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全文免费〕〔婚内燃情:名门教〕〔神针侠医陈飞宇苏〕〔男主角陈飞宇女主〕〔少年闯花都陈飞宇〕〔极品花都医仙陈飞〕〔陈飞宇苏映雪神针〕〔神医陈飞宇苏映雪〕〔逍遥仙医闯都市陈〕〔一念情深〕〔一念情深〕〔美女导师爱上我〕〔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步步宠婚:替嫁娇〕〔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柯南之我真不是内〕〔偏执王爷的圣手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八十四章 ? 看来,该努力了【第四更!求订阅!】
    巍峨古老的长安城,就像是一头在墨色中沉睡的巨龙,散发着威压,让人心生敬畏与仰望。

    方浪从下剑后,看到了长安城前等候他的姜灵珑,魏胜等人,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竟是莫名的有种前世被人接机的感觉。

    雨淅淅沥沥的落下,落在烟雾长安中,像是凝成了一幅精致的工笔山水画。

    方浪心情很激动,终于见到老姜了,终于又可以榨老姜了!

    老姜可是他羁绊对象中的大头,趁着殿试在即,正好多榨一榨,看看能否在殿试中更上一层楼。

    这下好了,所有羁绊对象都相聚于长安。

    榨,好好的榨!

    方浪眼眸闪烁着精光,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和煦。

    倪雯,柳不白两人亦是落下,倪雯有些小心翼翼和胆怯,柳不白倒是昂扬着头,看着带着面纱的姜灵珑,笑道:“姜裴姑娘,你也在啊。”

    柳不白毕竟和方浪他们一起参加过问剑大比,所以,也算是熟悉。

    朝小剑和温庭亦是浮现。

    温庭看向跃下马车车顶,戴着斗笠的裴寥,微微一怔,随后点了点头。

    “好久不见。”

    温庭道。

    裴寥那张精致的让女人都嫉妒的面容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漠然的点了点头,随后视线落在了方浪的身上。

    “拔了莲生剑的那个方浪?”

    裴寥开口,声音充满了磁性。

    方浪觉得眼前这人很酷,那是一种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酷意。

    “刚才那铁律红箭是朝你而去?”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裴寥有些不确定,但是他在方浪的身上闻到了血腥的味道,那是沾染了皇族血统的味道。

    不过,方浪尚未开口,温庭便大步上前,抬起手,便朝着裴寥揽了过来。

    “老裴啊,咱们借一步说话。”

    裴寥蹙着好看的眉头,手中皮质刀鞘顶在温庭的胸口,但却被温庭熟稔无比的滑溜躲过,随后揽住裴寥的肩膀。

    裴寥的瞳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紧缩,嗓音提高了八度。

    “温庭!放开你的脏手!”

    ……

    ……

    马车内,气氛倒是有几分火热。

    车轱辘转动,碾碎满地积水的声音,十分的动听。

    方浪一路上,在马车中不住的与姜灵珑探讨着或深或浅的与剑术有关的知识。

    老姜带着面纱,倒是也没有拒绝,和方浪聊着。

    聊着聊着老姜眼眸眯成月牙,方浪提及的一些剑术问题,让她亦是有所收获,听着窗外雨滴的声音,与方浪在马车内无拘无束探讨修行的问题,这种感觉……很美好。

    “叮!宿主与羁绊对象姜灵珑进行有关修行的深度交流,触发修行被动,获得奖励”

    爆了!

    这就爆了,还是深度交流!

    不愧是好榨的老姜!

    方浪心中欣喜不已。

    姜灵珑带着方浪,倪雯和柳不白三人直往武王府,温庭亦是寄住在武王府,毕竟,武王府占地极广,也不差那么几个房间。

    最主要是,方浪若是住在长安驿站中,尽管三皇子不敢在长安中下杀手,但是,却可以穷尽些手段,扰的方浪无法好好的修行,影响即将到来的殿试。

    并且,有武王府这块招牌,也能替方浪挡下不少来自金榜前五百名的挑战,省去不少麻烦。

    夜渐深,姜灵珑安排方浪等人住下后,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而刚回院子,王妃裴氏便一首提拉着裙摆,一手握着油纸伞,垫着脚尖,小跑了过来。

    “灵儿啊,那个小方没事吧?”

    “听说他住咱府了?娘可以去瞧一瞧吗?”

