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燕朝当祖宗〕〔混在大唐的工科宅〕〔醉卧河山〕〔罗衍传〕〔叶辰萧初然小说〕〔乡村透视小狂医〕〔肖少的蜜宠萌妻〕〔嫡女有毒:冷王爆〕〔仙界咒帝〕〔美女总裁的极品兵〕〔侠客管理员〕〔仙帝归来〕〔傲世武修〕〔疯魔厨神〕〔龙魂特工〕〔美女校花爱上我〕〔世子的崛起〕〔重生之都市仙尊〕〔星空大海之王座〕〔无上神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63 认亲
    “上京之前,我爹给我的,他说,当初他捡到我的时候,我的身上就戴着它,而且,我爹还说,我娘奄奄一息之时,还不忘嘱托他,一定不要让我上京,不过,因缘际会,我还是来了。”

    楚楚唇角浅笑,观察着齐王的神态,想要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些蛛丝马迹。

    “奄奄一息?怎么会奄奄一息?还有,为何你娘不让你入京?你娘现在人呢?”齐王一手按住椅子的扶手,激动地问道。

    “当时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只是听我爹说,貌似当时我娘正被什么人追杀,她抱着尚在襁褓的我,躲在丛林里,刚好我爹出来找他刚刚出生不久女儿,遇到了我娘,就把我捡了回去。”

    楚楚依旧平静如初,好似说的事情跟她无关一般。

    齐王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追杀?怎么会遇到追杀?季礼呢,当时季礼在哪里?她是季礼的夫人,季礼就是这么保护她的?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所以,我娘当真是季礼的原配夫人,长公主的长女,齐王你的姐姐?”楚楚轻笑反问,语带戏谑,同齐王的激动相比,看上去仿佛置身事外。

    “你早就知道?”齐王皱眉问道。

    “叶奕枭一直再帮我调查身世,看到了齐全和江扬的玉坠儿之后,我隐隐有些怀疑,后来叶奕枭又着重调查了一番,我也是近日才知道结果的。”

    楚楚解释。

    “那你为何不到王府来?”齐王眉头皱的更深了。

    楚楚疑惑,“我为何要去王府?上门认亲?”她自嘲的笑了笑,“如果我就这么上门了,恐怕京城之中关于我的罪名,又多了一条。”

    “说什么楚夫人为了享受荣华富贵,竟然骗到了齐王府的头上,简直行为恶劣,可恶至极!”

    齐王:“……”

    这太有可能了,原本楚楚的名声就赢非常不好了,她要真登门认亲,一旦被传了出去,肯定传的更加难听。

    “还有就是,我对我现在的身份和生活很满意,我只要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就可以了,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也没有必要将那些前尘往事翻出来,图惹争端。”

    楚楚淡笑解释着,“而且,想必齐王也听说了,我身体不是很好,其实外界说的不准,我其实中午了蛊毒,我现在能够这样随意走动,多亏了叶奕枭找来的神医。”

    “但是,一旦蛊毒作,随时可能丧命,既然如此,又何必认亲,到时会再让他们伤心一场?”

    齐王猛地起身上前,“蛊毒?你为何会中了蛊毒?你不是一直都生活在农家吗?怎么会有人用蛊毒害一个农家女?”

    “舒浅,哦就是七公主,她说我身上的蛊毒是从我娘身上来的,对方是给我娘下的蛊毒,娘在解蛊的时候,应该是出了岔子,所以蛊毒才会跑到了我的身上。”

    楚楚说道。

    “什么?蛊毒?你娘怎么会中蛊毒?她一个知府夫人,怎么会中蛊毒呢?谁给她下的?”齐王急切的问道。

    楚楚看向叶奕枭,这个问题,他没跟她说过。

    叶奕枭安抚性的朝楚楚笑了笑,而后说道,“王爷,楚楚体内的乃是蛊王,根据医书记载,这蛊王乃是西凉独有,而且,能炼制蛊王之人,也不是寻常人。”

    “既然这蛊毒如此难得,为何你娘会中蛊?”齐王很是不解。

    “现在还不清楚,这件事情太过久远,查起来有些困难,不过,既然连王爷你都不知道岳母中毒一事,不如去问问季大人,毕竟,当时岳母是同他在一起的。”

    叶奕枭建议。

    “那个忘恩负义,薄情寡性的小人!当初迎娶你娘之时,说的是千般好,万般好,不过三年,他就带回来一个女子!这种人,怎么可能关注你娘在后院的生活?”

    一提到这件事情,齐王就满腔的怒火。

    “我娘为何不让我回京呢?按照常理说,她是郡主,背后有齐王府和长公主撑腰,她应该不畏惧任何人,任何事情才对!为何几却不让我回京?”

