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战少,夫人来求婚了〕〔我真是女明星〕〔宋成祖〕〔上门狂婿〕〔战神医婿〕〔唐朝贵公子〕〔我的白富美老婆〕〔前方高能〕〔仙尊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九十三章 ? ?状元!【第三更!大章求月票!】
    琉璃瓦铺就的大殿顶上,墨色檐角四只瑞兽,面对着浩瀚星空。

    深秋的寒意,越来越浓。

    厚重的黑云凝聚在夜空,内部宛若在积蓄着厚重的深秋第一场雪,似是承不住雪的重量,朝着人间压落,给整个天下都带来无尽的逼仄感。

    白玉广场的青砖擂台上,只剩下一道与巍峨宫殿比起来渺小如蚁般的青衫身影。

    方浪拄着黑曜剑,满脸和煦笑容,青衫的衣摆在夜空中拍打,宛若旌旗吹摆发出“噗噗”声响。

    整个太极宫前的白玉广场一片死寂。

    御道两旁,一直绵延到朱雀门,再从朱雀大街一路往下,似乎都变得寂然一片。

    观望这一战的民众们,各个皆是张大了嘴,不知道如何作态。

    赌徒们呆呆的攥着手中的赌单,浑身上下泌出的汗水把赌单给彻底打湿,面如死灰,绝望在脸上清晰可见,可预料,明日长安城外的护城河,怕是会多不少结伴入河的伙计。

    夺状元大热门的西门羡仙败了,败给了方浪,这匹此届殿试开始前,并无多少人看好的黑马。

    方浪是武金榜第一,但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多少人看好方浪,因为方浪的修为太低,很难在殿试中崭露头角,大多数人都觉得方浪第一轮就会被刷下。

    却是不曾想,此子以极度花里胡哨的方式,以震惊世人眼球的方式,风骚至极,浪荡无边的挤入了殿试最后一场……状元之争!

    随着西门羡仙的落败,毫无悬念,状元之争发生在方浪和武王之女姜灵珑之间。

    事实上,大家其实对于西门羡仙的落败,倒是有些心理预期。

    毕竟,方浪强势击败了状元大热门李元真,那赢下西门羡仙,可能性倒也极大。

    但是,最让人震撼的是,方浪与西门羡仙的比试,竟是比与李元真的比试,更加的花里胡哨!

    脚踩飞剑,口若悬河,一边握冰弓,一边诵诗词!

    诗词之道,明明是西门羡仙最擅长的一道,要知道西门羡仙闻名长安,就是在长安教坊司中“一日作诗各一首,夜夜睡得长安花”,他以诗闻名,而如今……却是又败于诗!

    这才是让众人哗然的一个点。

    太极宫前。

    大皇子眉宇微蹙,眼眸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另一边,吕太玄笑了起来,轻轻抚掌:“不枉老夫特意清醒来观此战。”

    “两位在年轻一辈中,诗词才情冠绝长安的才子比试,果然是迸出了不一样的花火。”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好!此诗简直道尽了我等爱酒之人的满腔快意!”

    宰辅吕太玄大笑不已,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本来在皇城之内,他极度克制自己,不会轻易拿出葫芦来喝酒。

    但是……

    此诗句,无酒如何有味?

    “啵”的一声,便拔了葫芦栓子,大口的饮下酒!

    一边饮酒,一边还笑念:“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有味,够有味。”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今夜过后,大唐天下,谁人不识得方浪之名!”

