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全文免费〕〔婚内燃情:名门教〕〔神针侠医陈飞宇苏〕〔男主角陈飞宇女主〕〔少年闯花都陈飞宇〕〔极品花都医仙陈飞〕〔陈飞宇苏映雪神针〕〔神医陈飞宇苏映雪〕〔逍遥仙医闯都市陈〕〔一念情深〕〔一念情深〕〔美女导师爱上我〕〔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亿万总裁宠妻成瘾〕〔步步宠婚:替嫁娇〕〔一世豪婿林炎柳慕〕〔柯南之我真不是内〕〔偏执王爷的圣手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八十七章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第一更,感谢‘青宁子’盟主】
    迎着从九天之上扬洒下的烈阳光辉。

    李元真作为迈出第一步的考生,顿时如巨石投入平静湖中,引起了御道两侧周围民众和赌徒们的沸腾。

    在各大赌坊中,李元真的赔率不高,但是,买定他为状元的人很多。

    此子拥有太多的光环,国子监第一天才,甚至力压姜灵珑,右相之子,此届科考第一术师……

    诸多的光环加持下,他的赔率不高,但是,买他为状元,必定是不会亏的,他就像是破土而出,稳稳生长的娇嫩枝芽,所有人都知道,他定然会成长为参天大树。

    因而,沸腾之声,甚至有欢呼之声,不绝于耳,萦绕四方。

    至于尾随而出的方浪和柳不白,直接被众人所忽视了。

    方浪还好,武榜第一,至少还有点名气,但是赔率太高,无人押注,自然也就无人关注。

    而方浪身边同行的柳不白,这玩意是谁?

    而这一切的声音,很快便在那位青衣少年,轻易从剑林之中,拈下一片叶徐徐走出的画面下,戛然而止,鸦雀无声。

    少年从容写意的从剑林中行走而出,丝滑无比的破了剑蜀宗朝小剑所布置的考题。

    一旁的李元真却还在握剑蹙眉。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方浪身边,柳不白亦是握住了剑,一股剑意冲击而来,让他感觉浑身一沉,丹田中的气旋更是一阵凝滞,似是被阻隔了稍许似的!

    柳不白脸色微微煞白!

    好像有点难破。

    难道他柳不白,除了躺赢,别无他用?

    不!

    柳不白心头有一股火。

    当这股火汹涌而起之时,足以燎原!

    给我破!

    终于,对峙之间,他感受到了这股剑意的虚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掉了一口,柳不白见机,立刻催动丹田气旋冲击而去。

    将这股虚弱的剑意给压制了下来!

    剑林之前,柳不白睁开了眼,他抓住了身前的剑,扬着下巴,带着无边的自信,迈步出剑林,紧随方浪身后!

    骄阳似乎从照耀李元真,转移照耀这二人。

    李元真还蹙着眉头,还在沉凝和酝酿,还在压制朝小剑的剑意。

    而另两人已经破题了。

    这……

    就这?!

    此届科考学子第一术师,就这?

    实在是让人有些失望。

    武百官,还有不少宗门的高手,皆是蹙眉,但是想到李元真毕竟是天才术师,在有关剑术的考题上不擅长,也情有可原。

    但周围的民众和赌徒可不管这些,不少民众发出嗟叹,更有不少赌徒捶胸顿住,险些哀嚎出声。

    他们终究还是错付了。

    御道中。

    朝小剑面色僵住,看着如沐春风般轻轻松松就走出剑林的方浪,以及跟在方浪屁股后面的柳不白。

    朝小剑忽然就有些想不通了。

    他真没有放水,在唐皇眼皮底下,他哪敢放水。

    可事实就是,方浪一点面子都不给留,仿佛他设置的考验,薄如一层膜,被方浪用根锥子给轻轻松松捅破。

    方浪很平静,一席青衣,迎着骄阳,踏行在御道坚实的白玉砖石上。

    一声嗡吟戛然而止,李元真亦是压下了剑意,握住了剑。

    他嘴角微翘起弧度,朝小剑的剑意,不过如此。

    他举步眺望,便欲迈步,步履却是僵住。

    远处,昂着下巴,高傲的像是白天鹅一般的柳不白回首瞥了李元真一眼。

    那一眼,深深的刺激到了李元真。

    虽然没有半点话语,可配合上柳不白傲然表情,李元真忽然就有些羞恼。

    方浪比他快也就罢了,这玩意是谁?为何也比他更快破了剑意?!

