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全文免费〕〔婚内燃情:名门教〕〔神针侠医陈飞宇苏〕〔男主角陈飞宇女主〕〔少年闯花都陈飞宇〕〔极品花都医仙陈飞〕〔陈飞宇苏映雪神针〕〔神医陈飞宇苏映雪〕〔逍遥仙医闯都市陈〕〔一念情深〕〔一念情深〕〔美女导师爱上我〕〔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步步宠婚:替嫁娇〕〔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柯南之我真不是内〕〔偏执王爷的圣手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八十一章 ? 一剑刺破铁律【求首订!】
    长安城内。

    有一家开在巷弄中的酒馆,酒馆不大,地处偏僻,来往人影更是稀少。

    但是,酒馆的生意却是颇为红火,因为这家酒馆售卖的梅子酒,在长安出了名。

    此刻,有两道人影于酒馆中靠窗对坐,赏着黄花秋雨,身前桌案上,摆着一叠花生,一叠卤鸡爪。

    两人一边吃,一边畅快对饮,觥筹交错。

    崔乘为吕太玄满上梅子酒,对方饮一口,啧嘴不已。

    “还是这家老店的梅子酒够味,老崔啊,咱上回一起喝酒,还是十六年前了吧?”

    吕太玄眯着眼,似有醉意,道。

    崔乘夹一粒花生米抛入口中,笑道:“那时候温庭还是风流半个长安的君子剑,姜武王还尚未娶裴家的小姑娘,长安的水还没有这么浑浊。”

    吕太玄醉眼朦胧,似在忆往昔,可惜,以他的修为,难自醉。

    “不说那些事了,听说三皇子亲自出宫,去了秋岭妖阙猎场?”

    崔乘放下了酒杯,道。

    “三皇子性格嚣张,行事霸道,这是他本身的性格,不过却也是他的优势,因为简单。”

    “大皇子心思太深,让人看不透,二皇子……罢了,不说。”

    “四皇子早夭。”

    “还有个自我感觉全世界都要迫害她的五公主……”

    “唐皇说要立储君,天下震动,群臣站位,三位皇子中……虽说最有希望的是大皇子,但三皇子还是有不少人支持的。”

    吕太玄笑道。

    雨幕下,酒馆中,两人评说着拥有皇族血脉的四位皇子皇女。

    崔院长淡淡道:“可三皇子与姜家的矛盾,何故要牵扯到一个孩子身上。”

    吕太玄捏着酒杯,扭头望着朦胧秋雨:“若非这个孩子足够优秀,否则……岂有资格卷的入那旋涡?”

    “这个孩子,威胁到了李元真的状元之位,三皇子自然要插个手,老崔你知道的,状元之位,可不仅仅只是个荣誉。”

    崔乘满脸的皱纹犹如黄连老根拧成了一团,他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

    两人相顾无言,只剩默然饮酒。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

    ……

    ……

    秋岭妖阙之外。

    无尽乌云中。

    朝小剑一席白衣,白发白眉,背负着手,周身悬浮着一柄朴实无华的三尺青锋。

    天地间的风,雨都在他身边自动分开。

    他得知三皇子和南业火亲自入秋岭妖阙的时候,也是震惊,这三皇子做事,竟是比他还嚣张和霸道。

    当然,更让他震惊的还是南业火,这个老东西居然真的亲自出山,为了对付一个连剑意都不曾领悟的孩子!

    只因为方浪拔了掌门师姐的莲生剑?

    南业火这是被掌门师姐吓出多大的心理阴影?!

    事实上,朝小剑对方浪的确挺欣赏。

    一个为剑痴狂的少年,那么努力的练剑,习剑……

    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根骨变异,拥有紫品根骨,拥有不弱的天赋!

    这样满手剑茧,如此努力的少年,他朝小剑如何能不欣赏?!

    不过,他此刻入不得秋岭妖阙。

    在他的面前,一左一右两道人影,安静伫立着,脚下踩着的是倾盆大雨,和漫漫乌云。

    朝小剑有些无奈,有些慵懒。

    “长安书院的院长,国子监祭酒……”

    “你们一个是大皇子的人,一个是二皇子的人……”

    “看来,大皇子和二皇子,巴不得三皇子彻底与姜家撕破脸啊。”

    朝小剑白衣猎猎,敞胸露肚,甩了甩手中的剑,叹道:“不过,你们敢来,我的剑……可不管你们是谁的人。”

    他预料到有人会阻他,却不曾想是大皇子和二皇子的人。

    长安的水,可真浑。

    还是剑蜀宗好,掌门师姐不在,他就是老大!

