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战少,夫人来求婚了〕〔我真是女明星〕〔宋成祖〕〔上门狂婿〕〔战神医婿〕〔唐朝贵公子〕〔我的白富美老婆〕〔前方高能〕〔仙尊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九十五章 ? 功在一时,罪在千秋!【第二更,求月票】
    进殿,面圣!

    这是科考前三甲方有的殊荣!

    百舸争流,在科考竞争中,压下一位又一位天才,方能扶摇登梯上,才有资格于今日,踏足千层云梯,登圣皇御道!

    这是荣誉,无上的荣誉!

    在大唐天下,能够见得那位神秘而强大,威严如天神般的唐皇一面,就是荣誉!

    哪怕方浪不爽三皇子对自己的针对,但是此刻,当他踏足在白玉丹墀上的瞬间,依旧感觉到一股铺面而来的伟岸气息。

    心头不由肃然起敬,这是一位亲手缔造了大唐天下这个浩瀚盛世的存在,这是整个天下,伫立在修行之道巅峰的存在!

    只是气息,就让人不由的自内心散发出敬畏之感。

    方浪心头其实也很激动,自重生于此世,默默修行三载,状元之梦他曾想过,但是,从未想过他真的能够实现这个梦,与大唐天下最伟岸的存在相见!

    很少有人见到唐皇的真容,哪怕是在朝议的时候,群臣也只能看到一道伟岸的虚影,哪怕他们抬头而望,看的到伟岸的身躯,看的到身形,但是,那张面容,唯有一片朦胧,宛若一片虚无,看不穿,见不得真容!

    哒哒!

    踏足在吹散尽白雪的白玉丹墀上,一股浩瀚的伟力骤然迸发,像是破开黑云的祥瑞光辉,扬洒在身上。

    暖洋洋,散发着极致的舒爽。

    身上的疲惫,身上的伤口,还有开启两个血脉天赋所带来的空虚及虚弱感,皆是在此刻烟消云散。

    仿佛任何负面情绪尽皆消失!

    “丹墀之上有加持术阵,平日只有圣皇可行走,他人走只能走旁边的玉梯。”

    老太监笑着说道。

    对于科考前三甲,没必要板着脸,毕竟,未来这些人皆有可能成为大唐的顶梁柱。

    “好好走,慢慢走,人生只有此一回可走。”

    “没准,能抓住不少的机缘。”

    老太监意味深长。

    “多谢高公公。”

    姜灵珑作揖欠身。

    魏胜亦是抱拳躬身道谢。

    高公公?

    唐皇身边那位大红人,那位闻名天下的大宦官!

    方浪心中思索片刻,也抱拳微微躬身:“多谢高公公。”

    大太监没有说话,只是在旁的玉梯上继续引路。

    天地一片寂然,天穹阴沉,飘着白雪,但此时此刻,在白玉丹墀的上空,似有云层被撕裂,照耀下金色的光辉,犹如祥瑞照耀。

    照耀在那登梯的三道人影身上,那三道朝着巍峨雄伟,俯瞰整座天下的宫殿行走。

    白玉丹墀上的龙图中,栩栩如生的祥龙咆哮飞驰而出,吞云吐雾,施云布雨。

    有雨水扬洒而下,这是灵气雨!

    极度浓郁的灵气所转化的灵气雨,每一滴比之灵晶还要昂贵。

    这般扬洒而下,竟是让太极殿之前,一片朦胧。

    方浪心头一凝,立刻切换羁绊状态,像是化作一头咆哮的怒龙,吞噬着灵气雨。

    他的身边,姜灵珑和魏胜亦是肆无忌惮的吸收着灵气。

    这是奖励,登科前三甲的嘉奖!

    方浪当然不会浪费,有白拿的奖励,干嘛不要?

    有羊毛不薅,岂不是辜负了皇恩?!

    “五倍增幅卡,给我开!”

    方浪心神一动。

    “叮!使用五倍增幅卡,获得等同于羁绊对象倪雯的300修行感悟及修行速度。”

    “祝您修行愉快!”

    方浪一步踩下,切换了羁绊状态,以倪雯为主羁绊,吸收灵气的速度陡然增快了太多!

    四羁绊状态下,他爆发出堪比四个小雯子的吸力!

    霎时,无数的灵气雨洒落,方浪仿佛化作了一个黑洞旋涡,竟是将半数的灵气雨都给吸呐了过来!

