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武至尊〕〔全能都市高手〕〔龙魂至尊〕〔慕晚晚薄司寒〕〔我创造的万事屋〕〔乔念叶妄川〕〔神针侠医小说〕〔重生之星空巨龟〕〔医学三字经〕〔我若离去,后会无〕〔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四十八章 为何要欺负个孩子【求推荐票】
    磅礴的夜雨,哗啦落在马车上,溅起朦胧水雾。

    偶尔有风,掀起车帘,只能看到车厢内两道相对而坐的身影,偶尔一角青衫,亦有一缕白须。

    马车上挂着的铜铃,摇晃的愈发的剧烈,发出清脆的声响。

    盖过了风声与雨声。

    十丈距离,不远不近。

    魁梧人影咳血,看着远处的马车,汗毛炸立。

    他捂着伤口,被雨幕浇灌的犹如落汤鸡,堂堂四品剑意境的剑修,却是沦落到这般惨状。

    赵无极的突然回归,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为了一个方浪,姜灵珑居然让姜家五虎之一的赵无极都亲自回来!

    果然,这方浪和姜家的关系……太深了!

    魁梧人影扭头,可以感受到身后如烈阳般不断卷来的沸腾气血!

    那是武夫五品,炼气化神境的恐怖气息!

    他心中此刻把死去的林云给骂了许多遍,五段剑师居然被方浪一个剑徒给杀了。

    若是林云不死,以林云的地位,加上其身后的三皇子,各方还会忌惮一二。

    可林云一死,他绝对走不出洛江城。

    “咳咳……”

    “你们来洛江城,主要目的应该是来找老夫的吧?可为何去找一个孩子麻烦?”

    “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孩子,与姜家……无半点关系。”

    “你说是吧,姜妮子?”

    沙哑而老迈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

    魁梧人影浑身俱震。

    下一刻,不可置信的看向马车,马车车帘一角被掀起,露出了一张苍老的面容,而老人对面,还有一位戴着面纱眸若星辉的娉婷少女。

    洛江书院院长,崔乘!

    还有……姜家天之娇女,姜灵珑!

    “崔爷爷,拜托了。”

    姜灵珑轻灵的声音响起,带着冷漠,决定了魁梧人影的性命。

    魁梧人影眼眸一缩,他忽然明白了。

    姜家的天之骄女来洛江城,是为了崔乘,根本不是为了什么方浪!

    方浪……或许真的和姜家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次试探,导致林云死在方浪手中,简直可悲至极!

    然而,世间没有后悔药!

    魁梧人影毫不犹豫,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几柄精钢铁剑,甩出如流虹般,飙射向马车。

    而他的身躯趁机如燕般点起几粒落下的雨珠,借力飘飞,撞碎雨幕,朝着主街侧方的房屋飞掠而去,欲要踏屋顶而逃。

    车厢内,老人伸出如黄连老根一般的手,手掌轻轻一点。

    一圈强横的灵念扩散,仿佛扭曲了整个世界。

    那刚跃上屋楼的魁梧人影身躯顿时僵住。

    天地间,似是没有了雨。

    不,是每一滴雨都凝滞悬浮在了空中,他的身躯也僵住,宛若化作一尊冰雕,像是被永恒冰封。

    “唉。”

    “为何要欺负个孩子?”

    淡淡的叹息声,悠远而深邃。

    在魁梧人影眼中,每一滴悬浮凝滞的雨水像是冰晶般冻结,又如冰晶般拉长成了细针。

    噗噗噗!

    无数的雨滴化细针扎下。

    飙射的铁剑被扎的爆裂,化作了纷扬铁粉。

    屋顶上不少黑瓦都直接变成了瓦粉。

    而魁梧人影甚至连闷哼都发不出,便被无数的雨针给扎成了肉泥。

    哗啦哗啦……

    雨水再度恢复,化作浓密的珠帘,冲刷着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

    “姜妮子不去见见?”

    “不了,见了对他未必有好处。”

    “唉,你专门从长安路上返回救他,却连面都不见,年轻人的感情就是复杂而任性……”

    “啊?!崔爷爷你说什么,灵珑听不懂!”

