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战少,夫人来求婚了〕〔我真是女明星〕〔宋成祖〕〔上门狂婿〕〔战神医婿〕〔唐朝贵公子〕〔我的白富美老婆〕〔前方高能〕〔仙尊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八十九章 ? 挑上天,又砸落地【第三更!求月票!】
    深秋的长安城,格外的美艳,许多树叶褪去了碧绿,染上了秋黄,像是悬挂了满树的金叶,绚烂而夺目。

    正午骄阳似火,自九天之上投放着无尽的热情,普照着整个人间。

    皇城,深宫宫阙。

    一座封闭的宫墙之后,有满树金叶的枝丫探出,在微微徐过的正午秋风中发出叶叶摩挲的哗啦声响,有座小院立于宫墙之后,院门口,一位位身穿甲胄的挎刀禁卫把守着,任何人皆是不得出入。

    院内有庭院花园,流觞曲水,水榭亭台,花团锦簇间有池塘碧波荡漾,碧水之下有锦鲤在游荡着,时不时甩尾,泛起一圈圈涟漪。

    一点点鱼饵洒下,平静的池塘霎时像是沸腾,无数的平和锦鲤突然就疯狂的争夺着鱼饵。

    三皇子李连城穿着简单的素白单衣长衫,发丝未曾梳理,额前垂落零散的几缕丝发。

    他的身后,一位蓝衣小太监正躬身在转述着太极宫前广场所进行的殿试。

    被禁足在宫阙内的三皇子没有资格前往殿试。

    “杀林云的是你。”

    “一篇策问惊动朝野上下,反对‘节度使制度’的也是你。”

    “捅吾三剑的……亦是你。”

    三皇子盯着池塘中的锦鲤,嘴角流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

    细细数来,竟是有如此多的间隙。

    特别是第二条,方浪那篇章,影响到他在朝野中的布局。

    异族分纯血与罪血,其中大唐朝廷中有不少纯血异族于镇压着边塞妖阙,而三皇子的派系中,大多数支持者便是这些异族将领。

    他之所以亲自去往秋岭妖阙,很大的一个目的,便是因为这一篇章。

    若是让方浪得了状元之位,得父皇亲自召见,问政这篇章,李连城的很多布局,必然要被颠覆。

    他摸不透那位高高在上,宛若仙神的父皇的想法。

    甚至,他分不清这一次的禁足,到底是因为他出手对付方浪,还是因为他所主导的节度使制度。

    “启禀殿下,殿试已经进行到第二场,共有八十位考生晋级第二轮。”

    “圣前武比抽签结束,第一场为……李元真战方浪。”

    蓝衣小太监念着传来的信件,道。

    话语刚落。

    小太监便感觉到一阵窒息,深秋的微凉空气似乎骤然凝固,却见三皇子扭过头,死死的盯着他,眼眸之中,闪烁着冷酷。

    “你说……第一场,谁对谁?”

    三皇子李连城,道。

    小太监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三皇子没有理会他,抬起头,看向了太极宫的方向,嘴角逐渐的咧开。

    “你是……故意的吗?我亲爱的父皇。”

    ……

    ……

    太极宫前,一阵哗然,喧哗之声,仿佛要冲破天日,将在大唐上空展翅而飞的大雁都给震下。

    圣前武比第一战,居然便是武金榜第一的方浪,对上在长安城中名声显赫的右相之子李元真。

    谁都没有想到,武比第一战,开场就如此的劲爆!

    简直像是故意安排好的一样。

    但是,这个签是圣皇抽的,哪怕所有人都觉得是故意安排,可所有人都不可能会说出口。

    底下,大皇子眉头一挑,嘴角翘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李浦一神色凝重和严肃到极致,许久,紧蹙的眉头才是松开,恢复了淡然。

    第一战便要分出个胜负?

    那便分吧。

    反正是迟早要比,第一战与最后一战,又有何分别?

    各大宗门的宗主好奇望着,周围民众和赌徒们状若疯狂,只是第一战的名单,便掀起了他们的兴奋。

    ……

    ……

    一对一而战,战而胜之,铭牌将会完好无损,若是败,铭牌上便会浮现一道裂纹,但铭牌未碎,便还有继续战下去的机会,但是,失去了冲击状元的资格。

    这大抵便是这殿试最后一场,圣前武比的规则。

    所以,不管是第一战,还是最后一战,其实都没有差,终究会遇上。

    李元真看到自己第一位出战,那原本被术阵迷宫给纷扰的心神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纠结那么多作甚?

