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战少,夫人来求婚了〕〔我真是女明星〕〔宋成祖〕〔上门狂婿〕〔战神医婿〕〔唐朝贵公子〕〔我的白富美老婆〕〔前方高能〕〔仙尊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二十一章 没事,你还能躺
    今日的天气,略带几分沉闷,穹天上,浓厚的乌云,仿佛滴入清水中的浓墨在翻滚着。

    压抑,逼仄,让人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蜀山大坪。

    玄组第一擂台。

    擂台周围,围堵着不少人,相较于第一轮的无人问津,第二轮的比试,已经算是万众瞩目,一些在第一轮中被淘汰的书院,教习们都会带着学子来观看第二轮。

    这样的观赛,对学子们也有不少的学习作用。

    更何况,这一场玄组首战,乃是在第一轮中的两支以全胜战绩晋级的书院队伍。

    洛江书院和东鲁书院,其中东鲁书院更是能够有资格叫板长安书院的老牌书院,所以,这一战,不少学子都颇为期待,觉得这一战应该会很精彩!

    擂台下。

    温教习一席白衣,背负剑匣,在看都站在擂台上的林云的时候,眉头微蹙。

    戴着面纱的姜灵珑亦是眼眸一凝:“东鲁书院的这个学子……”

    姜灵珑还没有说完,温教习便扭过头看了过来:“你也感受到了?这个林云……身上的血腥味很浓。”

    姜灵珑郑重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方浪听得二者的对话,亦是收起了笑容。

    “杀过人么?”

    温教习瞥了方浪一眼:“杀过人很奇怪么?修行……可不是什么风花雪月的事情。”

    温教习只是一句话,便让方浪深吸了一口气。

    方浪抬头看擂台,看着站在林云对面的柳不白,面色微微凝重,这么说来……柳不白很有可能会败?

    好惨……

    首秀就遇到这样的对手。

    方浪不禁为柳不白心中默哀。

    一个想要带他躺赢的少年,运气不太好。

    ……

    擂台上。

    柳不白一席劲装,手握华贵长剑,面容清秀,扬着头颅,带着自信。

    “洛江书院,柳不白,九段剑徒。”

    而柳不白的对面,东鲁书院的林云则是咧嘴直笑:“细皮嫩肉的,等会剑割起来,声音应该会很好听。”

    柳不白抬起头,眯起眼,浑身紧绷,嗅到了一股危机感。

    “东鲁书院,林云。”

    林云拖着生锈铁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没有报修为,脸上带着几分似笑非笑。

    柳不白不加理会,举起手中华丽长剑,摆开剑术起手式。

    事实上,在这温教习的三天特训里,柳不白的剑术水平亦是提高了很多,他很有信心。

    不过,林云莫名给他一股压抑感。

    天穹上,黑云滚滚。

    仿佛有怒雷在其中咆哮。

    有低沉的风呼啸起来,吹动满地的沙石都在滚动,发出沙沙声响。

    擂台上的战斗瞬间爆发。

    柳不白手中的剑抽出,发出了音爆,两者都不动用修为,但是,单凭剑术,其实也是危险万分,稍有不慎,便会涉及生命安全。

    柳不白的出剑攻势如狂风骤雨,而林云只是提起那把生锈的铁剑,轻松格挡着。

    “太慢了,太弱了。”

    “这就是洛江书院的水平吗?”

    “真是让人失望!”

    林云单手握住那厚重的生锈铁剑,脸颊半掩在剑后,盯着不断出剑的柳不白,冰冷的笑出声。

    柳不白冷着脸,越打越凝重,脸色亦是越来越难看。

    因为,柳不白能够感受到,林云的实战经验非常的丰富,能够以最小的气力和代价,挡下他的攻击,此消彼长之下,柳不白的体力消耗极快,而林云却是仍旧游刃有余。

    而林云口中亦是不断的迸出奚落话语,不断的刺激着柳不白。

    柳不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手中的剑术章法倒是依旧没有变得紊乱。

    洛江书院的剑术天才,毕竟不是浪得虚名的。

    林云亦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无趣的撇了撇嘴。

    下一刻,原本防守的姿态一变,像是猛虎一般,身上的血腥气喷薄,冲击的柳不白动作亦是一怔。

    而林云趁着这个机会,瞬间欺近柳不白的身躯。

    手中那沉重无比的生锈铁剑骤然抛出。

    狠狠的砸向了柳不白。

    柳不白色变,手中的剑架起,挡下这一剑。

    当!

    一声脆响,柳不白只感觉自己握剑的虎口在发麻,连退数步。

    林云的剑乃是重剑,这么一砸,柳不白差点扛不住,不过,若是换了以前的柳不白可能已经吃亏了,但是,经历了三天特训,柳不白也提升了许多,立刻转攻为守。

    细剑甩动,密不透风。

    “哟,还知道防?”

    林云咧嘴,露出森然的笑,像是一只一切尽在掌握的豺狼,看着猎物一步一步踏入自己布置的陷阱中。

    林云反手握住了生锈铁剑,一剑刺出。

    柳不白以剑架开。

    然而,下一刻,柳不白色变。

    却见那林云猛地将剑抛出,那金属剑柄划过弧度,狠狠的敲砸在他的脑袋上。

    皮开肉绽!

