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余生都宠你〕〔家有福妻:养花养〕〔雪颜谜传〕〔玉手调香〕〔邪王的废柴毒妃〕〔女总裁的至尊保镖〕〔偷心妈咪:爹地闪〕〔女法神的冒险物语〕〔嫡女休夫记〕〔剑傲九天〕〔嫡女心计,妖孽王〕〔我当操盘手那些年〕〔一直觉醒一直爽〕〔这个世界的妖魔很〕〔重生女神:帝少的〕〔逆流纯金年代〕〔末世雄兵〕〔百花大帝〕〔奶狗驯养手册〕〔你好啊校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 365 大获全胜
    “是那个孙猴子的故事吗?”有在茶楼里听过楚浅月说书的人立刻反映了过来。

    “没错。”

    “那我可得多买几本回去,不然,家里几个小的非打起来不可。”

    “对对对,我家弟弟也喜欢的很,上次去茶楼没听到说书,回去失望了很久。”

    “什么时候有得卖?我得早点过来排队。”

    ……

    瞬间,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即将要面世的新话本吸引住了,谁还关注季洁一行人!几句话而已,就将众人的视线焦点从季洁身上转走了。

    季洁扭着手里的帕子,一方帕子被她扯得几乎快要破了,看着楚楚这般众星捧月的模样,心里的怒火就噌噌噌的上涌。

    “还新的话本?你们书香居还有纸吗?《国文》是官坊出来的,可是,你们自己话本总不能再送到官坊刻印吧?我还没听说过,官坊还刻这些不入流的东西!”

    季洁眼睑微挑,蔑视意味十足。

    “现在就放出这种大话来,到时候没有纸,你们书坊又拿什么刻印?”

    “阿洁,这你就不知道了,书香居不是一早就放出话来,楚夫人在研究造纸术吗?日子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书香居却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传出来,可能,楚夫人真的自己研究出来了造纸术呢?”

    谢玉嘲讽道。

    “哼!大言不惭!造纸术是不穿秘诀,也就当世几大世家知道这个方法,这可不是谁随随便便说几句话,研究几天,就能造的出来了?”

    骆军嘲讽之意最甚,那看着楚楚的眼神,就差没直接说你少在这里吹牛了!

    “啪啪啪——”

    楚楚带头鼓起掌来。

    她笑着环视几人,勾唇浅笑,“这就是今天我要说的第二件事情,在下不才,研究了一段时间,终于弄明白了造纸术,从今天开始,书香居的纸张恢复原价,欢迎大家到小店购买。”

    说着,楚楚扬了扬手,宫余已经带头将裁好的纸抬了过来,方才那些架子的空位,立刻比一沓沓得纸沾满了。

    这下店里的客人忽的兴奋了起来,就像是被按动了什么开关一样,原本在书坊里随意看看的客人,立刻扑向那一沓沓裁得整整齐齐的纸张冲了过去。

    “楚夫人,这真的是中等纸?这一刀真的只要二百文?”一个书生高亢的声音忽得响了起来,震惊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我看看,我看看。”一人挤了过去,“不是吧?楚夫人,该不是你们铺子里的伙计放错位置了吧?是不是把上等纸放到了中等的架子上?我摸这纸可是比上等纸还要好上一些?”

    楚楚早就料到了众人的反应,只是笑着说道,“没放错,你们面前这些的就是中等纸,我研究出来的造纸术,这就是中等品质的,两百文一刀。”

    “天啊!中等纸的质量就这么好了,堪比现在的高等品质,那高等品质呢?你们铺子里的高等品质,是不是比得上现在的特等了?”

    楚楚只是笑了笑,“你们可以亲自看看去,看看两者有什么不同。”

    “我已经替你们看过了,跟我爹平日用的特等品质还要好?这高等品质真的只要五百文一刀?”对方一手颤抖着抚过架子上的高等品质的纸,有些怀疑她现在是在做梦。

    “本店童叟无欺,大家可以放心购买。竟然我说了价格恢复原样,就不会再改变。虽然各种等级的纸张比你们平日里用的都要高上一等,但是,价格不变,大家完全可以放心。”

    楚楚笑着跟众人解释。

    “本少爷今天算是长见识了,这特等纸已经堪比御用的纸张了吧?才二两银子一刀,楚夫人,你这么卖,不会亏本吗?”