    只要他胜了方浪,一切纷纷扰扰都将烟消云散,满心的纠结都将斩个七零八落。

    “国子监李元真,登擂。”

    大太监一甩拂尘,尖声开口。

    “喏。”

    李元真朝着太极宫作揖拱手。

    随后转身,从诸多考生当最后一步踏出,朝着那白玉丹墀之下的须弥座承托之上的擂台行走而去。

    擂台极为宽广,足以容纳的下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李元真登上擂台,驻足其上,垂首而立,眼帘为垂。

    “洛江书院方浪,登擂。”

    “喏。”

    方浪亦是应允作揖,背负着黄梨木剑匣,转身朝着擂台走去。

    姜灵珑,柳不白还有倪雯等人的眼神纷纷落在他的身上,给予着鼓励。

    方浪笑了笑,登临擂台,与李元真相对而站。

    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就被秋风吹来的流云给遮蔽的暗了下来,平添了几许肃杀。

    整个太极宫和广场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尽管大家都对这一场很可能是状元之争比试的提前到来很惊愕和难以平静,但是当比试真的开始,不平静,也得平静。

    所有人都注视着擂台。

    包括太极宫中那位高高在上的圣皇。

    ……

    ……

    “咚咚咚——”

    振奋而动耳的金鼓敲响。

    意味着比斗的开始。

    但是,擂台上没有动静,只有秋风卷来不知名的秋叶在打着转。

    李元真看着方浪,面色很平静,他很儒雅,亦很自信。

    “三殿下让我一定要赢下你。”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科考策问上的那篇章引起了多大的反响,你以微末的身躯,以一篇寥寥笔影响了大唐的一场滔滔大势,你这样的人……不能拿状元。”

    李元真一席儒衫,摇了摇头,说道。

    方浪一怔,科考策问的那篇章么?

    一切都是因为那篇章,所以三皇子才会特意来搞他?

    方浪忽然觉得可笑至极。

    节度使制度……他虽未亲身经历过,但是,从种种迹象表明,大唐天下若是施行这制度,很大的可能,会重蹈前世的覆辙。

    尽管大唐的圣皇看上去似乎是一位强大无比,手眼通天的绝世强者。

    但是,方浪更相信历史及命运的洪流,足以碾碎一切。

    除非……唐皇是仙,是神,足以扭转一切。

    可他不是,他也是个人。

    方浪笑了起来,笑声低沉,萦绕在擂台之上,他抬起头,看着李元真。

    “你们这种人,真可笑,跟强盗一样……拿捏着自己的那份理与逻辑。”

    “那我说……”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所以……请你去死。”

    “你去死吗?”

    “你敢死吗?”

    “你敢吗?!”

    方浪连续三问。

    声音激荡在擂台上,他的那前沉重而有力的话语,激荡在擂台上下,激荡在太极宫内外。

    轰!

    宛若轩然大波,宛若一股洪流,激荡在每一位朝臣,每一位修士,每一位儒学之人的耳畔,心头。

    备战区,西门羡仙听得此话,浑身在颤抖,他站起身,攥着纸扇,嘴唇都在哆嗦……眼眸中更是有几分状若疯狂!

    “好……好一句为天地立心,虽这场合不对,但这前半段的话,当真好。”

    ”不愧是试第一!”

    “不愧是我浪兄!”

    ……

    ……

    李元真面对方浪的质问,亦是一阵恍惚。

    那一句仿佛直指灵魂,叩问他本心的质问,冲击的他心似乎都有些乱了。

    他有他的大义,但是方浪亦是有的决心。

    蓦地!

    一股寒意刺激的李元真汗毛倒竖,灵念传来极强的危机感。

    却见,方浪动身了!

    于擂台之上,俯冲而来,没有拔剑,就是那般直接的压低身躯,一口气俯冲,宛若百米冲刺,欲要拉近他与李元真之间的距离。

    “没用的,任你巧舌如簧,可你我实力差距太大,你与状元之位,差距有一座山那么高。”

    “我为九段术师,更是将浑身九成九的灵气化作了法力,并且实现一缕力灵念融合法力,距离三品术导师之境,只差一步之遥。”

    “你如何赢我?”

    李元真淡定自若的看着方浪,他很自信,非常的自信。

    他九段,方浪不过是六段剑师,这后三段的差距,可是非常巨大,可能是一两年的苦功方能弥补。

    的确,术修被武修和剑修拉近距离很危险。

    但是,差距如此巨大的情况下,方浪如何靠近他?

    甚至连他的防御都破不了。

    李元真双手扬起,自儒衫后呈现,修长的十指飞速的交点结印。

    一股股灵念似钟声般自他身躯四散而出。

    轰轰轰!

    仿佛一堵又一堵实质性的空气墙拔地而起。

    李元真手掌往前一推,蓦地一个繁奥至极的术阵,自他的掌心之中高速盘旋,随后冲入擂台上方,笼罩整个擂台。

    而这个时候,方浪已经俯冲拉近到与他十丈的距离。

    方浪面无表情,身上的青衫在急速奔走的微风吹拂下,不断的猎猎作响!

    他只盯着李元真四周拔地起的防御,没有理会头顶上升起的术阵。

    李元真很强,方浪唯一的机会,便是出其不意!

    李元真脸上儒雅随和的笑容消失不见,冷然的盯着方浪,伸出手,遥遥对准方浪,猛地下压。

    擂台上空的术阵开始盘旋!

