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导师爱上我〕〔李清风夏仙音〕〔王安穿越成太子小〕〔盛先生,彩虹边有〕〔异火焚神〕〔穿越星际:妻荣夫〕〔芝加哥1990〕〔西游之开局拒绝大〕〔家里有门通洪荒〕〔致富娇妻续前缘〕〔八零年代之追夫日〕〔八零年代追夫记〕〔温宁宋惊澜〕〔八零佳妻忙种田〕〔致富佳妻,重生续〕〔我真不是关系户〕〔白清灵端王妃〕〔偏执王爷的圣手医〕〔英雄联盟之兼职主〕〔豪门战神狂婿楚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六十一章 ?大唐天下最尊贵的存在
    柳不白瞪大了眼,眼底有深深的不可置信。

    他在突破,突破了半天,还在与剑师层次的壁垒,斗智斗勇。

    结果……

    方浪踏足第四层,轻轻松松的像是随意捅破一层膜,就踏入了剑师层次!

    这……不合理!

    柳不白感觉自己有被冲击到,方浪之前和他一起参加问剑大比的时候,不是才五段,哦,六段……嗯?!好像是七段剑徒来着。

    艹!

    这家伙一直在藏!

    他柳不白的信任终究还是错付!

    他仅剩的,唯一的,在方浪面前的骄傲的本钱,就这样没了。

    ……

    ……

    整个第四层,灵气滚滚,第四层的灵压已经颇为强大,没有一品九段的修为,踏足这儿,很容易被压的难以吸收灵气。

    第四层学子数量很少,加上刚踏足的方浪,零零散散只有五六位。

    他们此刻皆是惊疑不定的看着方浪。

    从三楼踏足四楼,方浪就像是天神下凡,头顶术阵,沐浴在狂暴的灵气冲刷中,身上的气息鼓荡不休,一件灵气衣,虽然模糊简陋,但是却无比的炫目!

    这意味着,方浪突破入剑师了!

    几位曾经的洛江书院金榜靠前的天才们感到有几分梦幻,在参加问剑大比之前,方浪还藉藉无名,根本入不得他们眼,甚至与他们都不是一个层次。

    可自从问剑大比归来,方浪就跟破茧化蝶似的!

    几位天才感觉到有些挫败。

    不过,这种感觉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他们亦是没有气馁,毕竟,他们有要走的路。

    科考马上要开始,嫉妒,羡慕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们要做的是抓住机会,将蕴灵塔的机缘收获最大化!

    ……

    ……

    方浪成功突破,他闭着眼,张着手,沐浴在灵气雨中。

    在冲段卡的帮助下,突破变得水到渠成,丝滑无比,没有任何的阻隔。

    一口气,直接破!

    那种畅快,舒爽的方浪都忍不住想要呼喊出声!

    感受着经脉之中流淌的粗壮了许多的灵气,以及丹田之中蕴含着锋锐剑气的气旋,方浪明白,如今的他终于踏入了一片新的天地,有资格与那些冲击科考状元的天才们叫板!

    方浪闭目,慢慢的体会着新境界的不同感受,剑师境界与剑徒完全不一样,首先是力量的增幅变强许多,其次是攻伐的杀伤力飙升,最后,还有灵气衣所带来的防御。

    剑师层次,算是真正踏足修行之路!

    “根据《大唐剑经》中的记载,剑师层次的修行,其实就是将丹田中的灵气气旋,全部转化为剑气,让剑气在经脉中流淌,最后,凝剑气为剑罡,便可踏足剑修职业三品领域,剑罡境。”

    剑师的修行过程,并不容易,在保持灵气吸收的过程中,还考验灵气与剑气的转化速率,这是一个铁杵磨成针的事情。

    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还非常吃根骨天赋!

    “成为剑师就可以选修功法,功法可以提升灵气朝剑气转化的速率,而《剑经》中记载,到了剑罡层次,就必须要选择功法。”

    “这也是为什么需要择取宗门的原因,因为……功法和技法、秘技、术法不一样,那是被朝廷和宗门严格把控之物,想要修行,必须入宗门,或者参军。”

    “而一部功法,更是决定了一位修行人未来的成长上限,足以影响其一生。”

    “所以科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方浪保持着三羁绊状态,吸收着灵气,浓郁的灵气在他的周身,都化作了朦胧的气雾。

    他的眼眸逐渐坚定和锋锐起来。

    刚刚突破入剑师层次,丹田气旋得到一次扩张。

    方浪盘膝而坐,稳固修为,承受着灵压,通过灵压,一点一点的压缩吸入丹田内的灵气,排除杂质,提纯灵气。

    这就是蕴灵塔的好处。

    吸收灵气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吸收了灵气,并不会导致修为虚浮!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在第四层,方浪没有急着继续登楼,而是在巩固自身的修为。

    远处。

    柳不白也平静下来,方浪先于他突破入剑师,已经成为定局,他终究还是被超了。

    既然如此,他能怎么办?

    他看了一眼一旁的倪雯,微微一怔,发现倪雯眉心泥丸宫中有奇异能量震荡,这是法力波动。

    倪雯身躯周围更是有点点灵气逸散,随后堆叠成为半透明的护罩!

    灵气护罩,这是术师的象征!

    倪雯也突破了!

    这个资质本身不俗的平民少女,在拥有足够灵气的滋润下,终于展现出了她的锋芒。

    柳不白很受伤,明明他才是那个入塔前,口口声声说要突破的那个,突破口号明明他喊的最响亮!

    他仿佛受到了刺激,咬牙继续和剑师层次的壁垒,斗智斗勇!

