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武至尊〕〔全能都市高手〕〔龙魂至尊〕〔慕晚晚薄司寒〕〔我创造的万事屋〕〔乔念叶妄川〕〔神针侠医小说〕〔重生之星空巨龟〕〔医学三字经〕〔我若离去,后会无〕〔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六十六章 那年,那日,那夕阳【求推荐票!】
    根骨司南,是专门用来检测根骨品质的仪器。

    每座书院都会拥有一件,由礼部分发,非常珍贵,唯有每三年一次的书院招生检测的时候才会使用。

    方浪也是没有想到,温教习居然真的把这仪器给弄来了。

    看来自己这紫品根骨,或许并不是什么垃圾根骨,能让温教习这般惊讶,品质应该不会太差。

    方浪不由松了口气,根骨问题总算是解决了,科考最大的隐患至此彻底消弭。

    “这是跟院长借的‘根骨司南’,你小子应该也对自己的根骨很困惑吧?正好测一测,心中有个底。”

    温庭期待道。

    崔院长亦是慈祥的笑着,捋着胡子:“听温庭说,你小子可能根骨变异,所以来好奇看看,根骨变异之事可不多见,老夫来涨涨见识。”

    “方浪,放轻松。”

    温庭说道。

    随后,手持根骨司南贴在方浪的背脊处,徐徐下滑。

    司南上的勺子开始缓缓转动,其上,有点点光芒开始逸散而出。

    嗡……

    紫意蔓延,一抹紫光自勺子中心扩散,最后,璀璨明亮。

    司南盘上刻录十分,司南勺子转动到了六分位置,代表了根骨在这一层级的品质程度!

    温庭被司南中迸发出的紫光给射了一脸。

    他瞳孔微缩,震撼不已!

    “紫色根骨?!”

    “特娘的还真是变异根骨!”

    温教习倒吸一口气。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崔院长亦是流露出几许震撼,若是白品变红品,红品变金品的根骨变异还算常见,但这种超出根骨评级外颜色的亘古变异,那可是极其少见!

    怕是整个大唐天下都独此一人吧!

    温庭看向了崔院长,吸气道:“院长,你有见过紫品根骨吗?”

    崔院长摇了摇头,捋了捋胡须,奇异的看着方浪,笑了起来:“见倒是没见过,但曾翻过《异骨录》,其中倒是有关于紫品根骨的记载……”

    “三千年前,八朝天下时期,有紫品根骨的妖孽出世,可惜,那位妖孽最终陨落在妖魔天下的九品大妖手中……”

    “但可以确定的是,紫品根骨定然不俗,应该不弱于金品。”

    崔院长下了论断。

    他浑浊苍老的眼眸闪烁着光芒,不愧是能够被姜妮子欣赏的小家伙。

    姜家在此子身上的投资……倒是不亏了。

    崔院长笑道:“紫品根骨,再加上你在蕴灵塔中的表现……这次科考,只要不是太拉胯,天下顶级宗门应该都抢着择你。”

    “甚至,你还有机会冲击一下科考金榜前十。”

    “有可能成为老夫执任洛江书院以来,第一位金榜前十。”

    崔院长说到这,亦是开怀大笑了起来。

    温庭亦是收起了根骨司南,上下打量方浪,玩味而笑。

    “朝小剑还在蜀山之上眼巴巴的等着你科考落榜,然后乖乖上剑蜀宗呢。”

    “你小子突然根骨变异,到时候被其他宗门抢走,朝小剑会不会后悔没有抓紧你?”

    “紫品根骨、蕴灵塔扛天威七层、剑术盖绝同辈,啧啧啧……科考一结束,你小子绝对会成为香馍馍啊。”

    “与我这君子剑的当年有一拼!”