    一旁的李浦一瞥了吕太玄一眼,面无表情。

    这老东西,夸的这么起劲,怕是只想找个机会喝酒吧。

    “西门羡仙积蓄浩然气数年,本不该落败的如此轻易,当方浪此子的诗才的确是万里挑一……特别是那一句‘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对西门羡仙的冲击最为强烈。”

    “看似滑稽而可笑的一场战斗,实际上是儒道精神上的交锋。”

    “西门羡仙没有输实力,他输的是诗才。”

    李浦一淡淡道。

    周围百官亦是纷纷颔首,许多臣此刻还沉浸在方浪怼的西门羡仙哑口无言的那几首诗里。

    大皇子眸光闪烁,笑了笑。

    “羡仙败了便败了,只能说他还无状元之姿。”

    “接下来的状元之争才是此次殿试的重头戏。”

    大皇子开口。

    百官们安静下来,许久,皆是作揖称是。

    ……

    ……

    西门羡仙躺在白玉广场冰冷的地面,他茫然无措的望着夜空之上垂落的黑压压而有逼仄的云层。

    他满脑子都是方浪那掷地有声,如惊雷入耳般的诗句。

    皇宫里的御医赶赴而至,查看了他的伤势,事实上,西门羡仙的伤势不重,严重的是心伤。

    方浪在西门羡仙最骄傲的长处击溃了他,对西门羡仙打击自然是极大。

    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西门羡仙抹去额头上的鲜血。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这句话对他影响极大。

    他眸光熠熠,竟是愈发的璀璨。

    他朝着擂台上的方浪拱了拱手,尽管方浪没有再看分毫,但是,西门羡仙却是感觉心头逐渐豁然开朗。

    方浪三首诗,破了他的浩然气,亦是破了他的心境。

    但是他亦是从三首诗中有所悟。

    “浪兄诗才,羡仙自知不如,待殿试结束,羡仙定与浪兄彻夜长谈,望浪兄成全,补全那几句诗。”

    西门羡仙笑道。

    随后,洒然转身,儒衫飞扬在夜风下勾勒着身躯,大踏步离去。

    此战,西门羡仙心服口服,唯一可惜的便是,他未能完成大皇子的嘱托,夺得状元之位。

    他积蓄浩然气数载岁月,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稍稍有点可惜。

    ……

    ……

    姜灵珑戴着面纱,安静的看着伫立在擂台之上,青衫飞扬,沐浴月华的方浪。

    如星辰般耀眼的眼眸中闪烁起微微华光。

    御道旁,人群中,余管事踮起脚尖,亦是望着擂台上,豪气干云的方浪,一时间心潮起伏。

    余管事可还记得,当初在洛江千翡阁,方浪想要求那位少女的名字而不得。

    而如今,少年却已然可以和少女站在同一个层面。

    世间之事,简直太过神奇,谁能想到,短短时日,少年竟是能成长到如此高度!

    太监总管行至两块铭牌之下,拂手间,唯二两块完好无损的铭牌于此时此刻悬浮于空,碰撞之后,互相对峙。

    “最后一战,状元之争。”

    话语落下,整个白玉广场霎时哗然而起,有惊呼之声,撕裂了顶上黑云!

    姜灵珑从备战区中起身,娉婷的一席素白一群,手握季雪剑,戴着面纱,青丝三千如瀑。

    她一步一步,眸眼如星辉,朝着擂台上走去。

    她亦是有些期待今日这一战。

    “让我看看,如今的你……有多强。”

    少女面纱下的红唇,微微上挑。

    青砖擂台之上,方浪和姜灵珑相对而站立,此时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清冷的月华破开了厚重的黑云扬洒而下,像是汇聚了全天下的聚光灯打在了此刻的擂台。

    白玉广场的一个角落。

    蒙着面纱的王妃裴氏,激动的指着擂台对身边酷着张脸的裴寥,低声说道:“要打起来了!”

    “灵儿和小方要打架了!”

    “小方刚才那几句诗真好,灵儿会不会一不小心戳死小方?”

    “灵儿跟她爹一样,打起架来就是个没轻没重。”

    裴寥面无表情,懒得回答自己这个叽叽歪歪的姐姐。

    不过,酷酷的面容维持不过三秒,他满脸狰狞,因为王妃裴氏拧住了他的耳朵,娇怒道:“你倒是说话呀!”