    方浪那小子也真是,早点跟他呆在剑蜀不就好了,就啥屁事都没有了。

    而朝小剑对面的二人只是笑了笑,朝小剑……一如既往的是那个爱出狂言的朝小剑。

    两人双手叠印,蓦地漫天云雨扭曲,天地变幻,化作了遮天大阵,瞬间将朝小剑给笼罩在内!

    朝小剑一笑。

    抬起手,轻轻弹在身前悬浮的剑上。

    霎时,漫天剑光自大阵内波涛汹涌!

    ……

    ……

    在大唐天下,血脉的力量,不可忽视。

    血脉代表着祖上曾踏出那至高一步,方可改变和影响血脉,让后世子孙的血脉中,蕴含有可怕的威能。

    而当今大唐天下,最为强大的血统,莫属大唐皇族。

    李连城是皇帝的三子,他拥有着纯正的皇族血脉,他以此血脉自傲,他嚣张,他霸道,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拥有足够资格嚣张和霸道的血脉上。

    然而,此时此刻,李连城引以为傲的皇族血脉,失去了功效!

    他压的住温庭,却是压不住那青衣少年!

    却是压不住那从剑中凝聚而出的风华绝代的曼妙身影。

    这个让大皇兄魂牵梦绕的人,让二皇兄忌惮无比的人。

    “轩辕太华!”

    李连城牙缝间迸出了这个名字。

    噗嗤!

    鲜血扬洒而起!

    南业火咬着牙,一只手臂被硬生生的切下,切口平滑,但是喷洒的鲜血,却根本止不住!

    莲生剑中所蕴含的剑意,让南业火感觉自己似是被打入汪洋中的一叶浮萍!

    这是那个女人藏在莲生剑中的一缕灵念么?!

    方浪居然能引动这一缕灵念?!

    南业火心头笼罩一片阴霾。

    只是一缕灵念,就让自己堂堂九品,连抵抗的勇气都生不出。

    差距为何能这么大?!

    她难道……超越了九品吗?

    看着那模糊不清,看不清身形,明明所蕴含的能量极其微弱,可是却能轻易让他连剑都挥不出的身影,南业火眼眸中终于有一抹惊恐如滴入清冽池塘中的一点浓墨止不住的扩散。

    轰!

    南业火身上的气机迸发,断了的手臂,砸落在地上,溅起泥泞。

    可是那把火红的剑竟是飞驰而起,倒灌如一条蜿蜒的火龙!

    盘旋着,撕咬向轩辕太华!

    不过,那道曼妙的人影,再度轻轻挥剑,整座马车下方,雨水像是一朵灿烂的莲花,于天地之间盛放!

    南业火另一只手臂握住剑,挡下莲生,恐怖的剑意侵袭而来,南业火面皮颤抖。

    被巨大的力量抽的横飞出了马车,朝着远处飞速的跌落而去。

    宛若一朵莲花旋转碾过,泥地被犁出一道数丈的剑气沟壑,狰狞而可怖!

    南业火则是在那沟壑尽头,独臂握剑,大红袍被无数的剑气给切割的布满了伤口……

    马车之上,只剩下了三皇子和握剑的曼妙虚影。

    三皇子李连城那飘飘白衣紧贴着身躯,发梢染了金色的三千发丝在铺散飞扬。

    金色的瞳孔带着无尽的高贵,盯着那道白色倩影,盯着那把莲生!

    事实上,那金色的高贵瞳孔中,倒映着几分难以掩饰的恐惧。

    他第一次从父皇以外的人身上感受到了压迫性的恐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这大唐,是我李家的天下!”

    “铁律,是皇族的铁律!”

    “任何沾染了皇族血者,都将遭受铁律的无情镇杀!”

    三皇子伫立着,在那白衣身影的威压下,屹立车马之上。

    皇族血脉所释放的力量,让他轻易挡下了这位绝世剑仙留下的一缕灵念的压迫!

    “你敢杀我?!”

    尽管三皇子李连城知道眼前只是一缕灵念,不是真人!

    但是,他金色瞳孔中依旧释放着张狂与嚣张!

    哪怕面对的是大唐天下第一剑仙,能给他父皇般压迫的剑仙,他依旧嚣张!

    他赌,她不敢!