    温庭笑道。

    方浪闻言,亦是笑了起来。

    恍惚间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他竟然也有择取宗门的资格了。

    但方浪,并不想仅是如此。

    ……

    ……

    秋意渐浓,入秋以来的第三场秋雨,自长安古城上空,瓢泼而落。

    飘飘洒洒,宛若柳絮轻扬。

    长安笼罩在烟雨朦胧中,悠扬的钟声敲响,传荡在长安古城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块砖石,宛若深藏水墨画中的剪影。

    长安古城,大唐天下拱卫的中心,中心御道狭长二十里有余,御道为轴,布局两侧的各宫阙为符,使得古城犹如坐落术阵之上,暗合天地之象,厚重,古朴。

    而在这寸土寸金的城池御道中,一辆华贵至极的马车徐徐行驶,车轮碾碎满地秋雨,直入长安深处。

    临近科考,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国子监,亦是笼罩上了一层紧张的气氛。

    驶入深宫的马车停下。

    车帘掀起,亲手撑开油纸伞,姜灵珑戴着面纱,穿着国子监的衣袍,从车厢内走出,朝着国子监的宫阙行去。

    国子监和长安书院不同,国子监中的监生学子都是家道兴盛,乃是大唐朝廷中的官宦子弟,身份尊贵。

    但按大唐铁律,他们未来想入朝为官,亦是要参与科考。

    姜灵珑入了宫阙,国子监的婢女接过油纸伞,沥干了秋雨。

    宫阙内,一位位子弟的眸光皆是扫了过来,姜灵珑气质清冷,宛若生人勿进的冰山,徐徐走到了自己的桌案位置,翻看教本。

    诸多学子收回了目光,窸窸窣窣的讨论声便响彻不休。

    一位英俊少年,眉飞色舞的和周身的同伴聊天,音量高亢,似乎想要引起姜灵珑的注意。

    “我爹昨日归家,提及了一件事,你们肯定不知道,我这可是第一手消息!”

    “昨日,分配到洛江书院的蕴灵塔,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一位踏足七楼的学子,居然引起了蕴灵塔发声庆贺!”

    这位英俊少年目光熠熠,道。

    周围不少学子闻言,亦是好奇不已:“蕴灵塔发声庆贺?不应该啊,咱们国子监里有不少人踏足过七层,蕴灵塔并不曾发声啊。”

    “你爹是礼部尚书,应该知道其中的猫腻吧?”

    英俊少年感受着周围聚焦的目光,顿时一笑:“我爹没有解释,大抵上是不信,我觉得这消息简直笑死人,没准是那人在塔外事先故意布置了扩音术阵,哗众取宠呢。”

    “引起蕴灵塔发声的是谁?”

    有监生学子蹙眉问道。

    英俊少年瞥了一眼,远处安静看着手中教本的姜灵珑,顿时“啪”的一声拍案,提高声音道:“就是那个方浪!”

    国子监中,顿时有惊呼声起伏,不少人瞥向静若处子的姜灵珑。

    “那写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方浪?”

    国子监中,有几位官家少女好奇问道。

    英俊少年撇嘴:“我爹说了,此人的表现,有待商榷,我觉得这人哗众取宠,举措恶心,这诗是不是他作的都值得怀疑……”

    宫阙之内,蓦地有冷厉的秋风吹拂而来。

    英俊少年话语声越来越小,在他的身后,姜灵珑戴着面纱,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身后,那宛若星辰的眸子,淡淡的注视着他。

    “灵珑……”英俊男子露出儒雅的笑。

    然而,话语刚开口,便被打断。

    “闭嘴。”

    “演武场,跟上。”