    裴寥心中想哭。

    这个姐,不要也罢。

    ……

    ……

    深秋的寒意,凌冽刺骨,呼啸的刮在整个长安城的上空。

    连续下了数场秋雨,让寒夜里的气温降到了极低,白玉广场上,穿着厚重棉服的民众们,搓搓手,哈出一口气,都能看到泛起白茫。

    伴随着金锣脆响。

    此届科考万众瞩目的状元之争,便于青色擂台之上展开了。

    无数人踮起脚尖,无数人翘首以盼。

    哪怕是太极殿前的诸多武百官,亦是凝神注视。

    擂台上,方浪背负着剑匣,一席青衣,流露和煦笑容,看着戴着面纱的老姜,笑容愈发的灿烂。

    今夜,又是榨干老姜的一晚。

    交手起来,绝对算是一场深度交流!

    所以方浪自然笑的灿烂。

    “你若还是之前赢李元真和西门羡仙的花里胡哨的手段,那你早点认输,我会打到你哭的。”姜灵珑眸若星辉,亦是笑的灿烂,话语中夹杂着几许笑意。

    方浪咧嘴,抬起手,握着黑曜剑斜指苍穹的剑柄,缓缓抽出,随后,漆黑如墨的剑尖斜指地面青砖。

    “洛江书院,方浪。”

    姜灵珑微微欠身。

    “国子监,姜灵珑。”

    “请赐教。”

    ……

    ……

    嗡!

    一声剑吟,炸裂于擂台上空的空气,卷起细微看不清的细浪。

    方浪手中握黑曜,一步踏出,灵虚剑步!

    身上的灵气和剑气在迈步的瞬间,便激荡沸腾了起来,对上老姜,要甚花里胡哨?!

    以剑战之,才不负他艰难站在这儿面对姜灵珑!

    擂台之上,一瞬出现了十数道青衣身影,在黑夜中如梦似幻,如今的方浪已是六段剑师,肺腑存剑气,步履更轻松。

    只是一个呼吸,便跃然逼近至了姜灵珑的身侧。

    不过,方浪却是低俯下了身躯,黑曜剑的剑尖扎在地上,落发可断的锋锐黑曜,宛若扎豆腐般,扎入了擂台青砖中,霎时拔剑!

    似有剑气自地砖之内喷薄而出!

    拔剑术!

    犹如一道黑色雷霆,自大地上滋生,炸裂惊耳!

    少年挥剑,斩天下风雪!

    姜灵珑眸光一凝,不曾大意,九段剑师修为展露无遗,细长白皙如雪的手指点在季雪剑鞘之上,霎时,有剑气横扫而出。

    宛若一阵春风拂面来!

    少年霸道的剑,撞上少女柔软的风。

    叮!

    一声脆响,火星四溅!

    巨大的力道迸发,方浪切换四羁绊状态,加上三段武师的力量加持,竟是与九段剑师的姜灵珑在剑力碰撞上,不相上下。

    姜灵珑身躯摇曳,丹田气旋之内,剑气勃发!

    手中剑一抖,四季剑法之春雨!

    无数的剑华似是化作了绵延春雨,如油润万物,黏在方浪的黑曜剑上,任由方浪如何挣扎,似乎都无法甩开!

    这是四两拨千斤的剑势!

    方浪曾使用过借力卡,悟得老姜对四季剑的几分感悟,但是,真正面对老姜,方浪不曾在剑法中藏有任何四季剑的影子,那是找抽的行为。

    拔剑术最霸道,春雨剑势却是最好的破解拔剑术的剑招。

    方浪亦是不着急,心思沉淀,他知道想要赢老姜很难,不过,方浪积蓄了如此多的底牌,也不会轻易的认输。

    左手抬起,做佛陀拈花状,往前一推,弹指剑波!

    嗡!

    寂静的空气炸开,姜灵珑黛眉微蹙,一直压着黑曜的季雪回抽,化作一个圆弧,犹如一根细丝,竖立在姜灵珑眉眼对称的中央!

    剑波弹来,竟是被季雪剑给一分为二,于姜灵珑身侧卷起,冲在地面,让青砖无声龟裂!

    方浪借此机会脱出黑曜,剑尖抵地,完成弧度,借力弹起,伴随着剑吟,抽打向姜灵珑!

