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武至尊〕〔全能都市高手〕〔龙魂至尊〕〔慕晚晚薄司寒〕〔我创造的万事屋〕〔乔念叶妄川〕〔神针侠医小说〕〔重生之星空巨龟〕〔医学三字经〕〔我若离去,后会无〕〔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六十九章 ? 荐!吾要荐!
    “好!”

    一声夸赞,亦如惊雷掷地,炸的满堂考生怒视而来。

    哪怕是方浪也是黑着脸,又来?有完没完了?

    还让不让人好好考试了?!

    诸多考生怒视而来,看的那难以抑制情绪上头的主考官亦是面皮子一抖。

    草率了。

    尽管气氛有几分尴尬。

    不过,主考官面色不变,淡然处之,接着话锋,继续道:“好……了,刚才那位同考将不参与巡视监察,大家好好考试,不得喧哗!不的左顾右盼!”

    说完,他便当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泰然自若,继续巡查。

    远处,那位原本发声被拉走的同考官员,瘪了瘪嘴,难怪你能当主考,不愧是老机灵鬼。

    主考官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绕过了方浪的身边,没有再看方浪的题卷分毫。

    尽管他很好奇方浪接下里的策问展开。

    身为洛江贡院的主考官,他其实知道一点此次科考的内幕,这道策论题,乃是三皇子派系中的右相李浦一所提,宰辅吕太玄将其搬到了本次科考中来。

    因为,单单就这个问题的讨论,在朝中早已经引起了不小的争执,重用异族,欲设各边塞节度使,各自镇压边塞妖阙。

    当然,唐皇尚未对此说法有任何的回应。

    主考官是反对派,他看到方浪的这个开题,感觉到了不同的意味,所以心中有些期待。

    ……

    ……

    方浪回拢心神,继续书写。

    他以此句开题,自然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毕竟,策问问题,由不得你当墙头草,墙头草往往是得分最低的。

    尽管这是异世界,大唐天下并非前世大唐,但是,却隐隐有相似之处,至少在这个制度上,似乎有些许的相同地方。

    以异族修士掌管边塞军队,并非不可行,只不过,一旦异族修士实力强盛,各地的异族将领以私心提拔异族将领,收拢异族,到时会形成一股风潮,使得朝廷外重内轻,甚至严重到会埋下“割据”的祸根。

    大唐天下的情况或许会与前世大唐有所不同,但是亦是不得不防,正如他开篇所写的那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无法保证异族修士势大之后,不会存有二心,所以要注重制衡,制约。

    主要是方浪觉得,大唐天下除了异族以外,还多了一个妖魔天下,而按教本上所说,大多数异族其实都遭受过妖魔天下的侵蚀,许多异族体内流淌着妖魔血脉。

    所以这里面的问题就更复杂了,不仅仅只是异族和大唐的问题,而是两座天下的问题!

    方浪提笔流墨,洋洋洒洒,从各个方面论证说明。

    时间流逝,这篇策论方浪倒是写的很用心。

    策问写完,方浪稍作休整,继续解答妖魔语的卷题,这份题目不难,方浪倒是答的不紧不慢。

    当深秋的太阳,从地平线攀升至西斜,贡院内陆续有考生开始交卷,在官差的牵引下,走出了考场。

    方浪亦是答完了妖魔语的最后一道题,反复检查题卷之后,选择交卷。

    同考官员行至,扫了方浪一眼,上下检查了方浪后,便收了卷子装入特制的密封袋内。

    方浪离开了贡院考场,走出静音阵范围外,雨打瓦砾声、院外陪考者的嘈杂声,争先恐后的钻入耳朵,倒是多了几分人间烟火味。

    试算是结束了,方浪也不知道他的分数具体会是多少,不好预估,主要是策问题的分数算不准。

    若是遇到评卷的考官欣赏他的回答,或许会给高分,若是不欣赏,分数或许会低些,不过他有自己的想法,又不是墙头草回答,分数低也低不到哪里去。

    走出贡院,外面嘈杂声震天,随着考生们相继走出贡院考场,外面的陪考人员,皆是炸开了锅,纷纷凑了过来。

    诸多考生愁眉苦脸,有的考生更是跪地痛苦。

    “好难啊,这次科考试好难啊!”

    “我把卷子都写满了,可是我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

    “完鸟,完鸟,异族问题,我等如何作答,教习都没有教啊……”

    ……

    考生们很绝望,哀声遍野。

    一时间,陪考人员亦是纷纷色变,也为之愁眉苦脸。

    方浪顺着考生流走出贡院,恰好遇到了扬着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我是天才”的强烈自信的柳不白。

    柳不白很自信,也很开心。

    主要是大唐科考,他觉得没有谁能够再带他躺赢,少了躺赢的意志,他感觉自己念头都通达,下笔如有神。

    那股属于天才的意气,又重归身心。

    “浪子!考的如何?这次的试出奇的难,诗赋题也就算了,特别是那策论,更难!难的一塌糊涂!不过我很自信,我这次金榜稳了!”

    柳不白看到方浪,自信无比。

    方浪闻言,不由眉毛一挑:“哦?策论题你如何答解?”

    两人一边行走,一边开始探讨策问题目。

    柳不白嘴角一挑,扬起头,笑道:“我自然是不赞同,泱泱大唐,何须仰仗异族,何故重用异族将士?是我大唐将士不够强吗?!我看提出这个理论和制度之人,简直愚昧到头!对自己一点自信没有,对大唐一点自信都没有!垃圾!”