    “老夫……说的是你们真挚的友情。”

    “哦。”

    叮铃,叮铃……

    马车调转,铜铃声悠扬,话语声渐弥,在雨夜中隐去,消失在了主干道。

    赵无极赶赴而来,只看到了那满地的血泥,随后扭头看向马车离去方向,咧嘴一笑,躬身拱了拱手。

    ……

    蜀山。

    剑蜀宗。

    浩渺山巅,云雾缭绕。

    一人侧卧其上,手捏青花酒杯,杯中酒液浓稠,摇曳生辉。

    朝小剑白发白衣,闭目吟诗,敞着胸,露着肚,侧卧在云层,潇洒不羁。

    蓦地。

    云层中,一剑气如缠丝飚来,缠绕于他的指尖。

    稍稍感应,朝小剑缓缓睁眼。

    “我就知道,莲生剑出世就出事。”

    “掌门师姐深入妖阙,渺无音讯十余载,只留一把莲生,这天下不少人都坐不住了……”

    “东鲁剑圣南业火……”

    “呵,好胆。”

    打了个哈欠,捏碎缠丝剑气,朝小剑扬起手中的青花瓷酒杯往前一泼洒。

    依旧侧卧,五指伸出,猛地一抓。

    泼洒而出的酒液凝固,化作一柄半透明的软绵小剑。

    朝小剑屈指一弹,软绵小剑顿时被弹飞而出,高高跌落云层。

    跌破云层的瞬间,骤然……

    透明小剑陡然坚挺,无声无息,飙射而出。

    速度快到仿佛将大唐天下,由西至东,切开了一道白线!

    ……

    东鲁书院。

    东林山,飞剑峰。

    一位穿着红衫的人影,眉连一线,背负着手,伫立山崖边缘,感受云海浩渺。

    南业火睁开眼,抬头四十五度,望着飞剑峰外遥望无际的浩渺云海。

    蓦地。

    云海被撕开,一道白线在云海中如白蛇翻滚咆哮而至。

    南业火连眉微蹙。

    瞳孔之中,可见一柄半透明的剑从云海另一端呼啸而来。

    天地一剑切!

    南业火伸出手一抓,无数的云层翻涌,亦是化作了一柄巨大无比的云剑,斩向那一柄宛若天外飞来的半透明的剑。

    噗嗤!

    云剑尽散。

    南业火伸出手,夹住一柄半透明的小剑,一线眉在风中吹荡。

    小剑被磨去了剑意,最后……

    滋——

    化作了酒剑,滋了他一脸。

    “有事冲我来,别欺负个孩子。”

    “如今的剑蜀,你惹不起,况且……我打不过唐皇,还打不过你?”

    蕴含在酒液中的嚣张声音渐散。

    只剩南业火望着云海,面无表情,一滴浑浊酒液自连眉眉梢滴淌而下。

    ……

    春梅小院。

    雨仍旧在下。

    方浪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岌岌可危的亭筑中。

    老方终于是抛下了花魁小姐姐,撑开伞,飞速的奔向方浪。

    方浪看到生龙活虎的老方,心中的大石头顿时落地,笑了笑。

    温教习走来,一脸便秘模样,他不负之前的潇洒,胸前衣衫被那一缕剑气给绞了个粉碎,露出了不少白皙皮肉。

    “没事吧?”

    温教习先是朝着老方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方浪,神色复杂问道。

    方浪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事实上,方浪除了施展秘术剑莲有点透支外,是真的一点事都没有,从头到尾都是压着林云在打。

    “唉,只能说你小子……遇到了不该遇到的女人,命有此桃花劫外劫。”

    温教习沧桑的摇头,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方浪:“……”

    “起来吧,回去洗洗,躺床上好好睡一觉,明天来书院听课。”

    温教习撑着伞打了个哈欠,道。

    “真没事了?”

    “我杀了人。”

    方浪爬起。

    “本就是修行人的私斗,他咎由自取,大唐铁律不会管的。”

    “况且你有人证。”

    温教习朝着院外两位探头探脑的千翡阁武师瞥了眼。

    “放心吧,在洛江城你不会有事,除非有一天,姜家没了,亦或者三皇子李连城当了唐皇。”

    温教习说道。

    “姜家的情况有些复杂,姜家和三皇子的事,你算是被殃及池鱼,因为你和姜家那位走的太近了,唉,女人……”

    “帝京大人物们的事,你不用知道太多。”

    “你只是个孩子,还是个小人物……”

    “反正,你只要知道,在洛江,有院长在,科考前你都不会有事,哪怕东鲁剑圣也不会搞你。”

    “可若你一旦在科考中落榜……”

    温教习说到这,瞥了方浪一眼,笑道:“一切就都不好说了。”

    方浪眉头顿时蹙起。

    温教习拍了拍方浪的肩膀,饶有深意,道:“所以,你小子……别藏了,该露就露,在科考中展现你的价值。”

    “当然,若能成状元,方是最稳妥的……”

    “状元风头之下,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温教习笑了笑,想成状元……那可真太难了。

    大唐天下三千书院,天骄无数,就算是姜灵珑,也未必能冲击状元吧?

    至于方浪,梦里啥都有。

    所以,也就只能口嗨一下了。

    方浪听了温教习的话,静沐四周雨鸣,陷入了沉思。

    老温说的好有道理。

    “状元么……”

    方浪呢喃,眼眸逐渐浮现坚定。

    看来,该努力了。

    ps:下周上三江推荐,还没投资的赶紧投资哦,一般人我不告诉他,求推荐票,求月票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