    这是柳不白的得意剑招,方浪学的更上一层楼!

    姜灵珑似乎也看出了什么,黛眉微挑。

    “花里胡哨。”

    姜灵珑轻骂。

    不过,她手中的剑亦是往前一甩,剑气自气旋中喷薄,霎时,无数的剑光如下雨般狂暴!

    方浪只感觉眼前恍惚,似是面对大团的暴雨不断的倾泻!

    无处可躲,无处可藏!

    这和问剑大比上的老姜剑法可完全不同,加持了剑术的四季剑,简直强的让人绝望!

    如果说李元真是此届科考第一术师,那姜灵珑就是此届科考第一剑师!

    方浪眼眸一凝,身在空中,便高速旋转,旋转之间,莲生剑自匣中飞出,撞在了姜灵珑的夏雨剑势上,弹了回来。

    方浪双手握剑,形如流水,于身前挥舞,刹那间舞动的密不透风,无数的剑气形成气流激荡在四周!

    姜灵珑以霸道至极的九段剑师修为,压着方浪打!

    这是单纯的修为上的压迫!

    方浪双手剑飞速挥动,身前似是交织出细密至极的剑网!

    叮叮叮!

    方浪施展双剑流,却是被姜灵珑压的节节后退!

    擂台外,所有人看的目眩神迷,这是单纯的一场剑术天才间的交锋。

    两人自擂台之上,从这头打到了那头,跃然间,挥剑如起舞。

    一人主柔,一人主刚!

    擂台各处,皆是两人的剑影所在。

    剑气激荡在每一个角落,清脆的剑吟之声,犹如一曲高山流水!

    ……

    ……

    周围民众,皆是哗然,大感痛快!

    没有什么惊天的杀意,没有什么恩怨情仇,大家观望这一战,像是于小楼听雨,心情都为之而宁静。

    “此战,美如画。”

    人群中,抱着剑的温庭喃喃道,恍然间,眼眸前似是碧波荡荡,浮现出曾经桃花树下,与伊人舞剑的画面。

    崔院长捋须,满脸慈祥的笑容,这丫头,这小子……

    他眼眸浑浊间亦是波动,回想当年。

    岁月不经读,抬首已半生。

    十大宗门宗主之中。

    朝小剑抱着剑,哼哧了一声:“花里胡哨。”

    而一旁的苏云雨则是笑着补了一句:“赏心悦目。”

    ……

    ……

    “方浪,你若就这些手段,可怕是要输了。”

    姜灵珑道。

    她的话语中,夹杂着几分笑意和痛快!

    能看到花里胡哨的方浪吃瘪,她心中竟是有些小欢喜!

    “那我认真了!”

    方浪双剑如纠缠的双蛇,于寒夜卷起犀利的剑风,霎时后撤,撕裂姜灵珑的夏雨剑势的笼罩!

    一步蹬下,身上的气血血衣浮现,犹如黑夜中的一团火。

    三段武师!

    方浪利啸一声,青衣鼓荡!

    似是黑云中的雷蛇怒吼。

    方浪竟是将莲生剑和黑曜剑同时甩出,裹挟着巨大的力道,骤然化作两道怒龙飙射向姜灵珑!

    姜灵珑凝眸,严肃了起来,面纱后的面容如秋水般恬静!

    手中季雪往前一抽打,身躯一婉转,白色纱裙于黑夜中如一朵绚烂的白玫瑰层层绽放!

    秋水如碧波荡漾。

    剑气如秋雨绵绵!

    飙射而至的莲生剑及黑曜剑竟是如陷泥沼,悬于半空!

    奔走的方浪,蓦地一步踏下!

    眼眸之中隐隐有血色滚动!

    羁绊对象,魏胜之血脉天赋:狂暴!

    方浪身形在擂台上拉过道道残影,瞬间贴近,双拳裹挟着爆炸澎湃的气血,狠狠砸在了凝滞于空中的莲生剑和黑曜剑的剑柄之上!

