楚扬言造纸一事传了出去。

    京城这种繁华之地,最喜欢的就是各种小道消息,流言这东西更是传的比哪里都快,一时间,京城之中,关于楚楚的评价又多了一条。

    除了沽名钓誉,蛇蝎心肠,为商不仁之外,又多了一个妄自尊大,自不量力,就没有一个好听的。

    因为最近京城纸价涨得厉害,又因为其中牵连到了现在声名大噪的书香居东家,并且造纸术自古以来都掌握在几大世家的手里,楚楚突然扬言要自己造纸,怎么可能不异常轰动?

    不过,纵使市井之中,传言各样,而且大多都是对楚楚不利的传言,可是,在鸿学书院之中,如果有人敢说楚楚半句难听的,绝对会站出来一大批同窗为楚楚说好话,不辩驳的对方哑口无言,绝对不会结束。

    尽管他们拿出来了楚楚已经自作出来的纸张,可是,相信楚楚会造纸的依旧没有几人,非得说他们是得了楚家的好处,这才帮着楚楚话说。

    好处他们确实是得了许多,又吃又玩又拿的,在这一点,他们无力反驳,不过,这般模样,在这些人的眼中,那就是心虚的表现。

    所以,纵使这些人言辞凿凿,为楚楚多番解释,但是,说服力却有限,除非至交,相信的没有几个。

    几日之后,等到楚楚要造纸一事在京城里传开,等到她的名声已经快要臭大街之时,一心想要嫁给叶奕枭的季洁终于露面了。

    谢雨备足了礼物,带着季洁去了叶府。

    为了今日一见,季洁准备良久,衣服,首饰,安全都是崭新的,并且,全都是按照叶老夫人的喜好而来,还有准备的礼物,更是无一不是叶老夫人喜欢的,光是这些礼物,谢雨就准备了很长时间。

    “娘,你说这次我们去能成功吗?”马车上,季洁心中忐忑不安,手里的帕子已经被她扯得全都是褶皱。

    “放心吧,叶老夫人是叶奕枭的祖母,而且,现在还是叶府的掌权人。叶老夫人最是看中家族颜面,现在那个楚夫人的名声已经坏成这个样子,就算是为了叶府的名声考虑,叶老夫人也不会不顾叶家颜面,让嫡子长孙迎娶这样的人入府。”

    谢雨的话安抚了季洁忐忑的心,叶奕枭婚宴的请帖已经发了出去,她想要嫁给他,就只有搅黄他和楚楚的婚事这一条路。

    季洁暗自握紧了拳头,一定没问题的,这次一定会成功的。

    母女二人到了叶府之时,叶老夫人刚吃完一块小蛋糕,这是早上楚浅月小朋友送过来的。用楚浅月的话说,既然娘身体不适,不宜出门,那就由她代劳,去曾祖母面前帮楚楚刷存在感。

    叶府同周府在一条街上,所以,每天楚浅月去周府上课的时候,都会先去叶府一趟,给老夫人请个安,送些松软的吃食,或者是带点新奇的东西,哄叶老夫人高兴。

    不过有些时候,她空着手来,就给老夫人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老夫人也是挺的津津有味,哄得老夫人很是高兴。

    今儿一早,楚浅月除了带了糕点,还带了她的图画书,说是给老夫人解闷儿。老夫人一听是自家曾孙女儿写的,那叫一个稀罕,立刻叫了叶依依姐妹,将这话本上的内容念给她听。

    就在这时,谢雨带着季洁到了。

    “老夫人这里还真是热闹,四小姐和五小姐都是孝顺的孩子,老夫人有福气。”谢雨一到,就将叶家仅有的两个小姐称赞了一番。

    “季小姐越是亭亭玉立,样貌出众,老身家的连个孙女儿远远不及。”叶老夫人一脸和善的笑容,季洁起身,微微一笑,行了一个晚辈礼,“老夫人过誉了,叶家姐姐才貌双全,阿洁也很是敬佩呢。”

    大家一番寒暄,大堂之中,欢声笑语顿起,气氛很是融洽。

    谢雨本就是交际的高手,加上她是阁老夫人,不论是谁,都会给她几分面子,现在谢雨有意捧着老夫人,气氛自然和谐。

    “老夫人,听闻叶公子七月初七就要成亲了,娶的是书香居的东家楚夫人。”谢雨终于切入了主题。

    “没错。”老夫人点头。

    谢雨表情故作尴尬,“老夫人,您有所不知,最近这为楚夫人的名声不是很好,京城的大街小巷,都在谈论她,叶家世代忠良,百年清誉,老夫人,成亲一事,还要慎重啊!”

