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全文免费〕〔婚内燃情:名门教〕〔神针侠医陈飞宇苏〕〔男主角陈飞宇女主〕〔少年闯花都陈飞宇〕〔极品花都医仙陈飞〕〔陈飞宇苏映雪神针〕〔神医陈飞宇苏映雪〕〔逍遥仙医闯都市陈〕〔一念情深〕〔一念情深〕〔美女导师爱上我〕〔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步步宠婚:替嫁娇〕〔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柯南之我真不是内〕〔偏执王爷的圣手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八十二章 ? 这铁律……感觉怪舒服的【第二更,求订阅!】
    天色逐渐昏暗了下来。

    秋雨却是变得越发的淅沥,越发的暴戾,轰鸣落下,震的整片穹天都在颤抖。

    古城的街道被冲刷的干干净净,汇聚的积水形成水流,在街巷之中穿行拍打。

    一辆马车从中驰骋而出,车轮急速在青石板上驶过,溅起弧度的水花,朝着城门外疾驰而去。

    赵无极头戴斗笠,不断的抽打着缰绳。

    他手持一枚令牌,往前一推。

    长安城楼上那些守城的将士,顿时站直了身躯,打开了封闭的城门。

    马车直接窜出城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然而,刚出城不久。

    赵无极便骤然拉扯缰绳,马匹嘶鸣,前蹄扬起,随后重重砸地。

    砸起迸溅的水花。

    车厢内,帘布掀开,带着面纱的姜灵珑,视线缓缓扫出。

    “小姐,你看……”

    赵无极看着远处,不由道。

    姜灵珑视线往远处望去,却是微微一怔。

    却见暴雨浇灌的雨幕中,两道身影分立在官道两侧,像是两位江湖侠客彼此厮杀前的对峙。

    然而,两人周身的地面却是坑坑洼洼,有刀痕,有拳坑,有脚印……

    亦是有术阵席卷碾过,所留下的破败痕迹。

    这儿经历了一场大战。

    魏胜身上的衣衫破裂,露出了健硕的身躯,黑色长刀的刀尖抵地,他双手叠在把手上,喘着粗气。

    而在魏胜的对面,是面色煞白的李元真,其五指指尖不断的滴淌着鲜红的水珠。

    他身上儒雅的长衫早已经被撕开数道口子,但是尽管如此,他依旧保持着该有的儒雅。

    马车停滞在十丈处。

    两人视线扫来,看到了从马车中撑着伞钻出的姜灵珑。

    魏胜朝着姜灵珑咧嘴憨厚一笑。

    “老师让我帮一下方浪,要不要一起打他?”

    魏胜道。

    姜灵珑如星辰般深邃的眸子,扫了一眼李元真。

    这一扫,李元真顿时浑身一凝,挂起儒雅随和的微笑,拾取了那被砸落在一旁的油纸伞。

    “一切都是个误会。”

    李元真看向姜灵珑,儒雅一笑。

    随后,转身便朝着长安城内飘去,这秋岭猎场的热闹,不好看,不去也罢。

    魏胜和姜灵珑都不是寻常人,李元真对付一个尚可,对付两个……怕是会被打碎门牙。

    所以,李元真从心的跑了,免得丢人。

    反正殿试之时,迟早要交手,此刻拼死拼活的没意义。

    城外。

    姜灵珑朝着魏胜微微欠身,随后,就打算回到马车内。

    不过,刚掀起马车垂幕,娇躯猛地一颤。

    骤然抬头,看向烟雨朦胧的古老长安城内。

    魏胜憨笑不复,亦是凝重的看向城中。

    在长安城中主干道上,踏着积水而行的李元真亦是仰起头,脸上浮现几许错愕。

    ……

    ……

    小巷的酒馆内。

    暴雨越来越大,吕太玄喝足了酒,撑开伞,朝着酒馆内的崔乘,微微颔首后,便踩着过脚踝的积水,朝着府邸走去。

    “咚——”

    一声悠扬而庄严的钟鸣,从皇城内部传来,浩浩荡荡,震碎漫天云雨,荡饶在城池中的每一个角落!