    姜灵珑和魏胜有些错愕的看着方浪。

    他们吸收灵气雨的速度,竟是抢不过方浪!

    姜灵珑和魏胜可清楚,他们乃是金品根骨啊!

    “紫品根骨……恐怖至此!”

    姜灵珑呢喃了一句。

    这千年一现的变异根骨,果然非凡,这吸力……她不如。

    除非觉醒血脉天赋,让根骨变异,不过,如今还不是时机。

    白玉丹墀下。

    西门羡仙,洛阳等人皆是无比艳羡的看着,这才是大机缘啊,科考后的奖励才是大头。

    大唐天下的朝廷和洛江书院这穷书院不太一样,朝廷丝毫不会吝啬给天才的奖励!

    李元真死死的盯着那白玉丹墀上的三道身影,特别是方浪那一席飘荡的青衣,他攥起拳头,那个位置……本该是他的!

    尽管他后来杀回了科考前十,可在第一轮就败了的他,失去了角逐三甲的资格。

    ……

    ……

    无数的灵气顺着肌肤,涌入丹田气旋!

    开启五倍增幅后的方浪,感觉自己不是在登梯,而是在上天!

    那是爽上天的感觉!

    姜灵珑和魏胜也都不再理会方浪的异状,全心全意的登梯吸收灵气雨。

    一旁的高公公霜发垂落,满脸笑容,这才哪到到哪。

    “唯有科考前三甲方有资格走的路,奖励岂会只有灵气雨。”

    高公公一甩浮沉,笑的神秘莫测。

    他就喜欢看这些天才们震惊无比的样子,这些傲气十足的小家伙,每次踏足这白玉丹墀的时候,流露的表情,总是那么……可爱。

    方浪继续行走,白玉丹墀之间有术阵浮现,无数的祥瑞普照。

    一股感悟竟是在方浪心底滋生!

    许许多多修行画面于他的眼前闪烁而过。

    大雪里挥剑,水流中迈剑步,竹林里舞双剑,寒天里握冰弓,对着木桩日夜截拳……

    一幅幅画面闪烁。

    方浪对这些剑术,术法,拳法的理解在这一刻竟然如云蒸霞蔚一般,在不断的精深。

    方浪眼眸精亮,他将剩余的锻体卡皆是使用,直接于此刻锻体!

    随着他锻体,剧烈疼痛让方浪每一步的迈出都变得艰难。

    但是,效果是极好的。

    而灵气的吸收只是开始。

    在术阵的帮助下,方浪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气转剑气,化法力,形劲气!

    在三股转化的力量帮助下,方浪的修为势如破竹般的突破!

    轰轰轰!

    当登临至白玉丹墀末端,踏出最后一阶的时候,方浪身上气息节节攀升。

    剑道堪堪跨入九段剑师,连破三段。

    武道跨入五段武师,连破两段!

    术道修为跨入五段术师,亦是连破两段!

    方浪眸光睁开,仿佛撕破黑夜的光辉,照耀在天地之间!

    张口吐出一口萦绕在肺腑之内的浊气。

    方浪心头愈发的震骇。

    看向面前巍峨盘踞的太极殿,心头不禁浮现出些许的敬畏。

    方浪身后,姜灵珑衣裙鼓荡,一股璀璨的锋锐罡风浮现,空气都被切割破碎似的!

    剑气化罡!

    剑修三品,剑罡境!

    老姜竟是于太极殿前,收获感悟,登梯入三品!

    另一边,魏胜身上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气血搬运间,仿佛浑身的血液如一线江潮,怒涛不休!

    搬血如雷鸣!

    武夫三品,搬血境!

    这便是科考前三甲的奖励,让天才更上一层楼的奖励!

    太极宫前,一双双眼眸落在三人身上,有欣赏,有欣慰,有审视……

    但无人开口干扰科考前三甲的突破和感悟,这是他们应有的奖励,圣皇的恩赐,无人敢去打搅与剥夺。

    许久,太极宫前,气息鼓荡间,逐渐平复了下来。

    而伫立在太极殿敞开的雕花木门前笑呵呵看着方浪三人的高公公蓦地变了脸色,变得庄严而肃穆。

    “圣皇口谕,大唐天下三千书院,书院学子又三千,尔等,三年苦读,科考力压群雄,登科前三甲。”

    “当此贺!”