    叶老夫人眉间微蹙,沉默不语。

    谢雨浅笑一声,柔声说道,“今日登门,其实是担心老夫人不常出门,对京中之事不了解,一时疏忽,污了叶家的门楣。”

    老夫人很是无奈,“多谢夫人告知,不过,我这个孙儿自幼便很多有主意,入朝为官之后,更是随心行事,即便我这个祖母,也只是关心一些他日常琐事。”

    “现如今,他为了娶那位楚夫人,不惜退出朝堂,两人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无人能干扰。”

    谢雨脸色微变,“纵使这般,您毕竟是长辈,您的劝诫,叶公子必定会听进去一二的,叶家百年清誉,可不能因为一个女子而蒙尘啊!”

    叶老夫人又沉默了。

    一边的季洁见老夫人这个态度,沉不住气了,“老夫人,先不说楚楚出身如何,单她飞清白之身,还带着一个女儿,就配不上叶公子,现在她又满身污名,一旦进门,更是有损叶家声誉,还请老夫人三四啊。”

    叶老夫人只是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依旧没有吭声,屋子里有些尴尬。

    叶依依笑着开头,“季小姐有所不知,楚夫人和大哥的关系非同寻常,几年前的机缘巧合,两人就已经在一起了,而且,方才季小姐口中的女儿,是我大哥的亲身女儿。”

    “所以,两人成亲,势在必行,即便现在楚夫人的名声有些不好,也很难更改的。毕竟,楚夫人为我大哥生了一个女儿,叶家怎么也不能忘恩负义。”

    叶依依的解释让季洁脸色骤变,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般的结果,本以为楚楚这般声名狼藉,叶家肯定不会让一个名声如此恶劣之人进门。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人之间已经有了孩子,有了子嗣,那就另当别论了。

    季洁还想再说些什么么,但是被谢雨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原本这就是叶家之事,我们身为外人,自然也不好太过插手。原本以为,叶,季两家门当户对,关系可以更进一步,哪曾想到叶公子另有良缘,今日打扰了,告辞。”

    谢雨依旧举止有礼,保持着阁老夫人的风度,之后又闲聊了几句,便离开了叶家。

    出了叶府之后,季洁这才问道,“娘,方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这毕竟是叶家的事情,我们身为外人,指手画脚会引起对方不满。而且,我们说的太多,表现的太心急,容易陷入被动局面。后面我已经表明要跟叶家结亲的态度,老夫人是聪明人,她会考虑究竟要如何做对叶家才是最好。”

    马车里,谢雨柔声解释着。

    季洁还是有些担心,“可是,他们连女儿都有了……”

    谢雨笑了笑,“你不觉得,正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了一个女儿,所以,叶奕枭才会娶那个楚夫人吗?”

    “怎么说?”季洁不解的问道。

    “叶奕枭是何等出身,何等人物?他见过的美人更是无数,那个楚楚有什么魅力,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让叶奕枭娶她,这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事情,不过,今日我知道了,正式因为他有一个女儿。”

    谢雨笑着说道。

    “娘的意思是,楚楚用女儿威胁叶奕枭,让叶奕枭娶她?她的女儿今年已经五岁了,如果这件事情传了出去,对叶奕枭的名声有损,未婚有女,还没有娶对方的打算,肯定是要扣上负心薄情的帽子的。”

    季洁推迟道。

    “没错,真是如此。这就是叶奕枭非娶楚楚不可的理由,我相信,只要解决了这件事情,叶奕枭那种人,怎么可能娶一个农家女?”

    谢雨轻嘲道。

    “那这件事情要如何解决?”季洁语带焦急,“不如我们那这件事情散播出去,就说楚楚威逼叶公子娶她,说她为了享受荣华富贵,为了嫁进高门,设计陷害叶公子?”

    谢雨点了点头,“娘也是这般想的。”

    “不过,这件事情要快,距离七月七,不远了。”季洁很是焦急。

    “放心,娘说过,肯定会让你如愿以偿。”谢雨唇角勾出一抹微笑,冷的渗人。

    *

    季夫人母女到叶家一行,好似一块石头,投入了叶家这谭看似平静的湖水,当起层层涟漪。

    叶依依和叶菲菲回到自家的院子后,立刻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自家父母。

    二房和三房刚上位,官职终于高于叶奕枭,这才没得意多久呢,怎么可能让叶奕枭跟季家结亲?