    御道备考区中。

    姜灵珑戴着面纱,发出了一声不含烟火气的“呵。”

    随后,少女开始迈步,朝小剑设第一道考题,诸多考生没有再等待,皆是提起步伐,走向了剑林。

    西门羡仙“啪”的一声,打开了纸伞,风流倜傥,迈步入剑林。

    魏胜憨笑一声,吕泽在西门羡仙身边,暗骂一句骚包,随后便一同踏入剑林。

    入了剑林中的考生,基本上全部都和李元真一般闭目陷入了对剑意的对抗中。

    没有再出现方浪这种压制剑意轻松写意如拈一片叶的怪胎。

    朝小剑松了一口气。

    果然,不是他有问题,是方浪有问题。

    随着时间的流逝。

    剑林中,有的考生成功压制了剑意,握住了剑,踏出剑林,继续殿试征程。

    有的则是咳血倒退面色煞白,遗憾而不甘的倒在殿试第一道考题前。

    ……

    ……

    御道上,三人同行。

    方浪和柳不白并肩走在前面,李元真则是落后一步,跟在二人身后。

    他儒雅的面容上,笑容有几分僵硬。

    李元真看着方浪的背影,这青衣少年便是在妖阙猎场中一人独挑长安书院和国子监数十位学子的狠人?

    甚至,还对三皇子……

    李元真眼眸闪烁着异彩,唇角微微上挑:“剑术非我擅长,接下来的破题,我必超你。”

    李元真亦是很自信,但是他的自信和柳不白那种外放的自信完全不同,而是内敛而深沉。

    其父李浦一站位三皇子,方浪背后是姜家,对于李元真而言,他不能败,不能落后,甚至必须要以俯瞰蝼蚁的姿态,将此子踩在脚下。

    一念及此,李元真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儒雅和灿烂。

    三人同行,气氛凝塑。

    御道如河,李元真与方浪,似在长河中争渡。

    ……

    剑蜀宗之后,是大唐十大宗门中排名第九的云霄宗,一个以飞剑起家的宗门,设置的考核是驾驭高难度飞剑,挑战飞剑技巧,难度不大,三人很快便通过。

    排名第八的是四环楼,以云霄宗大同小异,所以设置的考题也差不多。

    第七的宗门是元丹谷,以炼丹之术而闻名的宗门,炼丹师都是一群性格怪癖之人,所以,考题倒也奇葩,冒着冷汗吞了些丹药,抗住药性后,方浪和李元真相继通过,柳不白艰难跟随。

    而终于到排名第六的宗门所设考题,通过这一考题,就能获得进入殿试第二轮的资格。

    所以,这一关,很关键!

    这一关的宗门方浪很熟悉,乃是方浪经常去消费的千翡阁。

    千翡阁的宗主,是一位身材火爆,面容妩媚而绝美的女人,女人穿着紧身长裙,开叉至大腿根,大腿的白皙在布料轻滑之间,若隐若现,惹人遐想,只是立于前方,就美艳的让人血脉喷张。

    看到这女人,倒是让方浪想起了千翡阁洛江分阁的余管事,一样的妩媚。

    女人看到方浪,柳不白和李元真前来,妩媚一笑,抬起手,纤细白嫩的手指上套着一个精致至极的银色空间戒指。

    “千翡阁的考题,也不难。”

    随后,女人摘下了戒指,轻轻一挥。

    霎时,那枚戒指一化二,不断的盘旋变大,化作两扇相隔数丈的门户。

    “从这头,到那头,走出……便算破题。”

    女人纤细手指轻点,巧笑倩兮,道。

    高台之上,大皇子视线落在了御道上,在他的不远处,则是吕太玄,李浦一等朝臣。

    “千翡阁擅长空间术法,此考题,便是以空间术法为根基的考验。”

    有大臣分析道。

    周围不少人应和点头。

    “空间术法,那也是术法,元真作为李相之子,乃此届科考术法第一人,必然会轻松破题。”

    “对,剑术非元真所擅长,但术法之道,元真必然为当之无愧的魁首。”

    “虎父无犬子,李相放心吧。”

    一位位朝堂官员笑着对李相说道,有的是恭维,有人是真的很看好李元真。

    李浦一脸上挂着笑容,微微颔首,一一回应。

    吕太玄似是嗤笑了声,又开始昏昏欲睡,没酒喝人都不清醒了,总是困的不行。

    ……

    ……

    长安城,不再笼罩于烟雨之内。

    在骄阳霞光的照耀下,光彩耀眼而夺目。

    朱雀街的古道上。

    余潇今日穿着遮掩住身材的千翡阁制式长袍,行走在古道上,朝着皇城方向行走而去。

    她从洛江城赶赴到长安,为的就是一个人。

    自从上次时光回溯,观看了方浪试飞飞剑时候所改良的阵法后,余管事就一直想要找个机会去方浪那儿求阵。

    本来,她想要等方浪科考结束后再去联系,结果,科考刚结束,她登门拜访方府,却是被方北河告知,方浪早已经离开了洛江城前往长安,正在进行殿试前的特训。

    这一听,她顿时慌了,要知道殿试之时,长安城中可是会汇聚太多大宗门的强者,其中专门研究飞剑的四环楼和云霄宗亦是会在其中。

    一旦被四环楼抢了先,那千翡阁飞剑业务崛起的希望,就彻底被泯灭!