    高公公高声道。

    话语落下,声音激荡,不断萦绕在白玉广场之上。

    ……

    ……

    太极殿内一股浩瀚无垠的威压,骤然让空气都宛若陷入凝滞。

    方浪踏足殿内,徐徐前行,走的极慢,似乎有一双眼眸投注下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压力沉重如山岳,让方浪不由自主的垂下头。

    这眼神方浪很熟悉,当初在蕴灵塔,便是这道眼神直视于他。

    方浪感觉到一道人影,就坐在这宫殿最尊贵的龙椅之上,俯瞰着众生,俯瞰着人间,俯瞰着他。

    前行一步,两步,三步……

    足足百步,止住。

    周围王公九卿武百官鱼贯而入,皆是垂首而立。

    无尽的霞光和祥光,似乎撕裂了深秋的第一场雪,照耀扬洒入了太极殿的朱红地毯,映照如霞云,让方浪有种踏着彩霞而行的恍惚感。

    “叩见圣皇!”

    太极殿周围,百官林立,高声语间,声音似是炸开。

    随后,一位位官员恭敬跪伏。

    方浪,姜灵珑和魏胜三人站立在大殿中央,竟是有些不知所措,心神震怵。

    而高位之上,那伟岸的身影,眸光逐渐散去了威压。

    一旁的高公公则是穿过了摆在殿中隔绝百官与龙椅的九座四方宝鼎后,行至圣皇身侧,躬身行礼,随后转身,面对百官,一甩拂尘,展开手中的圣旨,高声道。

    “科考三甲今日无须下跪。”

    这是历届科考三甲的特权,亦是代表唐皇对天才的一种重视态度。

    百官皆知,所以并不感觉到奇怪。

    方浪三人安静立于殿中央。

    高公公则是继续诵念圣旨的内容:“三甲魏胜,为武最纯,苦修三载,登科三甲,赏淬骨液三滴,黑龙甲一件,斩妖刀一柄,望不负初心,早日登临武道之巅。”

    魏胜憨厚的脸上满是肃穆,他躬身抱拳。

    “谢主隆恩。”

    高公公继续念:“二甲姜灵珑,将门世家,苦修剑术,不忘本心,登科三甲,赏蕴剑草三株,银龙甲一件,凤羽剑一柄,望再接再厉,不堕将门之威。”

    姜灵珑微微欠身。

    “谢主隆恩。”

    终于,高公公的眼神落在了方浪身上。

    然而,却是不曾开口。

    而是收了圣旨,安静的立于一旁。

    方浪则是懵了,咋回事?他都准备好接受奖励了,怎么就不念了?

    不过,很快,一道如惊雷般的声音激荡在太极殿的每一个角落,声音不大,可是却充斥着无上的威严和压迫。

    “一甲状元方浪,三皇子李连城曾\b于秋岭妖阙内以势欺你,你心中可有恨。”

    淡淡的声音,自那高位之上的伟岸声音口中飘下。

    这个问话一出,所有人都是汗毛倒竖。

    一旁的大皇子眼眸一凝,打盹的吕太玄亦是一个激灵,拱手,脸上浮现出些许捉摸不透圣心的敬畏,李浦一则是攥紧了手掌心,面无表情。

    太极殿内,一片死寂,甚至连大声喘息者都变得极少。

    方浪一怔,没有想到唐皇见面问的居然是这个问题,思索一阵,捉摸不透唐皇的心思。

    古人说,伴君如伴虎,圣心难测,方浪此刻亦是有所体会,唐皇询问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

    四周一片死寂,方浪身后的姜灵珑黛眉微蹙,不由有些担忧的瞥了眼方浪。

    许久,方浪吐出一口浊气。

    拱手,躬身:“皇子犯法,当与庶民同罪,固,吾心有恨。”

    无需遮遮掩掩,有恨不正常?

    三皇子高高在上,来找他一个考生的麻烦,因为什么?

    就因为一篇策问?

    说不恨那是虚伪。

    既然有恨,何须隐藏?

    况且,方浪不觉得在唐皇面前这位深不可测的存在面前,隐藏的住。

    唐皇若是因这事情而怪罪于他,那这个大唐……他方浪便弃之又何妨?

    周围一片哗然,许多官员看着方浪,都是目露震撼之色。

    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你是真的敢答啊!

