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全文免费〕〔婚内燃情:名门教〕〔神针侠医陈飞宇苏〕〔男主角陈飞宇女主〕〔少年闯花都陈飞宇〕〔极品花都医仙陈飞〕〔陈飞宇苏映雪神针〕〔神医陈飞宇苏映雪〕〔逍遥仙医闯都市陈〕〔一念情深〕〔一念情深〕〔美女导师爱上我〕〔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步步宠婚:替嫁娇〕〔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柯南之我真不是内〕〔偏执王爷的圣手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八十五章 ? 圣皇脚下,殿试开启【第五更!求订阅!】
    尽管方浪早就明白这个世界,实力最为重要,但是,这一次才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这种感觉。

    他使用了从倪雯身上榨出的那张冲段卡,他要冲击六段剑师!

    在秋岭妖阙猎场中,方浪通过刷分无中生有了一大堆的灵气,将自身修为堆到了五段剑师,并且,将所需的灵气堆到了圆满。

    方浪打算尝试用冲段卡来冲击六段剑师桎梏。

    当然,方浪亦是想要尝试一下,看看冲段卡能否无视灵气向剑气的转换,直接实现突破。

    切换四羁绊状态,再度吸收了一会儿灵晶,直到丹田气旋内的灵晶彻底圆满,再也吸不下的时候,方浪使用了冲段卡。

    “叮!冲段卡已使用。”

    “祝您冲段愉快。”

    系统提示弹出。

    随后,方浪便感觉到自己鼓胀的灵气,在冲段卡使用之后,像是被戳破的泡泡,一瞬间,有股热流从丹田之内涌出。

    气旋丹田的澎湃灵气顿时被不断的压缩,压缩,最后化作了纯正的剑气徜徉在剑意种子周围。

    方浪的修为水到渠成的突破,成功踏入了六段剑师!

    张开嘴,一口浊气吐出,房间内的灵气,似有似无的涌入他的身躯。

    方浪脸上流露出了一抹笑容。

    不愧是冲段卡!

    如今的他修为是三段术师,二段武师,六段剑师……

    这多样化的修为,虽然对上老姜,魏胜等顶尖天才尚有差距,但是,差距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尚且能战。

    但也只是尚且能战,想要赢,是否能赢,方浪也说不准。

    方浪只能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不断苦修,提升竞争力。

    “使用。”

    方浪咬牙道。

    这是从柳不白身上榨出的道具卡,方浪此刻亦是使用了。

    道具卡再多,不转化为修为,那都是没用的身外之物。

    五倍锻体卡使用后,方浪有把握武道修为踏入三段武师级别。

    轰!

    方浪浑身肌肉紧缩在一起,整个人像是缩小了一圈,无尽的痛苦,无尽的肌肉撕裂感,宛若潮水,宛若天雷劈体,蔓延他身躯的每一个角落。

    低声的呜咽,在屋内传开,像是一只受伤的幼虎在舔舐着伤口。

    ……

    ……

    下了一夜的秋雨,终于停歇。

    阳光照耀着枯黄的落叶,落叶上沾染着晶莹的水滴,被映照的五光十色。

    长安的春色美,秋色更美,满树金黄的秋叶,与皇宫那琉璃瓦交映成辉,行走长街,有金黄叶落飘来,平添几许难得的诗意。

    皇城,太极宫。

    诸多官员汇聚在朝议庙堂,许久未曾举办早朝的圣皇出席了此次朝议,高坐龙椅,聆听着麾下官员们的汇报。

    宰辅吕太玄在打盹,李浦一口若悬河的诉说着接下来殿试的安排。

    大皇子,三皇子穿着整洁的蟒袍,分立于两侧,大皇子面色平和,嘴角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

    反观三皇子则是面色煞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连城。”

    忽然,议事殿内,响彻起了淡淡的声音。

    口若悬河汇报的李浦一突然噤口,三皇子猛地抬起头,出列,低头抱拳作揖。

    “儿臣在。”

    议事殿内一片死寂,大小官员的目光皆是扫视落在三皇子的身上。

    昨日所发生的事情,不少人都知晓些许。

    不知道圣皇会做出怎么样的反应。

    “从今日起,禁足府邸,户部所提供的修行资源减半,殿试结束前,不得踏出半步。”

    淡淡的声音,不含任何的情绪,轻飘飘的萦绕在大殿之内。

    这是圣皇的话语。

    此话一出,天地都仿佛在这一刻变得死寂。

    抱拳作揖的三皇子猛地抬起头,如遭雷击,眼眸中带着不可置信。

    这是……责罚?!