    当第一粒于术阵中滴落的冰雨洒下。

    一场滂沱大雨自术阵中席卷而出!

    “结束了。”

    李元真淡淡道。

    哗啦哗啦!

    滂沱大雨瞬间倾泻!

    倾盆大雨下,人间谁人能不沾湿。

    而这,雨非雨,这是一场肃杀的雨!

    咻咻咻!

    擂台上的青砖,开始布满一个又一个小孔,那是被滴落的雨给扎穿,每一滴雨仿佛都化作了磨了极其锋锐的利刃。

    割破空气,割裂方浪的青衫衣角,割裂地面青砖……

    宛若要割裂人间!

    这是接近二品术师极限的阵法!

    茫茫尖刀雨下。

    方浪的身形瞬间被吞没,天地间只剩下了李元真肃然的立于一座座拔地而起的空气墙中。

    他望着无尽的雨水,他在雨中笑。

    整个广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无数考生默然的望着擂台中的情况。

    这就是大唐此届科考第一术师的实力。

    几乎倾轧一切的实力。

    备战区中,魏胜沉默,李元真真的很强,他曾与李元真交过手,可以说是五五开。

    若是他能贴近李元真,他有把握轻易拿下。

    但是,靠不近李元真……那基本上无半点胜算。

    迟早会被术师玩弄至死。

    蓦地!

    魏胜眼眸一凝。

    备考区中,姜灵珑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张开来。

    却见,被暴雨笼罩的擂台中。

    一道人影身躯弯成巨大的弧度,随后宛若一根弹簧,骤然弹射而起,身上裹着一层血衣,那是武师专属的防御,而血衣外还罩着层千疮百孔,夹着不少锋锐雨水的灵气衣,那是剑师专属。

    若是有眼尖的,还能看到血衣和灵气衣内,还有一件半透明的灵念护罩!

    三层防御之下,方浪硬抗下了第一波雨刀!

    他像是逆着激流的游鱼,一跃划过优美的弧度,带起飞溅的水花跃向擂台上空,跃出了阵法笼罩范围,跃的比阵法更高!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那一跃而起的青衣少年。

    随后,方浪抬起手,手指间套着的火红色的空间戒指一闪,一把火红色的飞剑,悬于其脚下。

    飞剑!

    被列为交通工具的飞剑,在战斗中极为鸡肋的飞剑!

    所有人都懵了,哪怕是李元真亦是错愕。

    方浪难道打算用飞剑撞破他的防御?

    却见方浪抬起手,猛地结印,几乎是瞬间刹那,一个印记成型!

    涡轮交逆式飞剑增压术阵!

    轰!

    术阵交逆盘旋。

    方浪那吞噬于铁律的狂暴灵念,涌入阵法,术阵越发的怒嚎!

    伴随着被呼号而过的气流。

    方浪于空中,宛若一道火焰流星,从极静到极速的加速!

    一如当初那支从长安上空飙射而出,割裂天与地的铁律红箭。

    瞬间,越过了李元真的防御墙!

    裹挟起无与伦比的威势与速度,斜撞向李元真!

    李元真被这速度吓到,顿时有些失措!

    这什么章法?!

    同归于尽的章法?

    剑师?术师……还是武师?

    可都没有这样花里胡哨的战斗章法!

    锵!

    方浪没有抽出黑曜剑,反而是直接抽出了莲生剑!

    轰!

    就在飞剑即将要撞在大地上的时候,方浪操控飞剑,猛地剑尖扬起。

    龙抬头!

    巨势涛涛!掀起狂风呼啸!

    李元真只感觉一头巨龙贴着他的身躯,抬首冲霄!

    而方浪于其上递出了一剑,李元真毛骨悚然,看着贴近他身躯方寸距离的方浪,猛地反应过来!

    抬起手结印,欲要凝聚防御术阵。

    然而……

    方浪眼眸幽幽,灵念瞬间波动,术法·灵锥!

    噗!

    李元真只感觉灵念一痛,结到一半的术阵,瞬间崩溃。

    而方浪递出的莲生一剑,伴随着飞剑挑起,贯穿了李元真的腹部!

    将李元真带动的一同驭剑冲上了天!

    噗嗤!

    秘技·剑莲!

    莲生剑下,李元真的背部,无数的鲜血,爆碎炸开,如莲瓣盛放。

    方浪手一抖。

    李元真的身躯从莲生剑上滑落。

    飞坠而下,砸碎他凝聚于擂台上空的术阵,术阵如被打碎的镜子,四分五裂!

    咚!

    李元真以后背砸地,犹如大地上生了一朵怒放的血莲。

    失去了切割力量的雨珠瓢泼洒下,拍打着李元真怔然的脸。

    整个广场死一般的寂静。

    此届科考第一术师。

    被方浪以雷霆之势,摧枯拉朽,花里胡哨的……击败。

    谁都想不到的。

    挑上天,又砸落地的……

    惨败!

    ps:第三更!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