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战少,夫人来求婚了〕〔我真是女明星〕〔宋成祖〕〔上门狂婿〕〔战神医婿〕〔唐朝贵公子〕〔我的白富美老婆〕〔前方高能〕〔仙尊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九十六章 ? 凶人出世【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天地飘小雪。

    深院宫墙,一株株披着小雪的枝丫,安静的垂落压在宫墙的黑瓦之上。

    院内小筑,长廊曲折,流觞曲水间,漫天雪絮纷飞,倒是颇有几分诗情画意。

    三皇子李连城安静的行走在庭院长廊间,赏着深秋的第一场漫天飞雪,他很懒散,赤着脚,穿着睡时的白衫,哪怕在深秋之际,亦是未曾系绳,任由睡衣不蔽体。

    “这种放荡不羁的模样,学的是年轻时候的父皇,那时候吾还小,父皇便是这般放荡不羁,处理朝间事物,天下间的一切都尽在父皇的股掌之间尽数掌握。”

    李连城伫立在池塘畔,看着池水中的游鱼,脸上带着几分恍惚间的追忆。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见不到了父皇,那个无敌于天下的父皇似乎从人人敬仰,隐匿到了幕后,世人都见不得他的面容。

    他仿佛缥缈超脱于世间,只留给世人一个遐想的身形。

    那个伟岸无比的男人,将铁律推到了世人面前,用皇子皇女的皇族鲜血来浇筑这无上的铁律,延续着笼罩大唐天下,威慑无数修行人的铁律的威严。

    李连城爬起来,名贵丝绸编织的睡衣迎着深秋第一场雪的微风而起伏着。

    曾经那般耀眼,那般伟岸的人,选择隐匿到背后,将规则推到明面上来……

    他猜测过无数个可能,最终只总结出了两个。

    一个可能,是那个伟岸的人,已经超越了天地的界限,无惧天地之间的一切,哪怕有再多的变数,再多的可能,都能于翻掌之时,尽数磨灭。

    而第二个可能……那个伟岸的男人。

    不再伟岸。

    ……

    ……

    朱雀门前。

    一柄又一柄飞剑悬浮,这是裹挟着奏章的飞剑,从大唐各处边塞,各处镇守的妖阙中来,许多奏章中更是蕴含着精血,精血化作了意志虚影,宛若真人降临。

    天地的雪,似乎倏地就变得浓厚了起来。

    天地阴沉而压抑,那充斥着厚雪的黑云,不断的下压,下压,黑云压城城欲摧!

    白玉广场之上,一位位民众有些毛骨悚然,不少江湖客更是头皮发麻。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臣等,求见圣皇!”

    话语声炸裂在白玉广场的内外,萦绕不休,似是激荡上了九天。

    各大宗门的宗主疑惑望来,眸光顿时变得意味深长。

    朝小剑抱着剑,眉头微蹙,凝重无比:“阿思荦山,哥舒太行,宋仙芝……”

    “这都是大唐天下镇守边塞和边塞妖阙的那些异族大将,他们为何出现于此?”

    这些都是大唐天下出了名的强大修行人,哪怕是朝小剑都不得不重视的那种。

    千翡阁宗主苏云雨环抱着胸膛,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手肘:“以精血携奏折而来,这是弹劾的节奏。”

    “弹劾谁?”

    朝小剑白发白眉,嘴角一抽,扭头看向了深邃而巍峨的太极宫。

    不会吧?

    这小子……刚成状元,就搞事情?

    崔院长和温庭站在一起。

    温庭抱剑,满是凝重和疑惑:“这是逼宫?”

    崔院长轻捋胡须,摇了摇头:“不,是试探。”

    白玉广场一隅。

    披着红氅的王妃裴氏眼眸一缩,看着朱雀门前跪下的一道道异族大将虚影,震撼莫名。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裴寥则是抱着皮质长刀,酷酷无比的吐出两个字。

    “大事。”

    “不过,问题不大。”

    王妃裴氏顿时恼极,你说了跟没说有区别?

    ……

    ……

    “圣皇陛下,微臣阿思荦山,坐镇北疆二十年,镇压罪血异族,屠杀妖阙冲境妖魔数十万,为大唐保北疆太平,忠心耿耿,为大唐立下赫赫功劳,绝无二心,科考状元方浪之言论,辱臣清白,请陛下替微臣做主!”

    “陛下,微臣宋仙芝,镇守西域十载,日日夜夜以唐人自居,无功劳亦有苦劳,听闻新晋状元之言论,一时悲愤交加,请陛下主持公道!”