    父皇为何责罚他?难道是为了昨日之事?

    父皇难道识得方浪?!

    在这一刻,不仅仅是三皇子,哪怕是一项成竹在胸的大皇子,亦是眼眸微缩,看向了高座上的那道身影。

    吕太玄抽了抽鼻子,猛地惊醒,眼眸中闪烁过几许有意思的玩味之色。

    李浦一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该做的事可做,不该做的事就别做,身为皇子,心中该有一点分寸。”

    “可有谁要为他求情?”

    高座上,淡淡的声音飘出。

    三皇子派系中的几位官员,原本想要出列求情,可此刻,震怵的话都不敢说,哪里还敢求情,他们甚至在思考这背后的所传递的信息。

    方浪如今与姜家捆绑,三皇子与武王之间,难道圣皇选的是武王?

    圣皇的话是认真的,君无戏言。

    三皇子李连城嘴唇哆嗦了下,最终,跪伏于龙椅之下。

    “儿臣……遵旨。”

    一旁的大皇子神色思索,不由的想到了什么,之前蕴灵塔被洛江书院申请下来,似乎发生了些小插曲,传闻方浪踏足第七层,得到了蕴灵塔的通报祝贺。

    或许,这便是父皇今日开口惩罚李连城的原因?

    大皇子李天麟目光闪烁,方浪此子,哪怕非是状元,也值得重视下了。

    大殿内沉寂了许久。

    李浦一躬身走出,恭谨道:“陛下,关于‘节度使制度’的具体决策……”

    “科考试的那篇策论挺有意思。”

    “此事等殿试结束后再说。”

    李浦一刚说完,唐皇便平淡的与以了回应。

    这话语,更是让朝堂中诸多大臣都是噤若寒蝉,感觉有一阵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李浦一眸光一缩,吐出一口浊气:“喏。”

    这一场早朝,乃是大唐数年来,最为风云动荡的一次。

    虽然朝议上未提及其名字。

    但所有人都知道,导致这次朝议风云动荡的主角,便是那刚从洛江小城而来,连状元都未曾是的青衣少年。

    ……

    ……

    朝堂上的事情方浪并不知晓,圣皇的处置,他哪怕知晓了也不在意。

    他走出了房间,在武王府的院落内,欣赏着秋景,清新的空气,让他一夜苦修的疲惫都扫空了许多。

    五倍锻体卡的使用,让他万分痛苦,但效果是显著的,感受着肉身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方浪很满足。

    这或许就是修行的魅力,那种实力缓慢提升的感觉,让人很满足很陶醉。

    倪雯和柳不白也皆是走出了房间,有婢女前来带着三人往大厅吃早餐。

    吃过武王府准备的早餐后,姜灵珑戴着面纱,命老赵备了马车,朝着礼部宫阙方向而去。

    金榜前五百的考生入长安参加殿试,需要到礼部报备,否则会取消资格。

    所以一行人早早便赶赴往礼部。

    因为参加殿试的考生只有金榜前五百,所以,礼部宫阙前,并未像科考时的贡院那般熙熙攘攘。

    行人零散,倒是显得颇为空旷。

    马车停在礼部宫阙前,查明了身份后,礼部官员亲自带着方浪等人进入了宫阙之内,进行登记报备。

    一位礼部官员,穿着官袍,手持毛笔,低着头。

    “所属书院?”

    “洛江书院。”

    “名字?”

    “方浪。”

    嗯?

    当方浪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后,执笔的官员顿住,抬起头,看了方浪一眼,眼眸间神色颇为惊喜,当初方浪的卷子就是他审评的!

    “你那首诗写的不错……”

    “你那篇策论答的更不错。”

    执笔的官员朝着方浪露出了欣赏的笑容。

    接下来的报备程序,官员倒是变得有些热情了许多,哪怕是对待姜灵珑都没有如此热情。

    甚至方浪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这位负责报备的官员更是亲自迎送到礼部宫阙门口。

    待到方浪身形消失后,礼部官员才是满脸柔和和赞许。

    “不愧是能写出‘不破楼兰终不还’这等诗句的洛江才子。”

    “果然一副状元之姿!”

    这位官员见到了方浪,心头一阵满足。

    “殿试在即,如今各大赌坊也开始设立赌局,这一届的科考殿试,出奇的热闹!”

    “姜灵珑,李元真,吕泽,洛阳,魏胜……这都是根骨超绝的妖孽天才!”

