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战少,夫人来求婚了〕〔我真是女明星〕〔宋成祖〕〔上门狂婿〕〔战神医婿〕〔唐朝贵公子〕〔我的白富美老婆〕〔前方高能〕〔仙尊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九十章 ? 都有不想输的理由【第四更!求月票】
    白色的儒衫如花朵般绽放在擂台上,平铺开来,染上点点血红,显得妖艳,又凄凉。

    天地死寂,似乎只有花绽放的声音。

    一滴滴冰冷的雨拍打在李元真的脸上,那么凉,又那么热,凉的是雨,热的不知是泪还是血。

    周围一片寂然。

    这一场万众瞩目的战斗,这一场在众人看来,本该是龙争虎斗,至少也该有来有回的武比,落幕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胜负的双方,也与大家心中的预期大相径庭。

    没有人觉得方浪能赢,李元真作为九段术师,作为此届科考最有天赋,实力最强的术师,他怎么输?

    那一场暴雨如刀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方浪必输,会被雨刀切割的奄奄一息,最后失去全部的战斗力,犹如一滩烂泥的趴在擂台上,乞求着李元真住手。

    可事实,却是李元真被方浪以极其花里胡哨的方式给挑飞,再抛落。

    对方浪而言花里胡哨。

    对李元真而言,屈辱至极。

    普通的民众还深深的沉陷在方浪那驾驭飞剑所形成的炫酷至极的攻伐之中。

    飞剑还能这样耍?

    简直在肆无忌惮的践踏着他们的世界观。

    而赌徒们则是看着躺倒在擂台上,被宫中修为强绝的太监救治的李元真,绝望无比的抓住头发,攥紧赌单,眼眸中满是血丝的从嗓子深处,发出仿佛要天崩地裂的一声哀嚎。

    连绵如江海一线江潮的哀嚎声,惊动朝野,甚至引起不少朝廷官员的瞩目。

    太极宫前。

    气氛颇为诡异,大皇子似笑非笑,周围的官员亦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浦一仿佛在一瞬间苍老了许多,怔怔的看着倒在擂台上,血泊中的被他给予了厚切希望的儿子。

    可是,那个曾经万众瞩目,被所有人所称之为未来状元的儿子,在武比第一战中,便败了,败的极惨!

    如凋零的黄花。

    旁边,吕太玄没有在讥讽,反而发出了一声叹息。

    “好歹是个人才,可惜了……”

    吕太玄的话语很轻,但是在此刻安静至极的太极宫前,却是很清晰。

    李浦一眼眸一缩,身躯剧烈摇晃了一下。

    所有人皆是面面相觑,一时间无言。

    ……

    ……

    十大宗门的宗主所在区域,千翡阁宗主苏云雨又精神了起来!

    美眸的睫毛在微微颤抖,目光熠熠的盯着擂台之上,盯着那踩着飞剑,帅酷的一塌糊涂的青衣少年。

    “好!方浪小弟弟这一战打的漂亮,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使用千翡阁的流火飞剑进行辅助进攻,简直是天才般的战斗设想,千翡阁的飞剑跟方浪小弟弟绝配!”

    苏云雨一边抚掌,一边道。

    一旁的朝小剑白发白眉翻白眼,一句话里提及了两次千翡阁的飞剑,这女人商人本性暴露无遗。

    而一旁的云霄宗宗主,以及四环楼宗主则是眸光闪烁。

    “方浪这一战能赢,以远差于李元真的实力获得胜利,主要并不是因为飞剑,除了出其不意的战术制定以外,最重要的一点在于那个术阵……”

    “让飞剑骤然加速,从极静到极速,那个术阵才是关键!”

    “这等术阵,似乎是新的飞剑增压术阵……我等之前竟是未曾见过。”

    两位宗主你一言,我一语的眼眸越来越亮,似乎发现了什么巨大的商机。

    千翡阁宗主苏云雨顿时色变,心头暗自苦恼。

    这两老狐狸怕是也要盯上方浪了,单单方浪掌握的那术阵,就足以让两老狐狸动心。

    竞争对手又多了两位。

    苏云雨不怕剑蜀宗,因为剑蜀宗穷。

    但是,她还是挺担心云霄宗和四环楼的,因为他们卖飞剑,飞剑……是个暴利行业,所以,他们钱很多。

    ……

    ……

    备战区。

    气氛同样凝滞,除了一连片的震惊,但是却有两个与众不同的乱入情绪。

    “艹!是你,大神!”

    柳不白嘴唇都在颤抖。

    看着方浪那柄火红色的流火,还有那炫目至极的龙抬头驭剑技巧,柳不白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那是一不小心回味起了那一日的放浪。

    原来,兜兜转转,方浪……就是那个带他飞的人!

    而另一边,一席锦袍的洛阳亦是瞪大了眼:“是他!千翡流火零零七!”

    洛阳作为半职业的驭剑士,他在新手村帮妹妹洛秋秋虐菜的时候,反而被虐,这是他记忆里忘却不了的一件事。

    然而,他居然在殿试武比第一场,见到了那魂牵梦绕的飞剑和驭剑士!

    大神啊!

    洛阳身躯微微颤抖,那术阵……就是那碾压了他的术阵,好帅!

