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全能天〕〔顶级神豪〕〔重生之首富人生谈〕〔都市神豪林云〕〔贞观俗人〕〔闪耀漫威的圣斗士〕〔上门龙婿〕〔第一氏族〕〔腹黑三宝太难缠〕〔情蛊〕〔龙隐宁欣〕〔保护我方族长〕〔快穿:宿主她一心求〕〔龙武至尊〕〔吴峥〕〔全能废婿〕〔最强职业人〕〔薄司寒慕晚晚重生〕〔慕晚晚薄司寒〕〔少年风水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五十二章 少年诗成如亮剑【求推荐票】
    十个呼吸,很快便过去了。

    屋子内,陷入了死寂。

    许久,蜷缩在床上的方浪,才缓缓的爬起,浑身上下都在滴淌着汗水。

    他倚靠床板,伸出手,微微攥起,隐隐有气血奔腾的声音在回荡。

    一张锻体卡,相当一位武徒的一年锻体,一年的锻体痛楚全部压缩在十个呼吸里,那种感觉,让方浪依旧心有余悸。

    但是,收获是美好的,肉身变强,经脉,气血还有力量都在变强。

    这种变强,亦是会反哺到修行上。

    方浪脸上流露出一抹笑容,锻体之后,他多出了不少的锻体感悟。

    这种感悟,对于武道科目成绩有巨大帮助。

    武试三科中,剑道作为方浪的主科,以方浪如今的剑术水平自是不用多说,稳得一匹。

    术道有之前的双涡轮交逆式飞剑增压符箓,再加上与小雯子或深或浅的修行交流,亦是让他对术道有了不少见识上的提升。

    唯有武道科目是方浪的短板,但是如今,在锻体卡的帮助下,逐渐将这个短板给补齐了!

    从柳不白身上榨出来的锻体卡,还挺不错。

    扭头看向窗外泛起鱼肚白的天穹。

    方浪没有再继续修行,躺在床上小憩,缓解下灵念的压力。

    ……

    接下来三天,方浪完全沉浸于修行之中。

    晚上吸收灵晶,白天苦苦钻研策问,妖魔语等等。

    而在方浪每天都勤奋努力的修行下,系统的修行资金中的灵晶,被他吸收的只剩下数枚了。

    主要锻体之后,方浪的肉身增强,对灵气的容纳性变高了许多,所以,灵气吸收时间也更加持久。

    以前的他,每天切换羁绊状态吸收灵气,两个时辰可能就接近极限,肉身负荷到极限。

    但是,如今,他能坚持三个时辰乃至更多。

    锻体的好处,就这样显现出来。

    因而,方浪对于锻体卡愈发的念念不忘,尽管锻体卡使用过程很痛苦,但是收获却是甜润和美好。

    所以,方浪每天放课就盯梢柳不白,拉着他进行剑术指导局,榨出锻体卡。

    可惜第三天柳不白没有来书院,他在家里筹备冲击剑师境界,三天时间,方浪最终只榨出了两张锻体卡。

    这两张冲段卡碎片方浪没打算立刻用,他打算在“蕴灵塔”内使用,最大化灵气的吸收。

    不过,方浪没有忘了倪雯,雨露均沾之下,与小雯子进行浅度交流,又榨出三张冲段卡碎片。

    对于冲段卡碎片,方浪可不嫌少,毕竟,冲段卡碎片能抵消绑定时间,效果极好!

    三日时间,犹如指间沙般缓缓流淌消逝。

    洛江书院此届学子最后一次院考开始了。

    ……

    ……

    洛江城已经渐渐染上了秋意,一场又一场秋雨绵延后,秋意渐浓,气温开始滑坡似的下降。

    天空碧蓝如洗,不染尘埃。

    慵懒的阳光,扬洒于书院门楣,一位位青衫学子干劲十足,跨过古老的书院门槛,踏足院内,汇聚向演武场。

    青衫如叶,神采飞扬。

    书院学子有三千,人人精神饱满,怀揣着对修行的期待。

    演武场间,学子们书楼与楼层间的方阵分布,在演武场的主位高台,一位位教习背负着手,神色肃然。

    方浪在第七书楼的方阵中站定,与倪雯有说有笑惹得周围不少学子侧目,倪雯羞红脸,脑袋缩在青衫中,但却是认真倾听着方浪的话,时不时的点头,时不时的应声。

    主位高台上,崔院长佝偻着背,一缕霜染白胡于风中吹荡。

    他满脸慈祥,微笑的看着演武场中的熙熙攘攘的学子们。

    三年又三年,学子面孔换了一茬又一茬。

    对于崔院长而言,三年就宛若一个轮回。

    这批学子走后,又会有新的一批稚嫩学子踏足书院,在修行路上奔行。

    可这不就是他们书院教书育人的本意所在?