    像是天神在诵念着罪状,欲要以大雨清洗滋生的罪恶!

    有人引动了那张悬在天下上空的铁律!

    吕太玄脚步一顿,酒馆中,崔乘也是蓦地起身,佝偻着背,几步走出了酒馆,被暴雨浇筑的湿漉。

    两位老人抬起头,望着长安城那被乌云笼罩着的昏暗的天。

    ……

    长安城的上空。

    有一张金色的旨,缓缓的漂浮了起来,无数的雨水似是古老异族跳动的疯狂舞蹈!

    整个长安城的上空,无数从夜空坠落下的雨滴都在这一刻,环绕在了金旨的旁边。

    这是一张凝塑了无尽规则的旨。

    每一滴雨珠,汇聚于周身,化作了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术阵。

    似乎蕴含着无尽的毁灭气息!

    这是……禁咒之阵!

    所有人抬头往天穹,可以看到那张金色的旨上,竟是浮现出一抹娇艳欲滴的殷色,这意味着……有人手染皇族血!

    嗡……

    蓦地,天地一阵波动。

    随后,那铁律上溢出的一滴血,弹射而出,化作一柄血色的箭。

    在长安城的上空,撕出一道血色的线,像是将水墨画般的天地,一分为二!

    直指……秋岭妖阙猎场。

    ……

    ……

    秋雨淅淅沥沥的下。

    天地一片寂然。

    只剩下雨水冲刷着泥泞的声音。

    三皇子李连城呆滞的看着自己被洞穿的腹部,一股刺痛顺着被切开的肌肤的传荡入他的脑海,颤抖着他的心神!

    他……受伤了!

    他看着那染着他的血的方浪,看着那双倔强而又疯狂的眼眸。

    小人物亦是有小人物的疯狂……

    三皇子满脑子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他怎么敢扎我?!”

    从小到大,他第一次受伤,第一次被人刺破皮肤,逸散鲜血……

    因为他是皇族,拥有着整个大唐天下最尊贵的血脉,哪怕是三位皇子相见,尽管暗地里都想为了那个储君之位,置对方于死地,但是……明面上还是得笑脸逢迎。

    就是因为这个天下,有一张铁律。

    大大小小的规矩无数,其中最重要的一条……

    便是染皇族血者,将遭受铁律之镇杀!

    这是大唐的铁律,而大唐是李家的天下,所以,这铁律……是皇族的铁律!

    无人敢去违背,可今日……出现了一个少年!

    用剑捅入了他的腹部。

    用剑绞碎他的血肉!

    以剑斩铁律!

    “你……死定了!”

    李连城平静的看着方浪,道。

    他要看看方浪怎么死。

    噗嗤!

    方浪拔出李连城腹部中的黑曜剑,心头的悸动感愈发的强烈,他一步蹬在了马车上,顺手拾取起恢复平静的莲生剑,双手握剑,落回泥泞中。

    李连城面色苍白,一手抚着车厢壁,一手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丹药入口,随后捂住腹部伤口。

    眼睛却依旧死死的盯着落地的方浪。

    远处,南业火爬起来了,独臂拄剑,一字眉皱在一起,极其难看。

    他看了看受伤的李连城,又看了看握着尚在滴着泛金鲜血的方浪,紧皱的一字眉又徐徐松开。

    不用他出手,方浪死定了。

    没人能逃脱铁律的制裁,那是禁咒的毁灭杀伐,作用于灵魂之上!

    就算手握莲生剑,也挡不住的。

    南业火心头松了一口气。

    雨幕中,温庭则是流露出绝望之色,他比谁都更清楚的知道,那铁律的可怖。

    方浪……必死无疑了。

    他这教习做的……当真是失败。

    ……

    ……

    轰!!!