    三段武师,在狂暴加持下,仿佛爆发出了六段武师的气力!

    这两拳当头砸下,砸竟是砸的姜灵珑的秋水直接被两柄剑给撕碎!

    姜灵珑眼眸中闪过一抹慌张!

    这啥啊!

    有点像魏胜的血脉天赋?

    果然……方浪这家伙,就是花里胡哨停不下来!

    叮叮!

    姜灵珑身躯扭转,莲生和黑曜剑顿时飙射而出,扎在擂台上,将擂台炸出两小坑,两把剑各扎在坑中,剑柄摇晃不止。

    而方浪已然贴近姜灵珑旋转着刚落地的娇躯。

    武道,截拳!

    哪怕是剑修,被一位强大的武修贴近肉身,下场亦是极惨!

    姜灵珑此刻遭遇的便是这种情况,尽管方浪只是三段武师,但是方浪爆发出狂暴的情况下,给姜灵珑带来一股危机感!

    强大的剑气自体内迸发,姜灵珑压剑砸来。

    方浪截拳施展,亦是有些难以压下姜灵珑的剑!

    这是段位的差距!

    不过,方浪嘴角咧开,还没结束呢!

    眼眸之底一抹金光闪烁,灵瞳!

    瞬发术法,灵锥!

    姜灵珑只感觉灵念一阵刺痛,一阵恍惚,手中的剑,竟是砸的都慢了半拍!

    方浪无限的砸出灵锥。

    这是灵念攻击,近距离之下的灵念攻击,姜灵珑眼底有白芒一闪而过,方浪愕然发现,灵锥竟是纷纷无用!

    “花里胡哨!”

    姜灵珑骂了一句。

    一剑再度砸出,而这一剑,却是凌冽如天下飘大雪!

    似要刮的万物凋零!

    四季剑之冬雪!

    方浪也是无言,两种血脉天赋的爆发,都拿不下你!

    不过,方浪却还有底牌!

    抬手横推,交叠犹如划一大圈,自有茫茫浩然气自他体内迸发!

    起手一扬。

    擂台之上,平地起龙卷,自姜灵珑和方浪脚下卷起!

    姜灵珑眼眸骤变!

    你是百变小子吗?!

    剑,武,术,儒……

    什么都会一点点?!

    轰!

    冬雪剑势被破!

    在所有人震骇中,在西门羡仙一脸懵逼中,姜灵珑被方浪贴身托起,卷入龙卷,扶摇直上。

    姜灵珑恼羞成怒,手中剑势再起,恐怖剑意自她体内蔓延开来!

    她竟是掌握了四季剑法的剑意!

    简直天姿妖孽到极点!

    “四季合一!”

    姜灵珑咬着牙,有些慌乱的娇喝!

    然而,剑意刚蔓延,方浪丹田气旋,剑意种子一颤,姜灵珑的剑意顿时又缩了回去。

    方浪截拳打出,压住姜灵珑砸剑的手,另一手扬起,于姜灵珑面前弹指。

    剑波如清风爆发!

    姜灵珑的面纱顿时炸的四分五裂!

    一张极美的容颜,暴露在了夜幕中。

    头顶之上,逼仄压下的黑云,终于憋不住。

    有点点白雪,洋洋洒洒飘落而下。

    擂台上空,方浪以截拳压着姜灵珑,从消散的云卷中,呼啸下坠。

    白裙,青衫,天地飘雪。

    浩然气化作的白蟒飞速划过,像是化作一股清风于姜灵珑的背部平铺。

    使得后者背部轻轻着落。

    方浪眸光微微闪烁,从姜灵珑那暴露在空气中的羞恼的绝美容颜上收回了目光。

    抬起手,在姜灵珑白皙如雪的眉心,一个弹指。

    弹的姜灵珑呆滞的仰头,青丝白裙如花朵般铺散满地。

    方浪起身,掸了掸青衫,仰望漫天飞雪,轻笑。

    “老姜,承让了。”

    ps:一口气,仍旧不短的老李,这一战难写,修修改改写的有点久!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