    “方浪虽然拿下了武金榜第一,但是在各大赌坊的赌注赔率中,与那些第一阶梯的天才还是有所差距,赔率极高。”

    “但我偏偏就觉得方浪能夺状元之位!”

    官员笑眯眯的看着方浪消失的背影,他押注方浪,无关乎赔率,就单纯的只是对这小城中走出的少年的欣赏。

    ……

    ……

    长安的深秋开始变得嘈杂和热闹。

    殿试即将开启,各大宗门的强者相继赶赴而至,如百川汇入海,齐聚帝京。

    曾经难得一见的大修行人,皆是可在长安寻得面容,例如计缘观、观佛海、仙武塔、剑蜀宗等大唐天下十大宗门一等一的大宗门高手,皆是现了影踪。

    还有许许多多顶尖的二流宗门高手也皆是赶赴而来,为了争取殿试中的人才。

    至于如大雁迁徙而至般的密密麻麻的江湖客,他们大多还是为了来看个热闹,搏一把长安各大赌坊所设立的赌局。

    没准就赢个富贵身家,后半生无忧的修行资源呢?

    因而,长安变得无比的热闹,几乎所有驿站、客栈都处于满员状态。

    各大酒楼的生意火爆无比,甚至连教坊司都灯火通明,花船夜夜点亮。

    大家都在等待殿试的开启,等待这一届的状元会花落谁家。

    武王府。

    方浪这些时日皆是呆在王府之内,哪里都没有去。

    因为秋岭妖阙的事情,许多金榜前五百的考生都放弃了挑战方浪,当然,也有一些不信邪的考生特意来武王府寻他,欲要挑战他,但是都被姜灵珑给挡了回去。

    他们有挑战的权利,方浪亦是有拒绝的权利。

    老姜戴着面纱伫立门口,来挑战的考生被她那冷若冰霜的眼神给盯的头皮发麻,不得不转身狼狈离去。

    一来二去的,呆在武王府中的方浪倒是得了一份难得的清净。

    这段时间,方浪很想找机会与老姜进行与修行有关的深度交流,可惜老姜平日里都见不得人,唯有就餐的时候会露个面,在吃饭的时候,方浪也不好进行或深或浅的修行交流。

    而倪雯和柳不白也都全力的在闭关冲刺,亦是不好交流。

    方浪竟是莫名产生一种孤家寡人的孤独感。

    他倒是有些怀念老方了,这个时候,老方应该会给他端来一碗馄饨安慰他。

    罢了,那就还是修行吧!

    所以,方浪也进入闭关状态,开始疯狂的炼化灵晶。

    殿试的前一天,方浪结束的闭关,顺便收到了一封来自洛江的信,老方给他写的信。

    信中提及,让方浪放轻松,好好备考殿试,又唠叨了一些衣服要穿好,要吃饱的琐碎事情后,最后才提及,让方浪不要有压力,老生常谈的说,方浪若是实在考不上,家里那些良田,酒楼,坊市什么的都给他准备着。

    方浪好烦,刚积蓄的压力,差点被老方给破防了。

    老方总是想要腐蚀他的意志!

    想了想,方浪没有回信,拿到状元就是给老方最好的回信。

    这期间,温庭送来了一份帖子,帖子里记载着的是这一次殿试前三的有力竞争者信息,包括一些修为,年龄,喜好什么的,温庭都记录的非常的详细,让方浪有所准备。

    ……

    ……

    翌日,天晴。

    秋高气爽。

    “噹——”

    长安城外的古刹敲响了悠远的钟声。

    武王府的两辆马车早早就备好,姜灵珑,倪雯一辆,方浪和柳不白一辆,两辆马车顺着朱雀街的青石道,一路朝着大唐天下的皇宫方向而去。

    深秋的朝阳扬洒在大地,似是铺砌出一条蔓延至皇城的金毯。

    街道两旁,有看热闹的民众,亦有攥着押注单的赌徒,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热火朝天。

    马车内,姜灵珑戴着面纱,静若处子,倪雯紧张的攥着拳头,心中不住的给自己打气。

    方浪掀开车厢帘布,望着跃出地平线的朝阳,眸光似火。

    柳不白则是撑着下巴,摩挲着剑,一脸深邃,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自信。

    此次殿试……他绝不躺赢!

    “噹——”

    皇城内,古钟响。

    诸多考生于朱雀门外下马车,迎着初升的朝阳,徒步行走向巍峨皇城。

    圣皇脚下,殿试开启。

    ps:保底第五更到,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