    楚楚疑惑的问道。

    “除非,她认为京城对你而言非常危险。”叶奕枭说道。

    “王爷,京城都说阁老夫人红颜早逝,你们当初见到我娘的尸体了吗?季大人是如何同你们交待的?”楚楚问道。

    “当时季礼还只是安东城的知府,我那个姐姐也跟着去了安东城,他们到了安东不过三月,你娘就诊出有了身孕,当时我和娘都非常高兴,如果不是娘的身子不太好,肯定会亲自去安东城看看。”

    “可是,在姐姐临盆之际,安东城突然被西凉军袭击,知府府邸被大火焚烧,姐姐不幸被困其中,一尸两命,等我赶去之时,也只是看到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而已。”齐王说道。

    楚楚皱眉深思,“想必,这其中还有什么是王爷不知道的事情,对方肯定隐瞒了什么,不然,我爹当时看到的女子又是谁?”

    “楚楚,既然你是姐姐的女儿,那你应该叫我舅舅,不要一口一个王爷。”齐王说道。

    楚楚微楞,然后露出了欢喜的笑容,“舅舅。”

    “好!好好!太好了!”齐王激动的双手按着她的肩膀,高兴的不能自已,“听说你还有个女儿,小丫头呢?”

    “她每日上午都回去周老先生那里,周老先生收了她做学生。”楚楚说道。

    齐王:“周海?周老阁老?”

    楚楚:“没错。”

    齐王:“哈哈哈!有出息!有出息!太有出息了!”

    楚楚也温柔的笑了笑,“小丫头如果知道她还有一个舅姥爷,肯定会很高兴的。”

    齐王高兴的搓搓手,这真的是一件大喜事。

    “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你外祖母?你外祖母最是心疼你娘,你娘是她第一个孩子,出生之是早产,差点养不活,我们姐弟三人,你娘是你外祖母最心疼的一个。如果她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楚楚有些顾虑,“可是,如果我体内的蛊毒解不了,那岂不会让外祖母再伤心一次吗?”

    “没有如果,不会出现这种如果,我说过,一定会解了你体内的蛊毒的。”叶奕枭握住她的手,语气异常坚定。

    楚楚回以微笑,“既然如此,那就告诉外祖母吧,我们找个日子去府上拜访。”

    “不行,你现在的情况不能轻易出门,那个故意唤醒你体内的蛊王的人,还没有找到,敌在暗,我在明,一旦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叶奕枭立刻反对。

    “就是说,现在有人要至楚楚于死地,这个人知道楚楚身体里有蛊毒,而且熟知蛊毒的特性,甚至懂得蛊毒的催动,那是不是就说明,那个人很有可能跟给我姐姐下蛊毒的人有关系?”

    齐王反应敏捷,瞬间就抓住了重点。

    “可以这么说。”叶奕枭说道。

    “季礼交给我,我会亲自问个清楚,至于认亲,楚楚不能出门,那我们过来也是一样的,齐王府距离这里也不是很远。”

    齐王说着已经迫不及待的回府了,留下楚楚怔怔的站在原地,诧异的看着叶奕枭,“舅舅会不会太着急了一些?”

    叶奕枭笑了笑,“老王爷这辈子只娶了长公主一人,长公主生了两女一子,三姐弟的关系自幼就十分亲近,长女的早逝一直是长公主心中的伤。她知道你还活着,多年来心中的郁结,自然会消失几分。”

    “不过舅舅只看了玉坠儿之后就确定了,他难道就不担心这里面还有什么波折,或者是隐情?也有可能我娘是无意得到这个玉坠儿的,那怎么办?”

    楚楚凝视着他,不解的问道。

    “放心吧,别看齐王不论是在朝堂之上,还是跟大臣们相处,都是一个性格冲动的人,但是,他粗中有细,齐王可没有外人看上去那么简单,他那么急着回去见长公主,肯定是有他自己的判断。”

    楚鸿安慰道。

    楚楚只是点了点头,没吭声。

    “现在你安心了?”叶奕枭问道。

    楚楚转头疑惑的看着他,“什么安心?”

    “这段时间,你做了这么多的准备,不就是想着,一旦你解蛊失败,出了什么意外的情况,你也给那几个小家伙找了足够的靠山,不用担心没有你在身边,他们会被别人欺负,是不是?”

    叶奕枭柔声问道。

    楚楚有些心虚,躲着他审视的目光,“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不知道,你把你糕点的方子给了初焕晨,同出换成合作,虽然他就是一个不作为世子,但是,在京城之中,敢为难他的,还真没有几个。”

    “你帮着张璇弄了一个刻坊,增加那些老兵伤兵的收入,让他们可以自给自足,张家在京城之中虽然低调,但是,一旦有人惹到张家,也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加上你又跟张璇合作开了布偶的铺子,但就是你和张璇之间的交情,一旦你出了事情,她也会帮着护着那三个小家伙的。”

    “听说周海老先生主持的《国文》第一期已经刻印完毕,这也是你提议的,周海老先生是小丫头的老师,现在你又拉着他跟书香居合作,为他们出了这么好的主意,有了周海这跟定海神针,你就更不用担心有人会为难他们三个了。”

    “我还忘记了封子安,我听说他最近正在筹办一个酒庄,上次他过来看你,你们聊了很久,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是不是同样把酿酒的房子也给了他?同镇国公府合作,再为他们三个加上一道保护伞。”

    “楚楚啊楚楚,你说你为了他们三个做了这么多的准备,生怕你一旦出事,他们没有人护着,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叶奕枭幽深的眸子有些受伤。

    楚楚抬眼迎上他的目光,淡笑着,“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世事无常,解蛊的成功率也不是百分之一百,一旦出事,总不能让他们在京城之中无依无靠吧?”

