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武至尊〕〔全能都市高手〕〔龙魂至尊〕〔慕晚晚薄司寒〕〔我创造的万事屋〕〔乔念叶妄川〕〔神针侠医小说〕〔重生之星空巨龟〕〔医学三字经〕〔我若离去,后会无〕〔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六十七章 ? 大唐有雨,科考开幕【周一求推荐票】
    夕阳,街道,彩霞漫天。

    破碎的瓷碗,面色苍白的妇人。

    像是定格凝塑成了一副写实的油画,唯美无暇,但是拉近看,却又满是画布下的千疮百孔。

    方浪疑惑的看了眼美妇。

    倪雯则是陷入呆滞,脑子瞬间嗡嗡乱了分寸,眼眸中的慌乱,像是打翻的茶碗,四溢出茶水。

    “阿……阿娘……”

    倪雯缩了缩脑袋,嘴唇微微颤抖,看着美妇,怯生生喊道。

    方浪愣住了,阿娘?

    这位美妇是倪雯的娘?

    周围人如流水,马如龙,像是被按了快进键,宛若化作七彩的霓虹灯光。

    主街之上,只剩下方浪,倪雯,还有倪妈。

    气氛莫名的有几分尴尬。

    方浪下意识的收回了揉着倪雯的手,当着倪妈的面揉人家女儿的脑袋,总归是有几分不太适合。

    为何莫名有点像捉那啥的现场?

    方浪瞥了一眼,似乎惶恐万分,娇小身躯都在不住颤抖的倪雯。

    看向眼睛直勾勾盯着倪雯的美妇,方浪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和煦笑容。

    “阿姨,我是倪雯的同窗。”

    “在下方浪,方得始终的方,浪迹天涯的浪。”

    方浪笑道。

    首先要保持淡定,不能慌,不能露怯,要表现的坦坦荡荡,问心无愧的样子。

    美妇对上方浪的和煦笑容,依旧是冷着脸。

    “丫头,过来。”

    倪妈压着声音,道。

    她千叮咛,万嘱咐,可是,这丫头怎么非是不听?

    依旧和富家子弟纠缠在一起?

    她都已经把倪雯打扮的如此的俗气,如此的老土,为什么还会如此?

    刚才那夕阳下,方浪揉倪雯脑袋的画面,像是一根钢针扎入她的心窝,像是一场轮回,那是她梦魇的开始。

    然而……如今,这一切又要在她女儿的身上重新呈现吗?

    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欺我们母女?!

    美妇心中涌现着无尽的悲哀,生活的劳累没有压垮她,未曾让她哭泣,可是此时此刻,却是重击她的内心,让她眼眶中的泪珠,忍不住滚落而下。

    她没有质问,没有怒骂,有的只是对命运的无可奈何。

    “阿娘……阿娘不哭……”

    倪雯看到美妇那在夕阳下的悲伤到难以抑制的泪珠,彻底慌了神,她冲向了美妇,帮助美妇收拾了碗具,挑起扁担,拉着美妇离开消失在了长街。

    夕阳西斜,将相依为命的母女俩的身影给拉扯的很长,很长。

    方浪怔怔的站在原地。

    看着消失在长街人流中的母女,一时间心情竟是有些低落。

    ……

    ……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秋高气爽,月华映照满地寒霜。

    方浪没有再去思索倪妈和倪雯的事情,主要是想了也没有用。

    就着月华,盘膝在床上,手掌中捏着灵晶,开启三羁绊状态下,灵晶中的灵气犹如流水般被提取和牵扯。

    如今的方浪乃是三段剑师,一枚下品灵晶的灵气涌入体内,影响不大。

    到了剑师层次,吸收灵气是一回事,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注重灵气朝剑气的转化。

    当丹田内的灵气转化为十成剑气后,便意味着拥有冲击剑修职业三品的资格。

    方浪心神一动,调出姜灵珑的系统面板。

    ……

    羁绊:姜灵珑

    年龄:15

    修为:九段剑师(剑修二品)

    根骨:55(金)

    修行速度:15下品灵晶/时辰

    转化速度:10缕/时辰(灵气→剑气)

    ……

    姜灵珑的修为又提升了,达到了九段剑师,而且灵气吸收速度也增快了不少!

    最主要的是随着方浪修为踏入剑师层次,羁绊对象面板中亦是多出了一栏,灵气转剑气的速度栏。

    羁绊对象的绑定,亦是对此有所加成。

    不过可惜,哪怕有所加成,但没有修行功法,缺少功法加成,剑气的转化速度依旧非常的缓慢。

    方浪收敛心神,打算继续修行。

    却是有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老方在门外轻声呼喊,方浪起身开了门,老方端着碗热乎乎的混沌,笑着走了进来。

    “劳逸结合,张弛有度才是修行之道,来吃碗混沌。”

    “科考在即,该放松就放松,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咱们尽力就好。”

    老方笑道。

    方浪倒是也没有客气,坐下就开吃了。

    老方笑眯眯的看着方浪吃,方浪这段时间的努力,他都是看在眼里。

    他不知道方浪到底为什么这么努力,但是他这当爹的,只会无条件支持儿子。

    尽管,老方觉得,哪怕方浪科考考砸了,他亦是能够给方浪提供一份可度余生的家财。

    方浪吃完后,只感觉腹中暖洋洋,老方也没有急着收拾碗筷,与方浪闲聊着,显然是想要帮助方浪缓解紧张情绪。

    方浪有些失笑,但倒也没有多抗拒,与老方聊了许多。

    月色渐深,星辉窸窣的点缀在夜空。

    老方打着哈欠收碗离去后,方浪便重新盘坐在床上,看着天外泛起鱼肚白的天空,徐徐吐出一口气,翻出一枚灵晶,继续吸收灵气。

    ……

    ……

    大唐历二百七十六年。

    八月初九,有雨。

    三年一度的大唐科考,卷着一场漫漫秋雨,如期而至。

    秋风秋雨愁煞人。

    淅淅沥沥的秋雨,像是一张大网,网住了整座洛江城。

    仿佛门前,老方早早就让马车车夫准备好,今天是方浪参加科考的日子,他岂能不上心?