    “能写出‘不破楼兰终不还’,让娘看看是不是跟你爹一样霸气。”

    王妃裴氏好奇道,顺便还往姜灵珑身后伸长脖子瞅了瞅,看看有没有方浪的身影。

    姜灵珑抿了抿唇角,就这么撑着油纸伞,安静的看着自己娘亲。

    王妃裴氏美艳的脸上,笑容开始逐渐消失,期待开始飞速退去,像是个鹌鹑似的缩起了脖子。

    “哎呀。”

    “秋风秋雨愁煞人,娘亲的脑袋有点疼。”

    “先回去休息啦。”

    王妃裴氏兰花指轻微抚额,随后带着婢女,迈着小碎步出了灵珑小院。

    姜灵珑无语的翻了个好看的白眼。

    ……

    ……

    武王府小院内。

    烛火悠悠。

    方浪盘膝在床上,吐出一口浊气。

    他揉了揉眉心,铁律红箭破碎所逸散的灵念力量,太补了,让方浪的灵念一下子飙升到了三段术师水平,使得他现在脑子很疼。

    那股硬塞进来的感觉,让他也很无奈。

    他闭目,脑海中思索着刚刚榨老姜所得到的术法,冰弓术。

    “将通过灵念记忆及精神传输辅助获得,从因果层面解决术法的真实性,请宿主放心修行。”

    冰弓术的信息疯狂的涌入脑海。

    方浪眼前,不由浮现出一副独特的画面。

    ……

    小雪悠悠。

    少年伫立在雪地,双手垂落,五指悬于空中,当一片雪花飘落在少年的指尖,少年悍然睁眼。

    五指连动,灵念波动传开,无数的雪花似是被玄奇的力量所牵引,在少年手掌中汇聚成了一把雪弓。

    以灵念为弦,以白雪塑弓!

    少年一手握弓,一手拈住一片雪,骤然拉扯,雪花变冰箭。

    弯弓,射箭。

    一片片雪花被洞穿,串成一片。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

    方浪睁开眼,烛火烧燃过半,蜡油满溢。

    收获了一种术法,方浪倒是感觉脑海中鼓胀的灵念舒缓了许多,感觉倒是不错。

    等待三天后,的冷却结束,或许……又可以找机会偷偷捅一次三皇子?

    这每三天来一次,或许方浪可以赶在殿试前冲到术修三品术导师境?半年后成为四品法域?走向人生巅峰?

    不过,方浪也只是想想罢了,三皇子的修为绝对不弱,之所以被他捅了,那是因为太华前辈的一缕灵念斩断了他那血脉联系,让他身躯陷入僵直,他方浪才找到的机会。

    若是大大咧咧的去捅三皇子,怕是会被活生生打死。

    还是慢慢找机会吧。

    稳住,别浪!

    方浪甩开了这个诱惑性极强的想法。

    就在他打算继续稳固修为的时候。

    门外出现一道黑影。

    “聊聊?”

    冷酷的声音飘来。

    方浪一怔,起身打开了门户,便见到老姜的那位小舅,冷着精致的脸,屹立门口。

    “裴大人。”

    方浪作揖。

    裴寥抱着皮质长刀,冷酷的点了点头,随后踏入了屋内。

    “听说在秋岭妖阙猎场,太华宗主的一缕灵念自莲生剑中出现?”裴寥问道。

    方浪点了点头,粗略的描述了一下情况。

    裴寥听完精致的脸上难得浮现一抹激动,许久,眼眸中闪过一抹黯然,摇了摇头。

    “太华宗主算我半个师父,你拿了莲生,在长安,我罩你。”

    裴寥道。

    方浪一愣,看了一眼那藏在皮质刀鞘中的长刀,再看看裴寥。

    裴寥却是酷酷道:“我若习剑,那就不是半个弟子了。”

    数完抓起摆在桌上的皮刀就打算离去。

    方浪嘴角一抽,你说话好酷。

    不过,总感觉这半个弟子,你自封的吧?

    “裴大人,我其实有些好奇。”

    方浪深吸一口气,将这一夜的遭遇,满腔的疑惑,都询问了出来。

    “说。”

    裴寥止步,言简意赅。

    方浪无言,你这性格和名字可真不匹配。

    “我好歹也算是武金榜第一,三皇子如此大张旗鼓的动我,难道唐皇都没点反应吗?”