    崔院长轻咳了一声,学子们顿时安静了下来。

    老人的讲话很朴素,但是却饱含着对学子们的激励,他亦是没有说太多,不想过多的浪费学子们的时间。

    最简单有效的激励和动员,就是将“蕴灵塔”展现而出。

    崔院长犹如枯老黄连根般的手指轻点,天地间隐隐约约灵气流转,在诸多学子震撼和激动的目光下,书院上方的天穹似是被抹去了尘灰,掀开了幕角,流露出了其中悬浮的一座流光溢彩的九层宝塔!

    只是宝塔泄露出的气机,就满是灵气的味道。

    蕴灵塔真的申请下来了!

    学子们兴奋至极,心中斗志昂扬。

    哪怕是方浪,亦是看的目光精亮,期待万分。

    动员过后。

    接下来便是书院教习们给各自教导的楼层里的学子随机发放考贴。

    考贴中记录了学子们的在哪座书楼哪一层哪个位置的考场信息。

    方浪接过温教习递来的考贴。

    温教习似笑非笑的看了方浪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鼓励的话语。

    事实上,他很期待方浪的表现会如何,毕竟方浪不管在问剑大比,亦或者是教坊司中杀林云等等举措,都很冲击他。

    不知道这最后一次院考,能否入书院金榜前十。

    没错,金榜前十……便是温庭对方浪最大的期待了。

    方浪对着温教习和煦一笑,看了一眼自己考贴中的考场信息。

    第三书楼,第二层,十八位。

    ……

    ……

    “噹——”

    书院钟楼上,守钟教习敲响了钟声。

    演武场上的学子们,顿时发出散去,像是被水流冲散的鱼儿们,各自朝着考贴中标记的位置而去。

    方浪来到第三书楼,书楼入口,温教习伫立着,正在检查考贴,很巧,温教习负责方浪的考场。

    方浪将考贴递过去,温教习灵念波动,扫了一眼,淡淡道:“进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不得喧哗,不得左顾右盼,等待院考开始。”

    “喏。”

    方浪颔首,收起考贴,踏入了书楼中。

    一位位书院学子正襟危坐,尽管这一次是院考,并不是真正的科考,但是气氛却是同样严峻不已。

    时间过了一刻钟。

    温教习扫视所有学子,道:“院考为期两日,今日为试,考诗赋、策问、妖魔语三科。”

    “今日第一场,诗赋科,作一诗或写一赋,时间一个时辰。”

    温教习道。

    随后,开始分发卷纸。

    而在分发卷纸的过程中,考生们有的闭目吐气,有的蹙眉磨墨,神态各异。

    三年来,书院学子经历大大小小的院考十几场,可即将面临改变人生轨迹的考试,依旧无法平静。

    方浪心头亦是有些激动,闭目徐徐吐出一口气。

    一阵纸香飘荡,温教习将卷纸摆在他面前。

    方浪睁眼,直视卷子,开始阅卷。

    试方浪一直都很拿手,毕竟身为穿越者,根骨不行,在试上还是有点底蕴的。

    而接下来,既然决定要崭露头角,那方浪就不再隐藏了。

    视线落在卷纸上,扫视考题。

    “大唐历一百九十八年,唐皇率军出征,登临西鲁天岳山,踏平西鲁妖阙,斩妖魔无数,俯瞰两座天下,豪气吞天地;请以此为题,作诗一篇。”

    方浪看完题目,微微闭目沉思,轻轻研磨着墨水,墨香萦绕于他的口鼻。

    东鲁,天岳山……唐皇望天岳?

    半响,方浪嘴角一挑。

    狼毫吸墨,随后挽袖于卷纸上落笔。

    起句: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方浪特意选择了潇洒飘逸的字体,于卷纸上泼洒浓墨。

    洋洋洒洒数十字。

    最后,笔锋重顿,潇洒收句。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方浪写完,放下笔,环顾四周,学子们还在思考着该如何作诗。

    而方浪已然起身,上交的卷纸。

    刚坐下,身下蒲团尚未焐热的温教习眉毛一挑,这么快?这小子是在作诗?

    温教习,喝一口枸杞茶,掸了掸方浪的卷纸,扫了一眼卷纸上的诗句。

    下一刻,他“噗”的一声,忍不住喷茶了。

    艹!

    作诗水平你以前也藏了?

    这小子到底藏了多少?!

    一诗默念完。

    诗成如亮剑,有气吞山河!

    温教习抬头,眸光熠熠。

    恍见那青衫少年,犹如把出鞘三寸的宝剑,锋芒毕露。

    这一日。

    少年亮剑。

    衣摆飞扬,放荡不羁。

    ps:写诗剧情不多,修行为主,另,今日三省:投票呼,收藏呼,打赏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