    方浪:“……”

    你说的……真是简单粗暴。

    这回答,方浪也不知道考官会给你啥样的评分。

    方浪在拥堵的人群中,见到了被挤的宛若海草飘摇的老方。

    与柳不白道别后,方浪找到老夫,两人挤出人群,乘坐马车回了方府。

    一回到府中,方浪便钻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开始继续修行,吸收灵晶灵气,提升修为,备考明日武试。

    ……

    ……

    三柄术阵盘旋的飞剑,撕裂了朦胧的秋意,在夜空中宛若流星划过。

    试的洛江贡院总考官以及随同的两位分殿主考,驾驭飞剑,护送着洛江贡院考场的考生们的试题卷朝着帝京长安飞速掠去。

    长安城深夜亦是灯火通明,有不夜城之称。

    护送各地贡院考生答卷的飞剑,从长安城的四面八方飞驰而来,撕裂满城烟雨,像是一朵遭受时光回溯内敛的绽放烟花。

    万剑归长安,这亦是每次大唐天下举办科考,唯有在帝京长安城方能看到的盛况。

    长安最大的酒楼,望月楼。

    层层飞檐,雕栏玉砌,华贵而又奢靡。

    秋雨绵绵,拍打着飞檐上的黑瓦,迸溅出朦胧的水雾。

    望月楼的天字号包厢中,两道人影临栏杆而座,身前摆着棋盘,一边对弈,一边欣赏着那从大唐天下四面八方飞驰而至的飞剑。

    “科考试结束了。”

    “今年的试题目……可是非常的有意思呢?”

    一人穿着华贵袍服,身上有一股难言的贵气,与之对弈的是一位老人,微胖,留长须,眯着的眼中,时时有精芒在闪着。

    老人拈子,子落棋盘,微笑:“三皇子安排的事,早已经吩咐下去了,那个姓方的小家伙,亦是可怜,卷入了姜家的风波内,可谓是遭了无妄之灾。”

    贵气难言的男子则是淡淡一笑:“这个方浪能杀林云,有点本事,这么有本事,自然得让阅卷官好好盯一盯他的卷子,他若真有本事,自是可出头。”

    “科考毕竟是父皇定下的规矩,铁律当头,不敢造次,但提高一下试审核的要求,亦是在规则之内,亦可让更有真才实学的学子能够脱颖而出,是我大唐之福。”

    老人捋须大笑:“三皇子说的对,臣觉得有理。”

    “提高下审核标准,无伤大雅。”

    随后,男子继续与老人详谈。

    方浪的事,只是不足挂心的小事,如何对付姜家,才是男子与老人详谈的大事。

    三皇子淡笑,捻落一子,点在棋盘,眺望偌大的烟雨长安,瞳孔中倒映着无数飞剑流火。

    ……

    ……

    大唐,礼部。

    飞剑落下,术阵散去,一位位主考官员身穿官袍,行走而下,踏入封闭的宫阙之内,宫阙内灯火通明,诸多守候在即的阅卷考官,皆是准备就绪。

    进行一阵地域分卷之后,便就着灯火,开始评阅科考试卷题。

    “锁院,搜检,监察,糊名,考官回避!”

    “不得交流,不得喧哗!”

    礼部总考官厉声道。

    随后,宫阙朱红大门紧闭,紧张的阅卷评卷便开始进行。

    洛江贡院的考生题卷,亦是分发到了审考官手中,负责洛江贡院题卷的主审官亦是上了年纪,但是眼神锋锐,他奉右相之命,对洛江贡院的题卷以更加严苛的评卷标准来审阅。

    对于主考官而言,这都不算什么,毕竟这种事情在科考阅卷中很常见,而且,这也不算违背规则,若是有真才实学,再严苛的阅卷,亦是能脱颖而出。

    灯火悠悠,烛火跳动。

    宫阙之内,桌案林立,却是寂静非常,只有翻阅卷纸的声音如海浪波涛,绵绵不绝。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黑夜的东方微微泛起了鱼肚白。

    洛江贡院区域。

    负责阅卷的考官,眉头紧皱,喝了一口茶,一夜阅卷,让他心神稍显疲惫。

    不过,因为奉主审之命,提高了审评标准,所以在这位考官眼中,很多游走在及格边缘的卷子都被他刷下去了。

    写的都什么狗屁玩意!

    诗赋题的主题都没弄懂。

    评姜武王?

    口气倒是不小,武王功过,亦是尔等稚嫩考生能评也?!

    水平太差,刷!

    诗不贴题,不取,不荐!

    至于策问题,那就更是五花八门,有的时候,这位考官差点被气的一口气喘不上来。

    又翻出一份卷子,开始评审,一题一题的审下去,背诵送分题,全对。

    考官面无表情,这些送分题全对的也不是没有。

    随后,视线落在了诗赋题上。

    嗯?

    从军行?

    这诗的切题角度,似乎有所不同,不再是评姜武王。

    考官眉毛一挑,来兴趣,继续读下去。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考官念完,眼睛越睁越大,身躯都亦是在微微颤抖!

    此诗之作,破开了他审了一夜题卷的阴霾,像是一柱光,投射在了他的心间!

    他压抑着激动情绪,继续看下去,看完策问,整个面色坨红,血液上头,浑身颤抖不休!

    就像是一大堆粗劣假酒中喝到了一口陈年老窖!

    顿时这位考官便嗷的一嗓子!

    “好!”

    整个安静的宫阙瞬间炸开回荡,不少审考官被吓的浑身哆嗦,喝茶的喷茶,握笔的掉笔。

    而这位考官不管不顾,捧着卷子,梗红了脸,疯了似的望向主审。

    嗷嗷直叫。

    “荐!吾要荐!”

    ps:大章。票!吾要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