    这是一个世家阔少,一眼就看出了差别。

    “亏本倒不至于,不过,确实不怎么赚钱,但是,京中纸价上涨,其中确实有我们书香居的因素,就当我们书香居补偿大家这段时间的损失。”

    楚楚说道。

    书坊里的客人微怔,一些刚刚跟着其他人起哄,被其他人煽动,一起鼓动着让叶一将书香居卖给谢玉客人,心中极为愧疚。

    这其中大多都是读书人,大家心知肚明,京中纸价上涨跟书香居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也不该让书香居承担这样的结果。

    但是,当他们看到了事情的解决方法之时,当他们知道如何做对他们才最有利之时,心中的自私占据了所有,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如此轻易地被煽动,被利用。

    可是,楚夫人为了他们补偿他们,竟然将这么好的纸,订到如此低的价格,宁愿不赚钱!这衬的他们是如此的自私丑陋。

    “还有一个好消息,我研究出了一种更加轻薄的纸,这种纸虽然品质不如低等纸,但是,用来练字还是可以的,关键是这种纸价格便宜,一刀只要二十文。”

    楚楚又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二十文?真的只要二十文?可以练字的真的只要二十文?”一个青色长衫的学子激动不已,一看就是出身寒门,他轻轻摸过,激动的眼中已经带着水光。

    “不是吧?楚夫人,是你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二十文一刀?怎么可能只要二十文一刀?这样的价格十史无前例,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夫人高义,为了我们这些寒门学子,竟然造出价格如此低廉的纸,以后,即便是寒门,也如果要读书,希望也大了很多,学生代替众多寒门学子,多谢夫人。”

    赵爵拱手俯身,真真切切行了一个大礼,他今日本来是过来交稿子的,没想到,竟然让他撞上了这样一幕,看着那二十文一刀的纸,虽然颜色黄了一些,纸也薄了很多,但是,不影响使用,这个是最重要的。

    “多谢夫人。”书房内外,不管是不是出身寒门,看都这样一幕之后,均是神色严肃,态度恭敬,抚身行礼,态度诚恳真挚,充满感激。

    外面排队的客人听到只能垫着脚,撑着脖子往铺子里看去,想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声势会如此之大?

    单膝跪地,俯身感谢,又不是拜师,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然后事情的始末就从前头传了过来,排队的众人听到纸价恢复如常,就已经高兴不已,有听说楚楚造的纸品质比骆家要好多了!价格却还比骆家便宜!

    性子急的已经不想再这里排队了,直接重新书坊里,看看事情是不是真的这样,毕竟,造纸术可不是一般人能会的。

    过来排队买《国文》的大多数都是各大书院的学生,夫子,还有一些文人,京城纸价上涨,对他们的影响也是很大的,现在可以说是喜从天降,尤其是那些学生,他们平时用纸是最多的。

    不过,即便听到了纸价恢复如初,还是有一些沉稳镇定之人,忍住了没有冲进铺子里,看看事情的真假。

    一些冲动之刃,已经冲了进去,先买它十刀八刀的存着。谁知道,纸价会不会再上涨?后者说,这样便宜的价格能持续多久。

    当那些依旧坚定不移的排着队的学生,听到竟然还有一些品质不佳的纸,一刀竟然只要二十文,就算是再镇定的人也没有办法保持平稳的心态。

    听到这样的消息的瞬间,几乎是在比耳力,比爆发力一般,忽的一下,全部冲向了铺子里。

    你说排队买《国文》?

    《国文》就在书香居里,又不会丢了,什么时候来买还不行?

    这么便宜的纸张,才是最重要的!

    书香居内外啥时间一片混乱,生怕这些放在架子上厚厚的纸张,瞬间就不见了。

    好在叶一处理这件事情已经很有经验了。

    “大家不要挤,不要挤,书香居保证,价格不变,而且,数量充足,大家不用担心卖光了,但是,每个人最多只能买十刀,不能买太多,怎么也要给其他人留点机会,是不是?”

    一些手握银子的客人,想着多买一些存起来的心思,顿时消了。

    “叶掌柜的,如果你们书香居能保证纸张品质不降,价格不升,我以后就在你们书坊买纸了!”其中一位身材略高公子高声说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旁边的一些人也跟着起哄。

    “没错,只要纸张品质不变,价格不升,我以后也认准你们书香居了。”

    ……

    “大家可以放心,我们东家说了,我们书香居是书房,又不是靠着造纸赚银子,大家放心,这一点我们肯定会做到的。”

    叶一高声说道。

    谢玉一行人已经被激动地客人挤到了一边,这个时候谁还管你是哪家书坊的大掌柜的,哪家的小姐,能买到新出炉的纸才是最重要的好不好!

    季洁看着楚楚被所有人围在中间,感谢的模样,心中那股长时间积聚的嫉妒瞬间涌了起来,凭什么,凭什么她楚楚被这些人捧得这么高?

    她不过就是一介商贾!

    她怎么能跟自己比?

    “楚楚,你当真是真的研究出来如何造纸?一直掌握在几大世家手里的造纸术,你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研究出来?”

    季洁清亮的女声瞬间将众人的目光聚集了过来,“该不是你这些纸是叶公子从别处买过来的吧?”

    书坊里几乎瞬间安静了下来,到没有人想过这样的可能。从外地运,虽然价格要便宜一些,但是,长途运费,也是要用上很多银子的。

    运到京城之后,价格还这样的便宜,那已经不是不赚钱的事情,而是赔钱的事情了。

    众人看向楚楚,等着她的回答。

    楚楚只是淡淡笑了笑,“我到是很想问上一句,你们当中有谁,见过这般品质的纸张?你们骆家造纸肯定没有。”

    季洁皱着眉头,却不知道怎么回话,只能看向一边的骆军,她对这些不熟悉。

    骆军从看到新的纸张,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现在收到季洁询问的目光,他看向楚楚,“你怎么知道我骆家造不出这样品质的纸张?你又不是骆家人?”