    “微臣哥舒太行……”

    朱雀门前,声音浩浩荡荡,宛若字字泣血,掷地有声。

    震的白玉广场前的所有人,面色泛白,难以言语,谁能想到这些异族大将万里飞奏折,目的居然是弹劾新晋状元方浪!

    只因方浪在科考策论中的一席言论。

    太极宫中。

    鸦雀无声。

    哪怕是刚骂出口的李浦一亦是话语僵在了喉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瞪着眼,气喘吁吁,听着从朱雀门传来的声音,眼眸不由一缩。

    急了……

    太急了!

    李浦一突然恢复了平静。

    原本想要呵斥方浪的言论的话语,到了喉头,便皆是缩了回去。

    所以,他只是抛出了个“一派胡言”,便重新回到了右相站位,垂手而立,默不作声。

    李浦一很清楚三皇子想要什么,可是太急了,尽管有方浪一篇动摇朝野的策问,但是,李浦一有信心压下这股风,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

    而三皇子或许是在方浪身上连番的失利,失去了平常心,他有些急了,亦或者说,这些年过的太顺风顺水,有些肆无忌惮。

    他想要试探,试探一下那位高高在上的圣皇,是否依然伟岸。

    李浦一微不可查的以余光看了一眼高坐在太极殿高位的那道伟岸的身影。

    那张脸……太模糊了。

    模糊到李浦一都有些忘了圣皇的样子。

    李浦一叹了一口气,三皇子性格嚣张,霸道,好掌控,但是……也容易搞出些幺蛾子。

    李浦一瞥了眼垂首而立,静若处子的大皇子。

    这位大皇子脸上挂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方浪眉毛微调,他刚将自己的理论阐述完,外面就传来弹劾自己的声音。

    不仅仅如此。

    武百官中,因为大唐一统天下,诸多纯血异族国臣服为附属国,两百多年来,亦是有异族入朝为官,尽管官居不大。

    此刻,这些异族朝臣纷纷出列,“噗通”跪伏在地,哀嚎声,诉苦声此起彼伏。

    甚至,众多官员中,还有属于唐人的御史出列,高声称弹劾方浪。

    李浦一眸光深邃,这些御史不是三皇子派系的人……

    李浦一知道了,原来想要试探的,不仅仅只有三皇子。

    方浪伫立着,周围一位位异族朝臣跪伏,还有一些御史的弹劾,让方浪觉得有些无言。

    不过,他没有畏缩,亦是没有任何的胆怯。

    如今这种情况,让他愈发的确定,若是按照节度使制度发展下去,大唐天下的未来……势必会走向一个动荡的情况。

    所以,方浪面对诸多跪伏的异族朝臣,以及口诛笔伐弹劾他的御史。

    他自冷冷一笑,依旧站的笔直,犹如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一根翠竹。

    姜灵珑面色冷如冰山,但是眼眸中的忧虑之色却是遮不住。

    如今的情况对方浪而言,十分不利。

    魏胜亦是肃然无比,他怎么都不曾想,科考三鼎甲的面圣仪式,会变成这般。

    他想起他来长安前老师给他的叮嘱,嘴角不由泛起苦涩。

    老师啊……

    方浪给的再多,这情况……他魏胜也扛不住啊。

    太极殿中,那道伟岸的人影身旁,高公公面无表情,霜鬓垂落。

    他听得从朱雀门传来的诸多异族大将的弹劾之声,眼眸中不由闪过一抹讥讽之色。

    高公公心知肚明,这些所谓的异族大将早就想要试探什么。

    或许正如方浪所说,这些异族大将,拥兵太久,其心有异。

    太极殿内沉静了太久。

    久到许多人额头上都滴淌着出汗珠。

    一些御史跪伏在地,一动不敢动。

    终于,那端坐高位的伟岸声音,缓缓开口,声音充斥着无边的威压,一双眼眸似乎穿过重重虚空,落在方浪的身上。

    “方浪,你心可惧?”

    “朕可以不予这些弹劾奏折,给你一个收回言论的机会。”

    没有理会朱雀门外的弹劾。

    没有理会太极殿中跪伏的群臣。

    圣皇语气平和,淡如秋水,反而继续询问方浪,询问这位新科状元,会作何回答,是否会改变他的言辞。

    在如此多异族大将的飞奏折弹劾,如此多御史的口诛笔伐的情况下。

    方浪会有什么反应。

    诸多目光皆是扫来,落在的方浪的身上。

    方浪其实也知道,他应该是一不小心卷入了一场旋涡,事实上,从他在科考试中写出那篇策论的时候开始,就已经身不由己的卷入。

    成为可怕旋涡中的一叶浮萍,随时会被倾覆。

    而此刻的他,还有选择么?

