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战少,夫人来求婚了〕〔我真是女明星〕〔宋成祖〕〔上门狂婿〕〔战神医婿〕〔唐朝贵公子〕〔我的白富美老婆〕〔前方高能〕〔仙尊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二十二章 压着打
    玄组,第一擂台。

    周围围观的书院学子越来越多。

    因为空气中弥漫着剑拔弩张的味道,以及浓郁至极的血腥味。

    林云战柳不白,柳不白不敌,在剑术上,林云强了许多。

    其实这都没有什么,主要是,林云一次又一次的用剑柄击打柳不白的头颅,以极尽羞辱的方式,侮辱着一位剑修对剑术修行的坚持。

    方浪是把柳不白看做朋友。

    虽然柳不白这个少年对自己的剑术很自信,或许……有些许的迷之自负。

    但本质是好的,他一直说要带方浪躺赢上去,方浪也笑笑没说什么。

    可是,这一战,方浪能够想象的出来,会对柳不白造成怎么样的打击。

    方浪明白,这就是修行的残酷,百舸争流,胜者终究是踏着失败者登临绝巅。

    压抑了许久的暴雨终于开始宣泄而下。

    哗啦声间,雨珠打落在擂台,迸溅的四分五裂。

    擂台下。

    姜灵珑不知从何处拿来了一把油纸伞,撑伞而立,雨珠拍打着伞面,少女黛眉微蹙,盯着擂台上的方浪。

    她不太懂方浪为何要跟她争这么一场。

    方浪的剑术水平他知道,剑徒境界中算是顶级的,但是……这林云的剑术,并不一般,很显然是从杀戮中练就的。

    若是以方浪之前的表现,拔剑术加上剑步,未必能赢林云。

    可是,姜灵珑还是没有跟方浪争抢,因为……她觉得方浪或许还会给她带来惊喜。

    视线落在方浪两只手都握着的剑上。

    双手,握双剑……

    用两把剑的么?

    除了拔剑术和剑步……还有其他的剑术?

    还会给她……带来惊喜么?

    ……

    宋青云蹙着眉头,北疆书院今天的比试还没有开始,他昨日听闻同窗说到洛江书院,所以今日特地来看看。

    想要看看那个住在他隔壁的方浪,到底是不是真的如传闻中那么厉害。

    “东鲁书院……林云,那个传闻被扔到‘东鲁妖阙’中杀戮修行的‘东鲁剑圣’弟子?”

    “杀人,杀妖,杀魔……这是个真正的狠人啊。”

    宋青云听说过林云的名头,哪怕是北疆书院的底牌,遇到林云,都要感觉万分棘手。

    这林云,可是被长安书院和北疆书院重点研究的对象。

    所以,当宋青云看到方浪踏足擂台的时候,遗憾的摇了摇头。

    或许方浪的确如传闻中优秀,以六段剑徒的剑术水平,连续一串三。

    但是面对林云,胜算怕是不足一成。

    ……

    雨开始淅淅沥沥的下。

    让整个蜀山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犹如烟雨山水,如梦似幻。

    山巅擂台。

    “七段剑徒?你瞧不起谁呢?”

    林云听完了方浪的自我介绍,顿时嗤笑,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不过,他没有轻敌,七段剑徒敢登擂台,应该是有几把刷子,若是随意轻敌,他怕是早就死在了东鲁妖阙中了。

    林云身躯在暴雨浇淋中出手,拖曳着手中的锈剑,大步朝着方浪靠近。

    锈剑的剑尖摩擦过擂台,将如珠帘洒落的雨水都给切割为两半!

    突如其来的大雨,平添了几分肃冷的气氛。

    林云大步骤然一顿,踩踏的水花溅起二尺,而手中的生锈铁剑,竟是直接朝着方浪抡起挥动。

    林云喜欢雨天,因为雨天时,他的剑术……会变得更强!

    嘭!

    锈剑剑身压缩空气,空气炸裂,无数的暴雨在这一剑挥动下,化作一道半透明的雨剑,挥砍向方浪。

    方浪反握双剑,雨水淋的他发丝黏在额头上。

    他的眼眸犀利。

    锐利的剑,锐利的眼。

    脚步前迈,身形顿时变得飘忽了起来,灵虚剑步!缥缈难寻!

    方浪很冷静,他知道林云非常的强,但是,对手越强,他反而越冷静。

    “切换羁绊状态。”

    方浪道。

    系统提示弹出间,方浪完成了羁绊状态的切换,他的眼变得愈发锐利。

    在羁绊状态下,方浪等同于是拥有了倪雯的根骨,根骨不仅仅是在修行的时候拥有价值,在战斗的过程中,也能拥有巨大的帮助。

    因为,有的时候,足够优秀的根骨能让你跟上对方的速度,乃至判断出对手的战斗意识。

    暴雨一直下!