    柳不白和洛阳的怪异情绪,无法冲散备战区中的震惊情绪。

    哪怕是姜灵珑亦是眨巴着好看的眼眸。

    方浪赢了,居然赢的如此干脆利落,超出她的想象之外。

    一位位备战区中的考生,在震惊的同时,皆是凝重万分。

    ……

    ……

    李元真输了,第一战便败,失去了角逐状元的资格。

    要知道,想要成为状元,必须要让铭牌分毫不碎,纯洁无瑕,也就是要一场都不败方可。

    李元真不纯洁了,因为他的铭牌在他落败的刹那,便被方浪的铭牌撞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咔擦的碎裂声,萦绕广场的每一个角落。

    方浪收起了飞剑,抖落莲生剑上的鲜血,收回剑匣中。

    至于使用飞剑是否不合规矩,武比还真没有规定不能使用飞剑,负责评定规则的太监亦是不曾开口阻止。

    毕竟,比试的时候……一般人谁会用飞剑?

    从启动再到加速,所花费的时间,足够死好几遍了。

    也就方浪这怪物,有着精湛至极的飞剑驾驭技巧,然后,又掌握有那种特殊的增压术阵。

    寻常人,学不来的。

    擂台上,方浪掸了掸青衣,看着被抬下擂台的李元真,笑了笑:“忘了告诉你,打术师,我最有一套。”

    拥有专攻灵念的术法灵锥,方浪对于术师而言,的确威胁性极大。

    与术师战斗,最怕落入术师的节奏中,被杀伤力极其恐怖的术阵给淹没,轮番轰炸。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们术阵未成型之间,直接挑飞了。

    或许李元真还有杀伤力更强的术阵,但是,方浪不给他释放的机会,那李元真亦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李元真脸色煞白,儒衫染着血,他缓缓闭上眼,不想听方浪的话语。

    在他听来,这些都是胜者对败者的嘲讽。

    “状元之争?”

    方浪笑了笑。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觉得状元之争,会在他与李元真之间。

    方浪一直都觉得……

    真正与他争夺状元的,会是……老姜!

    方浪很期待,亦是一直在准备,一直在积攒底牌!

    一想到与老姜在最后的状元之争中会面,方浪就激动的连握剑的手都在抖,不知道能否触发被动,薅出个什么大奖励来!

    大太监飘入了擂台,扫了方浪一眼:“第一战,方浪胜。”

    方浪脸上流露出和煦的笑容。

    随后走下了擂台,回到了备战区。

    悬浮在太极宫前的令牌再度开始飞速盘旋,不过,方浪和李元真的令牌暂时便不算入在内。

    等到所有令牌都对抗过一遍,就会进行到第二轮。

    接下来选定对战的两人,不是太极宫深处的圣皇开口,而是由大太监来喊停择取。

    或许是方浪和李元真的武比开幕首战实在是太震撼,所以民众及百官对于接下来的几场比试都显得漫不经心。

    哪怕是姜灵珑登擂台,亦只是让周围多了些稀稀拉拉的低呼。

    武比的光彩,似乎都被方浪和李元真那场给夺尽了。

    柳不白也上场了,他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吕泽。

    长安书院的吕泽。

    战斗没有太多的悬念,柳不白败的很彻底,一段剑师,对上吕泽这九段剑师……胜负的悬念,几乎不用猜。

    唯一令人不解的便是,输了的柳不白脸上浮现出了喜色。

    “差点以为自己这都能赢。”

    “躺赢躺太多了……也怕啊。”

    “总感觉有人在设计我,对我图谋不轨。”

    柳不白收了剑,美滋滋的昂起下巴走下擂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一战……胜的是他柳不白,这就让吕泽被恶心到,喝酒都不香了,你是败者,为什么比我这胜者还开心?

    随后接下来的几场,依旧是平平淡淡,反响不高。

    骄阳亦是从正午天穹,逐渐的西斜,深秋的气温开始不断的下降。

    “下一场,长安书院西门羡仙战洛江书院倪雯。”

    太极宫前,两枚铭牌碰撞在一起。

    广场之上,民众们顿时精神了起来!

    如果说李元真是因为押注之人极多而闻名,而西门羡仙……那就单纯的就是才名远扬。

    他那一日诗一首,白嫖众花魁的壮举,自是引起不少人的神往,一些做不到的人,就以西门羡仙为神往的对象。

    所以,在西门羡仙出场的时候,人气欢呼声竟是不比方浪战李元真的那场来的弱。

    太极宫前。

    大皇子坐在椅子上,看着登临擂台的西门羡仙,带着几许期待笑意。

    西门羡仙是他看中的人,他将西门羡仙从乞丐堆里挖出来,教他读书,教他写字,他对西门羡仙的天赋很有信心。

    西门羡仙修的非传统的三大道,而是儒道,大唐修儒者许多,但真正能称之为修儒道者却寥寥无几。

    西门羡仙以浪迹红尘来养浩然气,便是打算在这一届科考一鸣惊人。

    所以,大皇子对他寄予很大的期望。

    夕阳如血。

    擂台上。

    西门羡仙握着折扇,带着读书人特有的潇洒和不羁,他抬头看了一眼太极宫上的大皇子,笑靥如花,他的目标是状元,所以,他有一战都不能输的理由。

    倪雯身躯裹在青衫中,瞳孔映照着残霞,犹如一团火焰在燃烧,她想要证明自己,想要让那抛弃阿娘和她的男人看到她的优秀,而为之后悔!

    她亦是有不想输的理由!

    两个都有不想输的理由的人,站在了同一擂台两侧。

    像是傍晚天际即将碰撞在一起的,如火般燃烧的两朵彩霞。

    ps:第四更到,写到头晕眼花,手指都提不动了,去睡了,晚安,另,看在老李如此努力的份上,求月票,求推荐票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