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战少,夫人来求婚了〕〔我真是女明星〕〔宋成祖〕〔上门狂婿〕〔战神医婿〕〔唐朝贵公子〕〔我的白富美老婆〕〔前方高能〕〔仙尊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九十一章 ? ?倔强与坚持【第一更,求月票】
    深宫小院,宫墙围绕之间,只能见得头顶的逼仄天空。

    三皇子端坐在闲庭之间,手中捏着个茶杯,氤氲的热气在弥漫,在茶杯之中泛起了淡淡的涟漪。

    一位蓝衣小太监低着头,迈着小碎步,在庭间飞速的窜动,很快便奔驰到了亭筑之下。

    小太监跪伏在地,脸色都变了,十分的苍白,额头上满是汗水。

    他刚得到从广场传回的消息,此刻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实在是那消息太震撼人心,他作为伺候这些皇子的太监,很清楚一旦将这个消息说出来,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启禀殿下……”

    “李元真和方浪的武比……出结果了。”

    太监擦着冷汗,道。

    “说。”

    亭筑间,三皇子从唇缝间吹出徐风,吹走刚泡好的茶水上的热气。

    “李元真公子……败,惜败……于方浪。”

    太监道。

    话语落下,气氛瞬间变得凝塑许多,那些树干之上悬挂着的秋叶,似乎都承受不住压力,簌簌的抖落,洒落满地金黄。

    “我不喜欢隐瞒……具体怎么回事?”

    三皇子喝了口茶,淡淡道。

    小太监噗通一声趴在地上。

    “方浪借助飞剑手段,另辟蹊径一招击败了李元真公子!”

    小太监没有再隐瞒,将消息全部道出。

    咔擦。

    却听得杯子被捏碎的声音,小太监浑身愈发的颤抖。

    都说伴君如伴虎,但是伴这些未成为君的皇子,实际上,伴的亦是幼虎。

    “李元真又输了……”

    “废物。”

    ……

    ……

    备战区中。

    夕阳映照如火,方浪,柳不白和姜灵珑三人站在一起,还有那洛阳也凑了过来,自从方浪暴露了他那精湛的驭剑技巧后,此人便黏在这儿不走了。

    不住的询问方浪有关驭剑的问题,还有那阵法的问题。

    方浪答了几句后,指了指擂台上即将开始的比武,洛阳才是恋恋不舍的住了嘴。

    “倪雯能赢吗?这西门羡仙好像在金榜上排名并不高。”

    柳不白蹙眉,道。

    作为同从洛江书院走出的学子,柳不白还是很希望倪雯能赢。

    “赢?基本上没可能,她的对手是西门羡仙,别看西门羡仙的金榜排名不高,但是论及真正战力,并不弱于李元真等顶级天才。”

    “这西门羡仙修的是儒道,有别于剑,武,术三道,但是,实力绝对不弱,再加上西门羡仙的背景,这个小姑娘想赢,没有任何的可能。”

    洛阳道。

    方浪没有说话,倪雯想赢的确难,但是……

    如今整个长安,或许唯有他知道倪雯身上发生了什么。

    根骨变异,血脉复苏……

    倪雯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表现吧。

    ……

    ……

    擂台上,残阳如血,西门羡仙抓着纸扇,合叠一起,未曾展开。

    当比试的钟声敲响。

    西门羡仙笑着朝倪雯微微作揖:“此次比武,姑娘不如认输吧,小生不愿看到姑娘受伤,更不愿亲手让姑娘受伤。”

    倪雯穿着宽大的青衫,青衫洗的发白,但是却很整洁,她凝着眼眸,很认真,很严肃。

    她手从袖兜中探出,抓着一根廉价的枯木术杖。

    像李元真施术都不需要术杖,因为术杖对他的帮助,已经微乎其微。

    但是,倪雯不一样,她还是会用到术杖。

    似乎感受到了倪雯的肃然,西门羡仙玩世不恭的态度亦是收敛。

    事实上,西门羡仙和倪雯一样,都是平民学子中走出的天才,但是,和西门羡仙不一样,倪雯并没有遇到大皇子这样的贵人。

    而西门羡仙得到大皇子的赏识之后,才是走到了如今的地位。

    这一场比试,亦是一场平民学子天才间的对决。

    西门羡仙手握纸扇,遥遥斜倾指天。

    倪雯动了,灵念波动扩散,手中的术杖被其挥动,于身前轻轻点动。

    波动徐徐,一个又一个灵气墙堆叠。

    似是林立的宫墙,将她给护的严严实实,速度极快,快而不乱。

    教科书式的术师起手式术法施展。

    随后,倪雯再度消耗灵念,术杖杖尖于身前虚空轻点绘画,似是跳动着优美的弧度,点出一个术阵图。

    术阵图往前一推,一化四,光华耀眼,炫目非常。

    “风,雨,雷,火。”