    轰鸣冲刷着整个天地。

    每一颗雨珠砸落在地上,都会迸溅四散,使得整个蜀山山巅烟雨朦胧。

    “你是来为那个小白脸报仇的吗?”

    林云甩动着锈剑,他感受到了方浪给他带来的压力。

    但是,他无惧。

    手中的生锈铁剑在巨力爆发之下,压迫着空气,砸出恐怖的气剑斩。

    从天穹落下的雨珠,被他的气剑给斩为了两半,切口平滑。

    而剑气,则是呼啸着斩向方浪。

    林云未曾动用修为,这是单纯的力量所形成的剑气!

    方浪身形如梦似幻,剑步一踩,瞬间侧身,躲开了一剑。

    而方浪和林云也终于拉近了距离,终于发生了碰撞!

    方浪于雨中一跃而起,右手精钢剑狠狠劈下。

    当!

    林云抬手固若磐石般用锈剑挡下,嘴角裂开,眼眸中散发着野兽盯上猎物的光芒。

    “你也好好体会一下……那小白脸感受过的痛苦吧。”

    林云手一推,那锈剑的剑柄便绕着方浪的剑,朝着方浪的脑袋砸来。

    一如之前林云戏耍侮辱柳不白的时候一样。

    然而,方浪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一招似的,左手的剑亦是扫出,挡下了林云甩来的剑柄,两把剑身摩擦,有火星四溅。

    方浪脚步一抬,脚掌如剑,猛地滑出。

    脚下的剑气瞬间迸发。

    林云眼眸一缩,身躯原地盘旋,带起旋转的雨水,躲开了斩碎雨珠的剑步剑气。

    方浪面色古井无波,冷酷无情,他的眼珠中,似乎有记忆的画面如莲花般绽放开来。

    ……

    双剑流的记忆,像是墨色晕染般的扩散。

    方府大院,暴雨冲刷。

    方浪浑身被雨水浇灌的湿漉,手握双剑,不断挥舞,剑气如虹,剑雨如幕,一滴滴落下的雨珠皆是被剑给斩碎,形成了密不透风的剑网。

    他用手中双剑,与暴雨斗争。

    他尝试着左手刺剑,右手舞剑花,双手耍双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

    暴雨下,方浪猛地抬头,发梢的雨珠被甩开。

    嘎吱!

    那是双剑抽出的声音。

    剑光如流水。

    无数的雨珠从天幕上洒下,正面方浪的林云忽然感觉呼吸一滞。

    一股犀利和锋锐,像是抵在他喉头,切割着他的心肺!

    林云顾不得像戏耍柳不白那样戏耍方浪了,因为他真正感受到方浪和柳不白的不同。

    他抬起手中的厚重锈剑,挡在身前。

    方浪手握双剑,不断的挥砍而下。

    当!

    当当!

    两把剑,毫不停歇的斩下,不给林云任何的喘息时间。

    甩动间,行云流水,两把剑,两种剑招,却是融合在一人身上。

    林云像是被逼退到深渊,在夹缝中喘息似的。

    剑势如浪,一浪叠一浪!

    快!

    太快了!

    方浪的双剑,没有丝毫的凝滞,天穹上洒下的暴雨,都被斩开,无法侵近方浪的周身分毫!

    林云……被压着打!

    一步一步的在擂台上后退着。

    ……

    玄组第一擂台。

    四周,一片死寂。

    只剩下暴雨如柱的轰鸣声,但是,每个人的耳畔,只剩下了擂台上传来的,连绵不断让人呼吸节奏都被带动的急促劈砍声!

    剑蜀宗的裁判眼眸锋锐,提起精神盯着,他怕自己稍有疏忽,林云便会被方浪如疾风骤雨的双剑给砍成肉酱。

    姜灵珑撑着油纸伞,面纱在风浪中轻拂,美眸中第一次闪烁出惊异。

    这就是……方浪的底牌么?

    远处,北疆书院的宋青云微微张开嘴,脸上只剩下了错愕和震撼。

    不少书院中的教习亦是扭头看向激战的擂台,一时间静默无声。

    温教习将柳不白送去治疗后,又飞速回来,于暴雨中,正好见到了这一幕,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震惊和怪异。

    “拔剑,剑步,双剑术……”

    “怎么练的?”

    “这小子……是妖怪吗?”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