    方浪这话,冲击到了不少朝臣的心灵以及固有观念。

    太极宫中,仿佛有呼啸的暗流在涌动,人人心潮狂涌。

    气氛沉默许久,高座之上,那位的话语声的话锋又为之一变,轻飘飘而莫测。

    “你反对朕即将施行的‘节度使制度’,重用异族大将之举措?”

    没有再继续问三皇子的问题。

    唐皇却是问起了三皇子派系一直在支持,以及即将拍板施行的“节度使”制度。

    百官之中,李浦一猛地睁开了眼,一直满无表情的平静面容于此刻微微波动。

    吕太玄砸吧着嘴,有意思啊,这时候就该来杯酒。

    大皇子眼眸深邃,让人捉摸不透。

    唐皇的询问声依旧在回荡。

    方浪拱手,思索半响,答道:“是。”

    “理由。”

    方浪心神一颤,后背竟是有些许汗珠浮现,君臣奏对!

    唐皇特意等方浪登科状元的时候,才将这件事揭开,这是将事情闹大的节奏。

    先提出三皇子的事,心中可有怨。

    提及这个话题,若是方浪的回答中,稍稍藏有些许对三皇子的怨念于其中,唐皇或许都会定他个有失偏颇。

    唐皇是要让他公允的分析这个问题。

    尽管在试策问中,方浪已经对此问题做过回答,但此刻,君臣奏对,依旧是压力巨大如山。

    方浪不懂朝政,但是他有自己的分析。

    他在试上的回答,本就无关乎三皇子的态势。

    所以,方浪抬起头,昂首挺胸,竟是扛着那穿透重重虚空落在他身上的圣皇目光中,直视那端坐龙椅,伟岸无比,巍峨无双,看不透面容的圣皇。

    方浪徐徐道之,倒是面无惧色,实际上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道出节度使制度的利弊。

    利自然是有,但弊亦是存在。

    尽管这个世界的大唐天下,强大无双,国力强盛,唐皇更是天下第一高手,镇压周边异族纷纷俯首称臣。

    但重用异族将士镇守边塞,镇守妖阙,亦是存在巨大的隐患,配合节度使制度,或许如今问题不大,但是随着时间流逝,问题会逐渐严重。

    大唐天下强大之时,异族依附,可为大唐效命,但是一旦大唐出现衰败,亦或者唐皇不再强大压不住各方异族,那这些异族或许会如豺狼般以最快的速度割据一方,祸乱整个大唐。

    方浪按照前世那个大唐的遭遇,缓缓论述,愈是说下去,太极殿中就愈发的安静,死一般的安静,针落可闻,只有方浪的分析话语依旧在萦绕着。

    最后,方浪吐出一口气,拱手。

    “节度使制度,节度者,必节度之。”

    “重用异族将士,或可稳一时边塞太平。”

    “但,陛下或为,功在一时,罪在千秋。”

    方浪也是豁出去了,道。

    朝堂之上,只剩下“罪在千秋”四字在不断的萦绕着,犹如惊雷,劈的不少朝臣,面色煞白!

    李浦一更是怒目,须发皆颤!

    荒谬!

    太过荒谬!

    唐皇至强,盖压天下,有唐皇在,岂会出现方浪所说的情况!

    “此子胡言!一派胡言!”

    ……

    ……

    在方浪于太极殿中高谈阔论之时。

    长安城外,漫天飘雪皆被撕碎。

    一道又一道的空间术阵如花绽放,有飞剑自术阵中穿行而出。

    有强者于飞剑之上,身披染血甲胄,腰间挎刀。

    有强者金发碧眼,衣袂飘飘,斜握一杆红缨枪,踏行而至。

    亦有强者眸光如电,气血如瀚海波涛,背负双斧,借助山峰,刹那弹跳飞越而至。

    长安城的守门将士,猛地感到心头有一惊。

    这些本该坐镇在边塞的异族将领,怎么齐齐赶赴至了长安?!

    守城主将眸光闪烁,面色凝重了许多,是三皇子传送出去的飞剑召来的么?

    听说状元是在科考试中做出那篇策论的学子。

    今日长安,怕是……要起风云了。

    这些强者踏入长安,顺着朱雀大街,踏步而行,宛若缩地成寸,联袂而行,最后于穿过朱雀门,踏足白玉广场。

    咚咚咚!

    几位异族强者,竟是纷纷抱拳,单膝跪地,叩起惊天炸响声!

    “臣等,求见圣皇!”

    ps:这章不好写,写了很久,求月票,求推荐票,晚上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