    因而,她特意赶赴到了长安城。

    挤入人群熙攘的朱雀门,余潇踮起脚尖,朝着御道中望去。

    ……

    ……

    这一题考空间术法么?

    方浪看着那两个仿佛形成门户的空间戒指,心头一凝,术法之道……方浪也没有太多的把握,毕竟,他的灵念纯靠铁律红箭崩散后的能量所提升,使得他的灵念太暴躁,想要精细掌控不太容易。

    所以,一时间有些踟蹰,未曾立即踏足。

    李元真亦是没有径直踏入,而是伫立在门户之前,灵念犹如小蛇一般探出,钻入其内,感知着四方。

    三人身后越来越多的人凑了过来,姜灵珑,吕泽,西门羡仙,倪雯……

    一位位天才出现在三人身后,众人又仿佛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

    “说是考空间术法,但是更多的还是考验灵念的强度和探知力。”

    李元真收回了灵念,淡淡一笑。

    门户之后,是用空间术法勾勒出的迷宫,通过这个迷宫方能抵达门户的另一端。

    比起朝小剑的考题,这个考题,李元真更加自信。

    空间术法,那也是术法一道。

    他,最擅长。

    “剑道吾或许稍逊,但比术法……十个方浪都比不得我。”

    李元真扫了一眼蹙着眉头的方浪,儒雅一笑,一摆衣袂,自信无比,大踏步入空间门户之内。

    身形隐入一片迷蒙中。

    方浪没有动,柳不白亦是没动。

    柳不白的面色很难看,毕竟,他是个纯粹的剑修,让他破术阵之道,有点内心发虚,力不从心。

    姜灵珑,魏胜,西门羡仙等人亦是相继追上,他们扫了方浪和柳不白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踏入了空间术阵内。

    许久,方浪咬了咬牙,不管了,拼了!

    方浪和柳不白相继而入,一入那空间戒指所缔造的阵法世界中,两人瞬间就迷失了。

    天地一片迷蒙,世间一片灰白。

    方浪其实也知晓,这是考验灵念强度的,需要用灵念来探索。

    以灵念探路,方浪走了很久,却是发现,自己似乎走错了一步,回到了原地。

    方浪蹙眉,若是继续用灵念探索,慢慢消磨时间,他能够走出阵法。

    但是……

    那样会很慢,方浪也不能保证,若是他在里面消磨太多时间,是否会被取消第二轮殿试资格。

    “没办法了……”

    方浪深吸一口气。

    “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反正……只要能走出去就好!”

    “术法·灵锥!”

    “叮!宿主使用术法,触发装备效果。”

    系统提示弹出。

    而方浪甚至都无需结术印,无数的灵念便汇聚成一根倒三角的尖锥,猛地朝着身前阻拦的壁障撞了上去!

    “灵锥!灵锥!”

    方浪眼眸闪烁,不断的施展灵锥,身前的阻碍壁障直接被打出大会缓慢愈合的大洞!

    但是,足够了。

    方浪钻入其中,一路上,都以瞬发的术法灵锥连续开路!

    小学生都知道的知识。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绕来绕去太慢,就一路挖掘过去!

    ……

    ……

    李元真闭着眼,潇洒儒雅,风度翩翩,儒衫飞扬的他,负着手,行走在术阵迷宫内,如鱼得水。

    他的灵念肆无忌惮的释放而出,为他探寻着前方正确的路。

    空间术阵很复杂,他从小就在经历这些考验,术阵迷宫的游戏,他十岁的时候就不玩了。

    以灵念释放,找寻到最佳的答案。

    只要他灵念所探,他脚步所踏,皆是正确答案!

    很快,他的灵念感知到了一缕光,那是出口的光!

    果然,这空间阵法,对他而言,难度太低。

    他必然会是第一个走出空间迷宫,踏出门户的考生。

    没有人能和他争。

    姜灵珑不行,西门羡仙亦是不行。

    那方浪,更不行。

    李元真自信无比,举步朝出口迈去。

    蓦地!

    他的步履僵住。

    却见出口处爆发一股剧烈的灵念波动,随后一个大洞浮现。

    方浪从中钻出,一步踏出了出口,迎着亮眼而夺目的骄阳。

    李元真就那样僵在原地,看着强行插道的方浪。

    他抬起手捂了捂胸口。

    他心态……有点崩。

    ps:四千字大章,今天继续嗨起来,求月票,求推荐票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