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全文免费〕〔婚内燃情:名门教〕〔神针侠医陈飞宇苏〕〔男主角陈飞宇女主〕〔少年闯花都陈飞宇〕〔极品花都医仙陈飞〕〔陈飞宇苏映雪神针〕〔神医陈飞宇苏映雪〕〔逍遥仙医闯都市陈〕〔一念情深〕〔一念情深〕〔美女导师爱上我〕〔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步步宠婚:替嫁娇〕〔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柯南之我真不是内〕〔偏执王爷的圣手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八十六章 ? 随手拈下一片叶【第六更!求月票!】
    大唐历二百七十六年,秋末。

    今日大朝殿试,是今年入冬前最后一次盛大的狂欢和盛世。

    大唐天下三千书院,数以万计的学子,都在关注着这一场盛会的结果和榜名。

    大唐皇宫,巍峨壮丽,朱红的城墙连绵无际,直至白玉地平线的尽头,最后消弭无踪。

    朱雀街的尽头,是大唐皇宫的朱雀门,城楼之上,飞檐高悬,琉璃瓦映照着初升朝阳的光辉,让每一位学子的面容都熠熠生辉,充斥着朝气。

    朱雀门前,一队又一队甲胄森严的御林军步履坚定,腰间挎刀,眸光锋锐如神锋箭矢,令人不敢直视。

    城楼上,亦是有披着甲胄的森严侍卫,横刀立马,目视前方。

    尚未靠近皇宫,就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冲击,每一位学子皆是噤然,不敢高声语。

    穿过朱雀门,在往前便是皇城前的一片广阔广场,皆是玉石铺就的地砖,白皙的像是下了一场初冬的小雪。

    广场的尽头是白玉悬梯,悬梯中央则是雕着五爪龙图的白玉丹墀,一个个术阵在丹墀周围酝酿,龙图中的神龙仿佛要活过来似的,飞扑而出,钻入云层,施云布雨。

    太极宫便高立于那白玉丹墀之后,术阵衬托之下,宛若一座仙宫于穹云中若隐若现。

    庄严肃穆。

    这是整个大唐天下权力的中心。

    此时此刻,这个可以容纳数万人的辽阔广场之上,早已经施施然的布满了许多人影。

    御林军呈长蛇分布,将广场隔开。

    有的民众以及一些江湖客被允许入内,但却也只能分立于两侧,翘首以望。

    临近白玉丹墀,以及白玉悬梯的位置,乃大唐的皇子,诸多藩王,各地的王侯、爵爷,地位尊崇,肃穆而望。

    稍稍往下,便是大唐天下名声远扬的十大宗门的宗主,朝小剑一席白衣,敞胸露肚,白发白眉,抱着把布满裂纹的青钢剑,伫立其中,显得放荡不羁。

    剑蜀宗原本在十大宗门中排第一,但是,自从轩辕太华失踪于妖魔天下后,剑蜀宗的排名已经跌落到第十,若非朝小剑苦苦撑着,怕是早已跌落十大之名。

    祥云开紫禁!

    琉璃屋顶映照璀璨光辉,往两侧如流水倾斜而下。

    朱雀门前,下了马车的诸多考生学子,有的一席白衫,有的一席华服徒步而行,心潮澎湃的朝着广场行走而来。

    当他们踏足白玉砖石的刹那,仿佛感受到了整座大唐天下的心跳声!

    方浪一席青衣,在五百位学子考生中,并不显眼。

    他背负着剑匣,匣中藏莲生与黑曜二剑,在朱雀门的末端,御道之前站定。

    这儿,礼部官员及诸多宫中太监,安静伫立,等待着他们。

    每一位考生都要经过报备名册的点名和确认,方可踏入御道之内的备考区。

    姜灵珑戴着面纱,穿着练功服,将玲珑有致的身躯衬托而出,她如星辰般的眸子扫了方浪一眼,随后弯成了月牙。

    “方浪,踏足御道,接下来……我们是对手。”

    姜灵珑声音轻灵,笑着说道。

    她眼眸中闪过几抹追忆,看着站在她眼前的青衣少年有些恍惚,不知不觉,当初在千翡阁中,倔强而立的少年,竟是与她站在了同一个高度。

    天下间的许多事,还真的是奇妙。

    方浪闻言,不由和煦一笑:“千万别放水,请全力以赴,让我试试老姜你的深浅。”

    放水了不算修行交流,不触犯被动,那不是血亏!

    姜灵珑闻言,顿时一愕。

    随后莞尔一笑。

    又来,老姜?