    方浪问道。

    他很好奇,秋岭妖阙距离长安不过三百里,可以简单的说是在皇帝脚下。

    三皇子这般肆无忌惮的出手对付他一个即将殿试的武金榜第一,不会寒了世间学子的心吗?

    裴寥一怔,许久眼眸波动,将皮刀重新放回了桌上。

    冷酷着脸,徐徐开口,为其解释。

    ……

    ……

    夜色浓郁的像是散不尽的浓墨。

    马车车轮碾碎满地的秋雨痕迹,晕散开涟漪。

    吕太玄从车厢内走下,扒开腰间葫芦,灌了一口酒,朝着笼罩在夜色中的皇宫走去。

    皇城入口。

    一道人影徐徐行走而出,精致的官袍,哪怕在黑暗中,都难掩其光辉。

    李浦一撑着伞,徐徐迈步,雨珠拍落在伞面,渐散成浓雾。

    吕太玄一边饮酒,一边摇摇晃晃的行走而来,与李浦一,并肩。

    两人相继止步。

    雨水落下的声音,似乎都消失了。

    只剩二人的对话声。

    “右相啊,你既然选择站位三皇子,那就该好好辅佐,殿试在即,在圣皇脚下,三皇子出手杀武榜魁首这等事,还是太过放肆了些,圣皇虽老……可依然犹在。”

    吕太玄道。

    “吕相,您着相了。”李浦一淡淡道:“这是个修行人的世界,万般皆下品,唯有修行高。”

    “三皇子固然有错,但只因他性格刚直,况且,不到八品,入不得圣皇之眼。”

    “李家的铁律只要一天不倒,这大唐天下的九品以下就皆会安安分分,因为唯有铁律才是他们超脱的希望……”

    “而圣皇……掌握着全天下修行人的希望。”

    “少了一个武金榜魁首,还有千千万万个金榜魁首。”

    雨珠落在积水中的叮咚声响彻不绝。

    吕太玄沉默的喝了口酒,李浦一的话,如云后一记惊雷,撕裂了大唐天下修行界上空的浓云。

    笑了笑,吕太玄摇了摇头:“说的也是,要让圣皇为其出头,仅仅只是个武金榜魁首的确不够……”

    李浦一笑了笑:“吕相说的对,金榜魁首的确不够,若是能成个状元,才有与圣皇说话的资格。”

    “这个天下,是李家的天下,三皇子……毕竟是圣皇的血脉。”

    “尽管有万般过错,但宽容度总是高的,铁律对其亦是仁慈的。”

    “那小家伙若有委屈,也得先成个状元再说。”

    “不过,他成不了状元。”

    李浦一撑着伞,掸了掸身上的官袍,举步继续前行,与吕太玄错身而过。

    “这个状元,吾儿拿定了。”

    “此届,乃吾儿的时代。”

    李浦一话语很平静,却又充斥着自信。

    李浦一走远。

    雨洒落满地秋意,气温越来越低。

    吕太玄喝了口酒,酒液入口,如烧刀滑喉,他捋须笑了笑。

    “嘿,李元真……”

    “感觉不太行。”

    ……

    ……

    窗外,风雨渐止

    屋内,蜡烛烧残,蜡油溢出满桌。

    裴寥走了。

    方浪则是坐在了椅子上,陷入了沉思,许久,吐出一口浊气。

    按照裴寥的说法,这个世界是修行人的世界,唐皇不仅仅是凡人的皇,更是修行人的皇,那张铁律掌控着所有修行人超脱的希望。

    所以,圣皇不是不管,而是这件事,亦或者方浪的地位,还达不到让圣皇管的程度。

    唯有拿了个科考状元,才能有与圣皇说话的资格。

    站起身,方浪盘膝回床上。

    修行人的世界,终究是看实力的,实力才是让人看重你的资本。

    而实力才是你的根本!

    方浪明白了,一切归根结底,还是他太弱,是他还不够耀眼。

    方浪闭上眼,脑海中回荡着裴寥的话。

    “那张铁律,掌控着所有修行人的希望,若有一天,你能像太华宗主那般,以剑撕开铁律所笼罩的这片大唐的天,不依靠铁律的力量跃入超脱,那你就能获得与圣皇真正对话的资格。”

    方浪睁开眼,切换了羁绊状态。

    周身,倪雯,姜灵珑,柳不白,魏胜的四道虚影浮现。

    看来,该努力了。

    “系统,使用冲段卡!”

    ps:求订阅,求月票,周一求推荐票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