    躺!也要躺的有尊严!

    ……

    ……

    蕴灵塔内,恢复了平静。

    方浪花了半日时间巩固和适应剑师层次的修为,这期间,其他学子中途都有停下休息,而方浪却是不曾休息过。

    因为,他的灵念早就习惯承受这样高强度的灵气吸收。

    远处,柳不白突破了,磨了这么久,终于突破剑师,他的眼角差点流下喜悦的泪水。

    而这个时候,方浪起身,伸了个懒腰。

    他的眼前,系统提示依旧悬浮着。

    方浪蹙眉,才吸了这么点?

    他手段尽出,忙活半天,成为九段武徒,突破为一段剑师,却是让系统连一级都升不了,这岂不就尴尬了?

    况且,任务是要挑战极限,方浪现在……根本没有到极限!

    不够!

    远远不够!

    他……还能吸!

    所以,方浪举目望向了第五层。

    传闻,蕴灵塔从第五层开始,会变得与众不同,每一层都会有一个留名榜,可以在其上留名!

    留名榜每三年更新一次,因而,能在其上留名的,都是每个书院最顶级的天才!是每届科考最有潜力的天才!

    所以,从五层开始,榜上留名,才是蕴灵塔正确的打开方式!

    方浪散去了头顶之上的术阵,飞速汇聚的灵气开始消失。

    第五层,继续维持这个阵法,方浪怕是在找死。

    倪雯抿着嘴站起身,面露坚毅,紧随方浪身后。

    柳不白刚突破,此刻正傲气着,见方浪冲击五层,亦是无所畏惧,跟了上来。

    三人走向蕴灵塔第五楼,而第四层的其他几位学子却是没有动身,不是他们不去,而是他们早已经闯五层失败了。

    此刻,只能沦为看客。

    ……

    ……

    蕴灵塔外。

    两位礼部官员在方浪踏足第五层的刹那,眼眸顿亮。

    “那小子终于上第五层了!”

    在他们的身旁,崔院长和温教习亦是对视一眼,眼眸中闪烁起了凝重和……期待。

    礼部官员深吸一口气:“这小子在前四层到底吸了多少灵气?!”

    “在前四层吸太多灵气,不是好事……不知道会引起蕴灵塔中哪位强者存在留下的灵念,来锤炼他的意志。”

    “吸的越多,就会引起越强大的强者灵念。”

    “弱的可能是寻常宗门的八品宗主,强的可能会是朝小剑,南业火这一些堪比大唐王侯层次的存在的灵念!更强的……甚至……”

    礼部官员说到这,不敢再说下去,转移了话题。

    “这小子终于上第五层了,从第五层开始,考验的不仅仅只是灵气吸收的水平,更考验毅力,坚持,还有信念。”

    “不过,他前四层实在吸的太多了!我敢打赌,这小子绝对走不过第五层!”

    ……

    ……

    蕴灵塔第五层。

    灵压像是瀚海巨浪抽击的礁石,炸起四散的水浪!

    从第五层开始,无法分担灵压,每个人都会承受该有的灵压。

    在远处,通往第六层的楼梯口处,有一块告示榜,榜旁有毛笔和墨砚准备着,此为第五层的留名榜。

    前行的路,并不好走,从踏过最后一阶楼梯,登临第五层的瞬间开始,方浪,倪雯,柳不白三人就感觉到一阵恍惚,不仅仅有澎湃灵压砸落,他们心神更是宛若受到了牵引。

    他们的脑海之中各自浮现出奇异的虚影。

    倪雯脑海中的虚影,是一位衣袍飘飘的女性大术修,手拄术杖,强横的灵念压落而下,让倪雯步履艰难,意志宛若遭受重击。

    柳不白脑海中浮现出的……则是白发白衣的身影,隐约有些像……朝小剑。

    倪雯和柳不白虽然步履艰难,但是至少还在前行。

    而方浪却是完全顿足原地。

    他的脑海中,亦是浮现一道虚影,高高悬挂,绚烂如骄阳。

    那虚影……金芒四溢,威严浩荡,端坐镌刻龙纹的金椅之上,仿佛俯瞰寰宇,坐镇山河!

    龙椅,无上,皇威……

    方浪终于明白系统所说的挑战极限是什么意思了。

    恐怖的皇威浩浩荡荡。

    在那无上虚影俯瞰注视之下。

    天地之间,宛若只剩下一双穹顶之眸,俯瞰渺小如尘埃的身影。

    方浪浑身一颤,体内灵气运转似乎都陷入凝滞。

    身躯仿佛要不受控制的跪伏。

    ……

    ……

    一直安静伫立在演武场中的蕴灵塔,蓦地,猛地一颤。

    无数的金光似是一朵绽放的金莲。

    随后整座塔竟是在微微颤抖!

    守在塔外的两位还在论断方浪极限的礼部官员,陡然一愣,眼眸中灵念蕴含,望向蕴灵塔。

    便见到方浪所面对的那尊虚影……

    下一刻,面色骤然大变,不可思议,震撼,惶恐,惊惧!

    “这……这……”

    两位官员面皮抖动,心神俱颤,掀起官袍下摆,陡然对着蕴灵塔便是叩跪了下去。

    温庭和崔院长尽皆色变,亦是鞠躬行大礼。

    可他们心中无比的震撼和疑惑。

    那小子,到底做了什么?!

    方浪不过九段剑徒,与那些真正的妖孽相比还差距甚远。

    怎么可能会引起这位大唐天下最为尊贵的存在的灵念?!

    ps:推荐票越来越少,求推荐票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