    基础四阵。

    刹那间在擂台之上绽放,像是四朵绚烂的花。

    西门羡仙嘴角噙笑,他身上的儒衫无风自动,白衣翩翩,卓尔不群。

    他徐徐前行迈步。

    “一诗赠姑娘,送姑娘下擂。”

    “谁念秋风独自凉。”

    “黄叶萧萧苦挣扎……”

    西门羡仙徐行,念诗。

    周身骤然有一股灵白之气鼓荡而起,像是一条白蟒盘踞在他的周身。

    似是揽尽长安尽风流。

    倪雯咬牙,甩出一个个术阵,风刃,雨针,雷弧,火球……

    皆是基础的术阵,搭配起来,功效却是不弱,威能亦是不弱。

    属于术师中消耗不大,却又能给对手以威胁的手段。

    可是,倪雯的修为实在是不够强,一段术师,赋予这些术阵的杀伐力量,只能算是寻常。

    西门羡仙徒步而行,衣袖飘扬。

    周身的白蟒盘踞间,一次次的击碎倪雯轰来的术阵。

    口中慷慨激昂的诵念着诗词。

    天穹之上,彩霞漫天,云霞翻涌,似在其动身之时呈现出一片异象,似是祥瑞开紫禁,浩气动云霄。

    “只道姑娘太痴狂。”

    蓦地。

    西门羡仙拉近了与倪雯间的距离,手中纸扇抬起,轻轻敲下,霎时,倪雯布下的灵气墙,如清风烟消云散。

    而西门羡仙的纸扇却是如长蛇点出。

    “啪!”

    一声轻点在了倪雯挥动的术杖之上,术杖瞬间爆碎,倪雯俏脸瞬间煞白,那是灵念反噬下的痛楚。

    “姑娘,认输否?”

    西门羡仙一曲诗了,淡淡道。

    倪雯忍着满脑子的刺痛,抬起手欲要再度施展术阵,不过,西门羡仙纸扇再侵,点在倪雯眉心,倪雯瞬间身躯被弹的倒飞,在擂台上划出许远。

    倪雯爬起来,再度凝聚灵念。

    西门羡仙飘然而至,再度点出一纸扇,倪雯再度灵念被打散,口鼻皆是溢出险些,让她那苍白的脸,愈发苍白如薄纸。

    “放弃吧。”

    “打女人,非小生所愿。”

    西门羡仙一脸惋惜,摇头叹息,可是手中的纸扇却是再度轻飘飘的挥出。

    浩气动云霄。

    倪雯身躯被砸的横飞而起,艰难凝聚出的术阵,再度溃然。

    四周,一片沉默。

    这就是单纯的一场虐斗。

    差距太大了,西门羡仙的实力远非倪雯所能比拟,可是这少女为什么不认输?

    许多人不解,一个平民学子,走到如今已经是极限,已经是光宗耀祖的辉煌……她还在坚持什么。

    ……

    ……

    备战区。

    柳不白攥起拳头,盯着一次次击飞倪雯的西门羡仙,咬牙切齿:“此人,好装,好欠揍!”

    “我想揍他,可是我打不过他。”

    “浪子!”

    方浪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

    看着擂台上那口鼻鲜血如河堤断绝喷涌的倪雯,不由叹了口气。

    他的脑海中闪烁过那夕阳下的画面,那相依为命的娘两。

    倪雯……或许她想要证明些什么。

    ……

    ……

    轰!

    西门羡仙甩出手中纸扇,倪雯身躯被再度打飞,被欺近身的术师,战力要减半。

    西门羡仙不再念诗,他蹙着眉头。

    “姑娘为何……还不认输?”