    如果叶奕枭真的娶了季洁,成为了阁老大人的女婿,那他重返朝廷岂不是轻而易举?二房和三房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头上这座大山好不容易才移走,这样没有压力的生活他们还没有过够呢!

    二房三房极为默契,绝对不能让叶奕枭和楚楚的婚事出现任何差错,七月七的大婚,一定要风风光光,热闹盛大,最好整个京城都知道。

    叶奕枭可是在朝廷之上发过誓的,只娶一位夫人,只要这场亲事顺利完成了,那叶奕枭就没有机会跟季家结亲。

    打着这样的主意,二夫人和三夫人难得一派和气,帮着老夫人张罗着七月七的大婚,力求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出半分问题。

    叶老夫人见状,更是心中暗喜,之前叶奕枭提醒她,让她好生管束二房和三房的后院,这段时间,已经初显成效,不管在家如何,在外面,二夫人和三夫人还是谨言慎行,拿捏准确,不会给叶家招来祸事。

    看着忙乎起来的两人,叶老夫人心中对这次的婚事更加满意了,如果没有这场婚事,二房和三房哪能如此齐心?

    老夫人年纪大了,自然希望一家人和和美美。

    既然叶奕枭喜欢楚楚,而二房和三房也想着两人成就好事,大家目的一致,做起事情来自然极为和气,这样舒心的日子,老夫人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过了。

    说道这个,她是真的非常感谢谢雨母女都这一趟。

    虽然谢雨手腕高深,基本上没有她做不成的事情,京城之中的世家夫人,对这位阁老夫人也是十分敬佩的。并不是所有的当家夫人,都能够做到谢雨那般。

    谢雨的目的叶老夫人自然清楚,如果叶奕枭对季洁有意,那她自然是乐见其成,当朝阁老长女,嫁到他们叶家,算是低嫁了,这门亲事也是极好的。

    但是,叶奕枭对季洁无意,那她就只能装作没看出谢雨的意思,丝毫不提这茬儿。不过,如果谢雨再来拜访,她再装作不懂,不闻不问,那就不合适了。

    老夫人当下叫来了叶江,让他将今日之事转告叶奕枭,让他提高警惕,然后她自己继续坐在摇椅上,让身边的小丫鬟,给她读话里的故事,这可是她家曾孙女儿写的呢!

    如果谢雨知道两人今日一行人,让叶家人空前团结,合作紧密,务必让这场亲事顺利圆满,绝对能吐血三升。

    只可惜,谢雨对季家的地位太有信心,她自认为绝对不会有男子爱美人,不爱江山,断定叶奕枭就是受了楚楚的胁迫,逼不得已才娶的楚楚,迅速将这个消息传遍京城。

    然后,足不出户的楚楚,就又多了一项罪名,贪图荣华富贵,不知廉耻,设计叶家大公子。

    原本名声就已经臭的跟过街老鼠一样,现在又多了一条罪名,而且被传的有声有色,现在,楚楚那就是女子中的败类,不论你走在京城的任何一条街,但凡事有人聚集的地方,基本上都能听到他们谈论楚楚。

    对于人人喊打这事儿,一直待在家中的楚楚自然不知晓,不过,基本上每天楚鸿和楚轩回来,脸上都有伤,楚楚猜的差不多。

    不仅仅是楚鸿和楚轩,他们一群小伙伴,基本上每天都要跟别人理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打架一事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就连江扬小胖子,最近都瘦了一些。

    因为打架打的运动量加大。

    不过,每此看到两人身上有伤,齐王妃都极为心疼,这天休息,两人中午回来,手破了,眼角青了,齐王妃看不下去了,“怎么又伤了?这回又去跟谁打架了?”

    “娘,是季继那小子胡说八道,竟然说我楚姐坏话,敢败坏我楚姐的名声,我自然并不能放过他!”齐全这段时间打架打的性子都野了,言词之间少了往日的拘束克制,更加活泼了一些。

    “没错,舅母,你你没看到,我和大哥将季继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楚姐多好,多厉害,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里胡说八道!揍他都算是轻的了!”

    江扬仰着下巴,一脸的嚣张。

    齐王妃眉间微蹙,齐全见状,立刻说道,“娘,别看我和江扬都受了点伤,但是我保证,季继比我们惨多了,他两个眼睛都成了熊猫眼呢。我们没打输,没给我们齐王府丢脸!”

    齐王妃:“……”

    这个是重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傲娇总裁请别闹!〕〔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厉先生,缘来是你〕〔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进化之眼〕〔画爱为牢:神秘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