    底下。

    十丈处。

    温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眸中不住的闪过痛苦的画面。

    皇族血脉的威压……

    他握剑的手布满了青筋,咬着牙。

    压弯的剑,就像是他曾经被压弯的脊梁!

    正如李连城所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他的剑,不敢染上皇族血,一旦染上,那悬在整座大唐上空的平平无奇的铁律,就会真正爆发其恐怖威能。

    哪怕是仙是神,都会被镇压!

    十年前,他的脊梁被大皇子李天麟压弯,而他沉淀积蓄了十年的心气,难道要在这一日,被三皇子李连城磨灭?!

    温庭的内心在进行着天人交战。

    他有些茫然,有些无措。

    蓦地!

    他身边那位青衣少年,迈步了,拔出了黑曜剑,踏出一步,踩起飞溅的积水!

    皇族血脉的威压,仿佛无法压制撼动少年分毫!

    少年先是徐徐迈步,随后,迈步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混了泥色的雨水,溅起三尺之高!

    少年握着黑曜剑,于暴雨中狂奔,在狂奔中挥剑!

    温庭的瞳孔中映照出少年奔跑挥剑的身影。

    下一瞬!

    少年脚掌踩下,踏碎满地积水。

    身躯形成弯弓弧度,一跃而起,竟是朝着那辆搭在着拥有大唐天下最高贵血脉的三皇子李连城的马车跃去!

    像是拔地而起的助跑跳高,那柄漆黑如墨的剑,映照着冰冷!

    “别!”

    温庭眼眸一缩,嘶声喊道。

    然而,少年听不见,或者是听见了亦不在意!

    一旦剑上染血,当头铁律便会降下因果劫罚,你方浪……会被打上僭越的标签!

    会沦为罪人!

    万劫不复!

    而铁律的那恐怖意志,会让不过二品的方浪,彻底灵念崩毁,灵魂寂灭!

    温庭低吼着,然而,风雨的呜咽声,盖过了他的声音!

    嘭!

    却见方浪冷着脸,越上了马车,一双眼眸死死的盯着那瞳孔泛着高贵金色的李连城!

    那诞生自骨子里的威压,要压的方浪脊梁爆裂!

    但是方浪只是咬着牙,攥着黑曜,黑色的剑上倒映着一抹光,像是无尽草原上的一缕星星之火!

    “她不敢!”

    “我敢!”

    你要杀我,我凭什么不敢杀你!

    凭什么?!

    就凭你是皇族?!

    去特娘的铁律!

    方浪一剑刺出!

    仿佛一剑刺破铁律!

    “噹——”

    李连城的身前,金色的护罩凭空浮现,那是血脉自成的防御。

    方浪不管不顾,剑尖疯狂的连续捅在其上,让护罩泛点涟漪!

    护罩后,李连城瞳孔泛着金色,讥讽的看着一个小人物的疯狂挣扎。

    然而,他的讥讽很快僵住。

    天地间,又是一声叹息。

    “小家伙,何必呢。”

    话语落下,那白色的轩辕太华虚影,徐徐挥动了手中的莲生剑,斩在空中,似是有一个含苞待放的莲花徐徐绽放。

    太华剑莲!

    这一剑,斩断了冥冥中的某种联系!

    李连城眼眸一缩!

    霎时!

    浑身一震,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白,瞳孔眼眸中的高贵金色,亦是飞速消退!

    轩辕太华的虚影与血脉的力量消磨殆尽,化作点点白光散去。

    莲生剑砸落在马车上。

    而方浪再度一剑刺出。

    噗!

    那是金色护罩破碎的声音!

    无数金光如完整的镜子打碎的裂片,四散而飞。

    随后……

    方浪一头撞入了被斩断血脉联系而陷入短暂呆滞的李连城的怀里!

    漆黑如墨的黑曜剑,狠狠的扎向了李连城的心脏!

    一剑刺下。

    有一个小型术阵盘旋,护住其心!

    阵难破,杀不了!

    而且伴随着一股悸动,方浪面无表情,剑尖一转,抵在了李连城的腹部!

    阵法还能护住你浑身?

    杀不了你,也要扎的你心里产生阴影!

    没流过血是吧?!

    剑蓦地用力,刺入,拔出!

    随后……

    一剑。

    两剑。

    三剑。

    噗嗤连响,剑剑入肉!

    带起一蓬蓬染金的鲜血,拍在方浪的青衫上,绽放成一朵朵妖异的血色花!

    ps:求首订!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