    姜灵珑冷漠道,说完转身便走。

    英俊少年脸色骤变,可被姜灵珑冷冷扫了一眼,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上。

    一刻钟后。

    少年鼻青脸肿,一瘸一拐,牙掉了一颗,带着呜咽的哭声回来了,却是不敢再胡乱传谣。

    而姜灵珑风轻云淡,重新坐回桌案前,继续看书。

    国子监中的不少监生身躯轻颤,心中对名为方浪的少年,愈发的好奇。

    古城烟雨浓。

    少年未至长安,其名却已流传。

    ……

    ……

    洛江城的街巷墙头,探出的绿植,被秋意染黄了枝头。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月末。

    科考临近,气氛愈发的严峻,每日从书院放课归家的学子们,脸上都满是凝重和肃然。

    连教坊司的生意都比平日里冷清了三分。

    自从上次测试过根骨,方浪心头的一块大石落地,如今身心皆是沉浸于榨倪雯和柳不白。

    这段时日,从倪雯身上榨出了四张冲段卡,在柳不白身上则是刷出了五张锻体卡。

    频率比以前低了,因为随着修为的提升,一些寻常的修行交流,都很难再触发被动,再加上之前触发过被动的问题和举措都无法在触发,所以,榨出的东西少了。

    还有一个好消息,在方浪慢慢磨砺中,原本卡在二段剑师巅峰的修为,终于捅破了隔膜,将灵气三成,转化为剑气,踏入三段剑师。

    方浪对科考的把握也越来越大,至少金榜题名不是问题,但方浪要的,不仅仅只是金榜题名。

    洛江书院内。

    第七书楼,三层。

    学子们于书案前,挽袖执笔安静的书写着给礼部的科考投状。

    投状写完后,方有资格参加科考。

    方浪亦是在聚精会神的写着,他的字迹颇为洒脱,洋洋洒洒于宣纸上,笔走游龙。

    投状写完,学子们纷纷上交了科考投状,并且从教习那儿得到了科考的考贴,其上有标注科考时的考场信息。

    方浪也得到了自己的考贴,收入袖兜中。

    他回到桌案前,正襟危坐,神色复杂而肃然。

    书楼的主位桌案后,温教习今天特意修了边幅,剃了胡茬。

    他满脸带笑着看着楼层里的百位学子,眼眸间罕见的浮现几许温柔。

    底下,纷纷闹闹的学子们亦是安静了下来。

    “从今天起,你们便真正结束了在洛江书院的三年修行。”

    “修行路漫漫,修行苦累多,感谢尔等三年陪伴。”

    “我温庭愿你们,今后修行路无阻。”

    “我温庭祝你们,人人金榜可题名!”

    话语落下。

    每一位学子皆是从书案后起身,叠掌落袖,朝着温庭躬身。

    “感谢先生三年教诲。”

    “师恩重如山。”

    声音洪亮,整齐如一,划破撕裂了笼罩整座书院的浓浓秋意。

    ……

    ……

    夕阳如血。

    火红的霞光泼洒于长街,巷弄之间。

    杨正义和柳不白早已分道扬镳回各自府中筹备明日科考,倪雯这一次没有急匆匆的离去,特意走的缓慢,犹如小尾巴般吊在方浪身后。

    洛江城繁华的主街道上,人流往往,形色匆匆。

    倪雯的脸颊被夕阳给映照的似是扑了腮红。

    她看着方浪,咬着唇,小声问道:“浪……浪子……科考后,你准备去哪个宗门?剑蜀宗吗?”

    方浪一怔,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看到少女眼眸中的期待,方浪亦是感慨万千。

    科考,人生的分水岭。

    今此一别,可能此生再无交集。

    方浪和煦一笑,道:“不要想那么多,好好备考,全力以赴。”

    “让人生不留遗憾。”

    那年,那日,那夕阳。

    倪雯咬着下唇,眼眸波动剧烈,藏在袖兜中的小手,攥的发青。

    不留遗憾么?

    方浪洒然一笑,伸出手,拍在倪雯的头上,轻轻揉动,如瀑青丝自指尖流淌。

    “噹哐!”

    蓦地。

    有瓷碗打碎声撕破了这份难得的清净。

    远处。

    一位挑着扁担,裹着头巾的美妇怔怔的看着夕阳余晖下的画面。

    面色苍白。

    ps:三千五百字,不短!三省吾身:收藏否,打赏否,投票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