    他昨夜早眠,特意推掉了所有的商业应酬,只为了在今日亲自送方浪入考场。

    老方替方浪撑着伞,满脸紧张,秋雨沾湿了他的半肩衣襟,但是他丝毫不在意,不住的让方浪不要紧张。

    方浪有些无奈,明明你比我更紧张,说实话,在洛江城的科考,其实他不担心,他在意的是入京后的科考殿试。

    至于能否进入殿试,方浪对自己如今的实力还是有些自信的。

    马车的车轮碾碎一地的秋雨和秋叶,行驶在洛江城的主街道上,街道两侧变得安静了许多,有巡逻的官差顶着秋雨,驱逐一些胡乱占地的小贩,让洛江城都变得静谧了许多,给科考学子们一个安静的环境。

    洛江贡院。

    贡院是专门用来科考之地,三年开放一次,大多数城池都没有贡院,因而,许多其他地区的书院学子都会在科考前,赶赴至就近的有贡院的城池。

    当方府马车徐行至贡院,贡院前已经是人山人海,送考的父母,陪同的侍从,还有参加科考的学子,笼统加起来,大概有一两万人。

    不是小数目,使得坐落在朦胧秋雨中的洛江贡院,一片拥堵和嘈杂。

    幸而,官府的官差亲自出动,给考生们清理出了道路,直通贡院门前,才是让秩序稳定了许多。

    “儿子,放轻松,尽力就行,咱们不留遗憾!”

    “实在考不上,咱就回家,爹给你准备了万亩良田、五家酒楼、三条坊市……不要有太大的负担啊!”

    老方紧张激动的攥着伞,道。

    话语落下,周围几位陪考的考生父母眼眸无声无息的瞥了过来。

    方浪笑了笑,应了老方一句,随后掸了掸沾在青衫上的一粒秋雨,取出考贴大踏步走向贡院,在朱红的贡院门前,取出考贴,官员确认后,进入备考室。

    老方没有回去,顶着秋雨,伫立在贡院外,翘首以盼。

    ……

    ……

    料峭秋寒,冰雨一粒。

    温庭伫立在书院教习楼顶层,头戴斗笠,身穿素衫,抱着剑,剑柄斜指阴沉天穹。

    崔院长踩着秋雨,漂浮而至,亦是笑望贡院方向。

    “据京里传回的消息,这一次的科考,号称两百年来最难科考……宰辅吕太玄亲自出题,甚至还有消息称,深宫那位,亦是出了道题,传闻这道题……与姜家有关……”

    崔院长拈起一粒秋雨,目光深邃:“唐皇的心思,无人琢磨的透,这是否是一个讯号?”

    温庭没有回应,只是压了压斗笠,雨水顺着边沿洒落。

    他眺望着洛江贡院的方向,恍惚间可以看到学子们鱼贯入考场。

    哪怕是有些冰冷的秋意,都无法遮盖学子们的蓬勃朝气,这是一群向改变命运的龙门飞跃的年轻鱼儿。

    他教学他们三年,只希望这一刻,这些小家伙都能有所收获。

    不负三载修行。

    ……

    ……

    “噹——”

    洛江贡院的浑厚悠扬钟声敲响,传遍了整座洛江城。

    考生们凭考贴入场。

    贡院大殿,数十道朱红门户同开,差人挎刀而立,神色严肃,殿内各考场,更是有礼部分配而至的同考官员目如鹰隼。

    每一道门户前都有术阵在徐徐转动,考生们穿过术阵,方可抵达各自的位置参考,那术阵是用来搜检考生们是否偷带舞弊丹药、符箓之类入考场。

    方浪通过术阵后,寻得自己的考试座位桌案,盘坐而下。

    周围考生尽皆就位,或是沉思,或是吐气,或是磨墨静心。

    待所有考生入场,监考的礼部主考官员宣读了考场注意事宜后,便灵念波动,手捏术印。

    贡院长廊的帷幕垂落,静音阵开启,隔绝嘈杂声与雨落瓦声。

    再开启监察阵后,主考官与诸位同考便静候开考钟声敲响,整个贡院,鸦雀无声,气氛肃然。

    “噹——”

    第二道钟声敲响。

    一身官袍的主考官骤然睁眼,眸露精光。

    “开考!”

    话语落下。

    同考官员便开始发放卷题。

    哗啦纸声响彻不绝,似是汇成滂沱大雨声。

    方浪磨墨,狼毫吸足了墨水,视线落在了卷题上,浓郁墨香扑鼻而来,他陷入了沉默。

    从前世到今生。

    两辈子,两世人。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改变命运的一场考试。

    ……

    帝京,长安贡院。

    姜灵珑眉眼如画,挽袖提笔落卷。

    ……

    倪雯咬着唇,苍白的面色下带着坚定,亦是落笔。

    ……

    柳不白扬着下巴,自信非凡,欻欻落笔如剑飞。

    ……

    贡院外,秋雨蒙蒙。

    方浪一笑。

    墨色晕染,亦落笔行卷。

    ps:周一,求新鲜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