    随后,姜灵珑转身朝着御道行去,一位女性礼部官员的搜检后,便放任姜灵珑踏入御道备考区。

    “好一句虎狼之词。”

    就在方浪举步欲要入御道时,他的身边传来了鼓掌声。

    却见一位手持折扇的风流倜傥到极致的男子,望着他,笑靥如花。

    “小生西门羡仙,终有幸见得武金榜魁首。”

    “不知殿试之后浪兄可有空,小生可陪浪兄去长安城的教坊司坐一坐,十二座花魁小院,浪兄随便挑,不用钱,你我谈诗论道,岂不潇洒?”

    西门羡仙笑道。

    方浪闻言不由咂舌,这位就是那长安中极其出名的白嫖才子西门官人?

    好家伙!

    果然有那味儿!

    白嫖出了霸气感!

    “白嫖……不好。”

    “吾辈,不白嫖。”方浪看着西门羡仙,露出了和煦的笑容。

    随后,青衣飞扬,朝着御道大踏步而去。

    西门羡仙愣住了。

    哥们你关注点错了吧?!

    不过,西门羡仙望着方浪的背影,亦是流露出一抹笑容。

    此人,有趣。

    方浪经过礼部官员的检查后,踏入了御道,御道备考区,五百位学子皆是站在各自的铭牌之下,等待着殿试的开始。

    方浪在人群中看到了魏胜,朝着他露出了一抹灿烂笑容。

    魏胜则是尴尬的点了点头,咱们很熟吗?

    虽然你给的多,但是……我帮你战了李元真一场,都还清了啊。

    “噹——”

    皇宫深处的古老钟声被老迈的宦官敲响。

    钟声传荡而出,让朝阳下颇有几分纷闹的广场逐渐安静了下来。

    民众、江湖客皆是转身,朝着太极宫方向。

    武百官,皇子藩王,还有十大宗门的宗主以及各大二流宗门的宗主,亦是从椅子上起身,面朝太极宫方向。

    “圣皇驾到——”

    一声尖锐的公鸭嗓,圣皇身边那位位高权重的大宦官单单凭借自己的嗓音,没有动用丝毫的灵念,劲气,将这句话传遍了整个广场。

    一股无形的威压扩散。

    无数御林军跪伏,民众,江湖客尽皆跪伏,武百官跪伏,考生跪伏……

    二流宗门宗主纷纷跪伏……

    刷的一声,仿佛整个天下都跪伏了下来。

    白玉广场中,只剩下十大宗门的宗主,以及备考区中一席青衣,像是翠竹一般的伫立着。

    威压临近方浪身躯,方浪心头有一股跪伏的冲动,但是这股感觉,跟在蕴灵塔中差不多,当初在蕴灵塔内,他靠着意志力抗下了威压,如今,似乎扛下这威压变得更轻松。

    太极宫内。

    龙椅之上,一双深邃的眼眸,仿佛越过了时空,越过了万里山河,落在了方浪的身上。

    只要稍稍用劲,就能压趴这个傲立的少年,不过,他没有。

    那位地位崇高的大太监,顿时瞪眼,看着见圣皇而不跪的方浪,便欲要开口呵斥。

    然而,圣皇抬手,让这位太监卡住了声音。

    气氛蓦地变得有几分诡异。

    十大宗门的宗主眸光怪异扫来,朝小剑的目光亦是混在其中。

    这就……混到和他们一个层次了?

    这小家伙不跪,唐皇居然还允许了。

    好家伙!

    方浪也坦然了,一席青衣与朝阳下的晨风中吹拂,笔挺伫立如傲竹。

    不少目光扫来,甚至有远处跪在地上的老姜目光扫来。

    尽管他心中很慌,但是表面上还是得保持淡定自若的样子。

    那位大太监望着方浪的目光有几分诡异。

    不过,圣皇都不计较,他若是去斤斤计较那就是僭越之举。

    摊开圣旨,大太监徐徐宣读,宣读的是此次殿试的规则,萦绕在广场和大殿之中。

    “奉圣皇之令,此届科考殿试分二场。”

    “第一场,由十大宗门宗主出题,过五关者方可进入殿试第二场,角逐前三甲。”

    “第二场,御前武比,修行之道,以实力称尊,武比定三甲。”

    大太监念完,整个广场都一片寂然。

    改规则了!