    方浪伫立在太极殿中。

    抬起头,直视圣皇。

    竟是有几分洒脱,缓缓笑道:“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只留清白在人间。”

    声音朗朗传开,不断的传开,激荡出太极殿,回绕在白玉广场,萦绕在朱雀门前。

    “陛下,这便是我的答案。”

    太极殿中,无数的目光汇聚而来,落在方浪的身上,听得青衣少年掷地有声的话语。

    许多人皆是怔住。

    吕太玄捋着胡须,笑了笑,迈出一步,拱手,作揖。

    “陛下,老臣觉得,状元郎所说甚有道理,节度使制度及重用异族大将之举措,当……三思。”

    大殿之中,嘈杂再度恢复。

    不少异族朝臣忍不住开口。

    与此同时。

    朱雀门外跪伏在地的一位异族大将阿思荦山的虚影,豁然起身,抱拳厉喝。

    “方浪小儿,侮吾等清白,不当人子,你也敢称清白?!”

    “陛下!”

    ……

    然而阿思荦山的话语刚刚响彻。

    霎时!

    太极殿内,传来了一声雷霆炸响。

    “够了!”

    天地仿佛在这一刻,陡然变得死寂。

    精血所化的阿思荦山的虚影,眸光闪烁,站直身躯,盯着那仿佛要风云色变的太极殿。

    ……

    皇城深处。

    宫闱长廊。

    三皇子仰着头,盯着太极殿的方向,眼眸闪烁着有几分期待的精芒!

    然而,很快,他瞳孔一缩。

    扭头看向了长安城,武王府方向,骤然目眦欲裂!

    “姜无神!”

    ……

    就在各方都等待着圣皇的态度的时候。

    蓦地!

    长安城,武王府。

    “放肆!”

    一声低沉如山岳般的厉喝之声,从武王府内炸响。

    无形的天地灵气波动滚滚汹涌而开,如浪潮于长安城内席卷,犹如地动山摇。

    武王府大开的门户。

    一道披头散发的人影迈步踏出,踏足长安青石街,整座长安大街似乎微微动摇。

    宛若绝世凶人出世,恍若有血海尸山!

    此人迈出一步。

    出现在了朱雀大街。

    再一步,莅临朱雀门前。

    阿思荦山的精血虚影眼眸紧缩,盯着那骤然出现的姜武王。

    “姜无神!”

    “你在遮掩什么……你在掩……”

    阿思荦山精血波动剧烈。

    然而,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的人影,伸出一只手,五指猛地一攥。

    嘭!

    阿思荦山精血所化,战力并不弱的虚影,直接被捏爆。

    那滴附着在奏折飞剑上的精血,骤然被可怕的气血蒸发为了黑气,灵念被彻底碾碎!

    “太极宫前,圣皇脚下,也容得尔等异族大呼小叫。”

    “圣皇容得下尔等,本王眼里却最容不得尔等。”

    披头散发的姜武王,淡淡道。

    随后,他在朱雀门前,朝着太极殿走去。

    行走之后,跪伏于朱雀门前的宋仙芝,哥舒太行等异族大将精血纷纷默不作声的爆碎。

    只不过,爆碎之时,他们纷纷盯着姜武王,眼眸中有几许深意,有几许冰冷。

    白玉广场鸦雀无声。

    一隅之地,王妃裴氏却是捂着嘴,激动的俏脸通红,小腿原地跺脚不断。

    “夫君!”

    “是夫君呐!”

    “好酷!”

    就差没蹦跳起来。

    裴寥面无表情,酷酷的揉了揉耳朵。

    呵,女人。

    ……

    ……

    披头散发的姜武王一路踏至太极殿,跨过门槛,在所有人呆呆的目光中,在异族朝臣瑟瑟发抖中。

    一路行至殿中央。

    殿内,鸦雀无声。

    姜武王对着高座上的伟岸身影,拱手。

    随后斜视了一眼身侧一席青衫的方浪,淡淡道:“陛下,臣亦支持状元郎的言论。”

    姜灵珑眸光熠熠生辉。

    方浪看着这位魁梧的人影。

    只觉得……此人好酷好犀利!

    ps:本来想在十二点前写完,但是一直修修改改,写到现在,求下月票,求下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