    “你认为我不会照顾好他们?”叶奕枭眸色更暗,好似暴风雨来临的前夜,低沉的声音好似濒临暴怒的豹子。

    楚楚心里咯噔一下,千面狐怒,太可怕了!

    “我以为我出事你会殉情的,你看看,你都不在了,自然没有人保护他们了,我给他们多找几顶保护伞,不是应该的吗?”

    她一本正经的说道。

    叶奕枭气得压根直痒痒,看着她眼中狡黠的光芒,直接吻了上去,如果可以,真得很想直接咬死!

    楚楚被这么激烈的吻弄得气息不稳,这次算是踩到了老虎尾巴了,等到结束之时,她感觉双唇多有些麻麻的。

    “我说过,不会有任何万一,舒浅已经暗自会西凉调查这件事情了,蛊毒出自西凉,她身为皇族,会找到万全的办法的。”

    叶奕枭将她抱在怀里,神情坚定。

    感觉到他手心里的汗水,楚楚笑了笑,“你说的对,会有万全的办法的。”

    窗外秋风微凉,屋里的两人紧紧相拥,平复了这些日子的焦躁。

    华菲站在窗前,看着屋子里的温馨美好,一时间竟然不想上前的打扰,可是,长公主都到了,总不能一个主人都不出面?

    最后还是宫余敲了门,打断了屋子里两人的腻歪。

    长公主这次是轻车简行,丝毫没有皇亲国戚的架势,看上去跟寻常普通的客人没有什么两样。

    叶奕枭这次没有待在楚楚身边,而是将空间留给这祖孙俩,他则跟齐王交谈了起来。

    两人到了书房之后,齐王才开口,“现在楚楚可是有娘家人撑腰了,你想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她娶回家,可没有那么容易?”

    叶奕枭又露出了他面对世人的温和无害,“齐王,我和楚楚的婚事势在必行,这个没有商谈的余地,自然,身为楚楚的娘嫁人,王爷可以随时监督在下。”

    “在下心在不过一介平民,但凡是我做出任何一点对不起楚楚的事情,王爷都可以出面为楚楚出气的,我肯定没有任何办反抗。”

    齐王点了点头,一脸威严,“你说的没错,你敢对不起楚楚,本王绝对绕不过你!”

    叶奕枭自然没有任何的意见。

    “对了,最近京中关于楚楚的流言蜚语这么多,你就这么看着她千夫所指,被这些人攻击?”齐王态度很是严厉的质问道。

    叶奕枭有些无奈,“不是我不作为,是楚楚知道之后,不让我动手,她说她最近在家里呆的太闲了,正好没什么事情可做,所以,想要亲自动手,解解闷儿。”

    齐王哈哈大笑几声,“不愧是我齐家的子孙,有血性!我喜欢!”

    “王爷,如果您要查季大人,最好连季夫人一起,如果当初岳母的死有蹊跷,那获益最大的,肯定是现在的季夫人,正因为岳母不幸去世,她才被扶正,成为了季夫人。”

    叶奕枭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放心,如果真的让我查到当初姐姐的死是被人设计的,不论对方是谁,我都绝对饶不了他们!”齐王的双眸闪着狠辣的光芒。

    这边谁也不知道楚楚和长公主聊了些什么,两人在屋子里说了很久,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动静,后来时不时传来阵阵笑声,两人一直呆到了晚上,用了晚饭才离开。

    晚上,楚楚一早就回到房间,准备休息,最近一段时间,叶奕枭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身边,生怕她出现半分问题。

    “你就不好奇我和外祖母都说了些什么?”楚楚坐在床上问道。

    “如果你想告诉我,自然会说。”叶奕枭端着煎好的药,走了过来。

    “你猜猜看。”楚楚笑弯了眼睛,显然心情很好。

    “猜对有奖吗?”

    “那是自然。”

    “应该是说了很岳母小时候的事情,你也说了很多你小时候的事情,长公主准备认回你这个外孙女。”叶奕枭说道。

    楚楚:“……”

    要不要这么准?

    “看样子我猜对了。”叶奕枭唇角浅笑,“我觉得,耳房的床太小,不适合我,你这张床,到是很合适。”

    楚楚:“……”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之战神归来〕〔兵意铸道〕〔诸天妖商〕〔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