    此届的殿试跟往届规则不太一样。

    备考区中,许多学子神色一变,有的人眉头紧锁,有的人压力巨大,有的人如沐春风。

    十大宗门的宗主亦是微微错愕,不过,很快,便朝着太极宫方向作揖。

    “遵旨。”

    十大宗主皆是开口。

    “请。”

    十大宗主纷纷对视侧身,笑道。

    按照十大宗门的排名,各宗主分别御空飘然而出,落在了御道之上,分立十个位置。

    朝小剑代表剑蜀宗伫立在最靠近御道的前端。

    而十大宗门中排名第一的大道宗宗主立于白玉丹墀之下。

    十大宗主,大唐天下十位顶级的强者,在这一刻,与考生们面对面,压抑而恐怖的气机,宛若十尊仙神,俯瞰着他们。

    让每一位考生皆是心神颤栗。

    方浪深吸一口气,盯着那抱着一柄布满裂痕的青钢剑的朝小剑,眸光中带着几分期待。

    “噹——”

    深宫之内,再度传来一声钟响。

    当太阳升上了高空,洒下的阳光如金毯铺就着御道,伫立在太极宫的大太监顿时扯着嗓子高呼。

    “殿试,开考!”

    声音高亢,刺破穹宵,惊碎了漫天闲云。

    御道之上。

    朝小剑白衣白发白眉,洒然一笑。

    “我的考题,很简单。”

    话语落下。

    朝小剑怀中的那柄布满裂痕的青钢剑顿时飙射而出,悬浮在他的身前。

    朝小剑伸出一根手指,于其上一点。

    嗡……

    剑吟炸空,萦荡在广场的每一个角落,传入太极宫深处。

    那柄青钢剑于他的身前微微旋转悬浮,有一缕剑意自其上迸发。

    朝小剑白衣拂袖,霎时,那柄悬浮的剑,瞬间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五百!

    五百柄旋转的青钢剑悬浮,嗡吟之声连响不绝,宛若一片剑林,平铺在御道之前。

    “每一柄剑中皆蕴含吾之一缕剑意,谁能压下那一缕剑意,拔走剑,就算过关。”

    “故此考题为,叩剑问心。”

    朝小剑敞胸露肚,潇洒而笑。

    “请。”

    话语落下,备考区中皆是默然,却是无人动身。

    剑蜀宗朝小剑,一位剑术通神的九品剑修,他的一缕剑意……岂是那么好压下去的?!

    不过,每一位考生都知道,这是考题,既然是考题就有破题的可能。

    但是,人的名,树的影。

    朝小剑的名头放那儿,这一题,谁敢小觑。

    御道两侧,一位位民众以及赌徒都是激动看来,五百剑悬浮的画面,颇为震撼和冲击。

    武百官,诸多宗门强者亦是视线投射而至。

    御道之前,霎时成了万众瞩目之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然而,依旧没有人迈开步伐。

    就在一片死寂之间。

    有一声轻笑响彻。

    “既然如此,那吾就不客气,先行一步。”

    李元真笑道,这位右相之子,儒雅随和,俊逸非凡。

    轻笑间,迈出一步,儒衫飞扬,朝着那五百柄悬浮的青钢剑行走而去。

    他的身边,方浪眉毛一挑,等了这么久终于有人走了。

    所以,方浪亦是迈步跟随了上去。

    在方浪迈步的刹那,柳不白亦是扬着下巴,耍剑?这他擅长啊!

    所以,柳不白也自信无比的迈出。

    三人行,徒步于御道。

    备考区中,原本打算迈步的考生们,皆是止步,颇有几分好奇的看着同行的三人。

    李元真走的最快。

    他很快来到了一柄剑处,他伸出手,朝着那剑握去,不过,其上一股剑意爆发,瞬间将李元真给笼罩在了其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李元真眉头紧锁,驻足握剑闭目,久久难破。

    方浪和柳不白对视一眼,随后,两人面色凝重,同时迈步,两人贴着彼此的身位,各选一柄悬浮的剑。

    方浪伸出手,握住了剑柄。

    轰!

    一股澎湃的剑意自剑中迸发,方浪蹙眉,正要凝心抵御,忽然,他丹田气旋中的剑意种子,蓦地一颤,那股朝小剑的剑意,直接被囫囵吞枣似的吞噬。

    甚至,剑意种子还感觉不满足,爆发吸力,偷偷将旁边的那柄悬浮之剑的剑意给吸走七八成。

    于是。

    在万众瞩目下。

    在朝小剑僵住的笑容中。

    方浪抓住那柄剑,穿过剑林,犹如随手拈下一片林中叶。

    ps:第六更到!写的头晕脑胀,去吃个晚饭,这章是首订过4000的加更!求上个新书月票榜,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