    “我不想输。”

    “有的时候,输不输,身不由己,坚持……是极其没有意义的事情。”

    “我不想输。”

    “改变命运需要一个契机,可惜,你没有。”

    “我不想输。”

    西门羡仙问一句,倪雯则小声而倔强的答一句。

    西门羡仙闪过一抹冷漠,少女的坚持,似乎让他看到了自己曾经堕落为乞丐的那段软弱。

    他忽然不想让少女直接跌落擂台,他要亲眼看到少女认输。

    手中纸扇骤然一甩,蓦地,擂台之上,平地起龙卷。

    血在横扫,倪雯被一次次的卷上高空,又砸落而下。

    擂台上溅起一滩又一滩的血花,凄艳又倔强。

    少女倔强的一次次又爬起,颤颤抖抖的凝聚着术阵。

    她虽然怯懦,但是她从不会轻易认输,因为她要给阿娘带来期望,她有她的理由。

    一次次的倔强坚持,一次次的被西门羡仙甩飞砸落。

    “认输!”

    西门羡仙攥着纸扇,眼眸微红,朝着摇摇欲坠却又站立起身的少女厉喝道。

    他第一次如此的不顾形象与风流。

    然而,少女没有说话,她倔强的凝聚着灵念,刻画着术阵,可是她的灵念快要散了。

    她很无力,要败了么?

    不!

    蓦地。

    倪雯眼底闪烁过一抹淡淡的金色,如流淌的金色长河,她那几乎干涸无力的灵念,蓦地凝塑在了一起。

    嗡……

    淡金色的光辉铺洒,倪雯瞬间暴起,一个个术阵凝聚速度快到了极致。

    风雨雷火四个术阵瞬间当头朝着西门羡仙砸去。

    这骤然出现的变故!

    让所有人都是哗然。

    金色虽然淡,但是……却莫名散发着一股威压。

    阵法临近。

    西门羡仙眼眸一凝,手中纸扇点出,却被威力爆发的阵法给绞的爆碎。

    下意识的,他体内压制的浩然气瞬间迸发,如山洪决堤。

    抬手起一势,右脚前踏一步,左脚屈膝。

    双掌前伸,一手平推,一手回揽。

    起手以撼昆仑势!

    刹那间,漫天彩霞似是被卷动在一起,化作彩色龙卷,轰然砸下,有血扬洒。

    天地似乎都昏暗了半响,仿佛有铁律森严动荡的声音,不过很快被太极宫的一缕意志压了下去。

    擂台之上,风云涌动,许久方是弥散。

    西门羡仙微微喘着气,心中悸动不已。

    这少女……有血脉的力量?

    四周鸦雀无声,太极宫前,气氛严肃至极,大皇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沉着冷静的眼眸,却是不住闪着光芒。

    “皇族血脉?不过很稀薄……难道是哪位藩王流落民间的血脉?”

    大皇子回首看了一眼太极宫深处,藩王遗血于外,这可是触犯了铁律!

    蓦地。

    “查!”

    一道威严的声音飘荡而出。

    大皇子眼眸一沉,拱手作揖:“儿臣遵旨。”

    随后,太极宫中再度恢复了沉寂。

    擂台之上,烟尘尽散。

    西门羡仙盯着那依旧伫立的身影,几乎要疯狂,为什么……你还能站着?!

    他都解封了积蓄多年的浩然气了。

    “你还不认输?!”

    西门羡仙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然而,这一次……没有了少女倔强的回应。

    西门羡仙儒衫在风中飞扬,呆呆的看着那烟尘中身形朦胧的倔强少女。

    “胜者,西门羡仙。”

    大太监飘然入擂,淡淡道。

    擂台下。

    柳不白,方浪,姜灵珑三人身形飞速掠出,来到了倪雯的身边。

    烟尘散去。

    少女洗的发白的青衫,沾染了泥尘和鲜血,那苍白的脸,毫无血色,那一闪而过的金色,亦是消退,她维持着凝聚术阵的姿势,一动不动,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

    只凭一股发自心底的让人动容的倔强……还在坚持着不倒下。

    方浪,柳不白和姜灵珑皆是沉默。

    ps:第一更,本来不想着太多笔墨写倪雯,但是,想想还是好好丰富一下人物,不略写了,慢慢来,今天应该能搞完殿试,求下月票,和推荐票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