    秋岭妖阙之外,一道剑光飞速驰骋而来,犹如天地间的一道白龙,不住的驰骋!

    绞碎雨幕,破裂阴云!

    朝小剑一手提着一颗脑袋,身躯周围一柄三尺青锋在流转。

    他满脸的凝重,眼眸深处更是有浓浓的忌惮!

    铁律的力量……

    大唐铁律大大小小有数百上千条,一些无关痛痒的律法,可以躲过惩罚,但是有几条律法,那是真正的不可违背!

    “刚刚……那是掌门师姐的气息。”

    朝小剑白发飞扬,回首看了一眼秋岭妖阙内。

    眼眸精芒闪烁。

    莲生剑……中藏秘密。

    看来,有人挖掘了这个秘密。

    朝小剑轻轻将手中提着的头颅抛飞,跌落下山河万里,随后,他转身看向了那从长安城方向飙射而来的猩红的一道审判箭芒!

    朝小剑伫立云层,双掌合十。

    蓦地!

    那柄青钢剑悬在了他的头顶上空,他宛若化作虔诚的佛陀。

    等待着那血色审判箭矢的莅临!

    终于,天地被一根红线分开,雨幕与雨幕被分割!

    朝小剑睁眼,眼眸中有无尽的疯狂之色!

    这天下,所有人都对这铁律避之不及。

    所有人都会躲!

    但唯有他白发剑魔朝小剑,敢拦阻一番!

    朝小剑状若疯狂,肆意大笑起来,双掌抬上头顶,白发飞扬三千丈,蓦地双掌合十往前挥!

    天地无数雨珠化作无尽的剑光!

    朝小剑的身躯在倒飞,红箭高速旋转,而它的箭尖却是有无数的剑光如绽放的昙花,不断的盛放,泯灭,盛放再泯灭……

    三尺铁剑挡铁律!

    妖阙之内。

    三皇子李连城,还有东鲁剑圣南业火都是看疯子一般看着那阻挡铁律审判箭矢的朝小剑。

    真的是个疯子!

    “噹——”

    一声巨响。

    朝小剑白发飞扬,一剑派下,铁律红箭被拍的朝着大地飙射而去,可是铁律红箭尚未落地,便拐了方向,朝着沾染着皇族血的方浪飙射而来!

    朝小剑于空中无奈,他尽力了。

    轰!

    方浪伫立原地,面色淡然。

    盯着那不断逼近他的铁律红箭,一手握住黑曜,一手握住莲生!

    可怕的危机逼近他。

    但是,方浪只能递出莲生一剑。

    一剑莲生,生剑莲!

    一朵璀璨的剑气莲花在方浪的身前绽放,欲要阻拦这铁律红箭!

    噗嗤!

    剑莲盛放,随后凋零。

    而那根铁律红箭……毫无阻隔的射中方浪的脑海,随后漫入。

    还不死?

    三皇子李连城流露出讥讽的笑。

    然而……

    很快,他嘴角那讥讽的笑僵住了。

    “叮!被动效果触发,获得一次阻挡灵念攻击的无敌防御。”

    耳畔响彻“叮”的一声脆响,方浪发觉自己的识海似乎化作了金色,铁律红箭撞入金色识海,顿时寸寸破碎消弭,甚至还有些许力量,逸散转化为了浓郁至极的灵念力量,涌入方浪识海。

    让方浪那只是七八段术修的微末修为,开始飙升……

    噗的一声!

    破了桎梏,踏入了术师,一段,两段,三段……才是意犹未尽的止住。

    “……”

    雨,一直在下。

    四周倏地变得无比的安静。

    那被铁律制裁的少年,被暴雨冲刷着,可他心脏跳动的声音,犹如鼓槌敲打着天地。

    方浪微微歪过脑袋,看向了雨幕中伫立在马车上的三皇子李连城。

    咧嘴露出和煦的阳光笑容。

    “就这?”

    “这铁律……感觉怪舒服的。”

    ps:第三更作者菌继续写!求首订,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