    染着血的剑柄弹回了林云的手中。

    鲜血划过弧度,沾染在林云的脸上,像是刺激了林云的兴奋情绪。

    浓云在咆哮,压抑无比。

    柳不白被林云的重剑剑柄给砸的有些懵,甩了甩脑袋,鲜血滴溅在擂台上。

    “你不会要认输了吧?”

    林云握着重剑,露出夸张的表情。

    柳不白抬起头,握住手中剑,认输?

    他不可能认输,这是他的首战!

    赛前他还说要带方浪躺赢,结果第一战就惨败……他还有什么脸?

    难不成他柳不白反而成为被带躺的那位?

    他怎么可能安然的选择躺赢?!

    那不是他的风格!

    “继续。”

    柳不白抹去鲜血,坚韧的握住剑,冷冷道。

    林云咧嘴一笑,瞬间俯冲而出,压迫力十足。

    拖着的生锈铁剑,亦是狠狠甩出。

    柳不白眼眸中倒映着林云的动作,下一刻,身形一侧步,手中剑刺向地面。

    剑身弯出一个极大的弧度。

    这是柳不白的压箱底剑技。

    一声清冽的剑吟。

    剑光一闪,林云感觉到危机,铁剑扬起,然而,那剑光抽在他的铁剑上,却是一弯,弯起一个弧度,扫过林云的胸膛。

    林云胸膛瞬间炸开一朵血花。

    林云盯着自己流血的胸膛,眼眸逐渐浮现出几许怪异而疯狂的笑。

    轰!

    林云的速度骤然变快,重剑抡起,当头劈下,柳不白亦是一剑刺出,可是,很快,柳不白色变,因为林云根本不躲不避,仿佛不怕死一般。

    柳不白面色苍白,只能执剑回挡!

    然而,林云故技重施。

    生锈铁剑砸下,剑柄弹出,又砸在了柳不白的脑袋上。

    鲜血绽放!

    剑柄弹回,林云再度一拍,剑柄再度砸向柳不白的脑袋!

    噗!噗!噗!

    一次!两次!

    三次!

    骨裂的声音,瞬间从擂台之上传开。

    擂台周围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诸多围观的书院学子都看懵了。

    这等血腥的画面,看的许多学子都是身心颤抖。

    擂台下。

    温教习的眼眸瞬间变得万般锋锐,周身更是弥漫着无尽的低气压。

    姜灵珑戴着面纱,看不清面容,但是可以发现她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方浪攥起拳头。

    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和焦灼的血腥味。

    还有擂台上传来的,林云那疯狂的笑声。

    这是一场戏弄。

    柳不白咬着牙不愿认输,他倔强的挥着剑,而林云一直用剑术技巧,戏耍般的砸出剑柄不断叩打柳不白的头颅。

    哪怕鲜血飘洒,脸色煞白,柳不白依旧没有认输。

    没有触及生命危险,剑蜀宗的裁判并未选择出手。

    可是,这样的画面,却是看的所有人沉默。

    擂台下。

    温教习一掌拍在了擂台边缘,擂台的砖石都裂开了缝隙。

    “认输。”

    温教习低沉道。

    在温教习认输的瞬间,擂台上,剑蜀宗的裁判宛若瞬移似的出现在了林云身前,抓住了林云那已经被鲜血沾染满的剑柄。

    “够了。”

    “第一场,东鲁书院,胜。”

    裁判看了林云一眼,道。

    而另一边,柳不白鼻青脸肿,额头上血肉模糊,鲜血不断顺着脸颊滴淌,脚步踉跄。

    “来啊,你……你再过来啊?!”

    柳不白还在喊着。

    嗖!

    嗖!

    方浪和姜灵珑同时出现在柳不白的身边。

    两人的神色都非常的不好看。

    “我来?”

    方浪和姜灵珑几乎是异口同声。

    二人一怔。

    尔后,姜灵珑长长的睫毛一颤,后撤一步,没有和方浪争。

    温教习也已然飘到了擂台上,翻出一粒药香浓郁的丹药塞入了柳不白的口中,提着柳不白便走下擂台。

    在路过方浪身边时,柳不白鼻青脸肿,此刻他在意的不是自己的伤势,眼眸中带着几分悲伤:“浪子,我带躺不了了……”

    方浪和煦一笑,接过了柳不白手中的剑。

    左手一把,右手一把,方浪双手握剑。

    “没事,你还能躺。”

    方浪道。

    柳不白闭上了眼,不想说话。

    毁灭吧,我累了。

    温教习则是深深的看了方浪一眼。

    姜灵珑亦是莲步轻移,走到了方浪的身边,淡淡道:“往死里打?”

    方浪没有多说。

    就回了一个字。

    “好。”

    姜灵珑没有久留,翩然下了擂台。

    擂台上。

    林云拖着生了锈还在滴血的铁剑,咧嘴一笑。

    “听说你们洛江书院喜欢一串三?”

    “好巧……我也喜欢。”

    雷鸣撕裂蜀山天穹,密布和翻滚了许久的乌云,终于憋不住。

    有豆大的雨珠从黑云中滂沱而出。

    飞泄砸落。

    “啪嗒”脆响。

    方浪双手反握长剑,看着林云,没有回应。

    只是,手拄双剑,面无表情,微微扬起下巴。

    “洛江书院,方浪,七段剑徒。”

    ps:求推荐票丫,冲下一万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