    “还是说,你所谓的研究出造纸术,其实是偷了我们骆家的造纸方法,谎称你研究出了造纸术?”

    这一句质问,让事情偏向了很是诡异的一边。

    楚楚讥讽一笑,“你们骆家的造纸术那么容易投到?如果真的这样,那骆家也不会单凭着造纸一术,成为百年世家了,早就被别人取而代之了,不是吗?”

    “我骆家虽然严防死守,但是,总是有一些宵小之徒,妄图我们的造纸术,我们一时不查,也不是没有可能?”骆军凝视着楚楚说道。

    “既然如此,怎么不见你们骆家造出堪比贡纸的纸张?”楚楚问道。

    骆军眉间微蹙,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

    楚楚眸中讥讽更甚,“如果骆掌柜的质疑认为我的造纸术是偷了你们骆家的,那你刚刚当着众人的面,公开你们骆家的造纸术,自然,我也公开我的造纸术,让大家评判一下,我究竟有没有偷你们骆家的?”

    骆军眸光微眯,顿时一句话也没有了。

    这样的提议他可不敢接,他们骆家以造纸立世,要是方法公开了,那他们骆家还有什么资本成为世家?还不被那些竞争对手吃的骨头都不剩?

    “怎么?不敢了?心虚了?”楚楚笑的很是灿烂,那嘲讽的眼神,气的骆军只想吐血。

    “楚楚,你这是强人所难,你明知道骆家就是靠着造纸术起家的,你现在让骆军公开造纸术,这根要他的命有什么区别?你怎么能如此狠毒?”

    季洁高声质问,义正言辞。

    “我看你明知道骆掌柜的不会同意你的提议,所以才敢这么说的吧?我看心虚的是你才对!如果你不是从骆家他偷的造纸术,那你敢公开吗?”

    楚楚觉得,今天回去很有必要让叶奕枭同志跪一下搓衣板,这都是他的烂桃花!

    “我自然是敢的。”楚楚笑如暖阳,可是,她眸中的嘲讽,却好似寒冬冰箭,刺得骆军和季洁生疼。

    “楚夫人,你不要冲动,造纸术何等难得,我相信你这是你费劲心力研究出来的,跟骆家没有一点关系。”

    赵爵有些着急。

    “没错没错,楚夫人,我们都相信你,你没有必要公开自己的心血研究。”

    铺子里几乎所有人都是站在楚楚这边的,季洁和骆军几乎成为了众矢之的。

    看着这么多人帮她说出话,楚楚心里微暖,脸上的笑容也在真诚了许多。

    “多谢大家的信任,不过,造纸术我不会藏着掖着,听闻京中有很多人生存艰难,今日就拖诸位为我传个话,如果有谁想要学早造纸术,只要他到我们书香居做工三个月,三个月结束之后,我就会教他如何造纸。”

    楚楚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大家很不理解楚楚的行为,虽然说书香居可能从纸张上赚不到多少银子,但是,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怎么能将自己的心血这样送给别人?

    “我楚楚虽不是女子,但是也是一言九鼎的。最近我们书香居缺人手,但凡是来铺子里,做工三个月,就可以学到如何造纸,学会之后就可以离开,到时候他们也算是学会了一门手艺,在这京城之中,也有了生存的法子,总不会饿死。”

    楚楚这话一出,众人恍然大悟,楚楚这是想帮那些生活贫困的人家,教给他们一个赚银子的方法,就跟当初帮助那些落魄的学子一般。

    客人们再三保证,肯定会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

    楚楚道了谢之后,这才看到骆军那堪比黑炭的脸色,她笑着走了过去,低声问道,“骆掌柜的,我不知道当初你和谢玉达成了什么协议,让你为了帮他,不惜抬高纸价。”

    “但是,现在这个结果可就地由你来承受了,你说,等我将这造纸术传出去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学会了造纸,他们可以自己弄个小作坊,造出纸到街上卖,价格他们自己掌握。”

    “到时候,卖的人多了,还有人到你们骆家买纸吗?”

    楚楚眨着眼睛,语气轻松,笑意盈盈。

    可是,骆军却仿佛置身于寒潭一般,整个人冷到彻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拳皇在诸天世界〕〔上门龙婿〕〔死对头非要我以身〕〔斗龙战士之友谊的〕〔极品老木匠〕〔我在漫威刷好感〕〔妈咪超甜:爹地超〕〔问仙遥〕〔废材逆袭:鬼帝的〕〔黑色的符咒〕〔绝世妖神〕〔冷清冷〕〔法象仙途〕〔噬星魔劫〕〔天衍之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